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四十七章 疑光旧影非白玄

第两百四十七章 疑光旧影非白玄

  元景清吸了口气,怪不得地星之内妖物如此凶暴,而且多数全无理智,原来全是这受滴精血影响之故。

  只是这精血主人到底是谁?看这模样模样已然持续万千年之久,竟然还无半点消退之状,反还使得此间灵机异常充盛,这便十分可怖了。

  据他所知,在没有足够紫清灵机的情形下,凡蜕修士只靠消耗本元也未必能活过万载。

  不过这也仅限于凡蜕一重境,至于那等斩却了过去未来之身的存在,却不能以常理揣度。还有一个,若是气道修士,到了这一步,早已抛却了肉身,只以法身常驻在世,自然不存在什么精血。是以其里最大一个可能,便这留下精血之人并非人身,而是异类。

  同样道理,这脂玉被这滴精血死死镇压在了这里,显也不是什么凡物。

  元景清在这里思忖了许久,自觉此事已非他所能解决,心下便想着将这事禀告门中,由自家老师来决定如何处置。

  他没有去动那软脂,仍是使了法符往上遁走,过去不久,就回了地表之上。

  景游见他上来,凑了上来问道:“景真人,可是打探到了什么?”

  元景清道:“有所发现,我大致已知此星异状根源何在,只是背后涉及之事,恐非我辈所能插手,需得回去禀明恩师了。”

  景游见他说得郑重,虽然心中好奇,但也知道规矩,忍住不再多问,道:“要禀告老爷么,也好,好久不曾回得山门了,这回我与真人一同回去。”他看了看手中托着的羽裘,“这长耳小妖怪怎么办?”

  元景清看了看,道:“这小怪与此事也有些关联,一并带了回去吧。”

  张蝉拿了一只伏兽圈出来,不理羽裘抱怨,就把它套了进去,道:“既是要回去,洞府中那妖物也一齐带走如何?”

  元景清道:“此是蝉师弟你的收获,当然由你自家来决定。”

  张蝉道:“那也不用等了,稍候便就出发。”

  两人在此商议停当,就驾了遁光回转洞府。

  张蝉入到洞中,抛了一艘法舟出来,将所有妖物都装了进去,因是可能还要回来,洞府中其余东西都是留着。

  而后两人乘动法舟,化一道虹芒冲破大气,往天外而去。

  只是这一回,元景清却是发现,赤芒之中竟有不少类似丝带的游鱼,此时似被法舟惊动,纷纷涌了上来,而且速度极快,他道:“这是何物?来时倒是不曾见得。”

  张蝉道:“这些东西也不知是何物,十分凶悍,且还能消磨灵机禁制,我头次来时,因不曾防备,法舟就是被其啃坏的,此番却不会让他们得手了。”

  他上回是不知就里才出了岔子,这回小心驾驭着法舟,全力飞驰,很是容易就将这些游丝甩开,未有多久,两人就回得悬停在虚空之中的宫城上,到了这里,就无需去提防那些妖物了。

  元景清看了看那水池中的“求道棋”,道:“回去路上,本来还想与蝉师弟对弈一局,不过此局成败已定,似也无需多做比划了。”

  张蝉一听,却是有些不服气,把袖管一捋,伸手抓起棋杆,跃到石台之上,指了指,道:“景真人可要莫要看不起人,来来,你我继续。”

  元景清道:“既然蝉师弟执意这般,那我就奉陪一次。”他也是捉过棋杆,上了石台站定。

  两人在这里对弈,自有十来名弟子合力转运机枢,驾驭宫城往回走。

  因有阵道借渡,他们回程极快,一载不到,这宫城便就出现在了山海地陆之上。

  只是到了这里,却不能再如先前一样随意纵驰了。

  当年为了防备可能到来的天外侵袭,这里遍布着禁制阵法,后来钧尘界平定,因考虑到天外处处危机,谁也不知是否会有外间生灵闯入,这等屏障十分有存在的必要,故也未曾撤去。故又用了数日时间,两人方才得以过去重重禁阵,最后落去龙渊海泽。

  玄元小界之内,张衍坐于崖上,时不时转挪法力搬运地火,此刻地火天炉上方那枚龙心已是变得似有若无,其仿若被一层薄纱遮盖,这是因为玄元小界渐渐已是融汇一处,此间所见,是那还未彻底炼化的一部分。而待功成之后,此物便不会再是单独存在,而将是整个小界的一部分,到了那时,便算是走上了正途了。

  景游这时自山下走了上来,见炉火正是旺盛,便就后退几步,垂首就候在了一旁。

  张衍稍稍撤回一些法力,问道:“何事?”

