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八十六章 心转山外海天阔

第两百八十六章 心转山外海天阔

  馆阁门前一个侍候童子见张衍出来,躬身一揖,道:“上真,方才有一封玉笺送来,说是请上真过目。”

  张衍脚步一顿,道:“拿来我观。”

  那童子忙是将那玉笺取出,弯腰俯身,双手托于顶上。

  张衍取入手中,翻开一瞧,见这是一封拜书,看最后落笔留名,却是“宋无为”三字,他这些时日不但览阅方志,对即将要打交道的洛山观着实设法了解了一番,这位宋无为乃是观中是自掌教之下,十位凡蜕上真之一,也是修成了二重境,斩却了过去身的修士。

  他忽然有种感觉,此人或许对自己会有所帮助,便自袖中取出一玉符,递去道:“你将此符送至宋道友洞府上,他若到来,便速来报于我知晓。”

  童子恭敬道:“小的记下了。”

  张衍挥了挥袖,令其退下,自己则来至馆阁之前,这里有一道清泉溪水,有朵朵花瓣艳丽自上游漂流下来,要只是如此,也实属平常,每一片花瓣之中都是刻有一个蚀文,但其中内容却是晦涩不明,令人无法理解其意。

  他往上方看去,那里是一座高峰,峰顶只被一团朦胧云雾所包裹,以他功行,很是容易就能强行破开,但到此地做客,却不好如此做,便道:“来人。”

  光华一闪,那阵灵显身出来,躬身道:“上真可有什么吩咐?”

  张衍抬起袖来,朝着上方一指,道:“这上游是何地界?”

  那阵灵看了看,回道:“回上真,此处地界以前是一位阮姓真人的别院,只是这位真人无有后辈,当年只豢养了一些自天外擒捉回来的妖物异种,真人转生后,看在他的脸面上,这些异种仍是留在了此地,这些年来也是一头头亡故了,唯有一头名唤‘曲滂’的老牛还在那里,因看它老实,是以门中仙师们也就由得其在此养老,若是它扰了上真,小人真就去好生教训它一顿,或者将之驱赶了出去。”

  张衍心下微动,问道:“这么说来,这头老牛并非是玄洪天出身了?”

  阵灵回道:“是。”

  张衍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山巅云雾,目光略显深远,他没有再去多问,沿着溪河观赏了片刻美景,就又回了馆阁修持。

  到了第二日,那小童一早来报,言那位宋真人已是来了。

  张衍吩咐道:“有请宋真人。”

  待小童下去传命后,他坐有一会儿,便从殿中出来,来至殿门之前,等不多久,就见一名头插玉簪,青眉俊容的道人自外走了进来。

  张衍抬手一礼,道:“想必这位就是宋道友了,贫道有礼了。”

  宋真人看了看他,也是回得一礼,道:“不敢,张道友有礼。”

  张衍微微一笑,侧过身道:“还请道友入内说话。”

  两人到了里间,坐定下来,自有阵灵上来为二人奉茶。

  宋真人待茶盏摆好,拿起品了一口,便放了下来,开口道:“宋某此来,只为说一句话,”他目光凝定张衍面上,“道友当真不该来此。”

  张衍神色如常,只道:“哦,为何如此说,道友可否告知缘由?”

  宋真人盯着他道:“你可知晓,在你到来之前,门中正准备拿那神物做一番文章,我门中何真人本可以借此一步登天,我洛山观也可因此避过一场劫数,可是因你之故,这番筹谋最终未成,甚至我洛山可能因此多一个对头,你说如此,我洛山观之人岂会甘愿将那神物交托于你?”

  张衍笑了笑,道:“若无此事,贵方就会将那神物顺利交予贫道么?”

  宋真人呵了一声,略带一丝自嘲道:“想来也是不愿的,毕竟看守百万载,早已把此视作了自家之物。”他站起身,道:“这其中有颇多利害,道友终究只有一人,莫要因此耽误了。”

  说完之后,他拱了拱手,竟也不再多言,就这么转身出去了。

  张衍目送其出去,心下若有所思,他能看出这一位真实用意,明着是来劝言,实则却是故意透露了许多消息给他,但为何要这般做,这却值得思量了。

  很有可能的是,这些消息获取并不难,便是对方不说,他迟早也是要知道的,不过提前被告知,那意义便就有所不同,要是他畏惧洛山观势力,存了退避之心,那自是少了一番纷争,可要是他有要什么手段逼得洛山观不得不就范,或者说将来双方对上了,那也算是提前留了个情面在这里。

  不过他早已是有了一番定计,不管其等会如何做,只要不曾撕破脸皮直接动手,那对他影响都是不大。

  转过念头,他把袍袖一摆,就起身回去了内室之中,依旧入定持坐。

  数日之后,他正坐观之时,忽有所感应,目光一闪,就忽忽自外飞来进来一团气雾,其中却见一个怪脸在里左冲右突,却怎么也出不去。

  眼见得这气雾越收收小,那怪脸也是露出惊惶之色,告饶道:“上真饶命,上真饶命,小人并无恶意,乃是来此送信的。”

  张衍令那气雾稍稍松散了几分,淡声道:“你是何人,又为何人送信?”

