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二十三章 可请东国为前驱

第两百二十三章 可请东国为前驱

  就在骊山派一行人到达补天阵图的时候,各门各派的洞天真人及掌门宗主,此时也都是在此处赶来。

  正南方一处阵门之中,忽然光华乍现,自里飞出一座由鲜艳妖羽皮毛编织筑成的羽蔚,遁行之时彩芒闪动,极是惹目,此物一看而知是东荒国公氏之物。

  渡尘宗掌门蔡坡石坐在阁楼之内,看着外间飘逸而去的风云,抚须言道:“徒儿你献上的这法驾当真不差,东海诸派几乎同时启程,可如今除却清羽门外,也只有我等行在了最前方。”

  一名道袍青年此刻正坐在下首,他一欠身,道:“此是用千炫鸟羽翼打造之物,乃是公拓大祭公所留,听祭月说起,这飞驰之速可与洞天真人遁法相仿佛,只是弟子此前未曾乘坐过,也不知是否真假,既然老师如此说,想来是不差的。”

  他乃是公氏嫡脉弟子公承骄,以他身份,本来是可以拜入九洲大宗的,可不知什么缘故,他最终却是选择了位于海外的渡尘宗。

  眼下他是东荒百国之中第二个修成元婴之人,需知倒此刻为止,百国之中能成就此境的也只三人而已。

  这三人无一例外大国公卿之后,资质本身不差是一方面,还有就是背后宗族为他们提供了足够多的宝材用以换取修道外药。

  他这回听闻几位上真召聚各派掌门及洞天真人一起来议事,为了师门风光,同时为了讨好自家老师,却是毫不犹豫将族中珍藏的这驾羽蔚献了上来。

  蔡坡石对此大为满意,正如他所言,这法驾飞遁极快,有此一物,渡尘宗在面对那些飞掠极快的妖魔时就不会再那么被动了。投桃报李,此次出行,他也是将公承骄一同带上了。

  “为师是见识过洞天真人出行的,纵然比不上,却也相去不远,你为我师门大长了颜面啊。”

  他倒也不是光只是爱好脸面,也是为了显示自己门派不同凡响。九洲各派到得山海界后,约有十余个宗门陆续选择了在海上立派,其中最为势大的自是有洞天真人坐镇的清羽门了,而似延重观、崇越真观等派也都是曾经出过洞天真人,亦是不容小觑。

  渡尘宗自认也是传承悠远,故是一直在暗中与其余门派较劲,希图门中出得一位洞天后,就可与清羽门一南一北,一同领袖海上诸派。

  公承骄十分清楚自己老师的心意,他道:“师父,我东荒国宝材外药数不胜数,父相说了,只要门中收取弟子的名额再增千人,他可做主进献再多上一倍。”

  “哦?”蔡坡石有些犹豫,公氏势力不小,尤其族中还有数名大玄士,虽然比不得洞天真人,可也是站在同一层次的人物,要是其族中弟子收多了,他却怕未来被其反客为主,但又舍不得那些进献,想了想,才道:“我允你再增五百人,却不可再多了。”

  公承骄心下大喜,他也并未奢望有千人,本以为有一二百人便不错,可未想到结果远超他的预期,心下暗想,按照这一步步下去,只要自己修为逐步提升,未来说不定可以东荒上国子民的身份登上掌门之位。

  蔡坡石咳了一声,道:“为师此前收得消息,此次补天阵图议事,是为进发钧尘一事,那里大多数妖魔早被平灭,若能占据一处地星,作为我钧尘驻地,宗门当可大兴,徒儿你要记得让你宗族出些力气。”

  公承骄对此事也模模糊糊听闻过一些,此刻从得了确切消息,眼前一亮,道:“弟子回去定会说服族人,派遣玄士及族中异类奴仆为宗门效力。”

  蔡坡石满意点头,攻夺一处界外地星,伤亡定是不小,与其牺牲自己弟子还不如利用东荒国之人。

  耳畔忽听得悠悠钟响,往外看了一眼,知是已是快要到得补天阵图了,索性不在待在阁中,走到了外间平台之上,眺望观去,就见远空之中有一座广大无边的云城,无数法舟正在外旋游,还有一座座法驾不停自外驶来。

  自渡尘宗海上立派之后,他也是第一次来得此地,虽真正议事之时未必说得上话,但是身为一派掌门,哪怕门中未曾出过洞天真人,其余宗门是也是承认他的地位的。此刻站在天穹之上,看着四周风云变幻,想到未来门派前景,一时倍觉意气风发。

  便在这时,他乍闻一声龙吟之响,威势极是不凡,吃惊之下,回望了过去,就见一条庞大无比的蛟龙自远空飞驰而来,其背上盘膝坐有一名披罩黑袍的年轻修士,眉心一道竖痕,看去好似一目,其人感应有人观望自己,目光一转,顿一道凌厉光芒落下。

