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七十七章 神通入境指本真

第两百七十七章 神通入境指本真

  张衍在外看了许久,随后回了摩空法舟,驾驭这法驾在这片地6上四处游走,这一圈下来,就是三月过去。

  实则这里并不存在时间之转,因为外间那些岩石高山连些微变动也没有,好似凝固了的剪影一般,但是他却可从自身灵机消耗来推演时日之流逝。

  这里也不存在任何灵机,无法收用外气补充自身,只能靠他从宗门之中携了出来大药修持。

  他曾试过能否退出,可是现出路未绝,但要想推开也是力有未逮,却总是差了一线。

  这应是参神契未曾达成圆满之故,按如此推断,假设他最后没有寻找到根果,那么就很可能永远无法出去。

  他并不为此紧张,身上紫清大药带得甚多,维持数百年内当无任何问题,这段时日中,足够他找出办法了。

  只是这等情形下,其他拥有魔藏的人到此,若停留的时间长一些,准备又不足的话,那么有可能在还未遇得同辈前就已然消亡了,而且这般广大无垠的的路上,彼此之间照面的可能性着实太小了。

  看魔藏背后那人的行径,一直是朝着鼓励同辈互相杀戮的路子走的,没有道理到了这里有所转变,所以里间一定有他还未曾明白的地方,不定就是找寻到根果的关键。

  他仔细思考下来,认为而到了这里后,无论自己走到哪里,对那根果的感应与初到之时没有任何改变,说明这么下去是没有结果的,需要另寻办法。

  这还是从魔性上着手,其既然能引自己到里,那么与根果之间必然是存在某种呼应的,在暂无其他路可走的情形下,从这里寻找突破反是有极大可能。

  想到这里,他盘膝坐定,继续催动那魔性,只是这一回却许久不见变化,但他却没有因此放弃,而是坚定不移转运下去,大约有三年之后,这魔性终是产生了一缕微不可察的悸动,而那根果也似变得稍稍清晰了一些。

  他顿时明白,自己的确是找准了方向。

  不过若说这算是魔藏背后之人的考验,却是有点不像,莫看此举他做着简单,但想要渡过其实并不容易,意志上稍有动摇,就有可能失败,特别是修炼力道之人更无这等耐心。

  心下思忖下来,根果这么难以感应,应该不是常态,这或许与自己曾经削弱过魔性有关,此缕魔性已是被他摆弄到了磨无可磨的境地,甚至只差一步,就可能泯灭而去,恐怕是这个原因,才导致感应起来格外不易,要是换做其他人到此,若未刻意压制过此物,或许就无有这么困难了。

  但他并不因此而后悔,魔性影响太大,当初他就察觉有所危害,要是任由其蔓延泛滥,说不定会慢慢受其影响,变得不再是自己了,便只为此,眼下这点阻碍就根本算不得什么。

  魔性在催动之中虽也会不断壮大,但他此刻也非原来那等修为了,在斩却过去之身后,其无论怎么增长,都无法再影响到他心性,除非魔性忽然有了本质上的变化,这事便是生,也只可能在寻到根果之后,不会是在眼下。好在这魔性毕竟大大不及原来了,在其真正不可控之前,他有把握将之先一步压制下来。

  随着他专心运功,对那根果感应愈强烈起来,最后身躯一震,面前似是敞开了另一片天地。

  往外看了一眼,他顿时生出一种奇异之感,自己似在原地,又不似在原地,且周围事物表面望起来并没什么变化,实则却是隔了一层,好若镜中之景,若说方才是在“天地之表”中,那么此刻就好像踏入了“天地之内”。

  但这还不是最终,只是向着根果所在稍稍前进了一层,前面还有许多路要走,换句话说,他尚还未接触到这门功法的源头,还无法在此道之上理清自身,从而正视自我。

  他意识到下来之路恐怕将会更为艰难,不过有径可循总比茫无头绪来得好。

  他并没有立刻前进,而是试着往后退了一步,顷刻之间,就又从这“内天地”中退了出来,回到了原来天地之表所在,

  做完此事,他暗自点了点头,看来自己行过所过之地还是可以退出的,不似外间拦截那般坚固。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他现这其实是一种变化神通,可以遁去敌手难知之地,或许有参神契在身他本就可以施展,只是以往并不通晓此法,可如今在魔性牵引之下,再通过亲身体悟,却是于顷刻之间便学会了。

  “这般说来,越往前走,可能学到的神通手段也便越多了。”

