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五十章 白羽遮赤不逾矩

第两百五十章 白羽遮赤不逾矩

  那白羽怪鸟渐渐飞近,到了赤炽地星之前,它也不落下,只是围绕着整个地星在转圈,好似在察看什么。

  张衍早把身上气机收敛得若有若无,以免将那怪鸟惊退,他并没有出手,只是在一旁注视着,从这怪鸟行径上来看,其到此当是有目的的。

  白羽怪鸟在徘徊许久之后,就对着地星轻轻一吸,将一缕缕赤芒吸来进来,少顷,身上浮出微微红光,但只是持续片刻,就隐去不见。

  张衍看出了这其中的用意,这是借用精血之上所散发出来的强盛灵机来淬炼自身,不过这白羽怪鸟很懂得取舍,并不贪多,居然是知道精血融入过多会导致自身迷失,导致变得和那些妖魔一样只知追逐本能,故是只拿了少许。这究竟是他人所教授的,还是自行感知,尚还不能确定,但要是前者就十分值得探究了。

  这一等,又是三载,除了先前那大鸟之外,始终不见有任何生灵来过。

  而另一边,那白羽怪鸟已是来至了一颗碧蓝色泽的星辰上,此星表面几乎俱是海水,地陆只寥寥几块,余下都是突出于水面的峰岛,零零落落分布在四方。

  怪鸟栖居之地,却是在在一棵高耸入云端的树木之上,此木枝干作纯白之色,宿住着的全是这类白羽鸟,先前来过赤炽的星的那一头则是体型最大,看去应是群鸟的首领。其所据巢穴是以庞大无比,恰恰是在白木顶端偏下一些的位置,被一片巨叶凌空遮盖,巢中并不是一片平坦,而是有多个层阶,内部更是广大如山,长有各种奇花异草,约有上千头怪鸟在里盘旋飞翔。

  张衍借着怪鸟之眼观望这座地星,这里寻常妖禽大多以捕食海中巨鱼为生,其只用一天捕食,却用三倍时日用来休憩,但也不全数如此,因那白木能挥散灵机,似那怪鸟首领,就是以吸食灵机为生,他注意到,每到夜晚,其身上有一层淡淡的辉光盘旋,这是即将化形的征兆。

  天生肉身强横的妖物想要化形向来是少有成功的,除非是得了宝药或者有大神通者指点,至于功法一类,此辈散数野妖,就是得了也没用处,无人传授内中妙道,解惑文字,那是什么练不出来的。

  而妖鸟首领这一步步走得很是规矩,凭此就可以判断,它应是得了某些机缘的,再观其与赤炽地星的举止,这很可能就当年那精血主人留下的安排。

  当然,这一切还只是张衍的猜测,但要想判断是否如此也很是容易,他正身这处抬袖一拂,再度拨乱了赤炽地星上的灵机,要是那鸟妖被惊动,那么就可以确定两者之间有所关联了。

  过去没有多久,那白羽大鸟忽然变得有些烦躁起来,不停扑扇着翅翼,并不时不时望去天中,又时不时飞腾起来,过去一会儿,又落去巢穴,来回几次重复。

  张衍淡笑一下,结果已是不言而喻,这妖禽先前来此既是为吞食灵机,也是为查看状况的。

  可问题他是并未过多改变赤炽的星的灵机环境,而只是稍稍做了一些改变,其毕竟只是一头禽鸟,对灵机变化不甚敏感,也就什么都不曾发现。

  白羽妖鸟虽是从某些途径察觉到了异常,但却迟迟不肯离去,这是因为它化形在即,这其中要经过一次蜕变,需得耗用海量灵机,而一来一返却要用去不少时候不说,虚天之中也无灵机供它吞吸。

  化形却不是说停下便能停下的,要是此次机缘若是错过了,那么下一次未必能够成功,很可能此后都无法做到了。

  张衍不管心它会如何选择,只要确认此妖确实与那精血主人有关系便可,那他就可以顺着这线索追查下去。

  那白羽怪鸟最终还是没有往赤炽地星去,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精血主人对它的控制力并不如何强,也或者是这么长久下来,早前布置下的手段已是大大减弱了。

  近月之后,这头妖鸟浑身被一团白光所笼罩,便眠卧在巢穴之中一动不动。

  整整一年时间,那光华才渐渐退去,并从中立起来一个体态优美纤细的女子,身着一袭白羽霓裳,方才出来,便飘然来至一处清澈湖泊之前。以水为镜,顾影自赏,并摘取了一截白木树枝做成梳子,在湖畔慢慢梳理起自己的长发来。

