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零二章 舍功换法算根由

第三百零二章 舍功换法算根由

  张衍照着舆图所指方向一路前行,途中所遇到得妖物邪怪都是顺手除了,十余日后,距离乱漩流空已是不远,换作原来遁速,这点路程或许顷刻便,不过由于法力被压制,现下却还要用上一二天。

  法舟内府之中,他本是盘膝闭目,定坐不动,只是忽然间,前方数股妖魔之气冒出,不由睁开眼帘,心下稍作思索,从那舆图上看,这里附近的确有几个大妖,因被善功之法所制,这些妖物一旦使动神通,精元耗损就是平日数十倍,是以其中大多数只能待在原地,等着可以吞吃猎物上门,在长久争斗之下,妖魔之间也彼此划分了地盘,如今居然都是朝着一处汇集,任谁也能看出其中情形不对。

  他目光闪动了一下,此刻心中没有任`猪`猪`岛`小说`何警兆,要么就是没有危险,只是纯粹意外,要么就是天机被人遮掩,以至于他根本感应不到。而在这青华天中,只有要足够善功就可随意行走,要做到这一点想必也是不难。

  不过要推断真相,却不一定非要依赖感应,有时可以用最为简单的方法,

  他取了一把算筹出来,往前方一撒,顿时显出一个卦象,扫了一眼,再是取来算了一次,接连数次下来,结果都是一模一样,非凶非吉,非直非曲,非平非奇。

  他哂笑一下,这等结果,已足以说明问题了,一伸手,立刻有数张法符在掌心之上化聚出来,并吩咐道:“曲滂,稍候你约束下面人等在摩空法舟之内不必出来。”

  曲滂跟着阮真人走过不少地界,遇上的凶险之事也是不少,立刻是意识到了什么,两只头颅都是扬起,认真言道:“是,老爷。”

  张衍一点头,只是这说话之间,已是有五张法符落在手中,随后自蒲团之上长身而起,负手立在那处,目光往天中看去。

  就在这一瞬间,姜熬和荧、白两名道人都是涌起一股异样感应,几息之前,他们便望见了摩空法舟,然而此刻这法舟虽然遁速未变,也没有显示出任何异常表现,可他们却分明觉得,张衍已然发现自己一行人的存在了。

  荧道人声音之中也是多出了几分慎重,道:“看来此人比我等先前料想还要厉害几分。”

  白道人也是惊叹,“当真不得了,看来姜道友如此小心不是无由。”

  姜熬吸了口气,道:“两位,他便是发现了我等又能如何?那些妖物已是靠上去了,从善功目薄上来看,凭此人善功数目尚还无法无所顾忌的施展神通道术,对付此辈只能动用法符宝物,便先看看此人还有什么手段。”

  他并不指望靠着几头妖物就能把张衍如何,但是却可凭此从旁观看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来,万一有可能,或者还能找到攻袭的机会。

  张衍望有片刻,心念一起,但见脚下一道杳渺玄气腾起,就已是从摩空法舟行了出来,立在天穹之中,他感应之中有有三头妖物正在过来,都是长得怪模怪样,此刻狂吼嘶叫,眼目通红,几如癫狂一般。

  百万年来,不知多少域外妖邪闯入青天华来,这三头也不知是过去哪个年月自来至青华天中的,连神智都差不多被消磨干净了,也难怪这么容易就被人控制住,可就算如此,其强横肉身和求生本能尚在,精元折损只要折损到一定程度,就会立刻退走,是以要以此种方式将之杀死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过他根本没有去理会,只是向着天中一伸手,而后便见那手越变越大,越张越广,很快化以擎天之势,向着三人所在拿来。

  姜熬心头警兆大起,没有一丝半点的犹豫,呼喝一声,背后忽然有光华一闪,便见一盏金灯冒出,点亮天穹。连他身躯,也是沐浴在这灯芒之中,同时不断往后飞退,试图从大手笼罩之中逃了出去。

  他自认与巨融功行差之不大,如果巨融挡不了一拳,那么他也没有太多应付办法,

  尤其他弄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直至用了一个人情,托了一名同道去请教了宗门一位前辈大能,方才大约知晓了这里面的玄妙。

