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七十章 早有阵禁待门前

第两百七十章 早有阵禁待门前

  张衍遁光飞空,心下则是转着念头,白擒怪遵循本能,没有精气灵机地界,一般其也不会去,那里也不知什么东西吸引着它。

  半刻之后,他就来至白擒怪坠落之地,自天空俯瞰下去,可却讶然发现,此怪入界时虽是气势十足,但此刻情形却不太妙。

  其正身处在一大片泥沼之中,周围竟有一圈大阵,里间有无数符箓锁链飞起,将其身躯牢牢捆缚住,这凶怪在里扭动怒吼,却怎么也挣扎不出来。

  按理,似此界灵机黯弱之地,绝无可能拿这等到了洞天层次的凶怪有什么办法,可事实偏就如此,而且这阵法看去也颇是不凡,若无意外,应是大能之手。

  张衍留意到,在稍远一地方,竟有千余人正在驾驭阵法,而且此刻人人都是兴奋莫名,似对这白擒凶怪坠在此间不觉恐惧,反是欣喜。

  其中为首之人,乃是一坐于辇舆之上的皓首老者,只是红光满面,肌肤表面有着一股莹亮光泽,身上冠袍修饰都是极其华贵,其身侧有几名作方士打扮的年轻人,再往外,则是数十名持剑背弓的甲士护卫。另有数十名方士分别盘膝坐于阵门之上,皆是闭目凝神,似在与什么沟通。

  白擒怪在暴动有三日夜后,似终是知晓自己一时无望出去,于是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了,但这也并非是它放弃了,而似在那里积蓄实力。

  张衍淡笑一下,这头凶怪果是智力低下,到了此刻才发现不对,其自入界以来,便时时刻刻在向外发散着庞大灵机,要是没有外气补纳,那是绝然支持不了多久的,若似之前这般大的动作再继续下去,那将消耗更快,要不了十天半月就会本元耗尽。

  而下面那些人似是对应付此等情况很有经验,只见有十余人抬动不少金鼓乐器出来,开始在那里敲击擂打。

  可以看得出来,这些法器也并非凡品,即便不是与那阵法同出一源,也应有相当渊源,声发过处,似能产生一股强横威能,尽数往阵势之中汇聚过去。

  白擒怪在这般摧折之下,不一会儿,就又暴躁起来。

  看它动了,那鼓乐也随即平息。

  凶怪在威吓一番后,便就又没了动静,然而方才未过片刻,那金鼓又在那些方士示意之下奏动起来,再一次把它撩拨起来。

  如此反复上百次,有十多天之后,此怪渐渐变得无力,怎么也不肯动弹了。

  那被称作国师之人自辇舆上站了起来,慎重看着,道:“快要成了,你等要好生看住了。”

  众人闻听,齐齐精神一振,一名方士模样的年轻人喜悦道:“国师,擒获了这一头天外精怪,门下承传至少又可延续千年了。

  那国师眼中也是多出一丝喜色,但他还慎重叮嘱道:“这精怪未曾落网,还不到高兴之时,切不可大意了。”

  众人齐声称是,尽管他们已是与凶怪纠缠了大半月,但是准备充分,还有昼夜休替之人,最多一次出现在阵中的也不到百余个,是以看去虽每一人都是消瘦了些,可精神仍是十分饱满。

  张衍站在高空之上,把对话之言都是听得清清楚楚,这些人要是论修为,至多也只能勉强与明气修士相论,但是手中所掌握的东西却是大大凌驾其上。

  这般看来,此辈不是出自一个没落修道的宗门,就是继承了哪个大能之士留下的遗泽。这白擒怪也极有可能被这些人引了过来的,目的是想利用此物身上的精气灵机供給他们或是门下修炼,这却有些意思了。

  虽都是自天外而来,他却没有上前助这白擒怪解脱的意思,这等凶物,危害世人生灵,乃是所有修道人共敌,自然要尽早消除,此界之人不需要他出手,那是最好不过。

  又是几日过后,白擒怪元气大损,无法维持自己身躯,轰隆一声破散开来,化作无数细碎屑,这些残损哪怕逃了出去些许,都可能借助灵机精气恢复过来,可此界灵机不足,就算去了外间也做不到这一,何况它此刻尚被困在阵中,故是连一丝一缕也未能脱了出去,反而被压制得更是容易。

  那国师站在那里不眠不休已是有多日了,直到此刻,他才缓缓落坐下来,露出一丝倦容,道:“当无什么反复了,差不多该收网了。”

