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一十章 金旨玉诏显灵窟

第三百一十章 金旨玉诏显灵窟

  张衍看了眼那枚金青玉符,这东西他之前曾有所听闻,的确是可以助得修士自青华天任意一地遁行至此,

  不过有资格获取的此物,至少也是斩却过去之身的修士,这等人物却是不多,如郭举赢就不曾有,唯一需顾忌的,是青碧宫可由此掌握各人行踪。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㈧㈠中文网wwんw.8⒈zw.com

  他却以为无甚大碍,只要在青华天内,凡善功之制所及之地,你一举一动早就为此辈所知了,再是遮掩也无用处,若不放心,至多在出得青华天之前,将此物交托他人保管,或者干脆就将此物封禁便可。

  他意念一动,那青符便从此人手中飘来,随后一抬袖,将之收了起来,与此同时,他觉得身上善功似也了些许,不过数目却是不多。

  窦道人见他收下,却是暗暗点了下头,脸上笑容更浓,欠身道:“真人这边走。”

  张衍随他行过三重殿门,穿过一处川水大台,就来至正殿台阶之下,抬头一看,见上立一块竖匾,书有“正气凌霄”四字,只是随意望去,就觉一股浩然正气充溢心胸。

  以他修为,不难明白这只是通过气机变化,继而影响他人心境,若是合意之人,与之相呼应,定可从中获得好处。

  但所谓正,却是青碧宫之正,是他人之正,却非是他自身之正,故是没有去理会,一眼瞥过,就继续往里走去。

  窦道人也未说什么,来至此处凡蜕修士,除了别有目的之人,也没有哪个会受此影响。

  张衍在跨步迈入金殿的那一瞬间,忽感身躯微微一滞,知是自己踏入了一处小界之内。

  不过目光转去,现这里表面望来,却与寻常大殿内里情形相仿佛,只在殿中央有一个大井,上下贯通百余层,里间可见一条条金龙在那处飞翔嬉戏,实则这便是那一道道讨妖诏所化,他想及外间那些蟠龙,心下觉着此间布置或许与那位龙君也有些关联。

  殿内此刻只有一人,却是在盘膝坐在东北角上,不言不动。

  此人相貌俊秀,只是神情冷漠,其所处之地,有一丝丝氤氲白烟飘出,见得有人进来,撇过来一眼,眸中略显惊异,不过没有上来打招呼,仍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张衍能觉察出,此人身上有一股淡淡妖气透出,说明此人当是一个妖修,他曾听闻,百万年年来,也有不少妖魔投靠了余寰诸天,不想方才到了封敕金殿,就见到了一个。

  因有善功之制的缘故,此辈也不必依附于哪个宗派,只需立得足够善功,外药法宝就不会缺少,而且求自保,彼此之间甚为抱团,也算是余寰诸天之内一股不小的势力。

  窦道人传音道:“此人名唤‘弥载煦’,真人想必已是看出其是妖魔之身了,在归附我余寰诸天的众多妖修之中,此人实力不算最为强横,但所立善功却是众妖第一,只此人不善交际,故一向独来独往。”

  张衍微微点,没有去理会那人,直接来至一座琉璃照壁之前,心下意念一转,霎时就有无数景物自眼前闪过。

  这里间所浮现的,大多数是邪怪大妖,还有一些险绝凶地,若他意念凝注某一物或是某一地界时,便可有关于这里一切详细消息回应呈现上来。

  窦道人言道:“上真,这些讨妖诏了,宫中有规矩,诸位真人选观诏旨之时,在下这些值守之人不可旁观,需得回避,便先告退了,小道就在殿外,上真若有什么吩咐,尽管招呼便是。”

  张衍点了点头,便由得其退下,他则是继续在此观览,并很快找到了自己所需寻找的东西。

  阴神灵窟,余寰诸天之内三处最为凶险的地界之一。

  此地魔物无数,只现下仍还在封禁之中,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每过得一段时日,就会有一两头大魔自里跑了出来,而魔头无形无影,极是难以对付,故而青碧宫所下讨妖诏,多是诛杀这类魔头,但亦有深入灵窟清剿魔物的诏旨,但至今无人去领。

  平常只有一些魔道修士偶尔会去的那里捉拿魔头炼法,可百万年来,还没有多少人敢与深入其中,便是那些斩得过去未来之身的修士也不愿意轻易去那里,故而那酬赏的善功数目已是到了一个极其惊人的地步。

