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四十八章 点血辨气寻前踪

第两百四十八章 点血辨气寻前踪

  张衍既是做了决定,元景清与张蝉二人也是放下了心思,后续之事想已无需他们插手。

  张蝉这时道:“老爷,小的从那地星上带了不少妖物献于老爷。”

  张衍颌首道:“你有心了,回头都将之都摆去天青殿中吧。”

  天青殿这些年来寻到妖类及草木精灵都是很多,生灵种类已是变得很是丰富,而且他又重塑水土,造就了许多灵山秀水,也是灵机勃勃,如今已是一处府外福地了。

  而且待这些妖物修行时日长久了,未来一样可以成为玄元门下助力,或可看守洞府,也或成得坐骑护法,更能放了出去为弟子效命。

  张蝉答应下来,这时却似想起什么,一拍脑袋,道:“对了,险些忘了。”

  他拿出伏兽圈,从中把那羽裘放了出来,道:“老爷,还有这头小妖,我与元真人在赤炽地星多年,恐是因那精血之故,多数妖物都是凶虐狂暴,也就此妖不曾受得感染,反还开了灵智,小的和元真人都以为,当是它受了那被镇压之物的好处,才得如此。”

  羽裘受困许久,忽然重见天日,本能就想蹦跳几下,但它却似对外界变化很是敏感,察觉到这里有一股气息如渊似海,浩瀚无尽,在此气机面前,哪怕是赤炽地星上最为凶悍的大妖都仿若微小虫蚁一般,无可与之比较,顿时是老老实实待了原处,不敢再动弹。

  张衍撇去一眼,他能够看出,这小妖的确是受了某种外来恩惠,血脉灵智获得极大增进,若之前是寻常妖物,那么此刻称得上一声灵兽了。

  方才听元景清言,造就这等异状的东西当就是被精血镇压之物,也不知道到底何种物事,竟有此等手段。

  他忽然来了些兴趣,这等受后天影响改换了血脉灵智的妖物,却不知今后能走到哪一步,他道:“把此妖送到子宏门下,随他如何处置。”

  张蝉躬身言道:“小的领命。”

  张衍下来问了一些关于赤炽地星之上的详情,随后又指点了两人几句,便就道:“你二人可以去了,张蝉久不回山海地陆,我准你在此多待些时日。”

  张蝉喜道:“多谢老爷。”

  张衍轻轻一挥袖袍,他与元景清躬身一拜,就退下山崖,往小界外去了。再坐有一会儿,他神意一起,就把欲去虚天地星上找寻那精血主人之事与秦掌门知会了一声。

  秦掌门道:“能以精血留存万载,实力也是不弱了,渡真殿主此行未必太平,前日钧尘界供奉了一些紫清大药上来,可取去一些。”

  钧尘界平定之后,饶季枫和贝向童着实收敛了不少紫清灵机,他们不敢私自截留,便炼造成了大药供奉上来,溟沧、少清、灵门六宗各得了一份。

  张衍稽首道:“谢过掌门真人。”

  那精血之主若已是破界而去,他很快就可得回来,要是还在界中,那便需去将之找了出来,虚空深处没有阵道,用时很可能不短,再加可能遇到敌手,这大药带着也是有必要的。

  说来有了饶、贝二人不断送来紫清灵机,包括他在那内的几位凡蜕真人未来都可有更多时间用来修炼,他们都在考虑是否让那还被困在小壶界的公氏兄弟也去做得此事,只是这尚还未有定论。

  数日之后,张衍把洞府诸事安排稳妥,就唤了豚牛上了一驾宫城,就往天中阵道过来。

  玄元一脉围绕阵道修筑有数座大殿,此时有许多修士往来不绝,时不时见得一些是头上长着触须的芜人,更这里最多的,却是从东荒百国而来的玄士。

  在东荒外围妖魔异类太多数被平定之后,再无什么巨大威胁,而百国内部为了避免内耗,也是定立了诸多盟誓,而南罗百洲厉害一些的妖魔都是被牛蛟一族约束住,也不再北上。外无强敌,内无争杀,如今这段时日,可以说是东荒诸国万数年来最为太平的时节。

  有许多学宫弟子便兴起了四处游历之念,而去往山海地陆之上的星辰,这却是最为值得回来吹嘘之事,彼辈着实有不少宁可付出莫大代价,也要去往虚天一游的,只是代价也着实不菲,是以能到这里的,多数都是王公贵戚出身。

  阵道镇守之人见一座宫城过来,脸色一变,辨认了一下,霍然站了起来,道:“是祖师法驾,令众人速速回避。”

  随着谕令下去,所有人纷纷被转挪阵禁移到了周遭殿宇之中,同时有重重禁制阵法开启,一时有无数灿光闪烁。

  此举不是为了防备谁人,而是为了守好这里阵道及诸多宫观,凡蜕修士气机太过宏大,便是尽可能收束,在穿渡阵道之时,也可能引起剧烈震动。

  稍过片刻,就见一道有如星河的璀璨霞虹铺出,照在那宫城之上,接引其缓缓往阵道这处过来。

  宫宇之中,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人正站在宫观平台之上眺望星空,此是舒霍国公子原靖乾,他望着那过来宫城,便问站立在旁的老者,道:“宰老,你看那可是玄元上真的法驾么?”

