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一十六章 荡平凶怪转秘城

第两百一十六章 荡平凶怪转秘城

  张衍这一掌拿住昌纯之心,便觉上方隐隐有挣扎之力传来,震得玄气大手上有阵阵烟雾涌动,

  他很是清楚,这并非是昌纯之心还有意志,而是因此物与那些红茧连做了一体,这数以百万计的异类皆视此心为宝物,此刻察觉到被人挪动,自是产生了反抗。

  这宝胎是介于活物与载器之间,便再是了得,无人祭炼,无人灌入灵机蕴养,数万载下来,一样会坏死朽损,之所以至今如故,那是因为当初有一名参与炼宝的道人不忍自己心血被白白废弃,悄悄于暗中回到了这里,也正此人把神意留在了此间。

  因摄于玉壶君之威,他不敢将龙心带走,便就布置了这些虚天异类在此,并与其连接到了一处,以维系其灵机不坏。

  此中却是巧妙利用龙心可转挪灵机的特点,既能维系自身不坏,也能在这荒芜地星上反哺这些异类,而天长日久,那些异类得了好处,自会设法对其加以维护。

  张衍不去理会那些挣动,稍稍一催法力,那玄气大手只是一攥,就将这龙心从无数丝线上扯了下来,随后就被他顺势丢入了小界之内。

  这里气机一断,四周顿时到处都是震颤,整个地星上所有虚天异类都是暴动起来,

  隐藏在沙土之下的红茧一个个破开,一头头古怪异类飞了出来,其等有头颅四肢,亦有五官长尾,但是只有半尺大小,但极丑陋,双目占据了大半头颅,身躯做粉红色,如同剥去了皮一般,口中时不时发出一阵阵尖利高亢嘶声。

  此物被钧尘界中人称之为“有候”,明明只需吸取日月星光就可存活,却偏偏喜食生灵之脑,常常到无有大能之士镇守的地星之上肆虐,是虚天异类中较为凶残的一类。

  其实这凶怪原来并不是此等模样,身上还长有绚丽毛发,只是得了龙心灌入精气,便就蛰伏在了这里,这是为使自身能产生更深一层的蜕变。

  这个过程可能要数十万乃至上百万载之久,可如今龙心一失,却是被迫中断,自然要出来找寻罪魁祸首了。

  张衍法眼透过层层壁障望去,可以看见有无数有候正朝着自己这处冲来。他并不想在这里动手,否则不但会把这洞窟弄得崩塌,甚至整个地星都会受到连累,心意一转,身周围有精煞冒出,将全身上下都是裹住,眨眼化为一头仙鹤,振翅向外飞出。

  这等变化之术在力道五转之时他便就会使,只是到了他这个层次,如此变化在斗战之中无甚用处,所以从来不曾显露人前,在这个时候用出却正是合适。

  “有候”族类在地星之上存身了十数万载,早已把四处都是凿通,先前张衍望见得那些分叉甬道,其实就是这些异类凶怪为了方便上下通行所用,这刻却是通过这些捷径,纷纷上来阻截。

  张衍却是理也不理,只管往出口飞去。那些有候一个个跳了出来。试图将仙鹤羽翼撕下,然而却被精煞阻挡,无法破开不说,反还被其上厉气反激而亡,甬道之中,这些凶怪的尸体几如雨点而落。

  张衍虽化仙鹤之身,但速度极快,很快飞出洞府,而后往一道灵光虚天之上纵去,到了高处,凭空一个盘旋,身上玄烟一腾,就又变化回原身。

  回首往下看去,就见地星之上腾起一团红云,却是百万有候汇成一股追来。

  他立在原处未动,等这些凶怪冲至近处,心意一转,背后滔滔水光冲出,只是一个扫荡,就将所有冲来有候都是卷入了进去,而后这真光一闪,就隐没消去。

  就在这时,地星背面烟尘蔽天,而有一处处山峦崩塌,未有多久,站起来一头身长万丈的凶怪。其短脚长手,赤肤细尾,颈脖及肩背处皆有骨甲环裹,面目类似人猿一般,却光秃秃不见毛发,眼瞳泛出死死碧芒,只是两腮鼓胀,不停有口涎挂落,好像含嘴里吞了什么东西。

  张衍目光微眯,他知晓每有一个异类族群之中必会有一名族王,只是先前不曾感受到其气机所在,还以为是其隐匿之术甚是高明,但此刻一观其口中之物,才是知晓,原来是得了这宝物相助的缘故,

