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三十六章 明道从容步天关

第两百三十六章 明道从容步天关

  </>  寻常云鲸性情都是温顺老实,而且没有任何进取之心,就算有横渡虚空元海之能,却也从无往外开拓的想法,只希望安安稳稳的把族群繁衍下去。

  而云绛却与其他这些族人不同,性情勇锐,敢于冒险,关键时刻也敢于下决心,要不然也不会被被派遣来角华界中

  。

  他动作很快,不待展、许二个慢慢思量,便与其等订立了契誓,这时候这二人想反悔也无可能了。

  不过并没有立刻将其等放了,言称要过得两日,布置好一些事情,那时就可任凭他们把那云鲸带走。

  两人虽是不满,但眼见脱身有望,也不愿再出得什么事端,便就忍了下来。

  云绛则是领着寒武到了那摆放通天晷的洞府之中,道:“为师要出远门一趟,不知何时还能归来,或许数十载,也或许百余载,有些话要吩咐你。”

  寒武听着有些惶恐,但还是竭力维持住表面上的镇定,躬身道:“老师请说。”

  云绛看他样子,暗自点了点头,道:“我这里一段内炼之术,现下传了你,你需仔细记着。”说着,便将一段口诀传音入其耳中。

  他所习乃是力道,角华界秘武之术与此有些接近,但此界灵机不足,修炼就需要许多外药来弥补了,他这一回带来了不少,此回既是准备去往昀殊界,便就全部留给了这名徒儿。

  随后他取了一件法宝出来,交在寒武手中,“这一件法宝予你防身之用,只此前你需好生祭炼一番。”

  待将祭炼法宝的法门传下,他又把那两界仪晷拿了出来,道:“为师来历,现下还不能与你明言,非是不愿告知你,而是怕万一事机有变,反还害了你,此座法器你且收好,此是用来沟通师门之用,只是其中灵机已是耗尽,至少要数十载积蓄方可能再是动用,若为师那时还不曾回来,你便可设法将之开启,到时自有门中长辈来与你说话。”

  他还有许多东西已来不及传授寒武,便就留给下了几张符箓,由得其去慢慢详研,最后道:“还有一事,湖泊之中那头云鲸,我以阵禁将他遮掩去了,出入之法我已传了你,日后记得小心维持就是,他若醒来,你代他问我一件事,当年之事到底如何。”

  寒武跪了下来,叩首道:“老师,徒儿都记下了,今后也不敢忘记。”

  云绛唤了他起身,道:“你身份敏感,日后就在这里修习,这里有为师留下的水食丹丸,还有为师布置的聚气阵,留给你的外药也是足够了,没有自保之力前千万不要出去。”

  寒武认真点头,

  云绛把通天晷从地下取了出来,放入胃囊之中,准备将此物带入昀殊界中,在这里间摆着,除非他自己愿意吐出来,否则谁也查探不到。把寒武留在了洞府内,他单独从洞府动身出来,又回得那简陋屋舍之内,拿了一张留讯符出来,摆在桌案之上。

  在安排好一切之后,他来至湖泊之中,把原形现了,便静静在此间等候。

  又是一日过去,那留讯符一动,便有一个云绛留下的灵影出来,往柴房中走去,因无实质,故是穿墙而入,并对展、许二人言道:“两位,云某手头之事已是处置完毕,当按言诺放你等离去了,云某这里有两句口诀,念完之后,两位便可得以解脱。”

  说着,他将口诀念出。

  展、许两人依此按引导法力,不过片刻之后,便就觉得浑身束缚尽去,重又恢复了自由之身。

  云绛道:“那上古妖鲸就湖泊之中,两位随时可以带走,云某就此别过了

  。”言毕,他身影慢慢淡去,最后如泡影一般消散无踪。

  展陌平看他如此,心下恍然,暗忖:“我道这人怎么要几日准备,看来是惧怕我大威天宫,是以趁这几日功夫抽身远遁,可恨我立了誓言,无法再违背,也罢,这回就算是便是便宜此人。”

  他对许婉莹道:“这人终是走了,师妹,我等出来也是久了,待把那云鲸找到,我等就回去吧。”

  许婉莹道:“小妹听师兄的。”

  展陌平脚下一踏,烟雾腾起,带了两人往那湖泊来,只是一会儿,便就到了岸畔,见那妖鲸半浮在水面之上,四周都被氤氲云雾所包裹,不管实力如何,只这卖相便就不错,他十分满意,拱了拱手,言道:“这位道友,想来那云绛已与你说过,让做我护法,跟随我走。”

  许婉莹好奇看了看,道:“师兄你与一头未曾化形的妖物说个什么。”

  展陌平笑道:“师妹以往只闭门修行,也未曾出来历练过,怕是未曾接触过大妖,似这等上古妖物,便未曾化形,也都是有灵智的,甚至会开口说话。”

  云绛看着二人,吹出一股云气,里间有一纸法契飘来。

  展陌平接来看过,发现正是先前所约定的条件,心下不觉恨恨,若是可以,他倒是想签个主仆之约,只可惜云绛怎会留下这个破绽,早在誓言之时便定好了此事,是以他无法擅自更改,只得咬牙签下。

  随后他便见云鲸身躯渐渐缩小,到了三尺左右这才停下,浑身笼在一团云气之中,知是法契已定,拱手道:“今后就要仰仗道友了。”

  云绛道:“道友无需客气,我既然愿意跟随你,自会全力维护你。”

  展陌平不觉惊喜,连道了两声好,问道:“道友如何称呼?”