  这正是他所需要的,九慑伏魔简若能炼得足够魔物,那他斗战之能又可提高一层,并可力道修行提供更大助力。

  对于他人来说避之不及的魔头,在他眼中却是一头头可以用来提升功行的外药。

  只是他并没有急于选择,而是又试着找寻其余类似所在,可却意外现,这灵窟只得这一个。

  这便有些意思了,世上灵机有清必有浊,按理说,余寰诸天不知多少界天,绝不可能只有这么一处魔头汇聚之地。

  那要么这是青碧宫故意遮掩了去,要么就那位宫主在此中做了什么排布,令此等地界全数聚落在了一处,而以真阳大能之能,想必是可以做到。

  他挪步离开琉璃照壁,来至口上下贯通的大井之前,望着那一条条上下游走的金龙,目光游走了一会儿,最后凝注在其中背脊带有一条黑线的金龙身上,正是那清剿魔窟的诏旨。

  讨妖招也不是任人取拿的,譬如修士把某一头妖物当做了目标,那么需得证明自家有手段可以镇伏,诏旨之中便有那妖物一缕气机,你若出手,便会在神意之中展开一场斗战,唯有胜了,才将之顺利拿到手,若是败了,便接不得诏旨。

  张衍正要把神意放出之时,却见一道光华自远处飞过,顿将这头金龙圈住,他目光微闪了一下,并未与出手与之争抢。

  那出手之人正是那弥载煦,他见张衍没有动手,不禁有些意外,也是收回手来,冷声道:“道友莫非不在意这份诏旨么?”

  张衍淡笑一下,道:“尊驾有什么事尽可明言,无需用此手段。”

  弥载煦看了看他,沉默片刻,拱了拱手道:“是在下冒失了,只因在下近日正要领一份诏旨,只一人尚且不够,见道友法力高强,故想请得道友合力施为,可彼此并不相熟,怕是冒失,故这才得出如此下策。”

  张衍失笑一下,他看得出来,此人当是域外妖修出身,并不讲究俗礼规矩,要是换得一名正经修道人在此,决计不会做出这等有**份的举动来,心中转了转念,问道:“尊驾要做何事?”

  弥载煦自袖中取了一枚玉简,递了过来,道:“此间不便详谈,道友若是有意,可来寻我,那窦安知我居于何处。”

  张衍将拿玉简接过,神意往里一顾,心中却是有了一些想法。他收了起来,道:“若是无碍,贫道会来找寻道友。”

  弥载煦这时忽然问道:“若是我把那诏旨真拿了去,道友该是如何?”

  张衍笑了一笑,道:“道友未必拿得走。”

  弥载煦扬了下眉,似有些不服气,但他没有再说什么,拱了拱手,就转身离去了。

  张衍眼芒闪动了下,这人心性略欠,看似生人勿进,其实没什么城府。他若猜得不错,其一身实力,也当非是辛苦修炼得来,其原身当是什么厉害异种,不过这等人物其实甚好打交道,而且其所要做得之事他也的确有几分兴趣。

  他转过身来,重又盯上了那讨妖诏,神意一起,那本来金龙回旋游走的金龙霎时一顿,随后乖乖落了下来,在他面前变作了一卷诏旨。

  伸手将之拿过,收入袖中,随后那青云符出来,稍稍一运,眼前顿现一处阵门,下一刻,他已出现了在奉还殿中。

  这里布置与正气殿相同,不过却没了那口大井,只矗有一面琉璃照壁,他四下一顾,现此间只得他一个,并不见郭举赢等人,想来是分属不同殿层之故。

  行步到了照壁之前,依旧起神意观去,试着一看自己所拥善功可换得何物。

  最先是出现的,乃是诸多上乘的功法秘诀,还有神通道术,只是出乎意料,这里所需善功数目却并不多,但是深入一想,却能明白,修士得了功法,却不等于就便能修成,这里要懂得各种窍要秘法,还需难作计数的外药,而且这里若无精熟之人指点,实则价值并不高。

  再往下看了下去,现这里几乎是无所不包,凡是你想要获取的,付出一定代价,都能知晓,便是一些常人难以知晓的消息,例如宝物下落,珍奇藏处,也可以善功获取。

  他心下感叹,这也难怪诸天天主尽管知道这善功之制对自己不利,也没有设碍拦阻,恐怕不止是顾忌那位真阳大能,而是此中所得可确实以为自身带来极大好处,可是这么长久下去,恐怕未来想要摆脱也是不能了。

  他没有去换得什么东西,因在此之前,还需得做得一件事,一摆袖,自殿内出来,到了外间,唤道:“窦道友可在么?”

  一道灵光闪过,窦道人却是转了出来,躬身一揖,道:“上真可是有什么吩咐?”

  张衍言道:“我欲把善功转入阴册,需要如何做?”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