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又见凤宫立界门

第一百五十六章 又见凤宫立界门

  <=""></>  张衍出得殿门后,就乘坐豚牛往北而行,有十来天后,就来至那白狮所占之地。

  他由天穹往下望去,见这里地形亦是如同西荒一般万里平阔,不见起伏,只有一处地界上堆起一座高大土丘,上方有建有不少宫观,周围有零零落落的遁光飞走,似在巡游之中,于是心下一催,那豚牛哞叫一声,缓缓往那处飘去。

  丘上宫观之中,陈枫正在批阅文书,自成得洞天之后,他自然就成了新一任的陈氏族主,此刻不但是门中之事,连族中也有不少事需他来决断。此时他忽有所觉,见得天中灵光乍来,清气满地,看那方向自南方过来的,知是门中有修士来此,待见得那一头豚牛,忖道:“原来是渡真殿主来了。”

  他当即出了宫阙,腾空而起,主动迎了上去,远远打个稽首,道:“渡真殿主有礼。”

  张衍坐在豚牛背上回得一礼,道:“陈真人有礼。”

  陈枫道:“渡真殿主到得这里,可是为解那宫城禁制么?”

  张衍笑道:“正是为此。”

  陈枫也是一笑,点头道:“早便等真人到来,便请随我来吧。”

  两人自天而降,落至这一处山丘顶端,此间还有不少溟沧派修士,见他们到来,都是上前恭敬见礼。

  陈枫一摆手,吩咐道:“你等都退下去吧,好生看顾四周,莫要让妖魔接近。”

  众人躬身一揖,自去了外间戒备,溟沧派虽是占据了这片地界,但毕竟此处距离山门太远,周围这里有不少妖魔异类的。

  张衍发觉一到这里,便觉一股力量将自己感应遮掩了去。使他无法察看到底下之物,这与上回在西所遇到得情形极是相似,不过范围比较起来。却是小了一些。

  陈枫在前引路,两人顺着土丘往下走。来至在一山壁内凹之处,这里杂草丛生,侧壁之上有一个洞窟,有十丈高,说来也是宽敞,但位置却极其隐秘。

  往窟门里走,沿着一条盘旋曲折的甬道往下行,有半刻之后。面前出现了一处粗糙石门。

  陈枫道:“那座宫城乃是埋在地下的,先前我与琴真人到这里时,只以为是一寻常妖物的巢穴,若不是为了查清楚里间是否藏其他妖物,想也难以发现。“

  张衍看了眼那石门,勉强可容两人并行,上面无有任何物事,若是不知内情之人到此,怎么想不到里面竟会藏有一座大城。他又一扫四周,见除了这一条甬道。别无他物,问道:“曾闻那头白狮先前曾居于此地,不知它平日又宿住在何处?”

  陈枫回道:“那白狮祖脉气血之中似被种下过符咒。一入此间,便化作石狮镇守在门前,唯有生灵靠近,才会醒觉过来。”

  张衍点了点头。

  陈枫一挥袖,那石门便被推开,却见有一排玉阶,两边都是镶嵌有明珠,顶上挂着铜盏,状如一展翅金凤<="l">。

  张衍那在眼中。心下忖道:“果然与那金銮教有关。”

  两人迈步下行,不过百十步。就被一座恢廓石门挡住了去路,他稍稍一辨。上方刻画有古怪纹图,与在西地所见几乎无甚区别。

  陈枫道:“真人,便是此处蚀文禁制了,不知可能破解么?”

  张衍看有一会儿,才道:“需得几功夫,劳烦陈真人为我护法。”

  陈枫打个稽首,就退至进来那处石门外。

  张衍盘膝坐下,起心思推演,因此前做过一次,故而此次极快,过得两天之后,他站起身来,伸手一按,轰隆一声,那大门便轰然开启,只是里间顿有数十光芒射出,他却目光淡然,任凭这些光芒从身上穿过。

  这些不过只是幻象而已,站在原处不动方是正确应对,若是胡乱躲避,才会激发出更深层次的禁制,那府门会重新合闭,上方蚀文也会产生变化,这一回,却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打开了。

  若非金銮教弟子,难以知晓这其中的玄妙,极可能会上了当,可惜那设布禁制之人也想不到。会有凡蜕层次的修道人到此,这些布置俱是无用。

  陈枫此刻察觉到动静,十分警惕地走了进来,问道:“真人?”