  那些坐守在阵位之上的方士此刻也都是大为放松,着人取出了一只只白色坛子,过去摆在阵位之上,过得许久,那坛中有一滴滴灵液汇聚,大概一个多时辰,就将把这一批坛子装满,那些人将之搬了下去,很快又换了一批上来。

  忙碌了大概有一天之后,阵中才没有灵液才涌出。

  一名年轻方士上去数了一数,激动言道:“国师,此次我等收获三千二百一十七坛灵元水,足够后人使用长久时日了。”顿了一下,又大为惋惜道:“可惜比起那精怪所有,能拿入我辈手中的只有其中千之一二而已,要都能拿来该是多好。”

  国师摇头道:“余下那些,是阵法转运需用,我等是拿不得的,要不然后人修炼用度不足,又拿什么来开启阵法?你若日后到了我这位置上,却万万不可做得此事。”

  听他得严肃,那年轻方士弯腰一拜,道:“弟子受教了。”

  皓首老者道:“把手尾处理一下,我等可以离去了。”

  众人齐声称诺。

  这些人动作极快,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把所有坛子摆到了车辇之上,又把营帐法器都是重新收了起来,很快有人来禀告道:“国师,都是收拾好了,下来该往何处去,还请国师示下。”

  国师往一处方向望了望,又看了下诸人,叹道:“可惜众弟子早已疲惫,不然倒可顺便去大赤坑那里转得一回,看看这些年来有无什么变动。”

  一名官员模样来的人上来提醒道:“国师出来已久,恐朝中不安啊。”

  国师沉吟一下,道:“回去吧。”

  张衍见他们欲要走,目光微闪,一弹指,一缕气机附在了其中一人身上,他很想弄清楚这些人的底细,不过此刻这些人处在亢奋紧张之中,上前攀谈反而易引发冲突,故是准备待其事机处理完毕之后再去寻找。

  要是他真身进来,自然一个念头就可知晓一切,可那样一来,入界可能要数十乃至上百载,显是得不偿失,而他在这里也不是无事可做,至少这个阵法就值得深研,不定从这里间找出许多线索来。

  待那些人全数离去之后,他围着那大阵看了一遍,又落下检视了许久,这布阵之人法力至少也在象相这等层次,而且绝对不止一个,从痕迹上推断,大约是在五万年前成阵,以往威力要远远大过现下所见,应该也不是用来对付白擒妖,而是比其更为凶横之物。

  检视过之后,他并未再发现什么有用线索,就又抬首,往远处一处大山看去,那里有一股红光漫起,方才未曾注意,此刻望来,里间却有着一股古怪气机隐隐吸引着他。

  “这处应就是国师口中所言‘大赤坑’了。”

  他转念下来,决定再往那里一探,于是乘风腾云,须臾到了那红光所在,一眼望下,见这里竟是一个占地方圆千余里大坑,土中有道道红丝盘旋,没有任何草木,并且内中还有不少坑通向地下。

  他一眼就能看出,昔年应是有**力者在此交手,地表被法力波及,才致如此模样,而那些红丝乃是残留下来的一些气煞,如此已无伤人之能,只是气机侵染之下,地土早已败坏,导致此处寸草不生。

  想了一想,缓缓落下身形,捉了一缕气机过来,辨了一辨,发现又是五万载左右,与那大阵建立时期极为相近,两者间必然有什么联系,尤其重要的是,到了这里,他感到那股气机牵引也是愈发强烈了,那源头该是来自地底之地,坑洞深处。

  正察看之时,却有一行人自远处过来,人人麻衣草鞋,背后都是搭着一只布袋,虽是衣着简陋,可都是透着一股精明之气。

  走在最前一人体格壮实,手脚粗大,他见了张衍,见后者衣着气度极是不凡,便喝令身后之人停下,自己心翼翼走了上来,两手一团,拱了一拱,道:“在下杨西,敢问这位高士可是隐遁山中修炼之人么?

  张衍此刻已是完全收敛了身上气机,他微笑着言道:“如此也并无不可。”

  “哦?”杨西道:“高士看来也是要进那大赤坑寻找宝物的吧?

  张衍头道:“我确为找寻一物,也不知能否寻到。”

  杨西眼中大放光亮,拍了拍胸脯道:“不如我等结伴而行如何?莫看我等身上没什么你们修炼之人的神异法术,可世代在此居住,对赤坑之中路径熟悉无比,不是在下夸口,只要尊驾得出来,闭着眼也可以给你寻到。”

  张衍考虑一下,此人既然自称世代居于此地,那么不定对这里情形有所了解,或可以打听些什么出来,便笑了一笑,同意道:“也好。”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