  景游躬身一揖,道:“老爷,元真人和蝉郎君回返门中了,正在殿外求见,说是此回在虚天之中有所发现,要禀告老爷知晓。”

  张衍颌首道:“唤他们进来。”

  景游打个揖,转身去了。

  过去许久,山崖之下两界门关一开,元景清与张蝉都是来至小界之中,景游拿牌符一晃,开了山前禁制,道:“老爷便在崖上,两位自去便可。”

  元景清道:“有劳景师弟了。”

  景游笑眯眯道:“不碍,殿中还有事,小的就不相陪了。”

  元景清二人看这里设置有禁制,就知必是紧要所在,故是未有飞遁,沿着山阶向上走,用了个把时辰,来至山巅,这里就可见得下方那被山崖围在里间的地火天炉,还有那处在正中央模糊可见的龙心。

  张蝉望了望,低声道:“景真人,老爷这是在祭炼法宝么?”

  元景清能感觉到那龙心有些不同凡响,便道:“该是如此了。”

  两人一起到得张衍所在座台之下,便就躬身一拜,元景清道:“弟子拜见恩师。”

  张衍打几个法诀,将炉火稍稍压下,便就收了法力回来,并令山河童子继续照应,随后他一指前方,道:“你等来看,此物将来会是我玄元一脉镇守至宝,不过眼前只是粗粗祭炼,为师设想之中,这宝物最后若成,当不局限于本身,而是好若那生灵一般,有无限之可能。”

  张蝉吃惊道:“老爷可是说那祭炼出截妖的活炼之术么?”

  张衍笑了一笑,道:“这其中的确是借鉴了活炼之术的某些手段,不过与之并不全然相同,我非是要一独立生灵,而是一件可为我一脉上下护法镇守的至宝。”

  说到这里,他看向二人,道:“方才景游言你等此次有所发现?”

  元景清跨出一步,欠身道:“回恩师,弟子奉命到了那赤炽地星后,觉得此星甚是古怪,处处不合常理,后来与景师弟联手探查了三年,才是发现,在地下深处镇压有一物,而用来镇压此物的,却竟然只是一滴精血,此精血不知是何人所遗,长存万载不说,竟还融罩了整座地星,甚是了得。”

  张蝉也是才知道这此事,他吃惊万分,瞪大了眼。以一滴精血笼罩地星,就是妖祖怕也未必办得到吧?

  张衍却是神情如常,只道:“如此精血,其主定不简单。”

  元景清道:“弟子也是觉得如此,是以未敢妄动,想着回来禀报恩师定夺。”

  张衍嗯了一声,道:“以你来看,这会是何人所留?”

  元景清道:“弟子自来山海界后,便听得此地有伯白、伯玄之传闻,假使是界内生灵所留,会否是与这二人有关?”

  张衍却是摇头,道:“若这二人真有传说中那般能耐,那这精血就当与其等无关。”

  元景清一拜,道:“弟子不明其中玄妙,还请恩师释疑。”

  张衍微微一笑,道:“你等是境界未到,故是乍见这等场面,难以判断那精血之主的真实功行,其实此等手段,我溟沧派中就有人可以做到。”

  元景清想了想,道:“可是那位赢妫真人么?”

  张衍笑着点首,其实如今他力道已修至六转近乎完满的地步,只是暂且还未寻得根果罢了,他若刻意为之,也不难弄出这等场面来。

  张蝉忽然问道:“老爷,那伯白、伯玄当真是在,手段又当是如何?”

  张衍思忖片刻,道:“我未曾到得这等境界之中,无法言明,但此辈那真要有那等本事,覆灭一界,也只寻常而已,又何须以精血镇压外物?何况生灵所感未必是真,就如我等顶上日月,地上生灵以为自古为来是是伯白、伯玄所司掌,可这只是万星辉光遗影罢了,实则并无这二物。”

  元景清道:“如此说来,我山海界中本无伯白、伯玄,只是此界上古生灵臆想么?”

  张衍笑道:“那也不见得,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不过即便此等人物存在,却也不会让寻常生灵所见,这精血虽是有异,可既然让你等可以轻易感应,那多半不会是那等无法对抗的大能,为师以为,这倒可能是大鲲那等虚空异种。”

  在他看来,精血在那处,其实就是留下了痕迹,若是功行足够之人,就可追根溯源,窥看其本来面目,便不如此,也能由小见大,从中推断其大致实力。

  元景清道:“恩师,那此事该如何处置?”

  张衍稍作考虑,道:“为师会亲去一回,这一位要是离去了也便罢了,可若还在我山海界中,却要设法寻了出来,以免界中留下隐患。”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