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零八章 吞落虚元亿兆尘

第两百零八章 吞落虚元亿兆尘

  张衍眼中光华骤然一盛,法力猛然高涨了一下,那水光也是随之收去,片刻之后,光散芒收,他又重新立起身来,

  他略作察看,这回虽是成功将元星镇压了下去,但神意也是消耗了些许,不过以方才那般情形为参照,就算再是降伏三四座元星也是不难。>雅文吧>_﹏﹎·n·8·.·>

  他立以神意沟通大鲲,下一刻,又出现在一座元星之前。心意一转,身后水光倾天而来,再如上回一般施为,霎时又是圈了一座元星进来。

  此次镇压比上回稍慢了一下,用了大约七日,方才将这第二座元星收了。

  本来还可继续施为,但他却没有再动,而是在原处调息起来。

  他猜测杨传应该明白,就算这些元星数目再多一些,对九洲一方来说也是威胁有限。因为他们大可以在解决所有元星之后在原地调息恢复,直至战力恢复至巅峰再往前推进。

  对方若不想看到这等局面,那么下来当还有后续手段,他需得留下足够法力应付突发变化。

  斗战在又进行十多日后,元星九洲诸真攻杀之下,已是先后被解决了五座,而剩下三座有蒋参三人神意寄托,却难对付许多,因他们还在世间,元气不枯,则神意不尽,故是未曾败落,不过在众真围攻之下,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此刻另一边,蒋参等三人坐在同一艘法舟之上,正以神意遥御元星,元星之上的气机幻身可得灵机补入,可这并不是说他们自身就无有损折了,不过这点代价,与亲自上阵比起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商昼叹息道:“九洲一方攻势猛烈,我等已是落在下风,最多只能再支撑三五日了。”

  蒋参道:“宫主方才给我等的谕令是必须缠住九洲修士,尽全力消耗此辈法力,若是元星被毁,宫主还未至,那么我三人就要亲身上前与此辈一战,”

  商昼委婉言道:“大御执,此恐与原来计议不符。﹏雅文8  =”

  蒋参冷言道:“战局瞬息万变,岂能事事如人意?宫主谕令既下,那我等就必得完成。”

  段粟沉默片刻,道:“不错,我积气宫实力本来就不如九洲修士,只能依靠精心谋划削弱对手,积累胜势,此中不能出得任何意外。否则必输无疑,段某愿与大御执一同上前与此辈斗上一斗。”

  商昼还是认为此法太过激进了,但见两人都是同意,他一人也无可奈何,只得默认下来。

  虚天深处,此刻正有一团璀璨星云挪来。若仔细看去,可见其是由一大六小数座地星构成,彼此之间还有金气链锁相结,宛若七彩虹霞,星芒灿烂,而在外围,则是漂浮着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陨星。

  此便是积气宫主宫室,钧尘界赫赫有名的“玄六天宫”。

  十余万载以来,在历任宫主不懈努力之下,将天域之中所有地星都是搬挪到了一处,并与主星一道,合炼成了这一件无比庞大的法驾。

  不但如此,其等还把地星之中的灵机都是结连起来,布成了一座可以用来抵挡帝君进袭的“阐星积气缺匀大阵”,只要这座天宫不曾被攻破,积气宫就不会被毁。

  玉梁教崛起之后,曾有几次杀至玄六天宫之前,但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便强如孔赢,在未曾扫除界内所有敌手前,也不曾和积气宫真正翻脸,这实在是因为此派底蕴太过深厚,无法做到一举灭杀之故。

  杨传这刻正坐在正殿之内,他之前虽有一番计划,但也没有想过这么九洲一方明明占据了绝大优势,居然还这么保守,逼得他不得不临时调整具体策略,主动催动玄六天宫往前迎战。﹎  雅>文_8  w·w·w-.

  转眼又是过去七天,蒋参看着那最后一座元星崩消瓦解,就自座上立起,冷声言道:“既然元星已毁,那便该是我等上前之时了。”

  商昼正要答应,忽然神情一动,急忙喊住他道:“慢来,大御执,宫主已是到了,”

  段粟转头一望,道:“既是宫主到了,我等不必再擅作主张,待请示宫主之后,再做行动不迟。”

  蒋参冷冷看了两人一眼,未再说什么,起法力一催法舟,往玄六天宫过来方向迎去。

  如此庞大的天宫移近,九洲诸真这里也是远远察觉到了,他们把目光投去,先是见得一点光亮,然而随其移近,却见是一团光芒四溢的星云,其内所蕴藏的灵机如火如焰,辉煌浩大,炽烈逼人。

  岳轩霄一扬眉,道:“司马真人,你可认得过来的是何物么?”

