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二章 巨躯遮天显威容

第两百九十二章 巨躯遮天显威容

  看守道人吩咐下去未久,就有一道道灵光腾起,朝着四面八方飞去,其中有一部分则是直往演法大会所在悬空天屿而来。ΔΔ

  而此时此刻,张衍与通海道人二人正在观望下方斗法。现下正是轮到昕传出手,其表现也极是出彩,只几个回合就压倒了对手,轻易胜出。

  通海道人见了,十分高兴,道:“张道友,依你之见,那昕传与任棘二人若是比斗一场,谁胜谁负?”

  张衍言道:“生死之战,任棘能胜,演法比斗,昕传可赢。”

  通海道人寻思一下,不觉也是赞同点头。

  这两人斗战方式截然不同,任棘常常是于千钧一中攫取生机,这等作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当真是凶险无比。

  而昕传本来就不是什么散修,而是他一位隐居同道的弟子,只是居于小界之中,不为外人所知罢了,其根底深厚不说,一身所学也皆属上乘,不仅如此,还有几件厉害法宝,这次若不是知道能得高人指点功法,其师父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他出来的,是以寻常散修难以与之相较,每回斗战都是以绝大优势胜出。

  可这毕竟只是演法之会,每人都知不会有性命之忧,故而能拿出十成本事来,但要是生死之战那就不同了,有太多内外之因可以影响,在这方面,身为散修的任棘一身所历斗战极多,便不是昕传可比了。

  通海道人又往场内撇了几眼,道:“张道友可曾可出赤裳所选之人在何处?”

  张衍笑言道:“有一二疑似之人。”

  其实不管是哪一个,昕传和任棘只需将所有对手都是击败,便就胜了这场赌约,至于这二人会否在此之前碰面,演法之会乃是轮战,胜数多者为上,任棘即便在对上昕传时主动退让,那也不过是输得一场,而迄今为止,其还未曾败过,是以并不影响大局。

  正说话之间,他忽生感应,往某一处看去一眼,眸光一下变得幽深起来。

  通海道人也是往那里一望,却什么都未曾见得,奇怪道:“道友,可有什么不妥么?”

  张衍略一沉吟,言道:“道友,若是稍候有事,还望无需插手,贫道自会解决。”

  通海道人见他说得严肃,不禁略觉诧异,但也没有多问,只是抚须点头。

  就在此刻,却听得一阵阵尖啸之声传莱,随即便是一道道灵光自远处飞至,通海道人一看,神情顿时凝重了几分,道:“是警讯传书,如许之多,莫非出了什么大事?”

  他伸手一拿,捉了一道传书过来,打开一看,哼了一声,道:“巨融?这人又来我宣阳天搅风搅雨了么?着实可恶!”

  张衍心有所感,此人似与自己有所牵扯,便问道:“此是何人?”

  通海道人言道:“这巨融乃是巨灵族人,可血脉并不纯粹,早早便被族群丢弃了,不过运气好的是,其父母之中,疑有一位在部族中地位颇高,着实留下的不少遗泽,也就靠着这些东西,再加上他先天禀赋也是不差,某一宗派见他也十分有潜力,故是将他收到了门下,只是后来这师门被妖魔所破,他便与其几个师弟立了一个松散盟会,数千年起来,其游走在诸天之内,无论你是何人,只要拿得出酬报,其便会替你解决仇敌对头。”

  张衍哦了一声,言道:“做这般事,可是极易得罪人,此人能逍遥到如今,倒是不简单。”

  通海道人言道:“那是因为此人已修到力道六转之身,得悟一门寄托血肉之术,与人斗战之时,哪怕身死,靠着残余血肉,也能再度活了过来,几无人可当场打杀了他,也是仗着这门神通,亡在此人与其师弟手中的同道,已是不下一掌之数了。”

  张衍一挑眉,余寰诸天凡蜕修士可是有数的,哪怕少得一个,怕也是一场震动,这人竟能杀死这许多同辈,那已不单单是功诀秘法的缘故了,若真要对付,再是厉害的神通道术也有破解之法,这人定是别有倚仗,他念至此处,便问道:“不知此人背后是谁?”

