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零八章 阴阳双册收功果

第三百零八章 阴阳双册收功果

  张衍思索片刻,才道:“贫道未曾去过心曲天,不过却听得一些传言,郭掌门与贵派诸位上修离去之后,因门中无大能照拂,千年下来,山门之地已是被人占去,弟子也多是风流云散了。”

  郭举赢对此虽早就有所预料,可闻听之后,还是叹息不已,但他并不后悔如此做。曲阳天当时内争剧烈,并且他感到一股凶恶预兆,分明是大劫将至。他们若是留在那里,那极可能会覆亡在下来那场争斗之中,而行了出来,门内只剩下一些低辈弟子,反不会有人来多加关注。至于山门被占,等他回去再夺回来就是了。

  张衍道:“澹波宗道友早年在听得这事之后,本也有意施以援手,只是其等乃是宿阳天修士,有着种种顾忌,故是不好插手其中。”

  郭举赢道:“澹波宗道友的难处,我也是知晓的,心曲天当年因天主闭关渡劫,过了时限却迟迟不曾出关,以至谣言四起,界天之内一片大乱,他们不来插手我山门之事,乃是明智之举。”

  张衍道:“总算郭掌门与几位道友都是安然无恙,回去之后,还可重整山门。”

  郭举赢叹道:“尚幸如此,也是多亏了道友。”

  虽为镇压妖物,千年以来他们功行几乎毫无精进,可门中大部分英锐却都是保全了下来,哪怕低辈弟子俱皆不在,汨泽宗也不算是灭了。

  张衍这时问道:“郭掌门当时不曾想过求助玄洪天么?”

  “玄洪天?”

  郭掌门摇头道:“洛山观自言正宗,蒙蔽诸天,家师在时,曾几次去书,指责其等所言乃是不尽不实,传位之时更要我立誓不得奉其为正朔,我身为弟子,自当遵从。”这时他似想到什么,“说来那祖师所传神物便是由洛山观掌管,道友可是拿到了么?”

  张衍笑了一笑,道:“贫道受祖师指引,到了此地后,先便去得就是玄洪天,只是在那里行走一番后,却觉眼下尚不是取拿此物的时机。”

  郭掌门一听,就知以洛山观定是从中设阻了,此辈守持神物百年,名曰看护,实则藉此物占据正传之名,又怎么会轻易把这东西交出来?不过看张衍模样,似有自己打算,而他为了避嫌,也没有在此之上多问。

  张衍道:“郭掌门下来可要回得心曲天么?”

  郭掌门摇头道:“如今我宗实力远不及先前,此刻回去未必妥当,我欲先留在青华天内,去往封敕金殿,还了讨妖诏,取了宝材过来,先把那件宝物炼成,等有了此宝护持之后,再回山门不迟。”

  张衍哦了一声,道:“贫道出去之后,本也欲往那金殿一行,如此倒是顺路,只不知这乱漩流空之中是否还有其余道友?”

  郭举赢叹道:“除我等之外,当再无人了。”说着话,他拿出来一块玉圭,道:“道友请自观。”

  张衍目光一扫,着上面刻有千多个名姓,只是此刻上面只有九个还在放出光亮,余下全是晦昏黯淡。

  郭举赢道:“此是郭某事先从青碧宫换来的‘告生牌’,当年到此修士,都是留了一点神魂在上,若性命失去,便会失却光华。”

  他十万惋惜,有些修士,便是法身被打散,但也不见得会死,只有要有人及时相助,还有极大可能救了回来,可惜他们当时也是自身难保,无力施援。

  张衍见此间再无他人存活,他自家所筹善功也是解开了法力束缚,自已无再留在此地的必要,便驾驭法舟往外而来。

  回返途中,他同样利用“丰蝠”开道,没有任何妖物上来搅扰。

  郭举赢看到这一幕,不由赞叹道:“道友此法倒是巧妙的很。”

  张衍笑了笑,道:“若非贵派将那妖王拖住,此辈也不会这般容易听命。”

  丰蝠之间虽无上下从属关系,但是族王若在,轻而易举令附近所有族类听从自身安排,这也是为什么汨泽宗每次被追上,都会遭遇成千上万的妖围攻。他虽改了这几头丰蝠的识忆,可若妖王在附近,那恐就难以驱驭此辈了。

  郭举赢摇了摇头,他认为以张衍的神通法力,便是那妖王出现,恐怕也只是自寻死路,在其面前,这根本算不得什么问题。

  因距离出去这乱漩流空还要不少时日,再言谈几句之后,郭举赢便就起身告辞,回至事先安排的洞府之中打坐调息去了。

  张衍将那舆图取了出来,按照金道人拜托,将汨泽宗所遇及自己见到的妖物都是一一注示上去,并大致描绘了一下其中所途经的方向,准备出了此地之后,再送去了此人处,便算了了这份因果。

