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三十一章 两教秘星余孽藏

第两百三十一章 两教秘星余孽藏

  九洲诸派在经过数年筹备之后,又用时三年横渡虚空,终是成功把各家门下送到了钧尘界中。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八一中〈文网[w?这一次为确保稳妥,却是由大鲲赢妫亲自渡送而来的。

  山海界各方势力虽是到来,但并未往事先划定好的地域去,而是开始有条不紊的筑造阵道,把持住了阵道,就等于捏住钧尘界的咽喉,只要自己不出什么问题,对手就无力撼动。

  溟沧、少清两派弟子则分别在原来玉梁教和积气宫的核心之地重新设布下了阵禁,而贝向童和饶季枫这两名帝君一人坐镇一处,如此无需九洲几位上真出面,就可把局势稳固住。

  贝向童对此很是满意,他千年所经营的一切都是得以保全了下来,那玉梁左天域九洲修士仍是留给了他,并没有夺取,只需缴纳少许供奉便可。

  饶季枫本来倒是存有一些芥蒂,只是在九洲修士绝对实力之下不敢有所造次,但他在确定九洲对魔宗并不排斥,甚至可以光明正大建立山门后,便把这些全数抛开了,在他眼中,只要能兴复魔宗传承,付出任何代价也是值得。

  九洲各派这边按部就班进行着侵界谋划,而另一处,见得天外之人大举入侵,却是引起了钧尘界修道人的极大惶恐。

  对于这等情形九洲修士早在预料之内,未避免此界之人全数站到自己对立面去,在入到此界之后,便向诸天域布诏谕,

  其上言及,凡是愿意向九洲投效的修士,只是自家洞府山门不与山海界所定之地有所冲突,都可保全下来,便有重合,那也无碍,九洲诸派自会给你再重新划定一处地界,而且还可立下契定,言诺不会随意夺取。只是有一条,顺服过来过来,必要之时需听从调遣,以剿杀不逊之辈。

  如你要是不愿归附,亦不愿为九洲所拘束,只想着自在修行,那也是可以,但需造名在册,每年需缴纳供奉,那便不来管你。

  这一步其实是大有深意,不仅仅是为了对付钧尘界修道人人,也是为下一步攻伐角华界做准备,

  尽管还不知角华界具体是什么情形,但此事总要事先筹谋好,待到真正要调用之时就可立刻将这股力量投入进去。

  虚空极深之处,一座银白色的秘星正在漂浮在那里。言情首发

  贺修仁负手立在大殿之上,看着摆在前方的那一座浑象天球。

  身为积气宫暗中培养弟子,他目前虽未曾修成帝君,但资质摆在这里,背后又有一整座秘星做支撑,如无意外,成就此境只是早点晚点之事。

  一名青袍道人此刻正站在他旁边,对着浑象天球指指点点,末了言道:“师兄,差不多就是这些了,九洲来人主要占据的地界便是这两处,看来他们暂还无有扩张之意,我们还有不少时间做准备。”

  贺修仁道:“错了,我等时机紧迫,此刻若不出手,未来路途便会倍加艰难。”

  青袍道人不解道:“这是为何?”

  贺修仁沉声道:“他们不出动,当是在设法修筑阵道。”

  “修筑阵道?”青袍道人不屑道:“当日就是毁去阵道,致我教中几位帝君救援不及,才使教主被围攻而亡,他们能做得此事,我等亦可为,随他建得几座,我等都可叫它坏了去。”

  贺修仁道:”哪有这么简单,我积气宫那一回是未曾想到山海界之人会主动来攻,又想着弃界而去,事先不曾有任何守御布置,但要是提前做好了防备,他们就算能坏得一二阵道,也不可能全数毁去,如今我等所面对的局势更为险恶,想连靠近都是不能,更不用说做手脚了。”

  青袍道人见他说得沉重,也是怔住,喃喃道:“那该如何是好?”

  贺修仁断然道:“便是再难,也要设法去做,否则积气宫哪还有复兴之日?”

  青袍道人一脸坚定,道:“师兄,小弟一切都听你得,你如何说,我便如何做。”

  贺修仁想了想,道:“只我一家之力,恐怕不够,为兄思忖着,还是要找到积气宫传法之人,我两家携起手来,才可能有一丝机会。”

  暗中留下传法弟子的可不止玉梁教,所有有点势力的宗门都是如此,积气宫亦不例外,虽是后者送了出去一座秘星,可其传承在十万载之上,所隐藏起来的后手绝不止表面看上去的那些。

  青袍道人为难道:“可是我等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又如寻到?”

