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宝树之下转玄法

第一百四十一章 宝树之下转玄法

  下一页

  司马权站起一揖,道:“真人原来是龙君门下,失礼了。”

  这头龙君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与孔赢正面交战不曾败亡,更不曾投降玉梁教的人物,他虽是九洲之人,心下却也是佩服的。

  饶散人正色言道:“真君误会了,我只是与之虚与委蛇,你我都乃魔宗修士,又岂可沦落为杂役供那位龙君驱使?只不过为应付那玉梁教,我才暂且联手对敌而已。”

  司马权分不清对方此话是真是假,他虽有看透人心之能,可却不敢在此人面前施展出来,反是将自身气机掩藏的极好,不过他只需明白一点就够了,这位虽拉了那头老龙的名头出来,可实则只期望自己能归附在其人门下。

  于是他再是一拜,“全瞑愿附骥尾。”

  饶散人欣然受了这一礼,在钧尘界中,魔宗修士势力不兴,不是躲藏在角落中,就是依附他人,从来不得自主,也正是这样,在他看来,两人天生便该是友盟,站在魔宗立场上来看,两人所需完全是一致的。

  司马权待拜过之后,试着问道:“龙君可是要与积气宫联手么?”

  饶散人许是已将他视作自己人,很爽快的回答道:“真君料错了,龙君并无这等打算,若这般做了,积气宫当真会认为龙君是来相助其等的么?至少他们凭借一己之力挡住了玉梁教,且也暂无击败对手的打算,龙君这个时候凑上去恐怕只会被其疑忌。”

  司马权暗自冷笑,话语说得如此好听,可当真要联手,总是有办法,这头老龙明显是想坐收渔人之利,可这好事可能出现么?

  孔赢和杨传莫非会不提防?

  他不禁想到,先前二人之前不曾争斗,或许也有原因在内?

  但这样却也不错,三方势力要是这么僵持下去。等上个千数载,不说九洲之中定能出现与孔赢一战的对手,至少溟沧派那头大鲲能恢复全盛实力了,那时就无需畏惧此人了。

  他想了想。又问:“那散人需在下做些什么?”

  饶散人道:“我已是与积气宫商议稳妥,在琼舟天域之内立起一处宗门,以此牵制玉梁教。”

  司马权皱眉道:“琼舟天域?这处玉梁教叁辰天域近在咫尺,恐怕稍一冒头,就会被惹来其等攻袭。以在下那些门人之能,恐怕难以抵挡。”

  饶散人知道他没有推脱,说得乃是事实,便道:“真君不必担心,杨宫主亲口允诺,若能在那处立起宗门,积气宫修士会相助我等修筑阐龙阵道及那庚行大阵,如此便不难挡住玉梁教了。”

  “庚行大阵?”司马权不由点头,然后又问一句,“可要是孔赢亲自出手呢?”

  饶散人笑了一笑。道:“孔掌教不会出手的,否则他便输了一招。”

  司马权有些明白了,这是积气宫的一次试探和尝试。

  琼舟天域恰好是在玉梁教后路上,不解决此事,就难以将与积气宫全力开战,

  凭借玉梁教教众之力,那势必要用旷日持久的水磨功夫,才可破除庚行大阵,那就达到了牵制的目的。

  但若是孔赢亲自出战打开局面,那便意味着别处出了这等变故后。也必须由一位来出手,那是无疑陷入了被动之中。

  积气宫要是不惜代价在各方天域都做这般布置,恐怕这位孔掌教就只能四处救火了,哪还有暇再去针对积气宫。

  司马权暗自点头。这定是那位大御执蒋参所做谋划,宫主杨传可从来不会这么主动。

  饶散人递出一物,道:“此是‘映平心书’,既是功法,又是法宝,就送与道友了。“

  司马权不是钧尘界中人。本来还真不知道此物来历,因其只在此界魔宗修士中流传,外人无从知晓,好在被他魔念侵染的魔宗之人着实不少,对于许多所谓秘辛早已是一清二楚,不曾露出丝毫破绽,不动声色地拿起,道:“这便是‘映平心书’么?多谢散人了。”

  说此物是至宝,但只要是魔宗中人,都可借来一观,但不知多少万年下来,没有一人能够看透,也没人能看懂,他也不认为自己会是个例外,故是表现得兴致缺缺。

  饶散人看他神色,呵呵一笑,道:“道友莫要不高兴,此物只是我私下赠礼罢了,我也知晓,要道友如此行事,定要做出不少牺牲,”他自乾坤囊袋之中拿出一个圆环,“此是‘地气盂环’,道友以为如何?”

