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天遥心传神意渡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天遥心传神意渡

  张衍认为范、董二人主意固然不错,但还不足以取信他们,只要一个疏忽,这二人便可能将此间之事通过神意传去孔赢那处,现下九洲这处最大优势,就是此人对他们底细还一无所知,故是必须对其等加以制限。

  范姓老道一叹,道:“因约契所限,孔赢需我等将此间生之事随时报于他知晓,请恕我等无法应下此事。”

  那董道人这时接口:“虽我不能答应,但若被对手逼迫,神意难出,无法传出消息,那便就不是我等之过了。”

  张衍笑了一笑,这两人倒也是打得好算盘。九洲修士这一边要想限制他们,那必得与真真假假与之斗过一场,其等便是不敌,也没了性命之忧。

  不过这二人还是有几分价值的,撇去战力不谈,至少此前和孔赢有过交手,多多少少还可以从其等口中知晓一些关于此人的手段。

  薛定缘打个稽,道:“两位道友既是有意与我联手,此刻一战,却是有伤和气,不如这般,我演一法,若两位能够破去,我等可以就此退去,如此两位也不算违了誓言。”

  说话之间,他起袖一划,身前就有一团晦涩云雾生出。

  范、董两人对视了一眼,钧尘界魔宗势微,修行此道之人也是极少,唯一一个成得帝君的饶散人也只能托庇在其他势力门下,因此蜃域这等神通他们也是头回见得,根本猜不透那里面等着自己会是什么。

  薛定缘见他门迟疑,又言:“两位放心便是,薛某可在此处立誓,绝不伤得两位半分。”

  听他这么一说,范、董两人虽还有些不放心,可眼下双方实力差距悬殊,没有任何取胜的可能,若是不答应,恐对方不会再如方才那般好言好语了,于是就任由那云雾卷上身来,算是默认,只一会儿,两人身影便就消失不见。

  薛定缘看着两人入内,知晓事情已是成了一半。他这虚寰蜃境有元蜃门镇派之宝“心象神返大灵碑”镇压,一旦外敌进来,哪怕功行较他为高者,也休想轻松出去,此前最困难的,反而是将对手诱饵进来。

  张衍这时问道:“不知在这幻域之中,薛掌门可能改换人心?”

  薛定缘对此并回避讳不言,反是一笑,道:“薛某这幻域本就是用来杀神夺意的,我虽无法使这二人对我死心塌地,但稍候与孔赢相斗,却可令其不致有所保留。”

  张衍哦了一声,点了点头,这时他忽感那两界仪晷有了动静,托出一观,稍过片刻,他神情微肃,对诸真言道:“司马真人有消息传来,那玉梁教中明青冠正我这处过来。”

  岳轩霄一扬眉,他把袖一挥,将天域疆图在众人面前展开,扫去一眼,道:“看此舆图,明青冠所占天域距离此处并不远,最迟数月之后便将赶至,看来需得在孔赢到来之前解决此人。”

  婴春秋打个稽道:“弟子愿意一行。”

  秦掌门道:“传闻此人只是一重境,但也不可小视,只一人并不稳妥,还需一人同往。“

  孟真人出来一礼,道:“恩师,弟子愿往。”

  秦掌门道:“也好,你二人小心为上,还有需得记住,尽可能压制此人神意,否则其一旦与孔赢勾连,便极可能被此人看出你等虚实来。”

  婴春秋、孟至德二人都是应下。

  张衍在旁出言道:“那座载我等来此的宫城已是被那些石笃是改过禁制,用来行渡却是极快,两位真人不妨取了去。”

  婴、孟二人也未推辞,辞别众人之后,便纵身入了宫城,驾驭这座法驾朝着明青冠过来方向迎去。

  玉梁教所占天域足有百余座,主天域居中,其余天域则分布两翼,若以其所绘舆图定划左右,那么总体形势乃是右强左弱。

  公常、公肖、乃至顾从戎,都是镇守在右天域之中,而左天域,则由贝向童与那明青冠镇守。

  而明青冠只是新近玉梁教降伏之人,是以在此之前,只有贝向童一人驻守而已,这是因为在这个方向上几乎所有势力都被玉梁教杀败了,没有什么太大威胁。

  明青冠此行之所以来得这般快,那是因为签立法契之后,他反是孔赢除顾从戎以外最值得信任之人,一直就镇守在主天域近处,他本是往晨泽天域而去,但他心里也是明白,如今三载过去,那里该是胜负已分,过去也是晚了,好在要到得那处,必要经过主天域,他决定到了那里后,等查看了四方传来的消息,再决定下一步该如何做。

  数十天后,他忽有所觉,咦了一声,自蒲团之上立起,紧走几步,往前看去,见有一驾宫城远远过来,其上有两股从未有见的宏盛气机,一道浩瀚幽深,一道锐利无俦,不过看那功行,都未曾高过他。

