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开得神目转阴阳

第一百四十二章 开得神目转阴阳

  瑶阴派小界之中,自魏子宏闭关之后,本是长久沉寂,而这一日,却是传出阵阵龙吟之声,引得山峦俱震。

  不久之后,一道龙影盘旋上天,倏尔放出明澈灵光,同时上百道黑气腾起,直直升上高穹,好如挂天玄柱,又似烽火狼烟,很快将天穹染作乌色。

  在这黑沉沉的天幕之中,一切声光气灵俱是不见,仿佛五感被蔽,世间诸物都被隔绝在外。

  界中生灵本就不多,除了一些灵禽走兽,就是百多名负责看守殿宇的弟子,而在此刻,其等俱是不由自主陷入浑噩之中。

  由于小界门户未闭,这里气机也是不断自内泄去外间。

  山门之中数位长老感应到后,都是露出凝重之色。

  有一人言道:“掌门真人功行到了紧要关头了,这事关我瑶阴大计,不可受得外人打扰,传令下去,开启山门大阵,守山灵兽放去万里之外,巡守人数再增一倍。”

  随着一道道谕令下去,整个孤勺山都是处于戒备之态。

  就在这时,一道光华一闪,落在山头之上,却见一名黑袍道人自里走了出来,此间所有瑶阴派中长老都是立起身来,稽首言道:“元真人有礼。”

  元景清嗯了一声,往界中稍作感应,道:“魏师兄气机外扬,显是功行将成,许就在这一年之中了。”

  方才感得气机之人,心中俱是烦躁憋闷,他们也不知是否是自家掌门在修炼之时出了什么变故,毕竟再是如何天资出众之人,也不敢确保自己必能过去成就洞天这一关,故而都是有些不安,眼下听得他如此说,不由稍稍放下心来。

  元景清又道:“各位可退后一些,魏师兄法力神通霸道酷烈,沾染过多。许与你等自身有损。”

  在场数名长老一听,都是依言后撤,到了远处,盘膝下来。运功几遍后,果然身躯异状逐渐消失。

  元景清并未离去,而是转首看着小界门户,他心下却不如方才口中所言那般轻松。

  他记得魏子宏闭关之前曾经说过,其所修行的虽是玄门功法。但因泰衡老祖本是魔蛟出身,尽管后来弃魔转玄,可功行之中仍然有着些许魔宗路数,此时应已是到了那最为凶险的一步,也就是“由死转生,阴阳蜕变”之关。

  要过此关口,修士必先沉入定寂之中,精气神不断凝聚沉淀,而这一过程越是长久,将来觉生之时。所得好处便就越大。

  但这其中深浅,全需修士自家把握。

  要是在寂中过短,则影响日后功行,甚至无法再进一步,而若过长,那便会就此沉沦,一个不巧,很可能就再也无法再醒转过来。

  一连数月,瑶阴山中灵机不断涌入小界门户之中,可在里间。依旧是天昏地暗,不见任何变化,有如一个永远填之不满的渊壑,界内生灵都是不再动弹。仿佛死去一般。

  然而就在这等情形好似会一直持续下去时,于那无尽晦暗之中,忽有一点光明亮起,初时看去微弱之至,像随时可能被周围阴霾挤压淹没,但其却是顽强坚持了下来。并不断逐退污浊,扩大自身。

  随这一抹亮色愈转愈强,最终蜕化为一****日,在其浮现于天穹之上的那一刻,霎时刺破万里阴霾,所有生灵几乎在同一时刻醒转过来,重新焕发出了勃勃生机。

  与此同时,久已不闻的龙吟之声也是再度响起,更见一道厚重光辉飞起,隐见其中藏有一把大钺,上去高处后,陡然变化为一头玄蛟,围着那大日上下回旋绕飞,使其光辉更是明亮了几分。

  然而这并非结束,只是顿有片刻,那大日之上陡然睁开一只眼眸,转动几下,便往地陆看来,目光所及之处,山岳震颤,河水翻滚,。

  界中所有望见这一幕的修士都是觉得心头一悸,随后身躯虚荡,目眩头晕不已,似乎身躯与神魂就要分裂开来,并且此景好似映刻在了心中,便是不再去看,也仍是在识海之内清清楚楚显现出来。

  在一名执事长老提醒之下,众人纷纷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丹药吞服下去,并遮绝内外灵机,这才守住了心神。

  又再过去数月后,那大日在吞吸到了足够灵机之后,轰然一声大响,往主峰徐徐落去,而后与山头之上一个人影合于一处。

  魏子宏睁开眼帘,眉心之中一道神光闪了闪,倏又隐去,他心意一转,将身周围的辉盛光亮都是收入躯体之内,顿觉神舒意畅,他看了看自身,笑了一声,站了起来,望着身下壮阔山川,不觉吟声道:“青桐山下日月藏,斩却前身渡玄航,龙血炼气万化生,神目一开转阴阳。”