  下来时日之中,他除了修持打坐,便就与郭举赢讨论道法,彼此也是各有收获。

  汨泽宗所得传授,与三经并无关联,似完全是洵岳真人自家所创,也是一门水属玄功,这里面也自有其长处,尤其是在困锁封禁之上很是精通。

  这里还有一个极为少见的手段,在修炼这门功法的修士亡故之后,可将自身一生经验及相关识忆留了下来,化为一枚“元种”,供得后人参悟,稍有资质之人得授此种,外药若是不缺,那么将来修行几乎是一路坦途,有很大机会修炼到高深境界。

  只是此等修士,心性欠缺,远不及自家一步步修炼出来的人物高明,甚至山门根本不舍得放弃出去历练,可尽管如此,用其镇守山门或是传功授法却也足以胜任,并能保证宗门大修士始终不缺,也算是有利有弊。

  不到三月,摩空法舟就从乱漩流空之中遁行出来。

  郭举赢自洞室之中出来,看着外间景物,顿有一股海阔天空之感,他感慨言道:“混沉千载随波转,再见宇陆心自安。”

  张衍将那舆图拿出,往外一掷,自有一道大风卷来,将之往金道人所在洞府送去。

  就在这时,忽觉一阵异样,心下一动,将善功目薄取出一翻,发现自己善功竟大大增加了许久,这是因为救援汨泽宗修士也有善功可取,不但如此,他所斩杀得那头大妖,因本是位列讨妖诏上,更是额外增加了不少善功,要不是这凶妖此妖被拘禁了数百载,有不少善功算在了汨泽宗修士头上,他还可获得可多。

  郭举赢这时走入大殿,一见他手中善功目薄,沉吟一下,这才上得前来,道:“张道友,我昨日翻动功薄,发现你名姓列于其上,到了金殿之后,不妨设法遮掩了去。”

  张衍哦了一声,他放下功薄,道:“贫道之前曾也想过此举,不过问了下来,似是无法如此做。”

  先前他未曾入得此功薄倒也罢了,如今显名于上,那对手随时随地可以看清楚他身上持有的善功数目,要是欲对他不利,那么只需通过推算,便差不多能知晓所能动用的手段,青华天也非是什么善地,甚至危险更多,是以这也不得不防。

  郭举赢呵呵一笑,道:“其实那些道友也没有说错,不过善功目薄分为阳册、阴册两本,寻常人遵从的乃是阳册规矩,道友只要设法转入阴册,那名讳自不会再示于人前了。”

  张衍倒是头回听到这等说法,显然郭举赢掌握了一些不为他人所知的消息,不过先前未曾在目薄上看到汨泽宗等人的名姓,看来也不是因为其等善功不足,而是其等位列阴册的缘故了。

  他问道:“却要请教郭掌门,那阴册定是有什么不同讲究。”

  郭举赢道:“修士若取阳册,那么只要你若与同道斩杀妖魔,所得善功当归众人所有,阴册却是不同,善功尽归于一人所有,其中却不拘你用何手段,这里还有许多说道,路上我可慢慢说与道友知晓。”

  张衍点了点头,道:“那又如何转入阴册。”

  郭举赢道:“倒也不难,善功入列千名之位,再将身上善功尽数纳献,就可入得此册。”

  张衍一转念,这对他来说不是问题,在乱漩流空转了这么一圈,此刻所持善功数目已是稳稳入得前百位。

  因摩空法舟飞遁之速远胜先前,他们出来只是一日,就到了那穿渡阵门之前,最后光华一转,便是穿了过去。

  此间看守道人看到此景,心下道:“这是那位张道人的法驾,他当是从那乱漩流空中来了。”

  他翻了翻功薄,果是见得张衍名姓,看了一下数目,不觉露出吃惊之色,掐指算了算,道:“这位去了乱漩流空百余天,竟是得了这许多善功,看这模样,莫不是真把汨泽宗那一行人救出来了?”

  他再想了一想,起法力运聚出一封符书,便一挥袖,往天中送去。

  那符书一路纵空而去,不知越过多少重关,来至一条水河之畔,最后飘飘悠悠落至一块青石之上。

  这里桃花遍地,红瓣飞扬,春风送香,一名作贵公子打扮的女子正负手站在那里,其人肤如玉瓷,眸若点漆,身后有一轮轮清光飞驰,映照出天地诸般颜色。

  此刻她留意到了那封符书,素手一招,拿了过来,柳眉不禁扬起,语声略寒,道:“嗯,汨泽宗这些人竟是又跑出来了么?”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