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一十章 天行返空相隔望

第两百一十章 天行返空相隔望

  法舟差不多行有三月之后,杨传感觉身后九洲一行人气机越来越盛,显是法力很快就要臻至完满了,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于是借助几处小阵道一连数次跃渡,终是落去了赤疆天域之中。。:。??网

  这一路之上,他们曾遮掩去了自身气机,期望能够延缓九洲修士找寻上来的度,但事实证明,这并无任何用处。

  大鲲赢妫找寻敌手并不单单依靠气机,而是通过观望过往。但凡是生灵,只要还存活在现世之中,那坐卧行走一应举动无不是会留下痕迹,这就可被它寻到。

  要想防备,除非从来不与之照面,或者有神通更在其上之人出手做遮掩,否则一旦被它记住了,就无法甩脱。以往孔赢能准确找到躲藏在蛮荒天域中的帝君,也是有这个缘故在内。

  不过这一次,杨传在每一处阵‘门’之前都留下了一个分身,这固然无法阻挡九洲修士,但却可以做到稍做延阻。

  商昼见已是到了地界,知是一场大战难免,便问道:“宫主,我等该在何处接敌?”

  杨传目光一转,望去一个方向,道:“去那处。”

  商昼依言转动舟身,行有一刻,见前方出现一枚庞大星石,淡灰‘色’泽,表面粗糙不平,其上有一个个细密孔隙,望去好若一只蜂巢。他再看了看,吃了一惊。道:“这,这莫非是蟒鳞鱼虫巢?”

  杨传道:“正是此物,你等莫慌,这是我从他处搬挪来的,此刻这些虫怪皆在沉眠之中,不会出来伤人。”

  正如山海界虚天之中有“元浑”、“无目凶怪”这等凶物,钧尘界虚天之中亦是同样存有不少异类。

  只是数十万载下来,界中诸方天域为往来安稳,各‘门’各派大神通修士通过不断剿杀,又大肆汲取灵机星光,如今只要有修道人所在之地,几乎已是不见了这等妖物的踪迹了,只有在一些较为偏远蛮荒天域中方能寻着。

  而但凡能活了下来的,几乎都是数目多,且极不好招惹的凶怪族群,这蟒鳞鱼虫就是其中之一,‘性’情极为凶悍。

  蟒鳞鱼虫的族王能与帝君相抗衡,但其有一个特点,一旦遇难身死,只要还有一个族类存在,就可把全部‘精’气灌入进去,在短时间内再次成为下一个族王,这过程其实是可以阻止的,但若不知其中‘门’道之人初次与之对上,那很可能会吃一个大亏。

  段粟道:“宫主是要借助这鱼虫怪之力对付九洲修士?”

  杨传道:“便有阵禁相助,只我四人也无法胜过对面,总是要寻一些帮手的。”

  九洲修士当初是突袭之战,‘玉’梁教修士被动应敌,教内一些厉害密藏都来不及取出,而他们不同,知晓敌手将至,事先有了充分准备,自是所有可以动用的手段都会用上。

  积气宫本还有不少好物都是存放在玄六天宫之中的,可随着此宫被毁,俱是一并坏去了。

  商昼好奇问道:“听闻这等凶怪异常疯狂,从来无人驯服过,宫主是如何驱得其听命的?”

  杨传道:“何须令其听我之命,只要不我等作对便可。”

  他一挥袖,三枚丹丸飞了出来,道:“此是鱼虫尸气炼制得丹丸,吃了下去,其等醒了过来之后就不会再视你等为敌。”

  三人深知这鱼虫不好招惹,接过之后,都是立时服下。

  杨传道:“你等在此等着。”

  他一人独自向前,到了那虫巢上方,心意一转,顿在此间开了一个小界‘门’户,从中挪出了住大量‘药’液,而后往那虫巢之上浇灌下了去,过有片刻,便觉里间一丝丝微弱气机传出,知其已是在苏醒之中,他虽早已服下了丹丸,却也不愿在虫巢附近多留,重是回到法舟之上,与三人汇合到一处,随后便静静等在那里。

