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四十三章 阴芒邪怪天外妖

第两百四十三章 阴芒邪怪天外妖

  展陌平等人不好与守殿长老争辩,只得带着许婉莹和云绛退去偏殿,却发现这里已有人在等候,上前与之攀谈了几句,对方却与他们一般,亦是来自十二势力之中,这回由于相同缘故被暂且困在了这里。

  云绛传音问道:“展道友,这会否是那洪长老使得招数?”

  展陌平这时倒是不慌了,他看了看外间,见无人监视这里,也是传声道:“湛芒道友放心,每一位守界修士都是互不相干的,洪长老手伸不到这么长,而且殿上有观璧,发生任何事都会被青界之上的真人看去,这里这么多人在,无人敢这般放肆。”

  司马权一直跟随在三人身边,他琢磨了一下,能在守界殿中下得这般谕令的,那应是青界之人,不知是来找他的,还是真来搜寻什么妖邪。不过他有陵幽祖师所传的青铜面具,有信心躲过搜查,倒是不用慌张。

  他们在这里一留就是两天,在展陌平之后,又有数人入了偏殿之内,看来都是往平莘界除妖的。

  司马权却留意到了一名身形孱弱,身着灰色袍服的清秀少年,此人给他一股古怪之感,道:“云真人,那灰袍之人有异,稍候需得小心了。”

  云绛道:“多谢真人提醒。”他未把此事告知展陌平,后者得知后,难免会露出破绽,若引起此人注意,反而是弄巧成拙。

  等有一天后,殿外有一道宏大光柱落下,有三人自里走了出来,从其气机来看,每一人都是修成了元婴法身,为首之人是一名身形敦实厚重的中年道人。

  守殿长老上来一揖,道:“毕隆恭迎青界使者,里面请。”

  中年道人对他点了一下,到了大殿之中,环顾了一眼那些列于阶台旁的铜像,表情严肃道:“客套话就不必说了,把这里所有人唤到面前来。

  守殿长老吩咐一声,有殿侍入内,把包括展陌平在内的所有人都唤了出来,他道:“使者,人都在此处了。”

  中年道人环顾一圈,一抬手,后面两人点起一根香烛,不一会儿,一股奇异香气便蔓延四周,同时有一阵阵云雾滚涌出来,没有多久就蔓延至整个大殿。

  众人顿时感觉,身躯好若陷入了黏滞的泥沼中,因不知这几位使者要做什么,都是变得有些不安起来。

  中年道人用平和声音说道:“你等勿慌,这缠云不会伤人,只是防备有妖邪混入,暴起伤人。”

  众人这才稍稍放心了一些。

  中年道人拿出一面镜子,对着众人就是一照,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过得片刻,他目光落在一名修士身上,道:“你在哪一处修道?”

  那修士有些不知所措,他战战兢兢回答道:“在下是五颜山弟子丘光,在邬长老门下修道。”

  中年道人言道:“你可先走了,只是你这胆量还需练练,否则去了平莘界又如何降妖伏魔?”

  守殿长老一挥手,让殿侍让出了通路,道:“走吧。”

  “是是,”见自己无事,那修士大喜。对着中年道人和守殿长老打一个躬,就匆匆出了偏殿,往那上方界门踏入,此处给他压力甚大,他宁愿去面对妖魔也不愿再待在这里了。

  中年道人下来又对着另一个人言道:“你也可走了。”

  那人如蒙大敕,也是匆匆出殿离去。

  随着一个个人走去,大殿之中留下的人越来越少,很快就只有那清秀少年和展陌平一行人。

  中年道人这时看向那清秀少年,身后两名同伴似知他意,走了上来,将此人围住。

  清秀少年错愕道:“上使,这是何意?”

  中年道人言道:“束手就擒吧,在我镜照之前你还想隐藏么?”

  清秀少年更是一脸茫然,同时还有些愤慨,道:“这,这从何说起。”

  中年道人没有与他多说废话,道:“你以为我只是诈你么,一头阴芒怪,谁给你胆子在此?”他一挥手,喝令道:“抓了起来。”

  随他喝声发出,数道灵圈从他与两名同行之人身上飞出,将那清秀少年牢牢套住,后者却没有做出任何反抗,只是一扫方才那被冤屈的模样,露出惊奇之色,道:“我自问未曾露出破绽,你等是如何识破我的?’