  立得片刻,他驾起踏起一道,自小界之中行了出来。

  瑶阴派一众长老每日都是等候门前,方才察觉到界内变化,知晓自家掌门功行已成,心中一个个都是激动不已,此刻见他现身,纷纷躬身行礼,口中言道:“恭迎掌门真人出关,祝掌门真人万寿。”

  元景清也是上前一步,稽首道:“恭喜师兄了。”

  魏子宏对他一点头,道:“这些年中,我门中弟子有劳师弟照拂了。”

  元景清道:“本是同门,何须客气。”

  魏子宏摇摇头,正色道:“为兄此次欠师弟你一个人情。”

  元景清道:“既然师兄出关,想来此处无事,小弟也准备回山门闭关了。”

  魏子宏看了看他,心下了然,道:“师弟功行进境也快,怕是再有些修行一段时日,就可成得元婴法身了,是该回山修持了,不过你可稍稍等候几日,为兄如今修成洞天,该当先去拜过恩师,待我把门中诸事稍作处置,便与你一同前往龙渊海,如何?”

  元景清稽首言道:“师兄做主便可,”

  魏子宏一笑,招呼一声,便带着门中长老往正殿行去,他看着四处景物,不断点头,,

  当年方至孤勺山时,因需与此处数之不尽的妖魔虫豸争斗,着重布置的乃是阵法,而在山中,只是随意立了几处殿观,至门下弟子,大多只是栖身于法力开凿出来的洞府之内。

  非是他们无有能力去营造华丽宫宇,而是清楚知道,要是守不住此地,那这一切所为都是无用之功。

  而在他闭关之前,因是妖魔大部差不多已是被剿杀干净,余下大多遁入深山之中,外间无甚威胁,这几十年安稳下来,孤勺山便渐渐有了一些气象,如今主山之外浮岛林立,飞峰流瀑,便是那些远峰之上,亦可望见宫观殿宇,显然瑶阴派已是把势力扩展到了那些地界。

  他目光一瞥,却见山下,凡是门庭出入所在,皆是匍匐有一头体驱庞大的妖物,便问道:“这些妖类是如何一回事?”

  旁处一名长老忙是上来解释道:“回禀掌门,这些是妖物是弟子抓来看守山门的,不过其中有一些颇是老实,诸位长老商量下来,允其化形之后,入我门中,故而它们一直很是卖力。”

  魏子宏点了点头,瑶阴山弟子众多,而且他不在意弟子是否妖身。在他看来,这些异类也都是生灵,只要开得灵慧,又愿受山门之规管束,那都可接纳进来。

  溟沧派当年因日复一日与北冥妖众争斗,是以门中不允许出现这等弟子。而放在瑶阴派中,就无有这等顾忌了,追根溯源,他前身易九阳之师泰衡老祖不也是一头魔蛟么。

  也是这个缘故,瑶阴派在此处落足后,还有不少渴求修道的妖物异类慕名而来。

  一行人很快到了大殿之外,此处有不少异类值役,男女皆占一半,男子俱是身材高大,五官有如刀劈斧砍,女子都是银发赤瞳,肌肤好若美玉雕琢,这刻见魏子宏一众长老过来,都是立时跪伏在地。

  一名长老在旁言道:“掌门真人,这些人原来是东荒北疆玉人族,前些时日东荒国向外征伐,不少异类部族破灭,有些降顺,有些则迁徙去了别地,这一支玉人部族则愿归附我门下,弟子已是事先打听过,这些玉人一旦拜了主人,就不会再生叛心,十分好用,便命他们负责看守此间殿宇。”

  魏子宏问道:“有多少人?”

  那长老道:“本来听说有万余,不过穿渡两界很是不易,迁至我处后,只剩下三千余人。”

  玉人族不惜牺牲如许多的族人,也要拜入孤勺山,有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瑶阴派不计弟子出身,当然,更为主要的原因,那是因为从公女琼那里得知了魏子宏乃是张衍弟子,如此大的来头,他们岂能他不牢牢抓住。

  魏子宏再看有一眼后,就入殿坐定,问道:“我闭关这几十年里,山外可有什么大事么?”

  一名主事长老上来,拿出一封书信,道:“掌门,这是上宗数载前送来的,说是由掌门真人亲观,元真人未动,弟子也不敢私下拆启。”

  魏子宏拿了过来,打开看了一眼,笑道:“山海四域斗剑?嗯,如此盛会,我瑶阴怎可落于人后?自也当去。”

  如今瑶阴派有他这位洞天真人坐镇,也算得是数得上的大派,便在九洲诸派之中,也能一席之地,自有资格派遣弟子前往。

  他放下书信,吩咐下去,“把门中资质出众的弟子俱是唤上殿来,我需考校一下其等功行。”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