  大约有半刻之后,远方虚空震动,好似水面被‘激’起涟漪,下一刻,大鲲庞大身躯已是跃遁出来,背上站有六名道人,灵机俱是宏盛宏大。

  杨传心中明白,到了这般地步说什么也无用处,而且他也绝不会向对方低头,故是一言不,直接伸手一抓,立时将天域之中阵禁引动,便见丝丝灵光,闪灭不定。

  秦掌‘门’指拿法诀,顿有洪涛旋起,沧海横流,外间阵力灵机层层崩塌破碎,每每意图汇聚起来,却又总被镇压下去,根本无法往前侵略。

  杨传从没想过靠着禁降取胜,只要能把对手稍加牵制便就可以了。他拿一个法诀,虚天之中张开一个个空‘洞’,时现时隐,从中生出一道道煞光,往诸人所在之处袭来。

  此是“天藏循虚‘洞’煞”,这‘门’神通之术攻守兼顾,威能也是不小,然而方才袭到九洲众真面前,那大鲲把头微昂,所有光芒都是在一刹那间消去不见。

  蒋参等三人一见,神情都是忍不住微变。

  杨传哼了一声,把两手相对一拢,以掌心为起点,虚天之中骤然浮出了一层气障。

  顷刻之间,整个天地好似膨胀了起来,看去似凭空多出了一面通透大镜,只是无边广大,根本无法看出边际,万千星光反照到了里间,却是莫名汇聚成了一团,

  这‘门’神通名唤“天行返空”,凡是功行在他之下之人都无从躲避,会他罩去其中,若不破除此术,对方便就无法攻袭到他,而他却无此等限碍。

  此术连他自家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修炼上身的,只知是执掌了宫中那法宝之后便就莫名其妙学会了,这等感觉,既好像是他识忆被抹除了一段,也好似是由外力强行映刻心中。

  那气障方出来时,原是上下竖直,可随着他法力催动,此刻却是渐渐往前翻转,倾压而下。

  秦掌‘门’借用大鲲神意一观,见那气障近乎是心象显化,介于实质与虚幻之间,不知内中变化,无法破去,故把拂尘一摆,没有去针对这袭来神通,而是直起一道雷芒对着杨传轰去。

  杨传却是站着不动,整个人陡然生了变化,忽然退还成了少年模样,但下一瞬,却是又化作了一名老者,并在不同年龄之中转变来去、

  而雷光过来,却是从他身上一晃而过,没有半分沾染,分明就是祭动了根果。

  九洲众真都是有些意外。通常来说,若凡蜕修士斗战双方功行差距并不如何大,只要元气不竭,那就可以无休止的拼斗下去,可要是一旦被人算定根果,任你本元再是充足也无用处。除非是孔赢三重境修士,否则不到危急关头,都不会如此做,而此刻看来,杨传却似是毫不在意此事。

  张衍试着推演了一下,微觉意外,他现此人根果居然时时转变之中,根本找到落处,心下忖道:“莫非这就是用来与孔赢对抗的手段么?”

  他早知杨传身上有至宝护持,但具体是什么无从去知晓,现下一见,却是有些明白此人为何能带着积气宫在‘玉’梁教‘逼’压之下坚持这么长久了。

  其余几位真人也是察觉到此人身上暗藏的变化,同样想到了其中关窍,不由眉关微皱。

  就在这等时候,那气障已是压下,并从诸真身上一扫而过,而守御法宝却未曾做出任何反应。

  秦掌‘门’、岳轩霄、张衍等人都未感觉有什么变化,而薛定缘、孟至德、婴‘春’秋三人却是觉有一丝不妥。他们现自己明明站在原处,也能彼此望见,可偏偏感觉杨传正在无限远去。

  将这情形在神意之中与众人一言,秦掌‘门’便道:“赢妫,你可能破去此术么?”

  过去片刻,大鲲才回了一声。

  秦掌‘门’言道:“此人是借助了某种宝物才得以施展出此术来,赢妫虽可破除,但不是一时半刻之事,你三人也不必与他纠缠,去寻积气宫余下那三名帝君‘交’手便是。”

  三人打个稽,就分头去寻蒋参等人。

  杨传一见,起心意一引,顶上就现出一支九孔箭,正是那“九窍重镝”,若‘射’中敌手,就可将其转挪去极遥之处

  他对着孟真人伸手一指,就化一道金光袭去。

  孟真人察觉到此物似有不妥,不敢让其打中,遁光一转,就避了过去,然而那金光却是尾随而来。

  杨传冷笑一声,此前损失了所有元星也未能消耗九洲修士多少法力,但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通过这场接战,略越‘弄’清楚了多数人的功法特点,能够知道究竟针对哪一个人最是合适,此刻即便不能‘射’中孟真人,却也可‘逼’得其无法上前。

  就在双方开始接战之际,场中忽有一个凶暴气机散溢出来,却见那鱼虫巢一阵阵抖动起来,其上孔‘洞’之中有一道道赤‘色’的身影飞‘射’而出,仔细看去,却是一条条背生膜翅,身形狭长,双目血红,介乎鱼虫之间的凶物,个头并不大,也只一臂来之长,一到外间,就漫空‘乱’窜,由于数目太多,远远望去,虚天之中却是多出了一片片庞大霞云。

  这些凶怪对着近在咫尺的杨传等积气宫修士视若无睹,在一股暴虐意志驱使之下,立时分作数团,往九洲修士所在之地冲来。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