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一十三章 昔日紫阳不可留

第两百一十三章 昔日紫阳不可留

  杨传这一身死,其一缕气机便消失于天地之间,蒋参在察觉到之后,心下重重一沉,知是大势已去,可他为人强硬,并不开口求饶,决意死战到底。

  就是这个时候,他心下蓦然生出一股古怪感觉,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催促他快些回积气宫中,并且还告知他,且只要得亿万徒众承认为宫主,便能承接法宝历代宫主所传至宝。

  可他此刻正遭受九洲众真围攻,纵然知道了这一事,也却无论如何也是无法做到了。

  而且这法宝之所以选择他,那只是因为此刻他最适合继任宫主之位,便是死在此处,只要积气宫不亡,那宝物自会去选择下一个合适之人为主人。

  “罢了,有秘星在,还有那些遮掩身份秘密暗藏起来的弟子,就算留在外间的宫中弟子全数死绝,我积气宫传承也不会因此断绝,道时此宝当还寻得寄托之人。“”

  转念到这里,他不再去多想,将自己凡心斩却,尽全力与九洲修士拼杀起来,只是双方实力差距巨大,结局早已注定,七日之后,他气机便就沉寂下去,最后消散不见。

  九洲诸真各是把法宝一收,将自身法力灵机缓缓平复了下去。

  随着积气宫这最后一个帝君被杀灭,钧尘界玉梁教、积气宫这两大势力已无力再与山海界争锋,虽说余下几名帝君,但已不成气候。

  到了今番地步,九洲修士先前定下的掌制钧尘界,并将之納为下界的策略已然成功了大半。

  下来就是设法探查那真阳大妖之动向,待有结论之后,再调遣界内一众修士过来征伐此地,彻底将此界占住。

  秦掌门与岳轩霄商议片刻,便把众真唤了过来讨论后续事宜。

  待商量完毕,秦掌门一摆拂尘,积气宫天域图浮现而出,其中光芒耀目之地,皆为紫清灵机之所在,他道:“诸位真人可先去此些地界恢复法力,待来日再议归去之期。”

  紫请灵机虽是有数,可以此界之底蕴,便是九洲修士全力以赴,数万载之内也无法取尽,若到那时还无人能与那真阳大妖对抗,恐怕也只能是忍痛舍弃了,在不确定结果之前,此刻能取多少便是多少了。

  众真对两位掌门打个稽首,便各自散去,他们彼此有神意相传,哪怕有什么事也可立刻赶来。

  张衍则是单独行到一旁,请了司马权过来,道:“司马真人,现下还要劳烦你一事,你先前曾言饶季枫有归顺我九洲之意,今可设法说服此人,其若愿归顺,可带他来见我,如其犹豫不绝,可由得他去。”

  司马权道:“在下也正有此意,稍候便去做此事。”

  张衍道:“还有一事,眼下我九洲弟子未到,你需调遣心腹之人,扼守住各处阵道,若不得我辈谕令,任何人都不得通行往来。”

  司马权想了一想,道:“在下手中之人虽多,但此事却不太容易。”

  寻常弟子不难阻住,他担心的是那些真君,其等若要硬闯,那非得有同辈修士上前抵挡不住,如给他足够时间,可以一个个以魔气侵染,但要一下看住那么多处阵道,也是有心无力。

  张衍笑道:“却不会叫真人为难。”他把手一张,缕缕灵光飞射,霎时便有百余张符箓逐次飞出,列于天中,他道:“司马真人可着人将这些法符摆在阵道之上,此辈便再难穿渡。”

  司马权喜道:“如有真人赐符,那当可无碍了。”

  他伸手一拿,将所有法符收起。

  见张衍已无什么要交代的了,便告辞离去,随后放出一驾法舟,往最近一处阵道赶去。

  按原本打算,他准备直接传信四方,令各处分身势力前去看守阵道,可既然收得这些法符,那却需亲自走一趟了。

  行出数日后,他忽觉有股熟悉气机过来,心下一动,转去一个方向,远远见得一颗陨星之上站着一个黑发白袍,相貌清俊的年轻道人。

  他立刻自法舟出来,飘身迎上前去,稽首道:“原来是薛掌门,可是有什么事要司马去做么?”

  薛定缘道:“是有事要问一问司马道友。”

  司马权道:“真人请言。”

  薛定缘道:“听你所言,那公氏二兄弟还是活着?”

