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神意斗法无界门

第一百七十九章 神意斗法无界门

  孔赢用过去未来之变将众真分开之后,几乎对所有人都是发动了一次进攻。

  当时范道人因对抗不了他法宝神通,首先被镇压了下去,董道人尚能应付,秦、岳两位掌门那里也是从容挡了下来,只孟、婴二人略逊一筹。

  至于薛定缘,则很是特殊,只是站在那里不动,被连连斩杀多了次,无一例外都是幻身,其真身似是潜藏在一座大碑之中。

  他发现,即便是自己把真宝转过来,在在短时内,恐无把握打坏此物,故是决定暂且不作理会。

  这其中唯有张衍是个例外。

  之所以不对其出手,一来因为是有玄武神兽在旁相助,守御严谨不说,还等若是两名凡蜕真人站在一处,想要一击得手,那几乎没有可能之事,二来凭他功行,方才竟也无法真正看透张衍修为根底,故是认为这名对手值得慎重对待。

  而在将范、董、孟、婴四人陆续镇压之后,孔赢便立刻转头找上了张衍,并决定先以法宝攻袭一回,若是能拿了下来最好,若是不能,则再转去对付他人。

  张衍此时心下多了几分讶异,因那过去未来之变也会展露根果,故他从最初时候便就试着开始推算。

  但是后来发现,对方根果演化开来后居然庞大无比,绝不是顾从戎那等人物可比,若是照这般下去,恐是要数月之后才有能算出其落定之处。

  可当着孔赢祭出法宝,准备与他动手时,发现那原本模糊无比的落处竟逐渐清晰起来。

  他琢磨了一下,顿时明白,孔赢过来攻袭他,却也同时将大半神意落在了他这处,故自己寻其根果也变得更是容易了。

  他不动声色,抓住这个机会,把分神沉入残玉之中,加紧推演起来。

  孔赢这刻已是将那“仙御离”祭到了高处,倏尔落下,其后拖曳一道波光,恰如虹落坠星。

  张衍脚下神兽玄武一声嘶吼,身外立有水气环升,绕若城壁,待那法宝疾落,轰击在其上,那水璧顿于瞬间便被炸爆开来,他不慌不忙,把心念一转,顶上就有金叶浮起,浑身便被金芒罩裹,两件法宝瞬息交撞在一起,那碰撞之地,骤然荡起一圈圈涟漪般的灵机光纹。

  只是此宝似并未力竭,还在一点一滴往前挤去。

  张衍双目微眯,这法宝距离他如此之近,若是此刻展动水行真光,对方根本来不及召了回去,他有一半把握将这法宝收了去。

  不过他能感觉到,其中似有神意藏存,此举很有可能会落空,这刻他无法伤得对手,那暴露出来也便变得毫无意义了,反还会使得对方有所防备,是以转念之下,又打消了这个心思。

  玄武神兽这时又吼一声,水璧再度升腾冲上,与乾坤叶落下金光一合,轰然便将仙御离推挤了开来。只是此宝却仍是不走,在外环得一圈,在天中伺机待动。

  孔赢平静看着,此宝内中含有一丝先代教主寻来的融汇“一阳辰金”,后来他征伐四方,重又祭炼了一遍,更是融入了自身精气神意,放出之后,若不击中敌手,是不会回来的。

  张衍随意投去一眼,便未有再去理会此物。

  在成得凡蜕之后,他亦是在乾坤叶等真宝之中融入了自身神意,威能也再不是先前可比,甚至还有少许近乎神通的变化。

  此是与凡蜕修士与洞天修士一般,多是驾驭真器斗战,但有无神意,却是此中最大不同。

  譬如少清派太卓剑,正因为有了鸿翮老祖那缕神意,才有了窥见未来一瞬的玄通之变,且随着凡蜕修士功行提升,神意也是水涨船高,法宝威能也会变得愈发不可思议。

  孔赢略作凝思,他见张衍玄武与合力,互为配合,明白只一件法宝怕是拿他们无法,须得将两者分开才是容易对付,把袍袖一振,背后却是飘出道道犹如素白气光,每一道光虹之中,皆有法箓转动。

  玉梁教原先神通道术多比不过别派,他入得三重境后,陆续造得数门神通,此门“惊合丹虹”正是其中之一。

  那芒光是采地星纯气而炼,常常要数座地星才能化得一缕,此气纯粹无比,洁净到了极致,容纳不下一丝一毫外物,任何与之性属不同的物事,一旦挨近或是沾上,立会被其排挤炸裂出去。