  宰老躬身道:“公子看得准,那正是玄元上真的法驾。”

  原靖乾两目放光,道:“再过一载,父王便要送我去北地修道了,到底择选哪家宗门我还未有定下,宰老看拜在溟沧派如何?”

  这些年来,各家诸侯都会延请修道人来为自己嫡脉子嗣查验资质,他资质被定为上选,他人来说高不可攀的宗门,对他来说却是容易进去。

  宰老道:“溟沧派在九洲各派之中仅是少清能够并列,而且功法众多,自是好的,只是老夫以为,公子拜在他派门中,未必不能有所成就,或许还容易一些。”

  原见乾不解道:“这是为何?”

  宰老指出道:“溟沧派弟子众多,同参之人资质杰出之辈数不胜数,想要出头,何其难也,反观他派,相争之人偏少,反还容易脱颖而出,若得宗门长者赏识,成就也不见得低了。”

  原靖乾摇摇头,道:虎豹不与豺狼为伍,终日所见若只是碌碌之辈,那资质再高之人也只会流于平庸。”

  宰老露出欣慰之色,道:“公子志存高远,不比老朽暮气,舒霍国有公子在,何愁未来不兴。”

  原靖乾却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道:“乾哪有宰老说得那般好,宰老之话老城实在,乾岂会分辨不出。只是明明有机会在前,不拼上一拼,心中着实有些不甘心罢了。”

  宰老正色道:“公子想做便是去做,虽说玄士传言可修炼到紫阳之境,可除却昔日三位大祭公,就是那几位大玄士还尚无一人能入得此门,放眼诸方,也就练气之道似无止境,公子可要好好抓紧了这份机缘,不去说那等不负家国之言,先要不负自己才是。”

  原靖乾双手一合,真道:“乾谨记宰老之言。”

  两人说话这段时候,那硕大宫城已是穿过了阵道,诸人顿感脚下微微震颤,而周围禁阵所激发出来的灵光,直到许久之后,才缓缓散去。

  而在阵道之中传渡有半载之后,宫城却是在另一端显现出来。张衍目光望去,很快在众多星辰之中寻得赤茫地星所在,他在豚牛背上坐定,心下一催,瞬息间一个挪遁,便已是跨越虚空,来至那地星之前。

  随他到来,面前这星辰却是隆隆颤动起来,可以望见地表之上骤然洪灾汹涌,地火喷发,却是由于他的接近,那滴残留精血感受到了莫大压力,这才有了这等反应,若是他执意向前,可能会直接崩毁。

  张衍此来是为那精血背后主人下落,这地星上可能还留有一些线索,并不想将之毁去,而且这里灵机也是丰盛,未来还可能作为一处下院,是以在察觉到这一点,他便将气机收敛了一些。

  气道修士到了二重境,能观望过去景象,现下他功行还未修至这一步,但只是一缕血气在手,就可推断其主人原来位处何等层次。伸手一拿,捉来一道赤光,感应了片刻,立即可以断定,这是属于异类之精血,且已是步入了寿数末段,其当年功行,似比所见过的天鬼妖祖还要高上一筹,但也未曾超过太多,要是其至今还是存在,因生灵自身生机所限之故,实力或许会不升反降。

  抬言一看,此刻那地星已是平复下来,他考虑了一下,分出一道化影分身,就穿过赤芒大气,很快来地表之上,辨了眼方向,就那往元景清先前言说的地界乘风飞驰而去。

  这分身所过之处,所有妖物都是恍若不觉,这并非那等遮蔽感应之术,而是他已自成一片天地,此刻敛去气机,在众多生灵眼中现世便就无有了他的存在,自是不可能有所反应。

  没用多少时候,便来到了那处地界上空,到了这里,他能感觉到,下方有一道巨大裂隙,而地底也存在有一条带状的巨大空洞,心下判断下来,显是那被镇压的物事原来所处位置并不在这里,而是在察觉到这里有地隙,想要从这里脱困,于是就用了万余年时日,从别处方向挪了过来。他看过之后,就把分身一沉,化一道金光往地下遁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