  司马权这一回是当真动容了,在实用之上,地气盂环比那渺不可测的映平心书不知强到哪里,此环只要埋在地根之中,就可倒转阴阳,一星灵机大部分都会被**成为浊气,魔宗修士也就不必在潜藏在地下修行了,唯一可惜的是,此物只能用上数百年,要想再用,唯有再行祭炼。但就算如此,也是难得的重宝了。他道:“散人果然要将此物给了在下么?

  饶散人很是满意他的反应,他笑道:“这是自然,否则道友又如何在那处天域之中站稳脚跟呢?哦,还有这艘泊合大舟,万一大事不济,道友可率门人弟子借此退去虚天深处躲避。”

  说话之间,他又拿了一驾尺许大的法舟出来,往前一送,此回为了拉拢司马权,他已是下了大本钱。

  司马权表面上露出感激之色,心下也是暗喜,散人可以通向龙君,这条线他要设法维系经营好,若能借到力,就能把钧尘界搅得更乱,那进犯九洲一事就可拖得更久。

  渡真正殿之中,张衍坐于榻上,心神却已是沉入残玉之中,修持那得自左弘法舟的《渡玄圭旨》。

  虽那其中有些关隘,但也要看是谁人修习。

  他自身经验见识,乃至境界功行都远远超出眼前这本功法所容纳的极限,更何况残玉之中还可反复推演,哪怕一次不成,多试几次便也过了。

  大约用时两载有余,他玉中分身便修炼到了元婴之境,再往上去是不可能了,

  但只此也是够了,从头到尾亲身修持一遍后,对于这门功法,或者说是太玄门的功法,其中脉络他已是把握到了一些。

  再下来,就可试着完善太玄真功。

  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再做另一件事,默默把自身气机稍稍变化一下。

  这一刻,他表现出来的气机,与得了正传的倾觉山修士可谓一般无二。

  忽然之间,那摆在殿中的石玉瑚大放光彩,从中喷吐出了无数灵机,与此同时,更有一股力量从将他笼罩住,不断增助他法力转运。

  平心而论,在寻常情形下,用紫清灵机修行,他功行进境便就很快,但这刻一算,若是有了这股神通之力相助,哪怕只是吞吐寻常灵机,修炼速度竟也是丝毫不弱,甚至还要快上一些,而要是两者能结合利用起来,那必是更为惊人。

  不止如此,这股神通之力还在试图引导往法力气机跟着其一同转运。

  张衍心下忖道:“原来如此,这宝树之中的神通还有这等妙用,里间竟然暗藏有正传心诀。”

  他更是进一步想到,左弘自身已是洞天真人,其若用到此物,想来这里面修至凡蜕境的功法亦是藏有,不定可以从中得到更多。

  不过这里还遇到一个问题,他自身运转的毕竟不是《渡玄圭旨》,而是“太玄真功”。

  初时不顺并无关系,因为施展这神通之人也知道欲速而不达的道理,是以一开始也只是引导,不会过分强逼。可要是一直如此下去,就如在滔滔长河之中逆水而行,其非但不会成为自己的助力,反而成为一个强大阻碍,除非不去动用这株宝树。

  入宝山又岂能空回?面对这等情况,他亦不是没有解决之法。一种是在气机之上再施展一个巧妙变化,来个瞒天过海;另一种更为简单,只要单纯肉身变化,倒移**窍气脉,让那神通之力以为自己与其相配合,而后再引入法身之中就是了。

  如此一来,表面看去是在修行《渡玄圭旨》,实则内里转运的还是太玄真功。

  若对面是一个修士可不会被他这么容易骗过,可一株宝树又哪里去确认这些。

  但这两个办法也只有他一个人能用,世上除他之外,再也找不到一个修炼了一遍倾觉山正传功法,不是此派中人,同时又力道修至六转的人物了。

  他目光在那石玉瑚上停留片刻,心下已是打算好了,等破开十二重障关,得入凡蜕境之后,再慢慢消磨这道神通,设法弄明白其中隐秘。

  为了确保无碍,他法力神意一起转动,肉身气机同时产生了变化,几乎同一时刻,那股神通之力以更为汹涌的方式带动灵机往他身躯之内灌入。

  假设将他自身修为法力比作一片湖海的话,那么此时就有江河水流自四面八方源源不断汇聚过来。

  只是这般修持,不容许有半分偏差,一个不巧,便会自身法力冲击,所幸他有神意凌驾其上引导此力,不虞出现任何差错。

  现下他还未曾吐纳紫清灵机,若是用上,那其力更胜眼前十倍,凶险也是更甚,是以他准备待破开下一层障关之后,再做这等计较。

  他能清晰感应到,自己距离这一日,已然是不远了。

  ………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