  通海道人嘿然言道:“道友看得准,朱柱天天主巨驭也是巨灵,有传闻这一位便是巨融亲父,而其母来头似更是不小,似是青碧宫弟子,且巨融从不对大宗或是天主门下出手,是以诸天天主也懒得出来理会了。”

  张衍点道:“要是如此,也说得通了。”

  只要不是关系到切身利害之事,哪怕是天主之尊也不会去轻易得罪另一位天主,更何况还牵扯到了青碧宫。

  实则先前也不是没有人试图私下召集同道围攻过巨融,但这事做起来实在太难,到了凡蜕境界,哪一个不是一方大能,想要聚集起来动静绝然不小,早就被人提前察觉了。且修为至此,对危机来临之时都会有一定感应,巨融更是精于此道之人,几乎每回都是先一步逃遁了。

  通海道人随手把那警符化去,叹道:“巨融到这里来,也不知是盯上谁人了。”说指话,他忽似想到什么,神情一震,猛然看了过来,瞪大眼道:“张道友,莫非此人是来找你的不成?”

  张衍笑一下,道:“恐是如此。”

  通海道人却是急了,一把抓上他衣袖,道:“此人不可力敌,便是胜了,也易招惹无穷麻烦,走,道友可先回山门,避过为好、”

  张衍笑了一笑,道:“今日若躲,来日莫非也躲么?”

  通海道人一怔,缓缓将手放开,郑重道:“那道友万望小心了。”

  张衍点了点头。

  轰隆一声,天穹之中传来一阵大响,虚空骤然开裂,随后一个手持金锤,身躯庞大无比的巨人步出来,随此人到来,那不远处的天屿便有阵禁护持,也是摇晃不定,半天之中气流狂卷,本来聚于此间的浓密云海被破一个窟窿,并向四面八方持续散开。

  所有正在比斗之中修士都是气机不稳,感觉自身法力似要涌动起来,一个个都是大惊失色,不得不坐了下来,借助阵法镇压气机。

  在场凡蜕真人钧是紧皱眉头,还有人微微变色,通过警讯传书,他们已知巨融到得界中,本来都是在顾虑宗门那里不稳,可未想到,其居然找到了这处,把么其所寻找之人便一定在他们之中了。

  有几人暗暗做好了戒备,难说此人不是来找他们的,这个时候,再想躲避已是不及了,否则传了出去,不但自己脸面要丢光,连宗门名声怕也要因此受累。

  场中气氛正紧张之时,天中有一股宏大白光骤然现出,却见自里走出来一名身着杏黄道袍,头戴云从法冠的老道人,身外瑞光腾腾裹绕,他转向巨融,打个稽,道:“巨融道友,此间正是百派比斗所在,尊驾气机如此张扬,是否有所不妥?”

  意外的是,巨融这次却是格外好说话,点头道:“道友说得是,是我莽撞了。”随他言语,身上气机逐渐收敛,那天屿也是不再晃动。

  老道人神情微松,说实话,此间包括他在内,几乎无有一个也愿面对此人,若有三分是忌惮是其实力,那么剩下七分就是顾忌其背后之人。不过仍是未曾放下警惕,道:“巨融道友此来究竟为何?”

  巨融沉声道:“我在界环前曾言,此番受人所托,来此找寻一人,与宣阳天中同道无关,故是林道友大可放心。”

  那老道人仍是皱眉,能来斗法之会的,便不是与宗门交好之人,多多少少也总有一点牵扯,要是坐视不理,传出去名声可不好大。

  巨融似是看穿了其心中所想,道:“道友不必为难,此人亦非是余寰诸天之人,”说着话,他转看去一个方向。

  众真也是随着看了过去,却见其视线落处,正是张衍所在之地,有几人不由露出同情之色,暗自转念,也不知这一位是如何得罪了巨融。

  巨融盯着张衍直看,他始终对那一日的莫名惊悸有些疑神疑鬼,但却不能确定是否当真应在后者身上,心中已是打算好了,要是此刻又是生出那等感应,那么这一回便先行退去,等得自己师弟回来之后,再做应对。可是过去许久,却始终不见任何警兆,顿时放下心来。

  张衍在其注视之下却是从容依旧,神情无有半分变化,可这时他却是生出一丝感应,感觉有一股莫名意识在身上一晃而过,不由抬头看了看,心下略一沉吟,这感应极其微弱,想要找到源头并不容易,而且似对自己并无恶意,这时大敌在前,不是去理会的时候。

  虚天极深之处,一名道人将一枚青色玉章收了回来,转过身来,对着一道无比宏大的光亮稽道:“师父,弟子已是遮掩去了天机变化,不过似被那张道人察觉了什么。”

  那宏大光亮之中有声传出道:“无妨,这位张真人道行也是颇高,自能辨得利害,他当是不会多言的。”

  …………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