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剑落根本断性命

第一百七十二章 剑落根本断性命

  下一页

  顾从戎方才把身躯复转未有片刻,却见道道雷芒凭空在他身边爆开,法身再一次被轰散,等待重新聚集,却又有一道剑光飞来。

  他明白这是对方故意放任自己把身躯恢复,而后再度破坏,以此来他消磨元气,因为法身一聚一合之间,所耗法力灵机比正面斗战还要多上数倍。

  他也是心惊不已,自料这般下去,恐是支撑不了多久。于是不敢再心存侥幸,心意一引,一道灵光飞出,在身外绕走,袭来雷光剑光撞在这法宝之上,只是激起道道金芒乱迸,却不曾破。

  此宝名为“虚律星衣”,乃是一件守御法宝,一经使出,就可断隔内外,足以用来护身,只此宝有一弊端,待上得身来后,宝主也同样无法出手攻袭敌方。

  按理说这是自缚手脚之举,等于放任他人来攻,纵然能护得一时,最终也改变不了结局。

  可这等事放在凡蜕真人身上,却又有所不同,因为这等层次的修士,手段可不止神通道术了,此等修士除却根果避劫移灾,还有神意可以动用。神意一起,可于一瞬之间可作百般思量,总出想出合适应对之策,是以只要双方功行不是差距太大,场面上便不会输得太难看。

  但是顾从戎知晓,张衍、岳轩霄二人无论功行神通都是远胜自己,与之争斗并无任何斗胜望,所以此刻打得是另一个主意。

  他把心神凝定,不再去管身外之事,而是试着把神意把往外突破,想要与孔赢或是其他帝君沟通上,好把这里具体情形报了上去。

  岳轩霄神情微微一动,他不难感觉对方神意在外莫名之处扩展,纵然此人法力神通不及他,可也不能大意,需得凝神应付,便道一声,“张真人,我需阻他一阻。”

  张衍笑了一笑,道:“这处交由贫道便是。”

  他一弹指,无数“清玄凌空雷震”在那顾从戎身上爆开,与此同时,他亦是祭起清鸿真剑,化作万千剑光,亦是往此人身上斩落。

  “虚律星衣”在这般猛攻之下,顿被打得震动不已,不停有灵光崩散,一缕缕光芒四面乱窜。但此宝着实坚固,这一番攻袭下来,仍是不曾被破开。

  张衍见得此景,并未因此加强攻势,仍是照着那法宝招呼。

  他并不急于收拾此人,玉梁教中另几名帝君怎么也不可能在短时内赶来,他有充裕时间对敌。

  而且就是打破了此宝,对方也不见得没有其他手段,倒还不如眼下,根本不虞方还手,还可顺带消耗对方法力。

  说到底,凡蜕修士法力灵机不绝,根果不被寻着,要想取其性命,却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是以耗其本元才是上策。

  顾从戎几次神意宣播,却是屡屡被消杀阻截,而这不是没有代价的,自身元气也在持续消耗之中,可他却并未因此而放弃,拿一个法诀,立有道道紫气蔓延上来,被他法身吸纳入体。

  只是一瞬,法力灵机又有恢复了许多。

  此是他这些年来自虚空采摄来的紫清灵机,只要有此气炼入身躯,外间受如何创伤,都是可以还补回来。

  仗着此物,他不但可以更久拖延时间,就是万一战败,也不会留给敌手半分。

  这等举动自然瞒不过张衍、岳轩霄二人,他们不禁大为感叹。

  在九洲相斗时,因界内灵机早竭,纵是双方凡蜕修士交手,也是小心翼翼,并不能将所有神通之威发挥出来,甚至怕一不小心,将仅余下来的紫清灵机都是用尽。

  而看顾从戎动作如此熟稔,显然钧尘界修士在同辈斗法中经常做得此事,早已是习以为常。也唯有灵机丰足之地出来的气道修士,才能演化出这般战术,此前却是怎么也碰不到的。

  张衍目光一闪,忖道:“既然此人身上有紫清灵机,那倒是可速速将其解决了,既可免却长久之战,我自身损折也不难补了回来。”

  顾从戎功行毕竟差他与岳轩霄一筹,若是不惜法力,是可以在极短时间内杀死此人,

  他们身上虽也携有紫清灵机,但是数目有限,且都是为了对付孔赢而准备的,此前并无意耗费在此人身上。但这刻见其似携有许多清灵,这就值得他动用厉害手段了,待斩杀此人后,就可尽归他们所有。

