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零四章 心魔外扰俱扫平

第三百零四章 心魔外扰俱扫平

  张衍在姜熬根果祭出来的一刹那间,便已有所察觉,心中冷哂一下,他先前不断对着此人发动攻势,目的就是要给其造成莫大压力,逼其不得不以根果回避,此刻见得目的已是达到,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把神意一转,立便遁入莫名之地,随后不断推算其根果落处。

  这一次他根本不计消耗,神意飞快耗去,同时身躯之中的本元精气又源源不断补入进来,等将此人根果彻底推演出来之时,外间虽只是过去一瞬,可此中所损去的神意之多,甚至够他与数名同辈相争了,甚至连自身气机在骤然衰落下去不少。

  然而他却不在乎,有着力道之躯为凭,最不怕的就是与敌比拼耗损,只要给他片刻喘息之机,就又可恢复过来。

  在算定姜熬根果之后,实则已是随时可决定此人生死,不过他并没有立刻对其出手,之所以如此,是他看出此行三人实际是以姜熬为主,万一另外二人见得其人败亡,很可能会立刻遁走,尽管这二人只是分身到此,可既然主动招惹上了他,那又怎么可能放其回去,自是要将其一网打尽了。

  只是此刻,他心下浮起一丝警兆,却是从那逐渐靠近过来的法宝上感觉到了一丝威胁。

  荧、白二人手中之宝乃是针对力道之身的修士的,且两物相辅相成,其中厉害之处非在于破坏,而在于易改,目标若不祭根果,则立刻会被一股异力扭曲成一团无法辨认出来的血肉团,道行深湛的妖魔或是修士,很快就能恢复原状,但这一段时间,足够对手用出更为厉害的手段了,而同辈相争,岂可相差这么一点?真要到此一步,差不多就是败了。

  张衍这时被姜熬缠住,并无法躲避,便是立时出手将之击杀也是来不及躲闪了,好在他早就有所防备,心下一唤,那事先准备好的法符在这时飞了出来,随后有一青一玄两道光华凭空现出。

  那两件法宝才方过来,便被一股莫大力量拖住,若是寻常法宝,或许早便定住不动了,可观其模样,似乎用不了多久就能挣脱出来。

  张衍要得也仅仅是这片刻时间,神意一起,背后就一尊魔影渐渐浮现出来。

  只是不先前不同的是,过往他一展动此术,任谁都可见得这尊魔相,从而提前加以防备,可此时此刻,除他之外,却无一人可以望见。

  但是斩得过去未来的大修士便不能望见魔相,其对危机到来的感应也不曾减弱半分,换言之,荧、白二人哪怕察觉不到什么,也一定会设法躲避,是以他还必须布下一个足够大的诱饵,使得两人舍不得退去。

  他把法力一撑,半边身躯顿有熊熊精煞冒出,看去是要解决附着在身上的蒋熬,可就在这个时候,那缚间索却是自远空迅快飞至,并一下纠缠上来,将他牢牢捆缚住。

  荧、白二人见此一幕,都是心下大喜,认为姜熬的计策奏效了,可是他们二人正想动手时,却都是觉得一股莫名不安之感泛上心头。

  “退!”

  两人经验极为丰富,察觉到这里不好,没有丝毫犹豫,立刻放弃出手,就要往远处退走。

  张衍哪里会让他们这里容易走脱,在寻得力道根果之后,他运使魔相时已不受任何制约,当即把“立地擎天”之术施展出来,身躯之外顿生一股无边牵扯之力,不止如此,他目芒一闪,同时又使一个“目匡日月”之法,紧接着,他吞了一个紫清大药下去,对着两人伸手一抓,却是运使出了五行遁法神通。

  一瞬之间,接连三个神通道术着落在荧、白两人之上,立刻使得他们不能动弹分毫,本来这等情形很好解决,根果一转,任你多少神通,都亦可避去,然而他们是分身到此,却无这等能耐。

  张衍背后那魔相愈来愈是凝实,荧、白二人虽是看不见,但是能感觉危机在不断迫近,只能运法破解束缚,可这并不是这么容易的,尤其是张衍法力源源不断涌出,用以维持神通,短时之内,不过是法力比拼而已。

  几息之后,那魔相似已是完全到了现世,随后对着两人深深一吸。

  轰!

