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分身传言递危讯

第一百五十七章 分身传言递危讯

  因宫城之中已是查探不出什么,张衍就将那两界仪晷收起,对陈枫言道:“此间之事,或许另有隐情,我将此物带了回去,交予门中处置,这里已无镇守必要,陈真人可要一同回返么?”

  陈枫打个稽首,道:“此处还有些许事情要做安排,需晚些动身,真人请自先行。”

  张衍一点首,登时身化清气飞去,离去之时,也将那金鸾玉像也是一并裹了去,到了天穹之上,在那豚牛身上落座下来,便往龙渊折返。

  十余天后,重是回得浮游天宫,他把法力一转,自有一具分身出来,持拿那自宫城中得来的两物往上极殿而去。

  现下最为紧要的是提升修为,至于余下之事,门中自有办法处断,他已不必要去过问了。

  起手轻轻在座下一拍,那豚牛须臾入得玄泽海界,落在渡真殿中,他飘身下来,脚下一踏,已是跨过阵门,来至那两界仪晷之前,试着又呼唤了一次司马权,但等有许久,仍是无有回音。

  他不禁思忖起来,若是再遣一人出外钧尘界,一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再一个,便是灵门中人,存生法门也不似司马权那般高明,且稍有不慎,失陷在钧尘界大神通者手中,恐怕连九洲根底也会因此而暴露出来,是以最为合适的办法,便是找到张翼,让其设法与司马权联络上。

  于是起手一按,候有一个多时辰之后,见张翼身影随一道灵光自里浮现而出,便道:“有要事寻你。”

  张翼道:“猜到了,不然也不会这般急着唤我,不知我此回该如何做?”

  张衍道:“孔赢、杨传二人不久前已是来探过山海界,我与诸位真人推断下来,其等回去之后,定会着手准备那征伐之事,很可能会对界中那些不肯顺服的帝君采取手段,只是司马真人暂且联络不上,我需你寻到他,告知其尽可能留意界中动向,并不惜一切代价拖延两家脚步。”

  张翼道:“司马权真人虽与我一同到来,但我却不知他在何处,不知又该如何通传于他?”

  张衍道:“司马真人可分身不少,他为人极有城府,为防意外变故,定会在你身侧留下一个分身,只需寻到,自不难与他取得交通。”

  他伸手一划出一道法符,“此是以往玄阴宫所用印记,他人不知其意,司马真人分身若是见到,必会主动来寻你,到时拜托他便可。”

  张翼点头道:“我当尽力而为。”

  张衍道:“此间问话过去,你自会遗忘此间一切,我传你一个解禁之法。”

  张翼疑虑道:“若是如此,我如被人擒去,恐是有失,甚至会连司马真人的消息一并泄露出去。

  这并非说笑,他功行太浅,只要有丝毫破绽露出,哪怕只是擒拿到真君面前,恐连自解身躯都是不能,那来路立刻被人察知。

  张衍言道:“这却无妨,我再传你一个护持之法,除非孔、杨二人亲自察看,否则难以窥破,不过这二人此时当还在虚空元海之中未曾回返,故是此段时日不必担忧。”

  他嘴中动了动,便将那两道法诀念了出来。

  张翼当即依言施为,先是解开了那道禁制,待法力转过之后,顿觉神智一清,好似去了一层尘垢,至于另一道,却不是那么简单的,需他每日修持才可。

  张衍见他目中多了几分灵光,颌首道:“如此便就无碍了,若有大事,可随时报我。”

  张翼点头道:“我知晓了。”

  此时事机交代完毕,随着对面声音逐渐消失,仪晷之上光华也是一并黯去。

  张翼没有耽搁,立刻出了庙观,以拜访道友之名在外转了百多日,所过之处,俱是留下了玄阴天宫的印记,随后便返回宫观耐心等候,若是司马权当真有分身在近处,当不难留意到。

  不过两日之后,就有捧香郎过来言道:“观主,外间有一位自悯州来的阴乔开常,说是观主当年故旧。”

  张翼精神一振,道:“有请。”

  少顷,自外进来一名矮小老道,其人来至台阶之前,对着他笑眯眯打个稽首,道:“张真人,一别百数载,近来可是安好?”

  张翼看他几眼,一挥袖,令旁处所有人都是退下,随后试探问道:“阴开常?”

