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今使天地立定序

第一百七十七章 今使天地立定序

  在众真看见那白衣道人时,此人还是在距离极远之处,然而下一刻,其已是站在所有人面前。这并非是挪遁之术,而好似是此人过来时所用的那一段时间被其生生抹去了。

  孔赢他看向众真,他眸光中仿若饱含有丰富情感,但这一切却是旋生旋灭,并且这一过程在不断重演着。

  随他目光投来,九洲这边之人还好,俱是神色自若,但是范、董两个曾经败在他手里的帝君,想起此人先前威势,却是忍不住想要退避,甚至有掉头就走冲动。

  不过这并不是表明他们没有斗战之能了,一旦进入战局,二人立时便会斩却凡心,那一切情绪束缚都会抛去,哪怕生死亦会放下,只会剩下最为纯粹的利害计算,这等情形下的修士,反而能将斗战之能发挥到最大。

  孔赢望有一圈下来,在看到张衍时顿了顿,微露讶色,随后移过,最后落定在站在众人之中的秦掌门身上,道:“诸位是自九洲而来?”

  秦掌门打个稽首,道:“正是,对面当是孔教主了?”

  孔赢默立片刻,起手还了一礼,道:“诸位既然跨界而来,想必界中帝君大部分都在此处了,只是可惜,”他缓缓摇头,“着实有些多了。”

  众人听得明白,他言语之中并无不存在任何忌惮畏怯,是以这番话绝不是说此回过来讨伐他的人太多,而是另有所指。

  薛定缘问道:“不知孔教主此言何意?”

  孔赢正容道:“你等从青空界而来,但那一界我已是看过,有四名帝君足矣,再多便是扰乱天地正序。”

  岳轩霄扬眉道:“天地正序?我倒不知,何为天地正序?”

  孔赢缓缓言道:“天地本是混沌,直至阴阳两分,五行排布,方有万物之演化,可见唯得有序,才是天地之正理。“

  “人为天地之灵长,本是生而不明,愚昧残恶,后整伦立纲,知礼义廉耻,懂上下尊卑,晓敬畏爱慕,这才别以禽兽之属。”

  “我辈修士,采宇内精华,食气长生,然天地灵机有数,若人人如此,终有一日,灵华尽绝,天地干枯,更有阴阳失衡,五行崩乱,重还混沌之可能。”说到这里,他叹一声,“修道人,实乃是天地之毒,需得有人加以规矩约束。定立正序,方能使乾坤和顺,万物久盛!青空界灵机纵多,几位吞吐清灵沉浊,却毁不见兴,如此长久下去,必成灾劫,故我说人多了。”

  岳轩霄冷声道:“想来那要立规矩之人,便是孔教主你了?”

  孔赢淡淡道:“孔某非为一己之私,而是为天地考量,为我人道****。”

  秦掌门沉声言道:“此便是孔掌教之道么?”

  孔赢正声道:“非我之道,是万事万物之道,是天地之道!”

  众人表情不一,有冷笑,有漠然,更有无动于衷,此话换了寻常人在此,或许会被说服,但在场哪一个不是修道有成,寻得根果之辈,根本不会为他言语所动。

  薛定缘此时忽然问道:“敢问孔掌教一句,既我界中要立规矩,那不知钧尘界中,可要立规矩么?“

  孔赢点头言道:“自是要立,钧尘界不比青空界宽广,有三位帝君已是足矣,再多却是难以承受。”

  薛定缘继续追问:“那多出之人,又该何去何从?”

  孔赢看向众人,道:“杀!”

  薛定缘哦了一声,道:“那薛某倒要多问一句,却不知是哪三人?”

  孔赢并未有任何迟疑,直接说道:“孔某一个、还有公氏兄弟两人便可。”

  董道人忍不住讽言道:“照这么说来,假设你师弟顾从戎还活着,莫非也要杀他么,啧啧,枉他跟随你多年,也幸亏他是死了,若是活着,也不知作何感想。”

  孔赢淡淡道:“可他毕竟已是死了,既是结果已定,干涉不到我等今日所言,你此刻提他又有何用?”

  众真微微皱眉,这话意思,是说人死了,那么一切随之消亡,自然不用去考虑。

  这是从最现实功利的结果去考虑,而不夹杂任何一点情谊人性,冰冷无情之至,尽管在场都是修道人,但谁人没有后辈弟子,师长亲友,故多数人心下都是有些反感。

  范道人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道:“不过是说得好听而已,什么为天地考量,说什么修道人乃天地之毒,”他伸手对着孔赢一指,厉声道:“按你所言,你是钧尘界中功行最高之人,你才那天地至毒,那为天地考量,为何不自先灭去?”

  董道人也道:“不错,便是真要立规矩,却为何偏偏是你孔赢,而非是他人?”

