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零五章 观寻过往觅前踪

第三百零五章 观寻过往觅前踪

  张衍解决了姜熬等三人后,又是启行,下来行程之中再无什么妖物跑了出来,不久之后,就到得一座奇景之前。

  只见地开缺口,有若沉渊,一道浊黑色的地气自里喷涌而出,直冲到了天顶上时,又生出一气漩涡流,盘卷转动,此时气清转白,望来却是一片澄澈了。

  这便是乱漩流空所在了,这里阴阳两门,可以行上,也可入下。

  但是路径不同,去处也自不同,当年那汨泽宗一行修士究竟是往哪里去,这在舆图之上却没有任何记载,就这只能靠自家判断了。

  只是这却难不倒他,采了一缕气机过来,便就运法片刻,便起得神意观望,霎时之间,就有无数支离破碎的景象在他眼前闪过。

  这是千多载以来所有到此修士留下的过去残影,不过这里不包括那些斩断过去未来的大修士,这等人物的经历他是看不到的。至于再早一些,则不必要去察看了,因是越往前去,需要耗损的法力越多,也更难以看得清楚。

  在此接连察看了数日之后,他终于千头万绪之中寻找了汨泽宗修士,其等一行人足足有上千。应洮曾经说过,当时与此宗一同结伴而行的,尚有三个大宗,当就是这些人了,而其等最后俱是朝着上方清气漩流行进。

  既是找明了方向,那他也不再这里久待,立时催动摩空法舟往上行遁,很是顺利入了得乱漩流空之中,就在过去那一瞬间,他生出一种感觉,自己似并不完全在青华天内了,而善功对他的束缚也变得无有先前那般大了,可是如此,也说明这里的妖邪凶怪也同样少了许多制束。

  眼前先暗复明,最后显露出来一个广阔空域,一缕缕白气漩流充斥在四周,而其中每一道都蕴含着莫大威能,每时每刻都有成千上万轰打在摩空法舟之上,使得这舟身轻轻震颤不止。到了这里的修士,要是没有一件用以护持飞遁的法器,恐难久持。

  张衍看了一眼,仅目前看来,凭摩空法舟自身之力,足可支撑得住,前提是没有什么意外,来之前他也做了一番功课,知晓这里有不少厉害的大妖存在,故是没有放松警惕,一挥袖,一道五色光华荡出,将整个法舟笼罩起来。

  他稍稍推算了一下,这里果然与舆图上说得一般,有一股无形之力阻挡,使得修士无法遁入小界之中,这里也没有办法辨认方向,上下四方几乎全是一样,只能凭借他不断观望过往,才能找准去路。

  只是如此施为,耗费的法力着实超出想象之外,也就是他在此,换了一人过来,恐怕没多久就要停下吞服外药,调息修持了。

  这也难怪后来到此搜寻援救之人从未成功过,一来汨泽宗少交好同道都是随其同行,那些关系疏远之辈自不会用心,二来么,这里也委实太过凶险,或许有些人遇到些损失,就退回来了,这自然是不会有什么结果了。

  除非有一个足够分量的大能站出来,玄洪天从地位和表面上的名分上来说,倒是足够了,可其等没有去理会此事,而既然连同出一脉的“正传”也不去管汨泽宗的死活,他人自也不会去多事了。

  任棘此时站在舱室之内看着外间这奇异景象,不由惊叹这些的气漩狂流的伟力,他能感觉到,自己只要出现在那里,恐怕瞬息之间就会被卷得骨肉无存,神魂皆灭。

  他也知张衍此来是为寻找同脉修士下落,那么说明这些人有可能还在,心下也是惊叹不已,能在这等地界存活下来,且一待千年之久,这里不单单是法力的问题了,关键还在于心性意志。

  他自思便是拥有一身惊天道行,也未必能坚持这般长远。

  就在这时,整个舟身猛然大震了一下,他立刻朝某一处看了过去,却见得一头身躯通透,如蝠似鱼的东西正在撞击摩空法舟,其身躯也极是庞大,几与法舟几乎相当。

  听得张衍清朗声音传来道:“尔等在舟上各安其位,不得妄动,”随后他便见五色光华蔓延出去,天地皆是为之一亮,几个呼吸过后,光华才是消失,而那妖物已然无影无踪。

  但是这仅仅只是开始,下来每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些悍不畏死的妖物找上门来,种类也是千奇百怪,其中以最先看到的那种怪鱼为最多,有次甚至是成群结队出现,不过此辈并没对法舟行进造成任何阻碍,一旦那五色光华发出,便俱是消融瓦解。