  不过她并未忘了赤炽地星上之事,在此待了数日,重又现了原形,振翅飞起,往虚天中而来。

  这一回行走速度极快,只是两载不到就赶到了地头,围着赤炽地星上转了数圈,没发现上回有什么不同,不觉有些疑惑。

  见无有异状,她也没什么心思在此,于是返身回走,可未去多远,忽感一道无形伟力压下,再一阵头晕目眩的转动之后,骇然发现自己已是落在了一处宫城之中。

  她顿知是遇上大能了,所幸此前也有过类似经历,倒是不怎么慌张,稍稍镇定了下心神,伏地拜下,道:“不知哪位先师在此,西扶子这边拜见。”

  一道清朗语声似从天边传下,“来宫城之中说话。”

  西扶子道了声是,自正殿大门走入进来,见一名玄袍道人坐在玉台之上,方才欲观相貌,就觉一阵眩晕,几欲跌倒,浑身气机也变得散乱无章,面容一白,不敢再看,跪伏在地,道:“见过仙师。”随后又忐忑问道:“不知找小妖到此,有何事吩咐?”

  张衍目光自座上投下,言道:“你与这旁处地星可有相干么?”

  西扶子身躯抖了一下,道:“回上师,这里地星与小妖本无牵扯,只是许久之前,有一位大能找上小妖,要小妖看守此处,不让有外来异类乱了地星之上的灵机,并还顺手给了一些指点了,小妖受这位恩惠,便每隔一段时日,就来此巡守。”

  张衍能够听得出来,她所言皆是属实,问道:“你口中那位道友指点了你多久,最后又去了何处?”

  西扶子垂首回道:“这位大能在小妖洞府之中留了长久,具体时日也未曾算过,日月更迭大约有万余次,只是后来破空飞去,自此小妖就再也未曾见过。”

  张衍心下稍作推算,按照这禽妖所在地星来看,那位当是在界中待了三十载左右。

  从精血之中可以看出,当时这一位已然命不长久,未必能活过百载,在这里耽搁这么许久,极像是在安排身后之事。若其后举动为真,当是其知晓自身生机将近,不准备再回来了,是以在此之前令这头妖鸟出力看护,自己则是离了山海界。

  他思索过后,道:“当年那位道友可曾有什么特别交代么?”

  西扶子想了想,道:“倒也未说什么特别之语。”

  张衍道:“你这么多年来看顾此间,可曾想过那地星之上或许留有什么独特宝物,不曾起过念头入内一探么?”

  西扶子低声道:“小妖倒也是想过的,只是此物连那位大能都要这般慎重对待,小妖又怎敢觊觎?就是取了,也必要担下因果,那原先不属于自家的,取了也无福运消受,还是谨受着本分就好,反还太平。”

  张衍笑了笑,道:“哦,你也知修道人因果之言,这可是你自家领悟出来的么?”

  西扶子赧然道:“这也不是,受了那位大能指点之后,小妖识忆之中便多了许多原先并不明白的东西,直到如今,尚还无法参悟,也是前段时日方才化形,又是明白了一些,不然也无法回答仙师问话。”

  张衍又问:“那位道友可曾说过,若是遇到了你无法抵御的大敌侵略此处,你又该如何?”

  西扶子稍稍抬了抬首,道:“那位大能曾是说过,要是遇到小妖无法阻挡之人,那就不必来管此处,保全自家性命为上。”

  张衍微微点头,心下忖道:“这么说来,倒是位有道之人。”

  这里有道,是说其是有根脚的,说不定是出自什么有传承的宗派。要知山海界中那些妖魔异类可从来不讲究什么,此辈遇得这等事,那定放言死守,至于守御之人是死是活,就与他们无关了。而这一位在对待一个野妖时,尚且不愿其轻抛性命,足以说明本性纯正,再加上先前手段,这绝不是寻常异类散数能够修养出来。

  他思索片刻,道:“这位道友可曾留下什么玉册笔录么?”

  西扶子道:“倒是有的,乃是一枚龟甲,上面有许多古怪文字,只是小妖怎么也看不懂,”她犹豫了一下,“小妖愿将此物献于仙师。”

  张衍微讶,他只是随意一问,没想到还真有,说不定能从中推及此一位来历,他笑了笑,道:“我非要你之物,暂且拿来一观,过后还是还你,且也不白看你的,当会给你族群一些好处以作交换。”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