  他们两人被囚数千载,在情志之门未关之前,表面看去平和,实则内里怨气极深,此时却是忍不住宣泄出来。

  孔赢却是淡声回言道:“我是立序,非是乱序,此世有妖魔凶怪,域外邪祟,亿兆修士,需得有护持之人,若有人可以杀我,自可来杀,而既然他人可以杀我,那么我杀他人自也是天经地义。”

  范道人不屑道:“说得好听,遇着真阳大能,还不是一样要举界而逃。”

  孔赢道:“今日他强,来日我未必不如他,我若灭他,岂不比灭我更是顺应天地?而我做得这些,也正是为有朝一日,能除灭此僚。”

  秦掌门微微颌首,道:“我已是明白孔教主之意,尊驾做这些,可也是为了能使自身功行更进一步吧?”

  孔赢眼神顿时认真了几分,看过来道:“请教这位道友名姓?

  秦掌门拂尘一摆,道:“贫道溟沧派掌门,秦墨白。”

  “原来是秦道友。”

  孔赢神情变得严肃一些,他道:“道友说我为功行更进一步,孔某并不讳言这一点,我便站在此世至高,匡正一界,但对亿万周天而言,也不过沧海一粟,而我行此道,是为能扶正诸天,要如此做,必需得一身功行,而我玉梁教并无上乘功法,但若立得规矩,消杀未来能我争夺机缘之人,那一旦机缘到来,就可窥得道门。”

  张衍双目微闪,他已是听懂此人解释了,

  天地运转,演变出无穷可能,事实每一个人,乃至每一个生灵都有那么一丝成道可能。

  但是玉梁教所谓“天地正序”一立,只要这规矩不坏,就可牢牢把持修道门槛乃至那修为高低。

  到时每一人功行进境,都被此所束缚,只要在此教统御之下,便无一人可以超脱逾越。

  而一旦这般做了,乃至做成了,孔赢就等若是把除自己之外,一切可能攀升更高境界之人都是强行消抹压制了,那么最后能有所成就者,也就只能是他自己了。

  张衍本来还有些疑惑,孔赢身为一教之主,为为何那些寻常教众也要如此严厉规矩,现下已是明白,这些人就此此人未来相助自己建立有序之天地,继而征伐他界的种子,故才如此重视。

  就在这时,天地微微震动了一下,孔赢似感应到了什么,他往虚空深处看去,道:“原来还有道友未至,那日界外所见,想必就是这一位了,这等气机功行,再这么遮掩,也会弄出极大动静。”

  他又转目望来,“今日说得已是够多了,诸位似有不同之见,那也无妨,只是各人道念不同,此战之后,自有定论!“

  众真知道他就要动手了,几乎是在这一瞬之间,所有人神意交通到了一处,包括范、董二人也是如此,俱都是到了一处莫名界空之内。

  秦掌门沉声道:“孔赢稍候必会以神意压迫,使我互相之间不得勾连,他乃三重境大修士,与之强拼实属不智,但他再是强横,也无法从始至终压住我辈,故我与岳掌门会拿准时机,在某一时刻发动,与诸位呼应,届时诸位若得感应至,望起全力迎和。”

  虽大鲲赢妫这最为重要的战力未至,但九洲众真早有议计,在有在得打发,不在又有不在的打法。

  只是现下又加了两人进来,毕竟都是入了二重境,斩却过去的大修士,也是难得战力,故需向其解释清楚。

  随着秦掌门言语交代,他语声却是越来越轻,慢慢变得低不可闻,而他人身影也是渐渐模糊,再也难以看清。

  众真明白,这便已是遭受了孔赢神意压迫,无法再继续维系下去,忽然间,轰然一声,仿佛天地破碎,所有人神意都是被迫从这一处莫名界空退了出来。

  范道人心神震动了一下,便又立刻拿定,然而当他抬目看去时,却是心头一凛。

  孔赢就在前方不远处,而四下除他之外,所有人都是消失无踪!

  而此时此刻,不仅仅是他,所有人都是赫然发现,四周不见他人影踪,只余下了自己一人

  张衍负袖站在玄武背上,众人之中,唯有他与这头神兽还在一处,不曾被各自孤立出去,

  他他看向远处,孔赢正静静站在那里。

  他能感应到众人气机,但其等仿佛去了极远之地,又仿佛不在一个界空之中,可无论哪一处,偏偏都能感得此人存在。

  他思忖了一下,“原是这般,此是过去未来之变么?”

  如他所料未错,此间每一个人面对的都是不同时刻的孔赢,有可能是过去之见,亦有可能是未来之见,每一个孔赢都是真实无虚的,而非是什么分身变化。

  这就意味着,所有人下来都将单独面对这位大敌。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