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五章 青天之上有云遮

第两百九十五章 青天之上有云遮

  张衍自回了澹波门后,就不去管外间纷纷扰扰,继续在此间推演那未完功法。

  本来他便已接近了那最后关口,这回全副心思放在上面,只是用了两月时日,便就大功告成。而且不止如此,就连自身那太玄真功,也有了更大收获,对其中变化领悟更是深了一层。

  只是到了这一步,竟又出现了上回那等感应,可这次不同的是,仿佛只要他念头一动,就能窥看到一门神通妙法。

  他思索下来,虽是太玄真功是自己推演出来的,但毕竟是从太玄门道术之上演化而出的,这两者间有无法割裂的渊源,而那冥冥中所感,很可能是当年太玄门大能给自己后辈留下的遗泽,许是但凡修行到这一境界太玄后辈,都可以触及到。

  此刻若是选择接纳,不定会与其有所牵扯,但更可能会带来麻烦。这里最好结果也无非是获得一门功法,但是那一头也很可能察觉到他的存在,由此带来不可测度的风险。

  而现下有祖师神物在前,他完全不必去如此做,只需按部就班提升自己实力就可,故是在修行之中,刻意避开了那一处,决定等到未来合适之时再与之接触。

  他起手一点,一道灵光激出,将所演功法录在了一枚玉简之中,随后一摆袖,就自闭关之处出来,跨步入阵门之中,来至通广真人潜修之地,在门前着人通禀了一声,过不许久,那看守之人回来道:“掌门真人请张上真入内。”

  张衍一点头,抬脚踏上一道玉浪,霎时身与水合,遁入其间,转得数转之后,便在一处水河之上重又化显出身形,抬首看了过去,却见通广道人正在此处等候,便打个稽首,道:“通广道友有礼。”

  通广道人回得一礼,便请他到了里间,待坐定下来,笑言道:“我数天前见得灵池徐涌,清光洒落,此是大大吉兆,想来恐是要落在道友身上了。”

  张衍微微一笑,将那枚玉简拿出,起双手递了出来,道:“不负道友所托。”

  通广道人容色一正,自座上起来,也是起双手接过,回至座中,他识意入内一转,就将这篇功法看有一遍,他目光中不禁露出欣喜之色,点头道:“妙,妙。”

  张衍所演化的这篇功法尤为注重根基,但对入门时的资质要求并不高,门槛较其他功法低了不知多少,然而这并不是说此法不高明,反而是由浅入深,只要有足够耐心毅力修行下去,不说能成得大功果,至少修为不会太低。最重要一点,此功与澹波宗中大小功法都是一脉同流,弟子修至半途,哪怕转去修炼其余他法,也没有任何妨碍,可以选择的余地一下大了许多。

  通广道人赞叹道:“只此一法,便可兴盛一门。”

  张衍摇摇头,道:“通广掌门过誉了。”

  他能做到这一点,也是因为澹波门的功法本来就稀少,左右寥寥几门,且还都是相属相近,要是换了溟沧中的五功,那是万难做到这般的。

  通广道人心情大好,言道:“张道友何必谦言,有了这一篇功法,我澹波宗弟子日后上行之途将是大大开阔,我宗门上下都是承你之情。”

  张衍笑了笑,道:“既然此事做成,那贫道也要告辞了。”

  通广道人劝道:“外间波潮未平,道友何不再多留几日?”

  张衍道:“不必了,如今外间皆知我在澹波门中,停留下去,怕是给贵方召来麻烦。”

  通广道人笑道:“我澹波宗也有祖师留下法宝护持,却也不惧外敌,不过我观道友当是另有计议,去意已定,那也不再多留了,”他伸手入袖,拿出了一枚玉符,递送过来,“道友日后但凡有事,只需持得此物来,我澹波宗必会出力相助。”

  张衍欣然接了过来,道了声谢,便就起身告辞。

  从洞府之中出来后,回去稍作准备,到了第二日,便就动身启程,准备前往青华天。

  通海道人则是奉通广之命前来相送,他言道:“张道友,洛山观背信之事道友待如何处置?”

