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六章 唯修善功方可行

第两百九十六章 唯修善功方可行

  张衍在渡过界环之后,顿感自己闯入了一股浩大气机之内,这股气机无远弗届,整个天地都在笼罩之下。

  摩空法舟像是遇到了莫大压力,遁速陡然缓下,只及原来十之一二,而且还在持续缩减之中。不止如此,连他身外好似裹上了一层厚衣,似与这处界天产生了某种隔阂。

  对此情形他早预料,便将法舟按落,在一处光秃秃的高岭上泊停下来。

  余寰诸天之内,青华天与他处所在不同,号称“百界混同,万墟藏空,”大小界天交汇相融,彼此没有明确划分,但这却不等于修士可以任意往来,反而限制比别处更大,从某些方面来说,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诸天之中规矩最多的地界。

  譬如大多数初入此地的修士是无法飞遁的,按照青碧宫的所定之法,若想不受拘束,那唯有慢慢积行善功。

  取得善功的途径极多,诸如斩妖除魔,济危救难,乃至传道授法都在此列,若具体来看,里面还有许多细致讲究,通常修士需积攒万数上下的善功,就可自在飞遁了。

  可这并不表示至此就可任意胡为了,修士若行恶事,那之前善功会被夺去,仍旧将你打落凡尘,除非离了此处界天。

  但是进来容易,出去却难,因为修士一入此界,自身所具备的神通道术同样受到那伟力所制约,要想运使出来,还是需去累善功,层层放开束缚,直至足数之后,才能彻底得了解脱。

  据言此是青碧宫宫主亲手施展的神通,是以这里面没有任何空子可钻,通过这种半强迫的手段,大多数修士也只能老老实实在地上行走,甚至混迹于凡尘之中。

  但也不是没有好处,若是你善功足够,甚至可直接借用青碧宫授予你的神通手段,乃至换取上好法宝丹药。

  这也造就了此间别具一格的景象,修士身上善功越多,则能动用的手段越多,两名修士若是修为相近,在别处可能无法分出胜负,可在此地,善功多者几乎是必胜无疑。

  传闻之中,青碧宫如此施为是为了对付域外妖邪,因是入掠余寰诸天的外敌,大部分都是闯入了青华天中,而在此般手段之下,初入此地的妖邪根本发挥不出多少本事来,哪怕是粗通炼气之道寻常人,只要拿着修士授传下来的法器符箓,就能够与之对抗。

  张衍在了解过后,却是以为青碧宫的用意当不会这么简单,这里面当有更深一层的目的,他相信不只是自己看出了这一点,许多人当也有所察觉,不过他们与真阳大能的差距毕竟太大,故是不必去深入探究里间的隐秘,因为这是无意义的事,哪怕你知晓一切也改变不了什么。

  他伸出手来,稍稍一握拳,如他这等境界的修士,因是早已寻得根果,自成一天,故而法力是不可能被完全束缚住的,但要强行用了出来,那将会是原来数倍乃至十数倍的耗损,要是这等时候与一个修为相近的人动手,那必然是大为吃亏。

  但他与旁人有一个不同之处,虽气道修为是如此,可力道之身却可依靠源源不断跨空而来的莫名之物补充,至多是在斗战之中他无法再自行增长实力罢了,故是并不影响他这方面的斗战之能。

  可身落此间,他也并不想表现的太过,就自袖内拿了一枚灿光闪烁的法符出来。

  通常来说,凡蜕修为的修士都是一方大能了,自不必再像其他低辈修士一般一步步慢慢走上来,只需发一张符书过去,青碧宫自会替你去了束缚,并准许利用界天之内的诸多阵门穿渡往来。

  但这里前提,是你必得是余寰诸天之人,如若不是,那至少需要一位大能修士为你作引荐。

  在从澹波宗出来时,通广道人便曾送了他一封引荐符书,此刻正好派上用场,他起法力一托,任其飞去天穹,随后便就坐定下来,等候消息。

  转眼间,就是十天过去。

  然而张衍却是觉察到了一丝不妥,他曾问过通广道人,引荐符书发去之后,至多五六多天就会有结果,哪怕不肯解开他身上约束,也必定会有回书过来说明缘由,可眼下却无半点动静。这里或许有什么变故,更可能是哪个人在其中动了手脚,使得符书未曾顺利到得青碧宫中。

