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更添纹图气血色

第一百四十四章 更添纹图气血色

  伯都大城之中,有三座大台,分别为“起阳台”,“筑月台”,以及“见星台”,俱是修筑的如山高大,若是站在台顶,可将整座大城尽数览眼底。【猫扑小说更新最快最全的免费小说】

  三台之上摆有三件天外得来的星精,传言藉此供奉,就可沟通日月星辰。

  这三处本为大祭公肖、公常、公拓三人所领,后来前二人破界而去,起阳、筑月两台各是拔选了族人上来接任,如今便为国中祭月公佥造、祭阳公轩敖二人所领。

  至于见星台,公拓亡后,东荒百国分裂,此台之上那一块星精也是遗落,故是数千年来并无祭星司职,但此地毕竟三大台之一,于是派遣玄士看驻,后来便渐渐成了演武法斗之所。

  今日见星台上,公佥造立在高处,带着数名宗老,正以审视目光看着面前二十余名浑身充满英锐之气的弟子。

  这些弟子都是从族中精挑细选后送上来的,准备十载之后送去诸方势力一较高下。此辈从十几岁的少年始,便送去与妖魔异类拼杀,直至修至灵形境才允许归返族中,撇开阅历见识不谈,在公氏之内,其等可以说是除开几名大玄士外斗战之能最高的一批人。

  这时有一人引起了他的注意,在场大多数人都恨不得将自己血气都是放了出来,以显示自身实力,唯独这个族人身上却半点异动,反而更显特异,不管其人是否真是有能耐,至少这份心智就胜过同辈。

  他问道:“那是何人?”

  旁处一名宗老看了看,道:“回禀祭月,乃是族人公单,乃是公拓大祭十九子的后裔,三百九十八岁。在气血纹图一道颇有造诣,入得灵形之境已是百载。”

  公佥造一皱眉,近四百岁。修行时日还是太短,就算有过人之处。也难以弥补其自身气血积蓄不足的缺陷。不过考虑到其还是一玄师,若能利用好气血纹图,往往能提高数成战力,于是决定给其一个机会,道:“把他唤上来。“

  那宗老立刻出来道:”公单,上台来。“

  公单在一众族人羡慕目光中到了台上,他却是一脸平静,不卑不亢合手一礼。道:“公单拜见月祭。”

  公佥造对他镇定颇为满意,言道:“此次选你等出来,是要与诸方高人斗法,你自问有何处比得过他们?”

  公单道:“单自有倚仗,不过未与九洲同道交手,故不敢妄言。“

  公佥造淡淡道:“那叫我如何信你?”

  公单却是抬眼直视过来,道:“祭月可以一试。”

  公佥造见他如此自信,倒是有了几分期待,道:“也好。”他转过首来,对着身旁一名道人言道:“狄道友。就劳烦你了。”

  狄道人打个稽首,道:“月祭客气,贫道受你东荒恩惠颇多。何言劳烦二字。”

  当年到来山海界的,不但有大小宗门弟子,还有许多散修,这些人有不少为利所诱,投奔到了东荒百国门下,各国公卿并未因功行不高而小视其等,反而将其等视作座上宾。

  譬如这一位狄道人,其本是化丹修士,在成了东荒上国供奉后。公氏不惜用海量外药,推他到了元婴之境。并且还设法为他换来了法宝丹药,故此人对东荒国很是感激。甘心情愿毕生在此效命。

  他走下场来,对公单和蔼一笑,道:“贫道稍候将会动以法宝,道友要小心了。”

  公单神色一正,合手一礼,道:“真人请出手。”

  狄道人当即一捏法诀,顿从身上飞起一只莹亮玉环,朝着公单落了下来,然而后者却是未曾躲避,只把气血一鼓,身外浮动起丝丝缕缕的血线,如同粗一般笼罩周身上下,待那法宝落来,与之一触,发出一声撞响,居然被挡在了外间。

  狄道人并不意外,东荒国玄士也都是善于学习变通之人,先前不曾遇到过修道人,几乎各个方面都被压在下风,但在了解修士的神通道术后,也是琢磨出不少针对之法,眼前这般情形如今已是极为常见了。

  不过他也只是藉此看一看这名公氏弟子承受之能,免得误伤,眼下见其果有本事,便就收了那玉环入袖,又取了一只金锤出来,而后轻轻一弹。

  就在这瞬息之间,公单只觉眼前金光一闪,还未能做出任何反应,就感得自己好似被一座山峦撞中,浑身筋骨欲折,整个人都是颤动起来,连连倒退出去十余步,不过最后居然并未倒下,而是生生顶了下来。

  狄道人收了那金锤回来,赞道:“不错。”

  公佥造露出意外之色,他可是知晓的,那一只金锤乃是玄器,公单居然能凭借自身气血纹图正面挡了下来,而且看去还未受什么伤,这可大不简单。

  他问道:“你用得是何种纹图?”