  司马权道:“是,饶散人虽将他们二人囚禁起来,但未曾杀死,并承诺百年之后,会将这二人放了出来。”

  薛定缘语含深意道:“此辈与山海界公氏大有渊源,虽是早已断绝了往来,可若两方再得联系,对我九洲而言,却未必是一件好事。”

  司马权目光闪烁了一下,道:“司马明白薛掌门的意思了,只是司马却有一问,这二人功法特殊,未必需用紫清灵机修行,为何不让其等订立法契,为我所用呢?”

  薛定缘摇头道:“这二人确有一些价值,不过以此两人在玉梁教中的所作所为来看,其等便肯投顺了过来,也只是暂且屈从我辈而已,心中定然仍是不逊,再兼此辈有无数族人在山海界,便眼下无事,将来也是会出得变故的。”

  目前山海界中九洲各派无疑是最大势力,东荒诸国名义上是友盟,可因无有与凡蜕修士相比拟的战力,无疑是屈居下位的,这等情形,除非其国中多得一二紫阳境方可能稍稍扭转。,

  若紫阳玄士是东荒百国中人倒也罢了,至少承过九洲之情,又有联手对敌之谊,可公氏兄弟便就不同了,这二人刻薄寡恩,偏又境界高深,还不知能活多少寿数,若放任不理,百千年后,定可在东荒百国之中造成极大影响,便面不说什么,只要背后做一些小动作,使得东荒诸国子民敌视九洲,也并不是不可能之事。

  九洲各派是要掌制一个可以听凭使唤的下界,而不是要给自己找一个对手回来。

  司马权也是想明白了其中关窍,薛定缘找他单独说此事,这显然是九洲众真不想自己动手,而是要驱使饶、贝二人去做此事,他道:“请薛真人回复诸位真人,司马知晓该如何做了。”

  薛定缘点了点头,又从袖中拿出来一枚玉简,道:“此中有不少前人遗笔书录,是临行之前宇文掌门托我转交给道友的,或对道友修行有所帮助。”

  司马权心下一动,郑重接过,打个道躬,道:“还请薛真人代在下谢过宇文掌门。”

  然而待他直起身来之后,却是发现薛定缘已然不见,而自己仍是好端端在法舟之中,以他之能,竟然也分不清楚方才究竟真的遇上了薛定缘,还是此前对方在自己身上种下蜃气。

  他摇了摇头,这等凡蜕修士的手段也无从去窥测,除非有朝一日能修成玄阴天魔,才可能真正明了其中玄妙,当下起法力一转,驱逐催动法舟前行。

  大约四十日后,他渡过阵道,来至原来玉梁教辖界,到了这里,便立刻将消息通过诸多分身及灵讯配合传递了出去。

  虚天深处,司马权一具分身正随一枚星石飘渡,忽然间神色一变,便一转身,往近处一个玉壶投去,只一晃眼,整个人便就没入其中不见。

  未过多久,司马权所化身的全瞑道人身躯一震,从深层定坐之中醒了过来,心下忖道:“杨传已死,积气宫其余三位帝君俱亡,说服饶散人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要求除去这二人,却是有些难了。”

  先不说饶散人本身就是守信之人,而且修为到了一定层次,对承诺之言极其看重,说只囚禁二人百载,那便绝不会做出那等反悔之举。

  “此事饶散人做不成,但贝向童却可以做成。”

  思虑之后,他没有耽搁,出得洞府,乘起一道乌光,瞬息掠过平原山川,往界中一处高峰行去。

  九洲修士侵入界中后,贝向童怕波及自身,不敢在外驻留,也是一样躲入了玉壶小界之中,他与饶散人乃是正经签契之人,却不用担心会彼此谋害,而饶散人也是大方,将自己原来修行之地让了出来,供给其做洞府。

  司马权修行之地本来就与这处不远,不过半个时辰,就来至峰上,他落下身来,在洞府门前打个稽首,道:“安帝可在?全瞑前来拜访。”

  过有片刻,那洞府石门一开,里间有声音传来道:“全瞑道友可进来说话。”

  司马权把袍服一理,步入其内,他对这处洞府很是熟悉,三转两转就来至正殿,见一名蓝袍道人坐在高处,便稽首道:“见过安帝。”

  贝向童知眼前这人是饶散人最为倚重的心腹,故也很是和气,请了他坐下,才道:“全瞑道友来此,可是饶道友那处有什么事么?”

  司马权呵呵一笑,道:“这次来寻安帝,非是为散人之事,而是在下受了他人嘱托而来?”

  贝向童有些意外,看了看司马权,随即神情认真起来,眼神深处多了一丝慎重,道:“却不知是何人?”

  司马权呵呵一笑,他起得来,再是一个稽首,道:“九洲冥泉宗修士司马权,见过玉梁教贝上真。”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