  荧、白二人寄托在分身一点神魂顿被吸扯了出去,而法身只是呆滞片刻,就化作清气消散而去。

  张衍一挑眉,凡蜕修士法身可无有这么容易毁去,若是拘拿过来,甚至可以炼作法器丹药,不过这两人显是事先有过防备,但有不对,身躯就会自行散去,不令他人得利。

  他哂笑一下,两人虽是面貌不曾显露出来,但气机却被他记下了,况且只要查一查近段哪些个修士善功数目变动较多的,就不难找准其身份,等日后有暇,再去登门造访好了。

  姜熬这边见得莹、白二人莫名其妙的崩散了法身,不觉大骇,不过此刻他没有任何退路,继续往张衍身上攀附,意图吞去后者血肉,同时引导那金灯光芒照下,将自身未来遮蔽。

  张衍撇去一眼,身上顿有一股煞火腾起,霎时蔓延到那些血肉之上,那里间立时传出惨嘶之声,并不断蠕动,似欲离开,可却被一股力量牵扯住,怎么也脱去不得。

  许久之后,那声息渐渐低了下去,他只是轻轻一震手臂,便有一团团飞灰黑屑飘飞出来,随风卷去不见了。

  此人一死,飘在那处的镇阳灯、缚间索,还有荧、白两人留了下来的法宝,似受一股无形之力接引,齐往清光往上空飞去,很快没入云穹不见。

  张衍没有去拦阻,他不难认出这些都是出自青碧宫的法宝,取来也是无用。

  天中那两名道人本来见得张衍本宝索圈住时要被压制,可哪想到不过数个呼吸时间,局势陡然逆转,围攻的三人俱被他收拾了,也是一时默然。

  那为首道人才出声道:“既然蒋熬已亡,我等也不必留在这里了,师弟,走吧。”

  另一名道人问道:“师兄,我等未完做成事,那善功究竟是收还是不收。”

  那为首道人一怔,沉吟了起来,按理说,张衍不曾显露根果,无法推算到其根果落处,也非他们之过,可终究是事情未曾做成,这里面着实不好取舍,他寻思了一下,却发现在此之前,青碧宫人有过多次出面,可还从来没有过无功而返的情形,不觉摇了摇头,道:“此事为兄亦无法说得明白,还是转报宫中为好,不过为兄以为,至少也要将此事说得清楚,免得诸天修士误解。”

  另一名道人应了一声,两人运功一转,身影便就逐渐淡去,于无声无息间消没无踪。他们来了又走,根本未曾显身,不认为有人可以发现自己。

  可就在两人离去未久,张衍却是往天中深处望去一眼,方才魔相出来之时,他分明感觉到那里还有二个人,能候在一旁,并还不让他有所发现,在青华天内,也就只有青碧宫门下势力有这个能耐了。不用多想,也知这二人与有些姜熬等三人有些关联,说不定是此辈以善功请来的,不过既然其自始自终不曾露头,那么暂且也不用去理会。

  他这时并未忘了那三头妖物,遁空而走,出外转了一圈,未有多久,就将之一一斩杀,就又回到了摩空法舟之上。

  曲滂这时上来,道:“老爷。”

  张衍道:“来敌已是被我击退,下来继续前行便可。”

  他在蒲团之上坐下,心下转起了念头,此场争斗,其实完全是建立在他自身法力本元远胜同辈的根底之上的,再兼有莫名之物和魔简相助,使他可以任意挥霍神意精气,这才能在大半实力被制之下胜过三人。

  只是余寰诸之内,每一界天主,法力同样是雄厚无伦,若是未来万一对上此辈,这等优势恐就不复存在了,这里需得好好再寻思一番,找出几个对策,以免将来真遇上时措手不及、

  积赢天,云宇深处,漂浮有一座金台,瑞气条条垂下,凝结为一潭清光流水,泊泊玉湖。

  一名道人正在坛上打坐,忽然他身躯一震,自定中醒了过来,思忖道:“前去相助姜熬的那具分身被毁了么?待我来看上一看。”

  本来分身之上有一点神魂附着,只要运法察看,虽不能做到细致入微,但大致所历经过当能推算了出来。可他推算半天,却是毫无作用,以至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并且他还生出了一股不好感觉,似是觉得自身少了一点什么,可却又不知道是什么,按理说他早已是斩断了过去未来,无人可以算计到他,这等情形不应该出现才是。思忖良久,他暗道:“如此,待我来问一问白道友。”

  当下一抚案上那两界仪晷,等有片刻,见里间有人影浮动,少时,白道人身影化聚出来,他打一个稽首,道:“白道友,方才我察觉分身被破,不知你那处如何?

  白道人叹道:“不止道友,我那分身亦被坏去了。

  荧道人皱起眉头,道:“我这处无法算得此战来去,却不知道友那边是如何?”

  白道人闻言,怔了一下,随后苦笑言道:“我原还想从道友处得知详情,这般看来是不成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