  云绛道:“唤我湛茫便可。”

  许婉莹看着他得了一头上古妖鲸为护驾,心中也着实有些羡慕,就算宫中长老也不见得能寻到这般妖物,她道:“师兄,可能将它借小妹几日?”

  展陌平正色道:“师妹错了,湛芒道友乃是护法,说不定有一日就可你我性命,你我当尊重他才是,岂可言借?”

  同时他传音道:“师妹,此时说这个却也为难我,这位道友怕也不愿,待我与它混熟了,日后再提此事,便碍于情面,相信也不会回绝了。”

  许婉莹横了他一眼,没有再吭声。

  展陌平放出一朵锦云,与许婉莹站到了上面,并道:“道友也请一同上来,我等这便回昀殊界了。”

  云绛依言飘身上来。

  展陌平心下自得一笑,这回虽然有些波折,而且当中险些以为要性命不保,可终归还是完成了此事,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他一转法力,那锦云徐徐上升,很快往高处去。

  大约有行渡有两日,遁速却是放缓了下来,展陌平言道:“道友,这就快要到了,过去那座关门,就是我昀殊界所在,到了那里,道友就会知道,那处绝不是角华这等地界可比。”

  云绛望了过去,蓦然发现,这上空竟隐有一座关门,倒有些类似进出洞天小界的门户,不过也就是它这等先天能够穿渡虚空的生灵方能瞧见

  。

  展陌平拿出一块铜色牌符,道:“大威天宫中有许多规矩,还需委屈道友跟随在我身旁,莫要远离了。”随后他一驱锦云,朝着那处飞去。

  就在这个时候,云绛心下忽然涌起一股强烈不安来,他发现自己可能忽略了一件事,寻常手段查不出藏在胃囊里的通天晷,可此界之中似有大能,两界关门之中说不定就有布置。

  但这只他的猜测,或许亦有可能查不出来,眼见着离那界门越来越近,他终于下定了决心,便无通天晷,自己日后一样可以想办法连通界中,于是果断运转法力,将这法器毁了去。

  展陌平对此一无所知,手中紧握着那牌符,口中念了几句,便有一道光亮自脚下升起,将他们三个都是罩住。

  云绛这时才注意到,那锦云竟也是一件用来穿渡界空的法器,他问道:“道友,要是有人劫去了你的法器,你该如何回去?”

  展陌平想也未想便道:“关门那边有长老持守。不怕有外有人混入进去。”

  仅仅是这么简简单单一句话,云绛却是从听出了一些有用的东西,说明这关门非只有大威天宫之人可以渡过,而且此方势力无法在内辨认来者身份,只能派人驻守,但只一处如此,还都是这般,还需日后再探。

  就在这说话之间,他们已是入了界门。

  云绛只觉身躯一轻,而后再是一重,随后眼前一片光明,待能看清楚外物之时,发现已是站在了一处华丽堂皇的大殿之内,金柱玉壁,顶若云穹,两处摆着各类凶怪异兽的铜像,一眼望去,能有百十来尊,由脚下所站阶台开始,一直排列延伸至最下方。

  展陌平面色傲色,道:“道友,这是无不是欲从关门侵入进来的大妖,却皆被我宫中大能擒杀,如今被铸成金铜之像,摆在这里,用来震慑那些妖魔。”

  就在这时,听的一声宏亮声响道:“你两人哪个下宫的弟子,还不快快把牌符拿出,还用得着本座来提醒么?”

  展陌平抬头一看,却见是一个红光满面的金袍道人,目光锐利,不时在二人身上扫来扫去,看着就让人无法亲近。

  许婉莹不由自主低下头,道:“是洪长老。”

  展陌平神情也是一僵,心中暗暗叫苦,没想竟然到碰到这一位,他马上把牌符拿了出来,托至头顶,道:“请洪长老过目。”

  洪长老看一眼,道:“原来是王维道门下弟子,”他目光扫到云鲸,眼神之中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贪婪之色,道:“弟子外出,不该随意带回妖物,你们怎么明知故犯?”

  展陌平急道:“洪长老容禀,这头上古妖鲸已是弟子伴从法驾,弟子会向宫中解释清楚。”

  洪长老哼了一声,道:“如此也不合规矩,宫中怎能任由妖物穿行,这样,本座先替你保管了,你待向宫中说明之后,再来我这处领回去好了。”说着,他一伸手,就对着云绛拿了过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