  公单道:“乃是我百国之中常用的坚金纹图。”

  公佥造又问:“寻常坚金纹图可是挡不住玄器的,你身为玄师,可是在这纹图上可是做了什么改动?”

  气血纹图之法流传近万载,到了如今,明面上已是有千余种之多,但私底下的秘传纹图也不在少数,都是掌握在各国公卿手中,从不外传,但亦有不少于此道浸淫颇深的玄师会做些微小改动,使之更适合自身。

  公单身躯一抖,自身上脱了一层皮膜下来,道:“非是做有改动,而是单披了两层绘有坚金纹图皮膜在身。”

  “两层?”公佥造听了之后,神情一怔,随即隐含几分激动之色,伸手一抓,将那皮膜拿了过来,细细看过一遍后,抬头问道:“这是何物皮膜?”

  公单回道:“此是剥下来的西荒异类之皮,名唤‘灰鬼’,其等长居地底之下,与我百国之人有几分相似,腋下长着一对翅翼,凶邪无比,单前些时日从奴市上买了百余头回来,却意外发现此族两翼皮膜不但可容我绘上气血纹图,并能发挥出原先八成以上功用。”

  因气血纹图效用与图形大小有直接关联,想要真正发挥出实力,一人身上至多只能绘上三至五种,要想再多,却是不能了,是以不少人在想设法再添得一层纹图在外,但是大多数妖魔异类之皮大多与人身无法契合,效用也往往百不存一。

  至于用同族之皮,也不是没人尝试过。但通常只有修炼气血之道,且修为相近之人的肌皮才能发挥出最大功用,可这样一来,极可能造成同类相残,是以很快百国禁止了。

  数千载以来,东荒百国一直想从妖魔异类身上寻到合适的替代物,但以往疆域太过狭小,生灵皮囊来源只这么些,始终无有什么进展,公佥造万万没想到,今日却是看到了一种合用皮膜,他手抚其上,又问:“你方才言,这等皮膜,你披有两层在身,那两层以上又如何?”

  公单回道:“单功行尚浅,披上皮膜过多,则气血之力不足以透激其上纹图,现下两层便已是极限了,三层反会使得气血受阻,但若是气血积蓄深厚的族人,想来三四层也非是什么难事,只是层数越多,效用越小,反会削弱自身,以单来看,六层便应是其上限了。”

  公佥造脸上露出笑容,他本是想选拨人才,不想能收获这份惊喜,要是果然如公单说得一般,那么这里所有人的战力都可因此提升数筹不止,他道:“公单,那你可是立下大功了,若是证明你所言为真,我亲去为你请功。“

  公单躬身一拜,道:”多谢月祭。”

  公佥造心下感慨道:“谁能想得到,适合刻画纹图的异类皮膜竟是在西地荒原上,若不是四域一合,哪里可能寻得到,看来果然如九洲道友所言,无论哪一种修行之法,唯有找寻到更多外物补足缺漏,发能真正发扬光大。若是早早发现此物,我东荒局面必然大不一样。”

  正思索时,他忽然又想到一事,抬头问道:“狄真人,以你之见,若是大派修士,出此一击,可能破这开三层气血纹图么?”

  狄道人打个稽首,回道:“贫道乃是散修出身,也只能做到如此,但那些大派弟子,法力神通乃至法宝都远远胜过我,在下打不破,他们未必打不破。“

  说到这里,他见下面那些公氏弟子略略有些失望,却是一笑,“但有一点,方才贫道与这位公单道友相距不过数丈之远,他也未曾有任何躲避偏让,身上纹图却还能承受下来,守御很是得力,若是真正斗战,至少也在三十丈外,却也不是那么容易打破的,何况在贫道看来,方才那纹图只是寻常所用,要是各族秘传,想来又有不同。”

  众人一听此言,都是精神大阵,公单说是玄师,可道行还浅,要是请得宫中宗师来来刻画,那定然是可以胜过他的。

  在场所有公氏族人几乎在一瞬间就下定了决心,必须找到更多灰鬼,设法将之圈养起来,以便收割两翼之皮,如有必要,还可设法使之与他族混血,看能否得到更为合契的皮膜,好为他们所用。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