  司马权法力不及众真,看了许久,才道:“岳掌门,那应是积气宫主殿‘玄六天宫’,过往有传闻说此宫可在虚空之中遁挪转游,本以为夸大之言,不曾想当真如此。”

  孟真人沉声道:“把数座地星合炼为法器,此中非穷数万载之功不可,所化代价更是不可想象。”

  司马权叹道:“好似积气宫历代宫主从都在修筑宫室禁制,从未真正停过,只是究竟到了哪一步,外人无法知晓,今次也算是见识了。”

  此时大鲲赢妫忽然身躯一顿,闷闷发出一声低吟。

  秦掌门神色微动,言道:“这宫禁之外有转挪之阵存在,诸位真人稍候需得小心了,不可距离赢妫大远,以免照应不及。”

  众真闻言,都是暗暗提高了警惕。

  薛定缘道:“方才那一战,诸位真人用去不少法力,何不暂退一步,稍作调息,再来与他一战?”

  秦掌门言道:“不必如此,与此等法器正面对攻非是上策,此辈有法宝,我等亦有,待我用祖师所授至宝破他,只是祭动此宝非是易事,还需劳动诸位真人为我护法。”

  岳轩霄道:“秦道友尽管施为,这处有我等抵挡。”

  秦掌门打个稽首,又对孟真人言道,“至德,你来助我、”

  孟真人道一声是,便行至秦掌门对面,就一同在大鲲背上坐了下来。

  过有一会儿,两人身上俱有气机缓缓攀升,过得片刻,便见一枚龙眼大小的玄色气珠凭空浮起。

  秦掌门起拂尘轻轻一拨,此宝就不疾不徐往玄六天宫方向飘去。

  这是溟沧派镇派之宝“虚元玄洞”,此刻在秦掌门施为之下已是解开了第二层封禁。若还是在九洲之上,那么需得数位凡蜕修士一起驾驭,方可自如运转,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将自己一同埋葬。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秦掌门已是到的二重境中,现下又有大弟子孟至德在旁相助,在他们师徒二人合力之下,驾驭此宝已非是什么难事。

  早在在攻打积气宫之前,便知其中有无数禁制阵法,不是那么好拿下的,若是按部就班破阵,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唯有借助此宝威能破除守御,方是最为省力。

  杨传一直紧盯着前方,见九洲修士竟然没有躲避,似有与己方正面接战之意,不觉精神一振,心中冷哂不已。

  玄六天宫经过十余代掌教经营,阵势已趋完满,有此为后盾,他可率领蒋参出面相斗,哪怕不敌,也不难退了回来,依托大阵回复法力,

  这一战之下来,天宫若被攻破,那么按照先前谋划,远遁赤疆天域,利用那里布置再战一场,要是天宫仍存,对手退走,那是最好不过。

  无论哪一种结果,都是在与对手比拼消耗,积气宫家底丰厚无比,他却不信九洲修士能坚持得过他们。

  这时弟子来报道:“宫主,大御执和上督正回来了。”

  杨传道:“传命下去,着他们不必来见我了,去各处守住阵禁便可。”

  那侍从领命退下。

  杨传望着前方,负手站在那里,静静等着双方挨近。然而就在此时,他心头忽然升起一股警兆,骤然间胸闷气短,好若自身将要大难临头一般。

  他神色不觉变了变,这等感觉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来得猛烈,脑海之中念头急转,暗道:“不对劲,莫非九洲修士有那将我杀死的厉害手段么?”

  这个猜测令他也是变得不安起来,毕竟敌手是外界之人,以往对敌经验不能完全照搬,说不准就有这等本事。

  他目光四扫,心下则是努力思考有什么地方不妥,不经意间,却是瞥见一枚玄色气珠飞来,此物明明不过龙眼大小,但带给他的感觉却是危险无比,有那么一瞬间,好似整个天地都在往里沉陷,不止如此,随着那玄色气珠越来越近,那危险感觉也越来越是强烈。

  “不好!”

  他此时终是知晓那警兆来源于何处,只是难以相信这历代宫主打造的天宫挡不住此物,可涉及性命之事,他却更愿意相信自身感应,故是在挣扎片刻之后,还是一跺脚,纵起遁光,往外飞走,同时不忘起得神意,传告蒋参三人不可再留在此间。

  蒋参等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既有谕令,他们也不得不遁身外走。

  杨传去到远处,只是心中还抱有一丝侥幸,回头一望,却见到了令他惊怖的这一幕。

  随着那一枚玄珠撞入玄六天宫,在无声无息之中,整座宫室仿若纸糊得一般被撕烂,一大六小七座地星瞬时崩塌,无论璀璨光华,还是那亿兆星石,都是如被巨漩吸引,齐往一处投去,最后一并消失不见!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