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简上可见昔日纹

第一百九十五章 简上可见昔日纹

  又是五载时日过去,山海界中有阵阵震动声起,那天地关门被再一次洞穿开来,随清光奔泻而出,大鲲赢妫缓缓挤入了界中。+,

  秦掌门,岳轩霄、张衍三人则是立在大鲲宽阔背脊之上,看着山海界上无边无际的地陆汪洋,心下都是有所感叹,凡蜕修士神通威能太大,挥手之间就可崩灭星辰,所幸此次是御敌于外,要是在山海界中动手,那眼前所见恐就是另一番模样了。

  秦掌门道:“岳掌门,三日之后,你我再议钧尘之事。”

  岳轩霄道一声好。

  张衍也是对他打一个稽首。

  与他别过之后,秦掌门与张衍俱是身化清虹,往浮游天宫而来。

  此时溟沧派各府真人早已是在齐云天带领之下等在下方等候,待两人落下,俱是上前见礼。

  刘雁依带着田坤、姜峥、魏子宏、元景清等四人走上前去,到了张衍面前,躬身言道:“弟子恭迎恩师归来。”

  张衍微微一笑,点首道:“都免礼吧。”

  众弟子这才把身躯站直。

  张衍待与众真寒暄过后,便与其等别过,而后招呼了五名弟子一声,带其等来至渡真殿内,道:“你等随我入界说话。”他把袖一卷,五名弟子只觉眼前一个恍惚,就到了一片云环雾绕,水潭幽深的秀峰之上。

  在入得凡蜕之后,修士并不需刻意去做什么,洞天也自然而然会演化为一方小界,故是这处地界与现世越来越近似。

  魏子宏看着四周,道:“此便是恩师开辟的小界么,这里灵机比外间和顺许多,可也稍显微薄。”,

  张衍笑道:“子宏说得不错,此间灵机的确山海界有所不同,钧尘界中便是这番模样。”

  魏子宏讶道:“此界有令诸位上真忌惮的存在,不想灵机却不如我山海界。”

  张衍道:“此界传承不及我九洲,灵机也是稍逊,但是胜在地域广大,修道人数目乃我万千倍,因此出色人物也是不少了。”

  刘雁依等人没有说话,都是认真听着,他们看得出来,自家老师不会无缘无故带自己来此,定是有什么事要交代。

  张衍继续言道:“若无意外,钧尘界之事大致已不会再有什么波折了,可为师与几位上真便将此界帝君都是除去,界内也定有不逊之人,为镇压此辈,届时就由得你等前去对付了。”

  刘雁依秀眸投来,道:“恩师要借那钧尘界修士之手,来磨练徒儿与几位师弟么?”

  张衍点首道:“山海界虽消弭了纷争,但无有斗战,对你辈而言,却也太过安逸,未来钧尘界修士便是你等对手,且此界灵机同样丰盛,并有许多紫清灵机,在那处修道,不见得比在山海界差了。”

  刘雁依几人顿时都是明白过来,自家老师这是鼓励他们去往此界之中,一边可镇伏此界修士,磨砺自身,一边也可借用此界外物来修道,而且此举也等于是变相削弱了此界实力。

  张衍伸手一拿,便见天中多了一处漩涡,而后便见无数飘飞石土聚合在了一处,不多时,便凝聚为一星辰,飘悬在了地陆之上,随着他继续运法,不过半个时候,天中就多了百余颗星辰。

  这里是他小界,阴阳二气由他支配,再加上一身莫**力,改天换地乃是轻而易举之事,只是万物生长便不是那么容易了,不过只要有充沛灵机在,这些暂且都可忽略。

  他言道:“上方地陆山水与钧尘界大体一致,你等可设法熟悉,一二十年内,我九洲会再度攻伐钧尘界,在此之后还需镇伏四方宗派,那时便需你等出手了。”

  他再是一弹指,五道符诏飞入刘雁依等人手中,道:“持此符诏,可随意进出此方小界,只要是要我玄元一脉门下,都可带入进来修炼,在此你等尽可放手施为,便是打坏洲陆山川,只需祭动符诏,有山河童子在此镇压,自能把阴阳两气重作梳理。”

  刘雁依等人俱是欣喜,道:“弟子多谢恩师赐符。”

  到了洞天之后,他们便与人切磋较量,也生怕一不小心就毁坏山水地陆,除了去往虚天之中,平日根本无法施展出真正本事来,不想小界之中还有这许多好处,自是心下喜悦。

  当然,这也是因为张衍小界开辟不久,除了天地分辟,不存在什么珍贵之物,便是捣乱了也不碍事,若是白鹭洲那等地界,至少也在万载以上,在灵机孕育之下着实长出了不少天材地宝,那便不能如此做了。

  张衍趁着眼下有暇,将五人都是考校指点了一番,这才放其离去,只是目光一转,见元景清却是立在那里未动,便道:“徒儿有什么话要与为师说么?”

