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六十四章 玄洪天外日月长

第两百六十四章 玄洪天外日月长

  张衍行礼过后,顿觉有一股庞大识忆涌入脑海,一时无法全数理清,便先接纳下来。

  他心中知晓,此刻所见,应是当初太冥祖师在玉册之内所留下的一缕意念。可仅是如此,便给他以浩然莫测之感,难以想象,这位祖师修为到了何等地步,因功行差距,双方并无法互相交言,显然这位祖师也是料到此节,故才做了如此布置。

  在他感应之中,似是许久之后,灵台再度恢复一片清明,重又回到了大殿之内,而方才到得虚空元海那一幕还是历历在目,但究竟是真正去到了那处,还是仅只神意之中变化,却也无从分辨。

  他整理了一下思绪,这位祖师是告诉他,当年其在某处界空之中留下了一些,可助后辈弟子修行,那里有专人看守,若是有意,可去取了出来。

  了此方界空落在何处,具体又该如何去寻。

  他心下猜测,或许只有破开九重障关之上,又在其后补全了后续之法,这才会触动祖师意念,也正是如此,先前才未有人其中玄妙。

  但这一点又是何其之难,从溟沧派开派至今,也唯有他一人做到罢了。

  他沉思一下,那个地方是必然要去的,先不提那是溟沧派祖师传下,就是里间所提到的可以助人修炼之物,也是无论如何不能置之不理的。

  “如此重要之事,需得与掌门真人知会一声。”

  他看了看手中,将玉简收好,便出了渡真殿,往浮游天宫大殿而来,到了门前,通传了一声,便被唤入进去。

  到了殿内,见得掌门,行礼过后,便在席座之上坐下,言道弟子今来见掌门,是为一重要之事,方才在殿中参法,却是得见了祖师所留之言。”

  秦掌门一听,也是神情微讶。

  张衍将过程一说,又把那玉简拿了出来,秦掌门却把拂尘摆了摆,道这过往之法我当初也是见过,既未寻到,那便是与我无缘,不当再观。”

  张衍点点头,就又收了,道那物为祖师所留,极是重要,当去取来,只此乃我溟沧派之事,弟子以为,或当数人合力同往,或是掌门亲去,才合大义。”

  秦掌门缓缓摇头,端声道祖师所传之物,唯有渡真殿主见得,那便是渡真殿主的机缘,这里唯有正主去才是合适,他人去取就不合祖师之原意了,”他自袖内取出一印,递了,“此是我印信,渡真殿主若得去时,可把此携在身上。”

  张衍自席上站起,肃容接了。

  此乃是掌门印信,不过手中这枚只是副印,似此类印信门中有得数枚,似齐云天手中掌持那一枚便可于掌门不在时执拿权柄,而这一枚乃是门中出使所用,无论谁拿在手中,溟沧派弟子在山门之外便如一派掌门亲至。

  待收入袖中放好,复又坐下,言道按祖师所留之言推断,要去往那处界空,恐是行途不短,这一来回,却不知要用去多少年月,如今昀殊界之事尚有未有确切消息传来,弟子准备待有了结果之后再行启程。”

  秦掌门深思片刻,道此事不小,越早前往越好,我可关照门中为渡真殿主准备些许物事,昀殊界背后若是真站着更为强横的邪怪,那么必是极难对付,渡真殿主若能及早到祖师所留之物,或反对我九洲有利。”

  张衍微微点头,眼下九洲这边有大鲲赢妫坐镇,便他不在,也同样可以不惧凡蜕三重境修士,但是若邪怪背后有近乎真阳或是已然到此一步的大能,那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了的,而他隐隐有种感觉,祖师所留之物绝不会那么简单,或许能从中寻到对敌这等大神通者的方法。

  这便是有深远传承门派的厉害之处了,也是原来孔赢对九洲无比忌惮的原因所在,不止溟沧派,似少清、冥泉,甚至云霄这等门派,外人谁也难以其等开派祖师和历代飞升祖师会在地方,到了何等境界,又会在时候,万一招惹到某一位大能,那么下场自不必多问。

  他打个稽首,“既如此,那弟子便先准备了。”

  秦掌门颌首道渡真殿主若需用,可以与我言说,宗门会全力支持于你。”

  而就在张衍触动太冥祖师那一缕意念之时,在那虚空不知多少深处,无数庞大虚影围绕一个无以计量的星团气漩转动,瀑气横流,光华万点,生灭起伏不定。

  可以见得,一头头体若琉璃的大鲲,正在气海之中畅游来去,而在星团正中,一座晶玉修筑的洞窟之内,正摆有一团悬浮在半空中的浑圆玄石。

  忽然间,此石极其轻微的摇晃了一下,而仅仅这么一点点动静,嗡的一声,竟是引得周围无数禁制猛烈动荡了起来。

  这自然惊动了外间看守之人,许久,石府洞开,一名白发老道踏入进来,他惊疑不定地看了看四周,又上前检视了一遍,可以确定方才的确有异动,又看了看那玄石,但观去却是一如以往,没有任何变化。

  他想了一想,暗道莫非是那个缘故不成?”