  中年道人没有回答,对着两名同来之人一点头,同时作法掐诀,地下便有风火显动,自清秀少年脚下开始烧灼,并很快蔓延至身躯之上。

  见此情形,中年道人没有任何松懈,紧紧盯着火焰,他们深知一头天外凶怪绝不会只这点本事。

  守殿长老更是紧握手中牌符,大殿之中这些铜像摆在这里并非是好看,危机关头,同样可以用来对敌。

  清秀少年很快被焚烧得只剩下了一颗头颅,其却还是不亡,冷笑道:“好的很,今日灭本君一具分身,那便先欠着,待来日我族大举入界,本君自会向你等亲手讨回。”

  说音一落,轰然一响,那熊熊火焰腾起数丈之高,此人这最后一点残余便在火焰之中消失不见。

  中年道人并没有高兴,反而露出一抹担忧之色,他吩咐嘱咐身边人道:“阴芒怪现身,不可小觑,你去将此事上禀青界。”

  司马权望着那地上一团焦黑,心中却是起了警惕,暗道:“原来果真是为天外妖邪而来,这些邪物从未见过,其既能侵入昀殊界,那也能闯去他界,此事需得支会界内一声。”

  中年道人这时转身过来,看向展陌平等人,沉声道:“现下轮到你等了。”

  展陌平十分惊惧,他躬身一拜,道:“上使容禀,我等不是妖邪。”

  中年道人言道:“我自是知道你等不是妖邪,但我问你,你身边那妖鲸是如何一回事?”

  展陌平忙道:“此是与弟子签了法契的护驾伴从。”

  中年道人言道:“一名堪比元婴修士的妖鲸,竟愿与你一化丹弟子立契,你可能把这缘故告诉我?”

  展陌平自不能说出实情,硬着头皮道:“弟子当日找到这妖鲸时,它应沉眠许久,身躯虚弱,又遭人重创,弟子为他解决了麻烦,故是才愿投靠。”

  中年道人略带审视看了云绛一眼,道:“如今妖邪侵界,你这护驾来历有些疑问,你不妨在此多留些时日,待我查证清楚,若无问题,自会放你等走。”

  云绛以为对方也发现了自己这里有问题,不由暗暗戒备,司马权却言道:“不用着紧,此人没有杀心,况且有我在此,便是吃点苦头,你也丢不了性命。”

  展陌平这时无力违抗,踌躇道:“湛芒道友,你看如何?”

  云绛道:“等上几日也好。”

  有司马权相帮,真要到了不可收拾的时候,他大可以破空飞去,回去山海。

  展陌平等人忐忑不安等了三日,查问事宜终于有了结果,中年道人与记述卷宗对比下来,发现展陌平先前之言基本属实,又确认云绛身上并无有邪祟之气,于是不在此多留,带着同来二人一并离去。

  展陌平目送其离去,浑身放松下来,感觉这一趟出来当真是惊心动魄,道:“我等可以离了此地了。”

  许婉莹一副后怕之色,担忧道:“师兄,界中是不是要遭妖邪侵袭了?”

  展陌平宽慰她道:“有青界各位真人在,怎会有事?师妹多想了。”

  一行人快步行到界门之前,他拿出牌符一照,待一道灵光上身,就往界中跨入进去。

  许婉莹和云绛也是随他入内,眼前只是景物一晃,便已站在了一处陌生地界,此间大地辽阔,平原之上裸露出来的不是碎石沙砾,就是半掩埋的巨兽枯骨。

  展陌平吁了口气,道:“终是到了平莘界了。”

  云绛这时道:“道友心情激荡,需待快些平复,这里情势不明,若再遇敌怕不是好事,两位可在此稍作调息,我去四周巡游一圈。”

  展陌平感激道:“那就劳烦道友了。”

  云绛身化云烟,飞腾而去,先是在周围转了一大圈,又行出数十里,最后落身在一处山坳中,化变回人形,随手以法力在一处山壁上开辟出一座洞府,随后走入其中,低声问道:“司马真人可在?”

  过有片刻,身外飘过一缕阴风,而后有一个虚实不定、看不见面目的人影显现出来,其自袖中将两界仪晷取了出来,托至他面前,道:“这一座仪晷还未曾使唤过,云真人请接好。”

  云绛郑重接了过来,道:“在下这便把事情经上禀门中,”

  司马权道:“这四周有我看顾,云真人可放心行事。”

  云绛道声好,将两界仪晷摆在一块平整山石之上,伸手上去一按,一道灵光冲起,少顷,孟真人身影在光芒之中现出。他打个稽首,道:“弟子云绛,见过孟真人。”

  孟真人看他片刻,沉声道:“云绛,你当年一入界中,便杳无音讯,如今看你无事,想来魏真人知道,也是高兴。”

  云绛一低头,惭愧道:“弟子让师长担忧,实是不该,只那昀殊界中关碍重重,禁制无数,弟子这些年中难以找到机会,此回若不是司马真人到来,恐怕直到此刻,仍无法往与界中传音。”

  孟真人听到这里,神情略显严肃,道:“那昀殊界中到底如何,你可详细说与我听。”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