  心意一转,背后五色光华一晃,一道赤色光华经天而来,自那“虚律星衣”一拂而过,其上便被一流转赤焰所包裹。

  先前几番攻袭,这法宝都是能够支撑,然而这光华,却是猛然颤动了起来,并且发出哀鸣之声。

  与此同时,顾从戎却是浑身一震,被迫从定中出来,再是一看,却是大吃一惊,法宝之上灵光竟是被那包裹在外的赤焰不断炼去,若是不去理会,恐怕十来呼吸后就会化为乌有。

  他知只守不攻,这法宝必会让对方坏去,但未想会这般快,好在他也不是没有后手,一抖手,但见一道金光闪过,却是在前方化作一驾飞舟,却是准备借助其上禁制阵法躲避攻袭。

  然而还未等他入得舟内,耳畔似有怒涛声起,只见一道水色光华凭空跃出,里间似蕴有无量水潮,只是一闪之间,那大舟就被卷去不见。

  这时身上却是一阵刺疼传来,还未等他做出任何反应,下一刻,整个人被一道横空飞来剑光劈散,那本是已是残破不堪的“虚律星衣”亦被一并斩碎。

  却是因他不再动用神意,岳轩霄也是得以抽出手来,立时便给了他一剑。

  虚空之中,万点星光凭空一聚,顾从戎法身再度聚拢,只是面对两人联手攻势,为避免落入先前窘状,不得已之下,只得再度祭动根果,将随后跟来的剑光雷火避过。

  张衍伸指一点,虚空电闪,雷光道道,一时之间,无以计数的雷火落在此人身侧,其一旦收了根果,那立刻便会落入围困之中。

  岳轩霄也是一抬手,万千剑光也是跟了上去。

  他目光冷然,对方只是凡蜕一重境,道行并不及他,却在他面前接连两次动用根果,已是隐隐被他窥到了那一方着落之地,相信再有一二次,就可就推算到其根本所在。到时此人在他面前,就再也无法以此术避劫,收拾起来,也便容易许多了。

  顾从戎也是不难察觉到这一点,他并未死撑,拿一个法诀,身躯便从原处骤然不见,等再现身时,已是落在一处玉梁教一处地星之上。

  此法并非是神通,而是依靠己方埋在地星之下的“鼻玉”之助,以一点神意寄托,借得星辰之力牵引遥渡。

  这却并非是玉梁教独有,却是钧尘界修士争斗万载,所想出了许多逃遁之术之一,只要修士在自身教派辖下,凡是修为到了真君这一层次,则皆可使得。

  他身躯方才稳住,立刻想再取一驾飞舟出来,然而念头才方转过,却已感一道剑光遥遥对准自己,似只要一动,便会杀上身来,不禁面色一变,身形一晃,再次往下一处地星跃遁。

  离去只是片刻,地星之上轰然一声,张衍与岳轩霄同样已是遁空杀至,察觉到他已遁走,便又再度消失,却是循着气机一路追杀下去。

  只是三位凡蜕真人先后挪遁至此,却是在这座地星上引发了极大范围的海啸山崩,若不是此处玉梁教弟子闻听消息后已是及时撤走,除了真君一流,怕无有一个人能从这等比拟天劫的灾祸中逃脱。

  顾从戎续跃遁五次后,前方已是寻不到可以借力的地星,但终是被他找到了机会,得以祭了一艘飞舟出来,待钻入其中,立刻将四周禁制阵法转运起来,自觉凭此又可拖延一段时间。

  只是他神意一动,又待尝试联系教中同道时,却发现还是不能突破开笼罩在上的那一层屏障,不由一叹,对方竟是在追剿之时也不曾有半点疏漏。

  这时虚空一裂,他感得身后震动,知是对方又一次追了上来。赶忙驱驭法舟疾遁。

  张衍目光投去,见得此景,却是哂然一笑,朝着前方一拳打出,霎时震塌虚空,那飞舟之上的禁制阵法顷刻破碎,法舟亦是承受不住这股力量,寸寸崩散开来。

  顾从戎大惊,他没不想法舟如此快被攻破,立化一道遁光自里飞出,不过仓促之间,略显狼狈,而这等时候,身上传来一股庞大压力,似可把身躯拘拿定住,此刻也无他法可想,虽此前一直竭力避免动用根果,但在危急关头,也只能凭此去了束缚。

  而在下来一刻之内,因是无路可走,在张衍、岳轩霄两人围攻之下,他不得已,屡屡以根果躲避那些神通剑芒。

  有数次之后,岳轩霄眼神一厉,道一声:“寻到了。”他起指一点,剑光所及,已是将顾从戎身躯斩成两断。

  张衍目光微闪,凡蜕修士可神意相通,岳轩霄此刻找到了对方根果,对他而言,也是一般,于是不再留手,把袖一挥,无数剑光,如银河漫来,席卷而下!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