  很快他又否定了这个念头,或者说是根本不敢去想,犹豫了一下,忖道是否要报禀掌教知晓?可何师弟与菡天女结礼就在这几日,这等时候,万万不可出的纰漏,而等之后,此物也是送出了,再是如何变化,也与我无关了。”

  他又看了一眼,最后决定还是将此事隐瞒不报,翼翼退了出去,重又将窟门关好。

  过得几日,听得周空玄音大作,震动寰宇,老道自洞府里走了出来,回首看了一眼,有些感慨,也有些怅然,“自领此责之后,我在看守此间万载,今日之后,总算也可以解脱了,而守窟之职,到我这一辈算是终了了。”

  他自嘲一笑,“此是好事,又何必在此感怀,”一甩袖,就腾空而起,御气乘风,离了地陆,直往云中天台而来。

  天台之上,洛山掌教玄洪上人分身早已是自天外天降下,立在二层阶上,远处观去只见一团耀目金光,身周近不得人,他并未立在最高之处,因那是虚位遥待祖师之位,故是并不立人。

  自他往下,则是教中十位上真,这些大能此刻站在一处,望去清气凌霄,光盖寰宇。

  而这些人中,却如众星拱月一般站着一位风姿超卓,矫矫不凡的青年道人,冠结英虹飞寰带,身着升庭洞灵气涵衫,其人唤名何仙隐,乃是今日正主之一,玄洪天年轻一辈中最为俊秀的人物。

  觉元天成通老祖曾赞他“朗如明月,耀胜天日”,此般美誉在有心人推动之下,更为诸天所传颂,以至无人不知,无人不知晓。

  那名守洞老道御空,与众人见礼,也是在其中站定。

  玄洪上人投目,声音和悦道万真人,祖师所遗玄物可是安稳。”

  万真人略微迟疑,言道一切如常。”

  玄洪上人点了点头,他这也只是例行一问,毕竟那玄物多少年来都是安然摆放在那里,无有半分动静,要有变化也不会这一天两天,他道万真人守窟辛苦,不过自今日以后,便可卸下重担了,待何师弟与涵天女结为道侣,我玄洪天与持妄天便合如一家了,日后二人同参此物,共登天门,也算是给祖师一个交代了。”

  万真人听这话,踌躇许久,最后还是移步出来,打个稽首,道掌教,请恕弟子妄言,那物本是祖师留给得掌机缘之人的,如今虽最后期限将临,但毕竟未到时候,是否再等上一等……”

  “万真人,你这话却是错了!”

  一个语声突然打断了他,阶首之上出来一名英俊昂挺,美须及胸的三旬道人,他转动步伐,目光顾视四方,在台上大声道祖师当年留下此物时曾言若百万年中无人来取,便可由得我洛山一脉自行处置,如今已近百万载,何曾见到有缘之人?”

  “虽再有千年,才是期至,可便是神物有主,也当是如何师弟这等人物,修道三千载,便已斩却未来之身,试问那些零落在外的支脉旁系,又有谁可比得?他拿不得,又有谁人可以拿得?如此便稍稍提早一些,又有无妨?”

  他语声道出,遍传四方,不但在此众真,就是台下修士,也都是纷纷点头赞同,不少人还露出与有荣焉之色,尽管同辈中也有几人对何仙隐也有一些不甚服气,可今日这等场合,其人代表乃是洛山一脉门面,他们都是不吝送上赞誉。

  万真人微叹了一口气,打个稽首,便就退了下去。他知晓今日大局已定,是无法动摇掌教和诸位上真所做决定的,但他也仅是出言提醒一句,略尽守窟之人的职责罢了,况且他也不信祖师所传下的诸多道统之中,还有同辈能胜过这位惊才绝艳的何师弟。

  就在这时,忽听得天边仙音缭绕,阵阵而来,闻来颇是娱神悦耳,天穹之中更有流光划跃,牵星曳虹。

  那美须道人转过一看,点头笑道是涵天女来了。”

  众人抬首观去,便见天中金花万彩,银炫布空,一艘五云艛船乘天河而来。

  而天台之上,何仙隐微微上前半步,眼中露出些许期待之色。

  这位涵天女乃持忘天天主涵素之女,名唤菡筱璎,传闻在其母相助之下,经历九百一十四世之转,终成大寰无妄天女身,这等若重现涵天主昔日之道,诸天之人都以为,这位将来必当又是一位天主。而此女今日便将与他结为道侣,并一同参悟祖师所留玄物,得此女相助,他日后定可得悟造化真关,登踏无上天门!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