  张衍不断往流空深处前行,路上遇得妖邪就出手斩杀,很快,就是两月过去。这一日,忽感身躯之上一轻,默察了一下,发现善功对自己的束缚已然尽数解去,从此刻开始,一切神通道术已是施展无碍。这应是这些时日斩杀的妖魔足够达善功之限。

  如此看来,这乱悬流空实际上是一个方便获取善功的地界,当然,前提是能够应付得了此间诸般凶险。

  又是几日后,他忽有所感,便见在前方极远之处,有一座浮空雄山,也不知是用何物打造,通体晶白,即便在漩流刮卷之下,也只是缓缓挪动,而在那山腹之中,可以见得有一驾略显残破的法舟。

  他吩咐了下面一声,就遁身出来,到了那晶白雄山之上,仔细察看片刻,此物当也是一件异宝,可以隔绝气机,站在外间,便无法感应内里情形。

  心念一转,伸手按上,不一会儿,那山体竟如坚冰融化,露出一个豁口通路,他御气而飞,迈步入里,很快来至那法舟之上。自破口处形入进去,这里有不少规模庞大的宫观,不过走过一圈下来,发现里间空空荡荡,所有能带之物皆已携走。

  他再度运法察看,所显景象依旧是残破,不过凭借过往修士的所行所为,也大致能还原来情形。

  汨泽宗修士的确来过此处,只出乎意料的是,在其等到来这里之前,这法舟晶山便就存在了。

  那些人似是陆续陷落在这里的修士,只是被外间奇风和妖物所逼迫,没有办法出去,故在抱团困守。

  汨泽宗之人到来之后,本准备接引了这些人出去,可不知为何引来了数头极为厉害的大妖,此辈带着成千上万妖物来此围攻,两方彼此争斗了数百年,直到这里灵机用尽也未曾胜过,不得已只能分头突围。

  这些人在这里分成两支,少数人留下断后,大部分则是破围而出了。

  张衍目中光芒缓缓敛去,大概是匆忙撤离的缘故,这里也没有任何神意留下,不过总算线索未断,可以确定,至少数百年前,汨泽宗来此的大部分人仍还好端端活着,虽遭妖物围攻,可只要运气不是太差,那些功行深厚的大修士当还能存活下来,这情形却比他想象之中的还要好很多。

  他看了眼四周,当时离去之人不曾收走这座晶山和法舟,或许是来不及施为,也或许是为了方便后人驻留,是以他也不去动得这些物事,一摆袖,转身出来,回得摩空法舟之内,便朝着那些修士昔日退走方向追了下去。

  他在乱漩流空行走,并不知晓此刻在外间,姜熬被斩杀之事也渐渐发酵。

  那两名青碧宫修士回去没有多久,青碧宫中就颁下明谕,将此事前后因果都是明说一遍,并言称因事机未成,对此回姜熬所贡上的善功半分不收,若其有弟子门人,可准其承接而去。

  事情传出之后,诸界修士对张衍这以一敌三的战绩都是大为惊叹。虽这里面没有点出那与两位与姜熬联手的是何人,可但任谁也能瞧出其等来历定不简单,张衍能一拳震毙巨融,这等实力使人畏怖无比,功行在他之下的修士又岂敢找上门去?

  可即便是这样,青碧宫之人却居然连张衍根果都未曾逼了出来,最后还无功而返,这般斗战之能,恐怕除了一界天主,已无人可以胜过了。

  玄洪天内,龚道人在收得这消息后,心下冷笑连连,他把神意放出,寻到百道人那处,言道:“百真人,你可听闻那张道人之事么?”

  百道人言道:“听闻了,此人屡屡过关,倒是不可小视。”

  龚道人冷笑道:“他胜得越多,得罪的人也便越多,到时自有大能出手收拾他,况且看此回之事,我看便是那一位在背后推动。”

  百道人点头道:“毕竟被斩却亲子,岂能无动于衷,”他稍稍一顿,又言:“可要以天主之尊都拿不下此人呢?”

  龚道人一怔,随即嗤笑道:“这如何可能,此人纵有些本事,也是依靠祖师遗泽,何况他真有如此本事,当日又何必离去?”

  百真人提醒道:“还是需得小心,还有千年,神物事关我洛山盛衰,不能出得任何变故。”

  龚真人沉思一会儿,道:“如今此人之事牵扯太多,还有许多心怀不轨之辈,我已不便再插手其中,免得自家陷了进去。”

  百真人想了一想,觉得有些道理,道:“那便再等上一等吧。”

  龚真人轻松言道:“百真人何必担忧,我玄洪天还有掌教真人守持,总不会叫此人翻起风浪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