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七十一章 碎玉载有前人踪

第两百七十一章 碎玉载有前人踪

  见张衍应承下来,那杨西大喜不已,立刻回过头,把远处之人招呼上来,他们每一人都是系了一圈绳索在身,将彼此串联了起来,随后一手拿着一把钝头短刀,一手紧紧拽住绳索,一同往深坑内走去。

  杨西边走边是解释道:“这坑洞之中有一些妖鬼,最掘地掏**,有许多地界表面看去如常,但地下却给挖空了,那就是一个陷坑,不小心踩了上去,那可真真把人坑惨咯,”说着把手中绳索摇了摇,“有了这条麻绳,那就可救命了。”

  张衍微微点头,他注意到绳索系得很有讲究,非是死扣,危机时刻,只需一拉,就可散脱开来,说不定里面还有什么其他用途,看来这班人的确经验丰富。

  开始一段路程平稳得很,到了随着逐渐深入到下面,却发现这里地域广大,脚下还铺有很多细碎晶玉,而且一望而知是被人用心祭炼过得,竟是可以蔽绝感应,方才感觉到得那股气机此刻反而变得若有若无起来,好似不经意间就会消散不见。

  他循着气机最盛一处看去,指着言道:“可往那处去否?”

  杨西顺着他手指方向一望,面色一变,道:“那里在下也是去过几回,只是里间有不少妖鬼,每回都是损失几个人手,若是高士要去,就要劳烦尊驾将之除去了。”

  张衍笑言道:“你放心就是,我自会护得你等安稳。”

  杨西道一声好,这时有一个短发汉子凑上来,低声道:“杨头,你就这么相信此人?要是他对付不了那些妖怪,我们这些兄弟岂不是都要栽在这里了?”

  杨西不屑撇了他一眼,自信言道:“我杨某人看人何时错过?这人我一眼望见便知是有本事的。”

  那短发汉子摸了摸头,道:“杨头,可是……”

  杨西踹了他一脚,骂道:“少废话,还不给我滚了回去看紧了。”

  那短发汉子讪讪下去了。

  张衍不去理会这些小节,而是用心感应,这里坑洞左弯右绕,路径十分复杂,若不有熟悉之人在前引路,除非以神通道术大肆破坏才可,可那样一来,此间气机有可能被搅乱,便就更难感应到那处了,目前来看,一步步寻了过去,才最是稳妥的。

  众人走了有一个多时辰,大多时间沉闷无语。张衍是修道人,哪怕只是分身在此,也一样耐得住寂寞,对他来说,这不过过去了短短片刻而已。

  可杨西却有些忍不住了,此刻距离那地头至少还有一般路程,他可不想这般憋闷下去,便道:“高士,你可知这片地坑的来历么?”

  张衍看他一眼,道:“杨壮士莫非知道么?”

  杨西把头一昂,道:“那是自然,杨某人方才说了,吾辈时代居于此地,古时传闻那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张衍笑道:“哦,那就请杨壮士说上一说如何?”

  杨西顿时来了精神,唾沫横飞地说了起来,“听闻数万载,这里也曾是一片万里沃野,只是人间出了一个名唤赤曜的凶怪,原本乃是天上神人,被贬下界来,只是不甘受罚,却在人间肆虐,听闻一顿可食十万人,天上神人见人间哀苦,同样下得界来,便在此地附近将这赤曜截住,两边动起来手来,那一场斗战,可真是打得天惊地动,那凶怪终被杀死,残躯也被斩开镇压在此。据说如今就埋藏在这地坑最深之处……”

  张衍目光闪动了一下,所谓传闻,定然是与真实有所偏差的,但其中也包含一点真实信息,例如当年一场大战当是不假,这里的确是有过大能相争,说那凶怪还在地下,不定就与那传了出来的气机有几分关联。

  又走了一段路,杨西突然神色严肃了起来,言道:“高士,那便是妖鬼了。”

  张衍早在他们之前便望到了这些东西,所谓妖鬼,乃是一个个佝偻着身躯,上肢奇长,下肢蜷缩,覆盖着灰绿泥苔,形若人猿之物,其面孔干瘪,有五官,行步迟钝,步距较小,看去似在飘荡陆上缓慢飘荡,视界之中,其数目大概零零散有个几十头。

  他能够分辨出来,这些东西是尸骸怨气感染**灵机,最后异变而来,

  要除去也是简单,不必拿什么神通道术,只需搅扰其躯内气机便可,是故他也未曾如何作势,只是吹出一口清气,这一气吹出,好似平地刮起一阵大风,从坑血**之中拂过,那数十头妖鬼先是一僵,随后一个个化作尘土散落在地。

  杨西一行人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莫看妖鬼慢吞吞的,可是极难对付,刀斧砍上去都是无用,尤其还能喷吐秽气,沾者即倒,从无例外,可眨眼间俱被料理干净了,传闻之中的修炼士有这般厉害么?