  贺修仁道:“有办法,先教主与杨传商议征伐山海之前,两方为取信任,不但签了法契,还曾互质了一座秘星,我查了下来,现这张契书后来被沙师兄一并带走了,只要找到沙师兄,就能找到那秘星下落,相信如此便可顺利找到积气宫之人了。”

  青袍道人道:“沙师兄倒是试着一找,只要他未曾投靠去九洲那一边。”

  贺修仁叹了口气,道:“要快些了,我非是不信任沙师兄,只是连贝向童、饶季枫二人都投靠了过去,我不知原来那些同门还有多少人能坚持得下来。”

  贝、饶两人投靠九洲,不仅仅是自己之事,钧尘界中帝君声望卓隆,他们一举一动,足以影响到绝大部分人,而且九洲那处优势太大,大到让人心生绝望,再是坚定之人也有可能产生动摇。

  青袍道人迟疑道:“要是沙师兄真是一时想差了,要去投靠九洲,师兄想要怎么做?”

  贺修仁声音冷硬道:“那说不定我要替先教主清理门户了。

  青袍修士道:“”好,小弟这便下去安排。”

  他方欲迈步,贺修仁却唤住他,郑重言道:“师弟勿要暴露自身,若是你现沙师兄已然投靠九洲,那便是事不可为,回来。”

  青袍道人低头想了想,道:“就算沙师兄真的投在了九洲门下,师兄也一定还有办法的,对不对?”

  贺修仁许久没说话,转目看向虚空深处,才缓缓言道:“若事情真是到了最坏一步,到必要之时,我等唯有假意投了过去,再慢慢等待机会了。”

  角华界,临川都古石遗城。

  十数名锦衣华袍之人站在一处石台之下。这些人多数是楼旦学府之中的学师,还有几个乃是陪都官衙中人,一个个神情之中都是带着焦虑,似在等候什么人。

  不知过去多久,便见石台中那古怪似纹似字的阴刻之中有荧光闪烁,再有一道耀目光亮泛出,刺得众人纷纷把眼闭上,等其熄灭之后,就见一名白眉浓密,个头矮小的蓝袍老者出现在了石台上,虽看去十分不起眼,但明眼人却可感觉到。此人身躯之中却是隐藏着一股浩瀚伟力,令人望而生畏。

  底下之人都是一揖,恭敬道:“山长。”

  其中一名龚姓学师排众而出,揖身道:“学生见过山长。”

  那老者环望一圈,叹气道:“你们啊,我不在时怎么就闯下了这等事来,三日时间,呵呵,也还好给我这把老骨头在陛下面前还有一点脸面,动用了这乾朝留下的踏虚石台,不然怎来得及回来给你们收拾烂摊子?”

  众人都是低下头来,龚姓学师更是面露愧色,道:“学生也未想到事情会如此,都是平日管束不力,有负山长所托。”

  那老者看了看他,却是摇了摇头。

  督学汪天授走了出来,面色肃然道:“峥山长此事既已是生,不管如何,便需得想办法解决了,一位天脉高手,一旦在城中动武,满城百姓定会死伤无数,你我在陛下面前也不好交代。”

  峥山长也是神情严肃起来,道:“可曾问到那人是何来历。”

  汪天授道:“不曾,非但我安国,连甘国和夏国也无这号人,有可能是从北地跑来的。”

  峥山长抚须一思,道:“未必见得,天脉高手都是有名有姓,要是当真无迹可寻,那么就很可能是那里来的。”

  “那里?”汪天授神色一变,到了他这等地位,已是能知晓许多不为人知隐秘之事了,面上显出几分凝重,“若此人真是从那里而来,此事倒是棘手了。”

  众人都是听得不明所以,只是隐隐觉得,此人来头或许很大。

  峥山长倒是沉得住气,道:“老夫也只是猜测,总要先去看过才是知道。”

  汪天授沉着脸点头。

  峥山长道:“那人现在何处?”

  龚姓学师道:“回山长,在东城郊落雕铺,学生不敢派人直接盯着,只在各处路口着人留意,不过能确定此人并不曾离去。”

  峥山长道:“离此不远,老夫一人过去便可,还好不是在城中,万一动起手来,老夫会引他去往别处。”

  汪天授郑重一拱手,道:“峥山长,拜托了。”

  峥山长肃容点头,他脚下一跺,平地升腾起来一道星芒,霎时飞去天中,朝着东边方向划空而去。

  众人看着不免震撼,这便是天脉武士,已然是脱了武者极限,**千锤百炼,更能飞天遁地,借用星力对敌,毁城灭国不在话下。

  汪天授紧皱眉头,两名天脉高手只要动上手,哪怕临川都不曾受损,他这个督学都逃脱不了干系,只能期望不要出什么事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