  那老道打个稽首,笑道:“张真人,非是阴开常,而是司马权。”他起指一划,凭空将“玄阴天宫”四字写出。

  张翼这才放下心来,感慨道:“司马真人果然神通广大,阴开常名声我亦有过听闻,不想已被真人附身。”

  司马权道:“区区小计而已,与张真人一身神通相比,却还是天差地别。”

  张翼一扫四周,道:“此处不是说话之地,真人请随我到丹室来。”

  司马权道了声好。

  两人转入里间丹室,张翼布下禁制,隔绝外人窥探,郑重道:”今寻司马真人到此,是因事机重大,不得不做此冒险之举,还望真人勿怪。”

  司马权回道:“玄阴天宫符印,除了我那弟子,知晓之人,也只有真人正身了,在下猜测也是有十分紧要之事,故才现身,真人有话,尽管吩咐就是。”

  张翼点点头,也不迟疑,立刻将张衍交代之事告与他知晓。

  司马权听完后,肃容道:“如今我那正身去得极远,若要将消息传递过去,怕是用时不短,只期望还是来得及。”

  张翼道:“不知需用多久?”

  司马权道:“这却难言,或许十来载,也或许数十载。”

  张翼皱眉道:“太迟了,”他转了转念,“若是借用那阐龙阵道之助,可能快些否?”

  司马权道:“我主身那处所在,不在积气宫疆界之内,不过有阐龙阵道相助,大约也能免去七八载奔波。只是司马知晓,那阵道不得真君之命,寻常弟子可无法动用。”

  张翼道:“真人不知,我乃是积气宫正传门人,按照门中规矩,我若能成就元婴,则有一次动用阵道之权,我可寻一个借口,送真人分身前往宫域边界。”

  司马权道:“真人此身快要成就元婴了?”

  张翼道:“我为免得显太过惹眼,本是一直压着功行,现下已顾不得这些了。”

  司马权道:“好,若有必要,我可舍去这具肉身,到了地界之后,再占得一具也就是了。”

  蛮荒天域深处,一座被浑厚烟霾包裹的地星之上,司马权主身正在于此处修炼。这里浊气灵机满布,随着时日推移,他自感这具身躯的法力节节攀升,用不了许久,就能步入象相二重境中,不过此身修炼的再好,对他来说也仅仅与法器相当,只是可以利用的物件而已。

  在过去时日中,他又感觉到了两界仪晷之上传来感应,不过碍于饶散人也在此处地星之上,却是不敢冒险。

  就在坐观之中,十一载转瞬而过。

  这****忽感心神震动,仰头看去天中,身化灵光,自闭关之地出来,眨眼到了天穹之上,拿一个法诀,有数日后,随着一道无形阴风涌入身躯之中,顿时知晓了来去因由。

  随后他神情之中也是多出了几分凝重,只是困在这座地星上,自身固然安稳,但能做得事却是少之又少,现下也只有耐心等待了,于是他把身躯一沉,又回了洞府之中。

  晃眼又是四载过去,忽有一日,一名侍从在外言:“真君,散人有事相请。”

  司马权在漆黑洞府之中睁开眼眸,道:“知道了,我这便前去。”

  他动身出外,乘光来至正殿。

  饶散人此刻坐于正位,面色似不太好看,见他到来,便伸手一个示意,道:“全瞑道友请坐,今有一事与两位商议。”

  司马权对先到一步的邓真君一点头,就在一边席位之上坐定。

  饶散人沉声道:“一月之前,玉梁教与积气宫同时传下诏谕,召界中所有帝君前去议事,其言若是不愿,也不勉强,但却需立下誓言,日后若未曾受得逼迫,则绝不可损得两家弟子分毫。“

  司马权心下一转念,暗道厉害,此誓一发,便这两家斗个两败俱伤,饶散人也拿其无可奈何了。

  而且这是阳谋,你若是并未准备对两家不利,也不想与其等掺和,那大可立下誓言,但若不愿,分明就是居心叵测,可以名正言顺来收拾你。

  邓真君急劝道:“散人万万不可同意,若是答应下来,我魔宗再也无法对这两家出手了,那日后岂不是永无翻身之日?“

  饶散人沉声道:“可若不答应,孔、杨二人怕要来杀我,休看此地隐秘,可他们真是要查,也未必不能找到。”

  邓真君狠声道:“若这两人到来,散人不用管我等,不妨遁去天外,他们又能拿散人如何?等到那合适机会再回来也就是了。”

  饶散人叹了一声,摇头道:“当年饶某投奔积气宫时,为了能获得天材地宝打造法器,曾立下过一个誓言,只要积气宫有生死危难,需得帮衬,但只要其派不亡,就不可随意遁出天外,若违此誓,不致有性命之危,可一旦出去虚空元海,千年之后才得返回,此举等若流放,当时未曾多想,只以为捡了便宜,现下看来,恐怕杨某人早有算计啊。“

  司马权知道必须让饶散人与两家作对,若是其无心抵挡,那便很是不妙了,以自己一人之力,根本无法阻住两家动作。他仔细一想,沉声道:“散人,为今之计,只有设法拖延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