  短发汉子开始也是愣住,随后兴冲冲跑上来,拽住杨西道:“杨头,此回真是赚大了。”

  杨西敲了他一下,瞪了他一眼,道:“不要乱说话,到时候若有收获,也当由高士先选,明白么?”

  “明白,明白,”短发汉子连连点头,“人出了大力,自应拿大头,这点规矩小弟还是懂得。”

  杨西深吸了一口气,这回还真是碰上一个了不得的人,深入赤坑之中,最麻烦得就是这些不干净的东西了,通常能避则避,可这么一来,许多好物就只能白白的错过了。也不是没人用过其他办法,可无一例外都是失败了,除了修炼之人身上的正气,没有什么办法都克制这些妖鬼。

  可他不是见识的,那些修炼士身上虽有古古怪怪的门道,可顶天只能让妖鬼退避而已,像这么一口气就解决数十头的,那是从未听说,怕是只有传闻之中坐镇都城的国师才可能有这等能耐。

  张衍感应了一下,只是一口清气,但那气机却更显微弱了,看来先前判断无措,要尽可能少动神通手段,他转目一看,见众人都是愣在那里,笑了一笑,道:“继续前行吧。”

  杨西道:“好,这就走。”他此刻言语已不似方才那般随意,而是多了几分亲钦佩和恭敬。

  此后路程再无什么太大阻碍,又用了个把时辰,路上陆续灭去数个妖鬼之后,到了一个丈许有余的坑**洞口,满地都是破裂玉片和金铜碎块。

  杨西到了这里,明显情绪亢奋了许多,他问道:“高士,大伙也是累了,可否容我等在这里歇歇脚,捡些东西?”

  张衍颌首点头,道:“杨壮士自便。”

  他吩咐一声,所有人都是散开,拼命将这些东西往兜布里放。

  杨西一把抓住想要走开的短发汉子,道:“关照下去,只挑贵重的,分量轻的,把大家伙都给扔了。”

  短发汉子有些迫不及待,连声道:“是是,杨头,我晓得。”

  杨西笑骂一声,放他去了,随后转过头来对张衍道:“高士可有看重的东西?吩咐一声,让伙计们可帮忙找寻。”

  张衍言道:“不必了。”

  杨西没再啰嗦,知趣退下。

  张衍走了几步,目中放出微微光亮,最后落定在一处,伸手一招,自沙土之中抓来了一物,看去只是一枚指肚大小的玄玉,但其材质与先前国师身上所佩戴的玉佩完全相同,不同得是,这是一块碎片。

  似这般模样的东西,周围还有不少,如此看来,其都是从一个整物之上掉落下来的,他深思了一会儿,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答案,又抬头看向坑洞深处,是否如此,要到下面去寻求验证了。

  他把杨西寻来,道:“再往下走,杨壮士去过多远?”

  杨西想了想,道:“最多半天路程。”

  张衍道:“路径如何?”

  杨西道:“也是千沟百壑,九曲十回,比上头更难行走。”

  张衍道:“若是再往下去呢?”

  杨西有些为难道:“再往下面不太好走,早前也不是没有大胆的先人下去过,可十个当中,能有一个出来便就不错了,而且在下也未曾去过,认不得路啊。”

  张衍嗯了一声,道:“如此,杨壮士稍候带我到那熟悉之地便可。”

  杨西道了声好。

  在此耽搁了半个时辰后,众人依依不舍的再次上路,继续往深处行走,通过重重繁杂洞径,三个时辰之后,在一处形似巨兽吞口的洞壑前停下。

  杨西道:“高士,就是此处了,再往前去,杨某人已无法领路了。”

  张衍站在这里,却是感得那气机清晰了一些,既已找到这个入口,下来无非是多费一些手脚罢了,便道:“无妨,我一人下去便可,你等可以回去了。”

  杨西犹豫了一下,拿刀挑开了胳膊上一个伤疤,面不改色自里取出来一个细小皮卷,道:“此是前人所留洞中地图,也不知是否能帮到高士。”

  张衍接了过来,目光一扫,便已记下,并笑道:“你赠我一物,我也还你一物。”他骈指一点,凭空凝聚出一张符箓,道:“你日后携着此符在身,那些妖鬼自不会再伤你。”

  杨西一怔,随后激动接过,道:“多谢高士,”他连连打躬,并问:“敢问高士名讳?”

  张衍没有回答,只微微一笑,信步往下走去,很快身影便被一层淡淡烟雾遮了去,最后消失在了地坑深处。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