  张衍笑道:“无妨,陈真人,这府门已开,不妨随我进来一探。”

  陈枫看了里间一眼,点头道一声好。

  张衍当先迈步入内,与西荒所见宫城相比,这里就简陋寒酸许多了,以金纹彩照来替代明珠,用来支撑殿宇的,也只是寻常金铜之柱,而非那等龙脊,倒是灵机很是清盛,维持着此间诸器不坏。

  这里还只是前殿,便是有价值的东西,也不会堂而皇之摆在这里,故他没有多做停留,与陈枫交代一声,就脚下踏气乘风,很快来到第二重殿宇中。

  转过一方照壁,只一抬目,就见尽处高台之上摆有一尊金鸾玉象,与他前回所见一般无二,也就是此物遮蔽去了他自身感应,而下方同样摆有蒲团,一眼看去。大约百来个,打理得很是干净整齐。

  他明白这是金鸾教弟子祭拜场所,只看蒲团数目,便说明此宫之中当时有百来人。但这时有一个疑问出现心头,西地那宫观,所有弟子被左弘一道浑天无形真罡杀死,而这里弟子若未曾驾驭宫城离去,那到底又去了何处呢?

  其等要是在此授法传道,那么山海界将不会是气血一道独大了,但要其等未曾遇到意外,却为何抛弃了此地?如今又会在何处?

  若是尽数亡故还好说,要还躲藏在某地,那怕已是过去了十万载,那也必须找了出来。

  他飘至那玉象之前,试了一试,果然无法收入袖囊之内,故没有立刻摄拿此物,而是准备把这里查看完毕后再回来处置。

  左右一扫,见这里什么,继续向后殿去,这里只是一弟子修法之地,两侧壁龛之上有不少玉简留下,而且保存得很是完好。

  他一招手,所有玉简都是飞了过来,差不多有两百余根,在外环旋飞舞,他神意一转,往里间探入进去,却是发现,里间记载的俱是功法道术,不过都很是粗浅,显然为低辈弟子所用,便是左弘收藏得那些,也好过此刻所见<="l">。

  见同样没有收获,他一挥袖,将这些玉简放归原处,继续往后去,一连寻了数重殿宇,都无所收获,最后却来到一堵高大石璧之前,其上绘有金鸾壁画,只是这凶禽此刻正怒目振翅长大尖喙,似在与什么物事搏斗,只是对面那一处却是缺失了一块,好似有意被人刮了去。

  张衍留意到,就在金鸾眼眸之处,有一股异样灵机传出,他微微眯眼,“小界?”

  他一转念,不定这里间藏着关于此座宫城主人的线索,只是此刻隔着那一座出入门户,他能感觉到,这小界分明已是到了堪堪崩塌边缘,随时随地有可能化为一片虚无。若是此刻进去,一个不巧,就很有可能会被失陷其中,虽不至于有生死之危,但也不也见得能找到回来之路。

  他把法力一转,变化出一个化影分身,令其往里走了进去。

  许久之后,有脚步声过来,却是陈枫这时也是步入此殿,他同样留意到了小界,不觉目光一凝,沉声问道:”真人,莫非这里之人躲在里间?”

  张衍摇了摇头,“这处小界无人维系,如今已是到了尽头,里间是住不得人的。”

  陈枫问道:“听闻真人在西地荒原宫城中,也是遇得一处小界?”

  张衍道:“不错,不过此间所见,当比我在西荒所见那座更为久远,但这也不出奇,金鸾教是先有前人找到此界,后人方才能循此而来,这一处极有可能便是其等前人所留。“

  陈枫眉头一皱,道:“未知除此之外,会否有其余小界?那些弟子会否现下还躲藏其中?”

  张衍笑道:“不定还有,不过从辈便是在,这十万载以来未曾有什么动静,不是遇到了什么变故,就是不愿露面。”

  陈枫以坚定语气说道:“要真在山海界中,那一定将之找了出来。”

  张衍一转念,把袖一挥,将山海界山川地形在面前演化出来,他一点北端,再一点西地,道:“这两处便是那西荒宫城与我等此刻所在之地,陈真人可曾看出什么来?“

  陈枫望有片刻,神情凝重道:“照此两处来看,莫非东、南两侧也有两处相同地界不成?”

  张衍点首道:“有此可能。”

  陈枫吸了口气,道:“看来此事当尽快禀明山门了。”

  张衍眼道:“我曾听闻,东荒之外那片汪洋之中盘踞有不少蛟龙,只是很少到陆上来,若是以地堑为中正,东海与西地相对那一处,正与这些蛟龙所在之处有所重合,此等生灵之中若是生出大妖,却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要去往那处探查,需尽量小心了。”

  陈枫打个稽首,道:“多谢真人提醒。”

  张衍这时神色微微一动,却见那界关门户之上光芒亮起,而后那分光化影已是出来,但其手中却是托着一座银光闪烁,如同雕笼的法器,正是那两界仪晷,拿入手中一探,却是目光微闪,这上面居然做了封禁,仿佛是怕别人藉借此物发现自己一般,却不知其为何要如此做,这里缘由,委实值得探究。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