  如是这般,他倒期望这段路可以长一些,于是把气机稍作调理,待心神定下,继续运转功法。

  不久之后,他又感觉到了一层阻碍,然而这一次有些奇异,居然有两条道路可做选择,而且表面看来一般无二,彼此没有什么分别,不管如何催动那魔性都是无法区分。

  他考虑了一下,却没有多少停顿,既然无法看出底细,那也不必顿留在此,先选择一条前行,用心体悟其中关窍,若见不对,大不了再退回来就是了。

  有了这番计较,他顺着那感应而去,顿觉身躯一重,自己不再是身处在某一界空中,而是在飞遁行之中,此时感应之中,那根果也是生出了另一重变化,不在是钉在一地,而是变动无终,每每方才顾到,就又到了那处。

  这就如天中星光,他所攀附到的,只有过去之影,而非那本真实质,若无法赶上,那便只能追逐在后,永远无法挨近其真正之所在。

  然而他没有因此退缩,方才到此,他便现这里是类似那等莫名界空之地,只是不仔细观察,根本无法察觉,在此等地界中,肉身无法做到的,不等于神意不成。

  于是他坐定下来,神意一展,便顺利跟了上去,只是下一瞬,神意似乎猛然膨胀了起来,并不断向外延展伸张,达至无边无际之地,霎时贯穿过去未来之界限。

  此时他终是真真切切感受了那根果之力,实则此物无处不在,自始自终便在他的身边,只是其于刹那之间,可转万千,不得正确门径,便难以窥得分毫。

  但这并不是说此刻已拿得了根果,他虽能以神意跟上,但似还是少了某一关键,终究无法合于一处。

  正在思索之时,他忽然感觉,自身在神意飞消耗之中,显是追逐根果之举带来了极大负担,便立刻转动本元补充损折,但这不是什么长久之计,哪怕根底再是深厚之人,也终有支持不住的时候。

  可既然魔性指点他到这里,不可能是一条死路,定有解决之法的,只稍作思索,差不多已是知晓该往何处破局,心下一唤,那魔简顿时飞了出来,并往身躯之中灌入那莫名之物,不断修补本元。

  这莫名之物一现,却仿佛引动了什么,亦好似打开了缺口,无穷无尽的莫名之物凭空生出,往他身躯处齐齐涌来。

  到了这刻,他才能分辨清楚,这些莫名之物并不是来自于一处,只是自无数界空中来,并且存时极为短暂,根本无法单独感应到,唯有自己与魔性乃至那根果三者呼应之时,方能以魔简引动,而一旦无法跟定那根果轮转,这一切便会中止。

  他立时明白,这里所演神通,是令他知晓如何主动吸纳那莫名之物,以补自身之不足。

  若是此点真能做到,那么肉身可谓达到“不坏之境”了,哪怕是遇到斩却过去未来之辈也可正面一战。

  但此前提,却是要取得根果,否则离了这处,没了魔性指引,他万难施展出这等手段来。

  只是光有这些,还并不能助他拿定根果。许久之后,他明白这里继续下去,恐怕无法达成所愿,于是退了出来,又往先前另一个方向行进。

  才至此处,他立时现,这里同样是以神意为先,于是抛开肉身,轻轻一跃,得了一处混沌界空之内,

  这时他却讶然现,自己正立在一处岛屿之上,风卷波澜,海碧天蓝,奇异的是,身上修为却只有力道一重境,而在对面,正有一个眉宇带煞的年轻修士正冷冷望着他,从其身上气机来看,修为也是与他一般。

  此人看他几眼,冷声言道:“我等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这里,望你勿要令我失望。”

  张衍目光微动,没想到对手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他本有过思考,通常魔藏主人力道五转之后就可往这里来,那岂不是便宜了他这等功行深厚之人?

  现下终是这明白,在此神意存驻之地,这里显现出来的极可能只是双方未来过去之照影,是不可能依仗修为去欺压对手的。

  然而他却丝毫无惧,他方才试了下,这里虽不能使动寻常法宝,但自身精修得来的手段却不会因此而消失。

  需知他所掌握得不仅仅是力道之身,同样还拥有气道修为,并且每一关都是修炼到了极致,抛开斗战能力不提,在同境界中,只从根底深厚上来论,无一人可以越过他。

  气、力双合,可以互相弥补不足,再加上最为趁手的清鸿剑丸并未失去,这意味仍可展动飞剑之术,如此一来,浑身上下已无甚短板,在同境界之中,那些手段单一的敌手,他可以轻易胜过,当即心意一起,一声剑鸣,一道湛湛剑光已是飞腾出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