  张衍言简意赅道:“时机未至。”

  通海道人顿时心下有数了,他又言道:“巨融把神物之主的消息散播了出去,却是道友很是不利,许有人在背后借此搅风搅雨。”

  张衍心里明白,巨融在众人面前暗示他是神物之主,这其实是包藏祸心,那定然会引得许多人前来觊觎,或者利用他达到某种目的,通海道人的担心不无道理。

  不过他并不在意,此事被外人知晓,固然有许多人会打主意,但有太冥祖师指点而来的这个名头,实际对他下来行事反而有利。

  现下他还未准备去将此物取来,这一段时间内无人会拿到如何,而待得实力足够之后,那时又何必再顾忌这些了。

  而在此之前,有洛山观代为看着那神物,那大可放心,根本不怕此物走丢。

  他与通海拜辞之后,就行步到了摩空法舟之前,任棘早是等在了那里,恭敬一拜,道:“弟子见过上真。”

  张衍颌首道:“随我上舟来吧。”

  任棘道了声是,迈步跟了上来,方才踏入舟内,却惊异发现,这里竟然是一片开阔天地,远处山脉隐现,平原走兽奔逐,若不是知道这是在法舟之内,几乎以为又来到一处小界之中。

  张衍言道:“你如今修为尚浅,我所传下的功法要用心修习。”

  任棘正容回答道:“弟子每日用功勤修,不曾懈怠。”

  他是散修出身,往常获取外物和功法要比宗门弟子多付出许多倍的代价,如今能跟随在一位大能上真身边,这是又何等机缘,又怎会不珍惜。

  张衍点头道:“你心志坚毅,百折不挠,这也正是我选你的缘故,去吧,若有事自会有人来唤你。”

  这时一名侍女上来,道:“这位真人,请随奴家来。”

  任棘再是对张衍躬身一拜,就跟着这女侍退了出去。

  张衍回了内室之中,驾动摩空法舟,就往万空界环方向遁走,此行他特意隐去了法舟,并遮掩了所有气机,免得自己行踪被他人掌握,多出不必要的麻烦。

  过不许久,法舟就接近了那万空界环,到了这里,却是无法再无声无息过去,不过到此他也不必遮掩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却忽然感觉到,周围无论是人或事物都是陡然停顿下来,维持着一个动作不变,看去仿若嵌入了一副画景之中。

  与此同时,有一股气机笼罩下来,这气机并非是他头回碰到,那天他与巨融斗战之时,就曾有过出现。

  他抬首望去,却见有一名道人出现在法舟之前。

  他略略一思,意念一动,自法舟之内现身出来,负袖言道:“是哪位道友到此?”

  那道人打个稽首,回言道:“张上真,在下乃是宣阳天天主门下,今见上真欲离我处,便奉天主之命,特送一物与上真。”

  他起手一托,一枚玉叶飘飞过来。

  张衍摘至手中,见上面附有一缕识念,待扫了下来,这玉叶便就自破碎散去,他目光微闪,抬眼看去,道:“请尊驾待贫道代为谢过宣阳天主好意。”

  那道人再是一个稽首,转身踏步离去,很快便消去不见了。

  张衍沉吟片刻,就回了法舟之中,把法力一催,就化一道清光,遁入界环之中。

  而就在他离去那一刻,万空界环之前一切又立刻恢复了原状,而方才所发生之事,却无一人察觉到,

  持妄天,心劫洞。

  天女菡筱璎一身落翼白纱衫,身无配饰,站在纯玉晶台之上,正对着一道七彩光虹言语,“母亲,那一位既是真正的神物之主,我等若是设计布局,说不定能通过此人将那神物取了过来。”

  那光虹之中,隐隐有一窈窕身影浮现,其传声言道:“如今不宜与那张道人接触。”

  菡筱璎不解道:“母亲,这是为何?现下各方蠢蠢欲动,都是各怀心思,那位张道人就算是法力通天,也只有一人,若我晚了,许此物就会落至他人手中。”

  那虹光之中的身影言道:“此事无有那么简单,在这位张真人取到神物之前,我等不可轻动。”

  菡筱璎似有不甘,道:“母亲……”

  那虹光之中的身影一摆手,沉声道:“我儿,你需知晓,太冥祖师所留那枚神物传闻可助人登踏至那方境界,可若真正有人能到那一步,青碧宫未必会放任不理。”

  菡筱璎心头一震,恍然惊觉,青碧宫宫主功行修为位在诸天之巅,而作为唯一一名真阳大能,可未必会希望诸天之内再有一名同辈出现。

  这本是很浅显的道理,可她在未得提醒之前,居然连半点往这里想得念头都没有,这是极不正常的情形,就好似有人故意遮掩去了她的识意一般,想到这里,心底不觉生出一股寒意,颤声道:“母亲……”

  光虹之中又有声传出道:“你不必因此害怕,在那位眼中,你我何其渺小,不会来刻意针对我辈,但你行事需得把握分寸,这等时候,不可做那率先出头之人,只需默默等待缘法,俟候天机便可。”

  菡筱璎隐有所悟,这潭水着实太深,现下还不是自己能掺和进去的时候,于是一个屈膝,言道:“女儿谨遵母亲谕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