  尽管他已是收敛了自身气机,可蔡坡石仍觉眼前一晃,气息不畅,心下暗凛不已,不敢再看,退后一步,对着那人打个稽首。

  等道人对他点了点头,随着带着那巨蛟龙和其身后一群妖禽逐渐远去。

  公承骄看了看,上来小心问道:“老师,方才过去那位是……”

  蔡坡石一脸慎重与感叹,道:“是瑶阴魏掌门,玄元洞界门下四大真人之一。”

  公承骄心下一震,道:“原来是玄元洞界的真人,”

  他早是听说,如今玄元洞界一脉强盛无比,坐拥四位洞天真人,门下俊秀弟子无数,比起寻常宗门还要强大数倍不止,听闻如今还有一位已然在闭关之中,说不定不久之后便会有第五位洞天出现。

  更不用说,在此之上还有那一位上真,整个山海界中,也仅有数人达到这般境地,传闻这等大神通者,翻掌之间,就可覆灭日月星辰,他根本无法想象此等景象。

  蔡坡石捋须言道:“魏掌门此回也是带了不少瑶阴弟子过来,这也是个机会,承骄,到了补天阵图之后,你可试着上去与他们结交,对为师,对你,对山门都有好处。”

  公承骄郑重道:“弟子记下了。”

  他们远在海外,而玄元洞界门下通常不是去西地大荒,就是去浑天青空之中历练,平时想攀交也无处去寻,眼下难得撞上,的确不能错过了。

  随着议事之日渐进,越来越多的宗派到达补天阵图之上,往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高修上真也是一个个显露人前。

  这一天,天边有六对体躯庞大,姿态华贵的血鸟飞至,其翅翼掀动赤光,承托着一座灵境法驾,上空可见亭台楼阁,灵云彩雾,氤氲仙光。

  灵境高台,秀峰云巅,桃树之下坐着一名肤色如玉,清秀俊美的少年道人。若有灵门真人在此,便可认得此是血魄宗掌门苏慕卿,其眼神清澈异常,身着一袭血袍,如赤火飘舞,又似晕开一团红墨,与身外气雾若融若离。

  他身前有一琉璃水池,琥珀色的玉液在里晃动,此刻倒映出来的正是补天阵阁之上的诸多景象。

  旁处站着一名中年道人,他心下感叹道:“掌门真人才是元婴法身,便可以人心化出这‘镜台灵照’之法,我血魄宗崛起有望。”

  他又撇看了一眼下方,见得玉台之上泊着不下十座东荒宫城,不觉一皱眉,冷哼道:“又是这些东荒百国之人,那钧尘界完完全全是我九洲诸位上真打下的,便是侵夺此界,也该是安排给我九洲诸派,又为何平白分润出去?“”

  苏慕卿玩味言道:“狄长老以为此是好事么?”

  狄长老讶疑道:“莫非不是么?”

  苏慕卿轻轻一笑,一拂袖,数枚石子落入玉液之中,将此中景物尽数击散,道:“长老眼光大可开阔一些,钧尘界中只天域数目就有三四百之多,哪怕其中只有十之一二的修道人不服我九洲管束,以眼下诸派之力,也无法一气抚平,既是如此,势必要借用外力,东荒百国再是合适不过了。”

  狄长老不解道:“那要给东荒百国平定,岂不是全便宜了此辈?”

  苏慕卿意味深长道:“那要是无法抚平么?”

  狄长老怔了怔,随即神情动了动,好似想到了什么。

  苏慕卿拍了拍手,站了起来,道:“东荒百国并无紫阳真人,大玄士离得山海界,法力神通俱会大减,故是两界往来运渡全靠我九洲,是多是少完全在我九洲把握之中,何况东荒根本是在山海界,其等若是知晓利害,懂得收敛还好,可要真是被贪欲蒙蔽了双眼,把精锐国士填在了钧尘界,我敢断言,此辈现下兴旺崛起之势定必会因此中断,对我九洲而言也未必不是好事。“”

  狄长老恍然,这钧尘界看来就是个无底洞,此间的确不少好处,但前提是你要能吞得下,否则反而拖累自己,此法实际是借东荒之手为九洲开道,而且这还是一个阳谋,你便能猜出此中可能存有此意,还是会忍不住往里跳,可明知如此,他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道:“总是便宜了他们。”

  苏慕卿面上露出一丝好看笑容,道:“一界外物,几乎采摄不尽,何况一处迟早要面对真阳大妖的威胁,取不走也是可惜,东荒毕竟是我友盟,理当照拂一些,便拿了些许好处去,也不必耿耿于怀,况且天外界空无数,我九洲能降伏此界,安知未来不能再辟新天?我辈修道人,胸襟总要开阔些,勿要只盯着眼前小利。”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