  他神情之中满是戒备,暗道:“这二人当便是此回破界而来的天外修士了,看去倒也是与我一般,皆为那炼气之人。”

  虽对面人数占优,他却不曾退避,主动往前迎去,随后把神意一引,想与掌教孔赢取得沟通。

  然而他却是皱了皱眉,现神意方才放出,便被一股无形之力所扰乱,分明是被对手所压制。心下不禁转念道:“这二人倒是小心,不过我既来此,又怎会无有准备。”

  他也是曾是坐镇一方之人,修道近万年,与不少同辈有过交锋,这等制束神意的举动,对他来说并不陌生,自是也早有准备。

  当下将一物祭了出来,此物通透明亮,圆润有光,有鸽蛋大,看去如同一枚丹丸,到了天中,就化一缕缕清气,再化为甘霖降下,最后由他顶门灌入身躯之中,就在这一刻,他整个气机便为之一盛。

  神意乃是心传神见之法,没有任何有形法宝可以相助,但其根本还是依托于修士自身之元气,只要不惜消耗本元,那么神意就可在一瞬之间壮大许多,从而与压制之人对抗。

  他默默站有片刻之后,待气机攀升到了极盛之时,便再一次把神意放出。

  宫城之中,孟至德正准备上前与此人斗战,而婴春秋则是拿捏法诀,不断消夺对方神意,但是猛然间,却感觉对方神意一涨,居然冲破了自己阻拦,不由暗呼一声不好,急忙全力引动自身元气,也是将神意提升了许多,将对方又一次压了下去。

  明青冠面上一笑,却是不再去与他对抗,把神意又撤了回来。

  虽这仅仅只是突破片刻,但对他来说已是足够,因方才那一瞬,他已是与掌教孔赢取得了联系,他虽无法再把神意放出了去,但却不妨碍孔赢可反过来与他沟通,以其人修为,便不是谁人都可压制得住了。

  果然,过不片刻,便觉自一个恍惚,神意却已是来至一处莫测域空之内,见一名仪姿峻拔的道人站在前方,赶忙稽道:“见过掌教。”

  孔赢道:“你做得甚好,我已知晓你那边之事了,你可上前与此二人动手,我自会在你背后相助。”

  明青冠忙道:“青冠必尽全力。”

  婴春秋这时却是眉头一皱,他能感觉到,自己方才好似是出了一点纰漏。

  这也非他之过,而是入得凡蜕之后,与同辈对敌经验略有欠缺,哪怕功行再是深厚之人,未曾经历过,面对老辣对手,便甚难做出准确应对,就算有神意弥补不足,但也无法取代所有,而一个破绽,就有可能坏了大局。

  不过今次之后,却不会再犯同样错误了。

  孟至德见已前面那方法舟已是渐渐靠近,沉声道:“请道友为我掠阵,待孟某上去先此人一会。”

  婴春秋道:“道友请去,婴某会尽力消夺此人神意,不过方才此人似用秘法挣开了片刻束缚,我疑其中有变,道友需得小心了。”

  孟至德一点头,出得宫城,就身化一道无尽天河,以盖压穹宇之势,往前方涌来。

  明青冠也不示弱,身如火烛一团,照彻虚天,自正面迎上。

  两人很快撞在了一处,凡蜕修士法力气象可不是洞天之时能比,这正面这一阵冲撞,足足数天过去,两人方才各自退开,见法力之上无法立时压倒对手,他们便各自运转神通法诀,以期在此处争个胜负。

  只是斗了数天下来,孟至德却是现,无论攻守,每到关键时刻,此人便可以一分法力做出十分之事来,甚至有数次差点逼得他要动用根果回避。

  要是偶尔如此倒也罢了,毕竟神意一动,就能转过千百念头,从而做出正确对策,可次次如此,要么对手斗战经验丰富异常,要么就是根本不在意神意消耗。

  但是他能感觉到,对手并不似想象中那般强横,这里面定是有什么不被他所知的缘故,想起婴春秋先前提醒,他不敢大意,就起得神意,把此场斗法以来种种变化道于秦掌门、岳轩霄、张衍等人知晓。

  秦掌门听罢之后,沉思片刻,才道:“此人应对从容,手段之高明,远胜此时修为,背后当有人相助,再婴真人神意制压之下还能如此做,并且令人无从察觉,这等手段高明异常,这人极可能便是玉梁教掌教孔赢。”

  说到这里,他声音略沉,道:“你等与之周旋时,平日诸般手段皆可用出,但切记,万万不可动用根果,否则必会被此人算定落处,一旦失了根本,在此人面前便再无还手之力了。”

  ………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