  只是此门神通所消法力也是不小,此前所遇到的对手,还从来没有一个能逼得他祭动的。

  张衍见光华袭来,迅速思量了一下,仍是不准备以神通相斗,此刻手段保持得越多,到了真正决战之时,才越对自己有利。

  他神意一引,乾坤叶上放出一道光华,随后凭空一转,轰然一声,虚天之中立刻浮现出一个涡旋,望去好似那虚空冥洞一般,那些光虹落来,大半居然往里投入。

  孔赢却好似未有望见一般,仍在那里不断催发法力,那白色虹光愈来愈多,乾坤叶吞去的速度渐渐有些比不上其涌来得数目,很快其便占据了绝对上风。

  水璧此时再也抵挡不住,先是一点芒光入内,随后如坝堤决裂,被强撑排挤开来,无数白虹争先恐后往里冲入。

  张衍发现这些虹光还未着落自己身上,便隐隐有一股极大排斥之力传来,他一转念,笑了一笑,并未选择硬顶,而是顺势往后退去。

  此时那徘徊在上空“仙御离”已是没了阻碍,倏尔砸落下来,然而就在堪堪挨近之际,张衍身上却是猛然放出一圈芒光,将之挡在了外面,却是渡真殿主法袍被外来气机相激,出来自发护主。

  此法衣并非真宝,不过只是一件法器,但其平日会一点一滴收摄主人法力灵机,收纳在内,并于危急关头放出协助守御。

  孔赢趁他被迫退之时,伸手一点,一道法符冲去玄武处,只在瞬息之间,便就落在其身上,这头神兽身影闪了一闪,便在瞬息间莫名消去无踪,好似从这世上消失了一般。

  此为“正清玉阳敕符”,却是借助了周围星力运使出来的神通,他身为玉梁教主,在玉梁教辖地之内,只要非是人修,此敕旨一下,立刻可将其逐去虚界之中,若是运气不好,再也难得回来。

  张衍一挑眉,此神兽一点性灵照入世间,入得此方天地后,无论被送去何处,只要他设法相唤,总能找了回来,哪怕孔赢神意相扰也是无用。

  于是心下一召,却发现被一股力量所阻,且隐隐感得与周围地星有关。

  他望去一眼,随手打了一道法力出去,只见法力余势从地星直直透过,好似和自己不在一个界域之内,顿时知晓,被孔赢根果笼罩后,他时时处于未去过去之变,纵然能望得这些景物,却暂也与之接触不到。

  但这也不是有办法,正要有所动作时,心有所感,瞥去一眼,那仙御离又是跟了过来,他目光微闪,只是伸袖一拂,就仿若驱赶开虫豸一般,般将此宝远远扫了出去。

  只这片刻之间,那些白虹却是飞射而至。

  他未再理会,心意一动,身周围有无数霹雳电光飞起,轰隆一震,却是遁入自身所开辟的小界之中,那些芒光过来,自然都是齐齐落空。

  只是与在洞天之时不同,凡蜕修士一旦遁入小界,对手只需起得神意,顷刻就可算定其落处,哪怕不闯入进去,法力神通仍可跨空打来,甚至会还可以法力将小界封禁,界主反而会因此陷入被动之中。

  张衍先前在九洲时与诸真切磋比斗,起初还有人会危急之时选择遁入界中,在吃了几次亏之后,后来便再没有一个人如此做了。

  不过他此回非是为躲避对手攻势,入到小界之中,自然而然便可避开周围地星外力遮挡,如此相唤玄武将再无任何阻碍。

  他拿定法诀,心下一唤,面前水雾渐起,玄武便缓缓凝聚出来身形来。

  孔赢见他遁去小界之中,当下起得神意推算,于那瞬息间,便就算定那落去之地。可等有一会儿,见张衍似无出来之意,立便知道机会来了,把法力一转,眉心之中飞出一道光亮,无数飘游光气,直往小界之中落来,却是又一次祭出了那“玄重太息”之术。

  同时他又拿定“尺虚之术”,只是引而不发,若对方有逃遁躲避之意,立刻可打出将其定住。

  张衍只觉身躯稍稍沉滞,看着那高处跨空而来,隐隐罩落而下的灵光,不由生出有一种感觉,若是自己不持定根果,那是绝然避不开此术的。

  不过他也未曾打算躲闪,仍是继续引动法诀,玄武神兽此刻已是变得若隐若现,想来用不了多时,就会被唤引回来。

  可就在这时,那灵光骤然一降,极其顺利的将他身形裹住,并吞没了进去、

  孔赢平静看着,此术一中,功行不如他者,便是法身支撑不散,灵机法力也会被不断杀去,再难以再出来与他作对了。

  不过他总感觉这名敌手大不简单,并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解决的,沉吟一下,又起得法力,连施几个法诀,将那小界门户现世隔绝开来。

  做完此事后,他正要把法宝送渡去对付下一个对手,然而这时,却忽感异状,抬首一看,只见两只擎天大手自虚空探了出来,生生那两界关门撕裂开来,而在那界关之后,张衍负袖立在玄武背上,眸光幽深,浑身精煞玄气飞扬,正自那小界之中缓缓行渡而出。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