  元景清俯身一拜,道:“恩师,弟子请命闭关。”

  张衍看他一眼,颌首道:“你修为虽是到了,但功行未满,此刻闭关,虽嫌早了些,但若道心持正,倒也不是没有机会。”他一点指,一道灵光射入其眉心之中,道:“去吧。”

  元景清称谢一声,再是一拜,就持拿符诏,自小界之中退了出去。

  张衍坐有一会儿,就自袖中将孔赢的乾坤囊袋取了出来。以他如今身份地位,修道外物已是不缺,法宝自己也有,不必去觊觎他人的。

  只是他却想看上一看,这其中会否涉及到此人踏入三重境的机缘。

  法力方待入内,却被一层障碍阻住,明白此人虽是已死,内中所留神意却还未曾完全消散,若是未到其人层次之人,便是得了此物,也休想打开。

  他笑了一笑,亦是把神意一运,眼前一晃,霎时到得一处莫名界空之内,便见孔赢身影站在那处,只是异常模糊,仿若时刻消散之中,于是也不多言,一拳轰出,顿将其身影震散。

  随此神意一破,那乾坤囊袋之上禁制顿解,法力入探,就将里间诸物看得清清楚楚,见无有什么威胁到自身的,就起法力一振,将之全数放了出来,。

  孔赢随身所带得数件真宝本也是收納在内,此刻一出来,便想四散飞出,然而被他法力拘束,只是无处可逃,最后知是无法抗衡,只好老老实实待在原处。

  张衍并不在意这些真宝,只是伸手一拿,将一卷玉册拿了下来。打开一看,此中记载的乃是一门道功,先前他对玉梁教一些功法神通已是有所了解,此刻不难认出来,这只是玉梁教中给低辈弟子修炼的《冼尘录传》,非是什么高深玄功。只是在那些记载文字之下,却有不少批注修改,几乎每一行都可以看见,从笔意上来,书写之人当是孔赢无疑。

  他看了下来,便已是明白,孔赢当是准备将这一册道书重作修改,好使其成为一门上乘功法,只是最终还差数十行未得完成。不觉摇了摇头,将之放去了一边,目光再是一扫,拨开那些丹瓶法器,从中又拿了一枚玉简下来。

  此玉简极为特殊,上面有竟是设有一道封禁,他眼中闪了闪,知这其中必是隐藏了什么,起两指放在简身之上,轻轻一抹,就将其上附着的禁制解了去,露出了里间真正面目来。

  他凝神一看,见玉简之上写有一串蚀文,稍稍一辨,内中竟是蕴藏有孔赢一道神意。

  把神意藏于蚀文之中,这等手段倒也少见,不过看得出来,这当是此人照某样物事摹演而成。

  他抬起首来,再是认真搜寻了一番,最后却是摇了摇头,那原物并不不在这里,但只眼前这一片,仍是十分有价值,可以从中窥看出不少玄妙,便把心神凝定,仔细推演起来。

  数日之后,他忽觉有一股庞大神意落下,似要讲他接引而去,立时明白是秦掌门在招呼自己,便吧心神从中退了出来,随其而去,一个恍惚,已是落在那莫名所在,见秦掌门、岳轩霄二人已是在此,便上前见礼,过去片刻,薛定缘、孟至德、婴春秋也先后到来。

  秦掌门见人已齐至,便言道:“今请诸位道友来此,是商议钧尘界未了之事。此界之中,如今最大势力便是那积气宫,共有四名帝君,而玉梁教虽是没了孔赢,可仍有些许实力留存,教中当还有两至三位帝君,若是合力,倒也不容小觑。”

  岳轩霄淡声道:“此辈不可留。”

  秦掌门微微点头,道:“有大鲲赢妫相助,我等要做到此事不难,只眼前威胁可解,未来威胁仍在,“他顿了顿,加重语气道:”那真阳大能不可不防。”

  张衍这时开口道:“钧尘界那些帝君若是自觉走投无路,极可能会留下山海界的线索,透露给此位知晓,若是遇上那些个不在乎自家脸面的,甚至还可能以此来要挟我等,这根本无法防备,这一位迟早是能知晓我等所在的。”

  众真心下仔细一思,都是点头,认为这是极其有可能的,往坏处想,甚至玉梁教就可能做过这等布置。

  秦掌门言道:“故我等必要想好,将来要如何应付这一位。”

  薛定缘道:“秦掌门可是有对策么?”

  秦掌门道:“现下有三法,其一,我辈之中若能有一位突破境关,到得那等境地之中,如此就不必畏惧这一位了;其二,便只能如孔赢一般,在这一位到来之前,去往虚空元海,四处找寻可容修道人存身得界空,便是山海界被其盯上,也还可有退路。”

  薛定缘又问:“不知那最后一法为何?”

  秦掌门目中神光微绽,道:“设法寻到我九州诸派祖师飞升之所在,当不难化解此危!”

  ………

  ………(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