  这处地星是当年守青洞的秘地,有一二宝物流传下来倒也实属平常,

  那有候王口不能言,便朝着张衍所在发出一声闷哼,双手高举,双足一蹬,就自原处跳跃起来,霎时间,脚下地陆开裂,山峦俱崩,随之腾起一股硕大烟尘。

  张衍平静看着,他站着未动,只把法力一转,背后便有一尊高大魔影缓缓显现出来,其身往前俯,盯着下方,只是轻轻一吸。

  有候王顿时察觉到不对,还要试着对抗,但这却丝毫没有用处,只是片刻间,其神魂被生生拖拽了出来,最后落入魔影口中,其庞大身躯摇了两摇,就从天中无力坠下,又轰然砸落在地星之上。

  张衍察觉到其生机已然断绝,于是把法力一撤,那魔影就缓缓散去,他再拿一个法诀,水光一卷,将此怪躯壳刷入了小界之内,准备带了回去填入山海界。

  这时他忽觉眼角有光华闪过。目光一转,却见下方有一枚几可比拟山峦的明珠,分明就是有候王方才含在口中的宝物,只是其毙命之后,便就滚落了出来。

  他心意一动,身外玄气顿时汇成一只大手,下去一抓,就将此珠拿至近处,稍作检视,发现此珠纯粹只能用来蔽绝气机,除此之外,就无他用了。心思一转,差不多已是明白此物之用了。守青洞有这么一枚宝珠,就有可把地星上所有灵机都是遮掩了去,使得这处所在便无法被玉壶君找到。

  他摇了摇头,便找不到又如何?祸起萧墙,乱生于内,玉壶君根本不曾露面,守青洞就自先崩亡了,再是强盛的宗门,若是内部人心不和,那不用外敌来攻,便先已是输了一半了。

  就如当日玉梁教,若是所有帝君赶来相援,九洲修士不说会输,但必是会付出惨重代价。

  张衍一挥袖,将此珠也是一并收了起来,随后起诀作法,自小界内唤了一座宫城出来,到了大殿之内坐定,而后把那百丈大小的龙心拿了出来,目光凝定其上,已是开始考虑起如何祭炼这此物了。

  他身上并不缺少真器,故是想将其祭炼成可以维护玄元一脉的至宝。

  实则这等宝物就可以称之为镇派之宝了,此中没有明确层次划分,全看炼造之人功行和背后门派的底蕴。

  一般来说,镇派之宝大致可分作三种。

  第一种是威极宏大,有惊天裂地之能,倘若用了出来,立刻能扭转乾坤,或者同归寂灭,叫敌方不敢轻举妄动。如溟沧派的“虚元玄洞”、冥泉宗的“九幽冥河”就是归属于这一类。

  不过有利就有弊,宝物威能一大,就只有门派之中功行高深的修士才可动用,少了此等人物,再好的宝物也只能成为摆设。

  通常而言,这等至宝不会出现在修士斗战之中,而是放在那里用来威慑他派的。

  而第二种,就是契合自身宗门的功法神通宝物,如少清派“太卓剑”,血魄宗的“血神瀑”、元蜃门的“心象神返大灵碑”,乃至九灵宗的“九灵幡”都在此列之中。

  这等宝物就需看执掌之人如何利用了,若是用得好了,甚至比那些动辄毁天灭地的至宝还要让人忌惮。

  至于第三种,就是偏向守御辅佐,玉霄派的“真一玉崖”有镇定洲陆之能,元阳派的“玄机阳璧”可增长灵机,传闻玉陵真人试图祭炼的骊山派镇派之宝也属此类。

  当然,除了上述三种,也不是说就没有其他选择了,最初祭宝之人往往还要视宝材而取舍,不是想如何做便就能如何的。

  张衍看着这枚龙心,脑海中已是有了一些想法,但其中涉及很多问题,需得放在后面慢慢解决。

  首先最为紧要的,祭炼这至宝只靠一颗龙心可是不够,此物现下只是一个宝胎,还需找寻更多宝材。

  他伸手按住殿内机枢,往里灌入法力,整个宫城一震,速度陡然一块,继往蛮荒天域深处行进。

  杨传临亡之际,为保下积气宫弟子,主动献出了一座秘星,那里有积气宫十万载以来的积蓄,正好找寻一下其中是否有合用的天材地宝,如此就免得再回山海界中搜罗了。

  这一行,又是三载过去。

  有杨传留下神意指引,张衍很是顺利就找到了秘星所在,其表面上看着与寻常陨星无甚差别,要是没有指引,哪怕从近处路过,也难以察觉出任何异状,由此看来,要找到一派秘星是何等不容易了。

  张衍出了宫城,到了秘星前方,按照杨传所言之法打了数个法诀,便见那陨星表面一闪,有一道光虹自穴坑之中射出,这当是便是那出入门户。他飘身上去,一步踏入光虹之内,便觉眼前一晃,已是被转挪到了一处无比宏大的殿宇之中。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