  为此他这次用了许多善功,请了这镇阳灯过来护身。

  这盏宝灯乃青碧宫至宝之一,修士持之,可以暂绝未来,如此可使对方便无法再以削去未来之影的手段将他杀死。

  荧道人则是哼了一声,他表面得可是强硬许多,单掌一翻,向前撑出,五指或曲或伸,摆一个玄异印诀,少时,道道气光纹波直冲下来,轰打在那大手之上,不断延阻着其上来之势,有些光虹漏去下方,顿将地表轰出一个个巨坑,矗立在那处的山脉高崖都是瞬间化去,无有一丝留下。

  他本是可以设法躲避,不过在他想来,张衍善功还未曾积攒足够,一身本事正受压制,动用法力的损折至少也是平常数倍,就算在场面上略显颓势,那也没有关系,这么斗下去,迟早能把这名对手耗死。

  张衍这一交上手,就感觉自己本元精气在以一个疯狂的速度减少,可与此同时,那莫名之物倏尔跨空而来,不断灌注到他身躯之内,以维系他自身耗损,两端维持在一个平衡之上。

  他不曾施展那斩杀未来之法,上次一拳打死巨融,那是因为对手只有一个,而且耗用的神意本元不再少数,这次对方只要不蠢,就不可能不做防备,所以他没有主动去做这等无用之事。

  姜熬此刻已是退去远处,见自己没有莫名其妙的身亡,这才放下心来,他传声言道:“在下要准备那枚法符,下来就要靠两位道友了。”

  白道人笃定回言道:“放心,此是在青华天内,唯有善功才能决定胜负,我等虽一时杀不死此人,但要拖住却是不难。”

  言语之间,他一甩袖,已是掷下了一道青色长索。

  要想杀死一名大神通者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这等人物都有根果护持,要是按照惯常方法来,他们必须耗用神意,不断算定对手根果所在,然后如此耗磨下去,直至拖到某一方根神意本元彻底耗尽为止。

  不过这一回,为了避免陷入这般苦战,他们却是做了充足准备。

  那长索一投下来,张衍便就觉得此物与自己之间多了一丝古怪联系,仿佛下一刻,就能将他精气神一同缠住,他吹出一口气,化作霹雳雷光劈打上去,却是无有一道着落其上,都是从索上穿透过去,立刻便就知晓,此物无法用惯常法门躲避。

  姜熬紧紧盯着下方,目中露出一丝期待之色,这“缚间索”同样是他以善功从青碧宫换来一用的,在青华天中,不论对手法力多高,哪怕斩去过去未来之人,一旦被此索捆上,就会被牢牢缚定原处,若想躲避,其实也是容易,祭动根果便好。

  可到了那个时候,他所布置的后手就可发挥作用了。

  他此回付出了数目庞大的善动,换取青碧宫中之人出手,请他们推算张衍根果所在。

  本来以他一个人所拥有的善功是完全不够的,但好在背后还另有大能相助,也是因此,他这回才只能胜,不许败,否则那一位必然饶不了他。

  其实只要付出一定善功,青碧宫替他们遮掩根果也可以做到,甚至所要动用的数目远不像算定他人根果那么多,但至今为止无一个人敢这般做,便是那些与青碧宫交好的修士也不曾如此施为,那是因为自身根果所在一旦暴露,那么生死操持在他人手中了。

  远空之上,两名道人盘膝坐于云中,两人此刻都是一脸平静观看着下方。

  其中一人淡淡言道:“缚间索已出,稍候尤师弟便与我一同推算出此人根果落处。”

  另一人点头道:“就如师兄所言。”

  在他们看来,被缚间索定拿气机之人,若不想被锁在原处,那就只能动用根果回避,张衍也同样无有例外。

  而只要其根果显露出一次,他们就可以设法算定,哪怕三重境修士时时转耨根果,也一样逃之不拖,这就如同鱼儿咬饵一般,一旦上钩,怎么挣扎也没有用处了。

  之所以能如此,那是因为在此界之内,修士一切都在善功之法压制之下,你表面上转挪了根果,实际仍是被气机罩定,

  在此事之上,青碧宫中之人并无任何立场倾向,只要有人愿意付出善功,他们就会为其出力,这里只有一个规矩,那就每百载只出手一次,完成约定之后,不管胜负如何,他们都会退走。

  姜熬与荧、白二人都对缚间索极有信心,张衍要是祭动根果摆脱出去,那么就落入了他们的算计之中,要是张衍不曾上当,坚决不动用根果回避,那他们就会使所有法力出手攻袭,直至其挺受不住,总之无论眼前对手作何选择,都会陷入被动。

  而此刻场中,那长索终是落下,只一瞬间,就是出现在了张衍身侧,并往他身躯之上缠绕上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