  他思忖下来,若是后一种可能,那么对方接下来不定还有后手,自己不可在此坐等。

  既然这个途径走不通,那么就只能按部就班来了。

  讨妖诏要往封敕金殿才可拿取,而要往那里去,则需从青碧宫事先设布好的阵门穿走,只头回来此的修士,必须有足数妖魔血祭,并积累一定善功,方能借用此处。

  不过以他身份,自不必再亲历其为,只需交代下面人便可,一弹指,发了一道灵光出去,不一会儿,任棘来到座前,躬身一拜,言道:“不知真人有何吩咐。”

  张衍道:“此回你与曲滂一同出去,其余事不必做,只管斩杀妖魔,救人性命,到了合适之时,我自便会唤你回来。”

  任棘没有多问,当即应声道:“弟子遵令。”

  实际以曲滂的能耐,做这些事很是顺利,不过它终究一头异类妖物,若无人驾驭,怕立刻就有许多人为了善功过来收它。

  大苦原,一支长长商队在荒陆之上顶着大风蹒跚行走,其中扛驮货物的,多是犀象驮牛之类的妖物。

  走在最前方的乃是一名高大老者,尽管须发银白,可双目犀利,迈步沉稳有力,看得出来,其依旧拥有着过人体魄。

  许久之后,见风势渐弱,他吐掉了嘴里的沙石,拉过一驮马,自上解下水囊,去了塞口,灌了一口水,随后对着旁侧一名同行道人问道:“敕师,这是到哪里了?”

  那道人道:“待我看来。”

  他拿了一张符纸出来,对空晃了两晃,再取出一只盛满清水的瓷碗,把符往里一浸润,稍事片刻,就见里间浮出几个金字,他欣喜抬头道:“赵队首,就这快到了,翻过了这处山坳,至多再有半月路程了,就是齐乙法坛了。”

  被称为赵队首的老者眼中也是露出喜色,他鼓起嗓门,对着后面疲惫众人吼道:“给我提起精神来,再加把劲,过去这山就是阵城了。”

  因为队伍过长,是以需得通过人一声声传递下去,但所有人听得此言后,精神都是大振奋,齐齐发出一声怒吼,原本萎靡不振的队伍陡然焕发出了一股活力。

  那道人一摸兜囊,竟是自里取出来一壶美酒,还有几颗水润饱满的赤果,在那里自顾自吃了起来。

  跟在后面几个人看着都是羡慕眼热。

  有一个管事模样的人凑到赵队首身旁,盯着那囊兜,小声道:“队首,若有这么一个东西,我们又何须大车小车驮运?可否讨要了过来”

  赵队首是有见识的,摇头道:“休要多想了,这等仙家宝物需要法力才能祭动,便给了我等,也无人能够运使,何况囊袋只能装下至多小半车货物,用处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那管事听了,不由连声道了几句可惜。

  那道人饮了几口酒后,顿觉浑身舒泰,疲惫之色也是一扫而空,他也是听了两人说话,将酒壶重新收好,笑呵呵言道:“赵队首说得对也不对,如我手中之物,的确只可装下半车货,不过那些上修手中的乾坤囊袋,却可轻松将整支驮队装下。”

  那管事两眼放光,道:“却不知此等物事,要多少善功。”

  青华天中,凡人亦可有善功,不过他们多是拿此来换得对自身有用之物,例如兵戈牛马,或符箓法器,而丹丸外药则是其中换取最多的。

  那道人算了算,随口道:“百万善功吧。”

  管事吓了一跳,随即沮丧道:“百万善功,这恐怕只有我朝中王公贵戚才能凑齐了。”

  那道人正要再说什么,忽然神情一变,鼻子动了动,道:“好浓厚的妖气,这里有妖魔出没,快快停下防备!”

  就在他说话之间,周围地面之上突然升起一股股黑烟,将天幕遮蔽,而后便见沙土被掀开,一头又一头类似猿猴,长着鼠脸的妖物自里爬了出来,只是多数都是皮包骨头,眼窝深陷,显然不知道多少时日未曾吃得血食了。

  赵队首反应极快,大吼道:“结车阵,快把护法玉石拿了出来。”

  这般情形来得毫无征兆,不过少有人惊慌,似早已适应了这等情况,随得传令下来,众人纷纷将一枚枚如金瓜大小的扁石拿了出来,拿木槌一敲,顿时有一道光亮绽放出来,将车队罩住。漆黑天幕之下,整支队伍如同一条脊背发亮的长龙。

  那道人环顾一眼,皱眉道:“此是土猴,这数目有些多啊,怪了,距离法坛如此之近,怎会有这么多妖物埋伏?”忽然他见对面山包之上有一名道人牵着一只双头大牛,眼前一亮,大声道:“不知哪位同道在此,在下乘云岭魏松,护送药队途径此地,望请相助一二!”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