  那鬼脸道:“主人名字请恕小人也是不知,只得奉命来此告诉上真一桩事。”

  张衍没有出言,只是目光平静看来。

  那鬼脸一个激灵,不敢迟疑,眉心一开,就有一道光帘投下,上面有许多文字闪现出来。

  张衍拿眼一瞧,这里说得却是不久之前那宋真人所言之事,不过更为详细,而且前因后果都是说了清楚,好似这一切都是其亲身经历。

  那鬼面放出这光芒之后,目光就变得呆滞起来,待光华一收,其便身躯一颤,化作青烟飘散,未有几个呼吸,就彻底消失了,从头到尾都不留下任何痕迹。

  张衍未去做什么,这是那书信主人早便做好的布置,此人功行当是不弱,玄洪天中能做得此事之人,左右也就那几个,至于目的,眼下线索太少,尚还不明。

  他心下思忖道:“原来洛山观本是安排何仙隐与持妄天天女合为道侣,由二人共参神物,如此哪怕无了看守神物的名分,有持妄天为友盟,也能保得玄洪天太平,而何仙隐要是凭此此物侥幸有所成就,那彻底无需畏惧外敌了。”

  这本是一个好算盘,只可惜其等并非是祖师所言有缘之人,注定得不到此物,否则那玄石也不会在被请出之后又自家转了回去。

  宋真人先前只是提了一句何仙隐,并未去言与那持妄天天女之事,想来终究是自家同门,故只是点到为止。

  正思索之时,小童在门外道:“上真,万真人来了。”

  张衍把首抬起,道:“有请。”

  不多时,万真人迈步进来,与他叙礼之后,便安坐下来,递出一枚玉简,道:“此是有关那澈延山主的一切记述,真人可拿去看了。”

  张衍收了下来,浅浅扫了一眼,将之摆在了一旁,笑道:“听闻贵方要办贫道几件事,却不知到底是几件,可否说个准数,也好让贫道心中有个计较。”

  “这……”

  万真人不禁有些犹豫,洛山观拿出这些借口来,明显只是为了为难张衍,而要是把具体几件说准了,眼前真人要真是都做成了,那他们岂不是作茧自缚?这也并非是他杞人忧天,张衍作为太冥祖师指点来此的有缘之人,谁知道身上会否什么厉害手段?

  张衍见他一副为难模样,更是加深了心中判断,笑了笑,道:“若是不可,也是无妨,贫道只是随口一问罢了。”

  万真人微微松了口气,拱了拱手,道:“多谢道友体谅,有些事万某一人还做不得主,”顿了下,又道:“不过万某回去,会想办法说服同门,给道友一个准信。”

  张衍神情之中却是一派洒脱,道:“无碍,贫道过几日很可能去那凶妖蛰伏之地探查,只我并非贵方之人,来去有所不便,不知可道友这里可有往来凭信么?”

  万真人这次倒是大方的很,道:“早已给道友备妥了。”他自袖囊中取了一枚玉碟,递了过来。

  张衍接过玉碟,拿在手中看了几眼,对方给得如此痛快,此物恐怕不止凭信那么简单,当还有随时监察他行踪的作用。

  不过这却无有关系,在玄洪天势力范围之内,他也并不准备做什么,而去到天外后,那便用不着此物了。

  万真人见把物件都是送到,就提出告辞,张衍也不挽留,起身相送,随后转回府内坐下,将那玉简拿起,意识入扫一转,这里记述还极为详细,包括那澈延山主的修道年月,功行几何,又有什么神通手段,底下又有什么样的实力,通常居于何处都是一一罗列。

  不过既明了洛山观的目的,他自不会再沿着这条路走,因为如此下去是注定无有结果的,至于这玉简上面的消息,也并非无有价值,至少让他知道这澈延山主定然有些问题的,要是日后万一对上,也可做到心中有数。

  倒是澈延山主所在那处下界,正有一个洛山观所言的“旁脉别支”在那里,他正好趁此机会前去走访一番。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