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一十七章 解化秽浊借元药

第三百一十七章 解化秽浊借元药

  张衍安排诸事后,又把曲滂唤来,交代道:“明日有一青碧宫道友来寻我,摩空法舟不便去往那处,便就留在这里,由得你来看顾,若是遇事,可先行退避,待我回来再做处断。”

  曲滂道:“老爷放心,小的会守好法驾。”

  张衍颌首点头,曲滂他是放心的,懂得诸天之内的规矩不说,性子也是敦厚平和,不会主动去招惹事端,法舟交给它当无问题。

  到了第二日,他驾云而出,未有多久,便来至昨日那飞峰之上。

  凤览早在此地等候,见他守诺到来,抬手一礼,高兴道:“张道友果是信人。”

  张衍落下身后,还有一礼。

  凤览看了看他,客气道:“道友若无不方便之处,那我等这便动身如何?”

  张衍点头称好。

  凤览一挥袖,这座飞峰便就往天穹去处,片刻后,他道:“彭长老居于眠若宫中,过去尚需一段路程,张道友可有兴趣与我对弈一局?”

  张衍看过去,见石台上摆着黑白二子,便道:“道友可曾下过‘求道棋’么?”

  凤览不曾听说过这名字,请教道:“敢问道友,何为求道棋?”

  张衍道:“求道棋无关乎胜负输赢,对弈之时比较的是修士心性法力,乃至对自我道途之鉴证,一局下来,不亚与人斗法一场,贫道所在之地,界内修士常用此棋对弈,以此磨砺自身功行意志。”

  凤览一听,不觉大感兴趣,道:“能受道友推崇,想来此棋也不简单,可否请道友展示一二?”

  张衍欣然应从,起指一点,凭空有一水潭生出,又将棋杆棋子等物取了出来,只稍作解释,便与凤览对弈起来。

  此棋并无需多少棋艺,只要是修道人,上来便能领会,里间尤为考验修士的对道途理解,若是以功行修为差距若是太大,则下不到一处,好在论气道修为,凤览纵未斩去过去之身,也是入了凡蜕境中,尚可做个对手。

  待下过一局之后,凤览眼中熠熠有光,求道之棋,对自身认知越明之人所得收获便就越大,等同是将自身所学重做梳理,并还有对手在旁对抗切磋,更易照见诸般过往忽略的短处,他眼光也是有的,自能认识到这里面的好处,不绝赞道:“此棋确实当得上求道。”

  张衍见他非但不觉疲累,反还愈发精神,知晓这是此人根基深厚之故,自昨日论道下来,他便知晓,青碧宫最为看重的是本元之气,认为此为人身问道之基,万物生发之源,故是宫中弟子寿数通常都远高于外界修士,这不但是功法的原因,还有外药相辅之功劳。

  似那寿芝茶,就是修行到了上乘境界之后,增补本元的一味外药,当然,由于此茶也极是珍惜,不是人人可得,就是有数在青华天内无法用善功换得的物事之一。

  飞峰上行一日夜后,就见一座浮天地陆出现在了云端之上,可见一道咆哮冰河裹挟着庞大水流自巨陆边缘冲出,带着巨大声势往下方无尽之处落去。

  张衍将手中棋杆放低,往陆上看去,他事先听凤览说过,此是青碧宫下殿驻行之地,平日只在天宇中漂浮,不得允准,外人寻不到门路上来,而青华天中的青碧宫弟子,多是在此修行。

  而真正青碧大宫,乃是那位真阳大能修炼所在,其却是落在一处玄异地界之内,并非寻常修士可以到得。

  与此类似的,还有那渡觉修士,其真身便在天外天中,便是遇事,也只是把分身降下。

  凤览见已是到了地界,也是放下了棋杆,心下却下有一股意犹未尽之感,抬首道:“与道友对弈,当真获益不少,下回再向道友请教。”

  张衍笑道:“道友客气了,此局贫道也是收获不少。”

  飞峰往那地陆深处行进,过去冰川巨瀑,就转向东南,并在一处遍布枫叶的山谷之中悬停下来。

  远处光华有飞起,下来便见有一名身着赤色道袍的执事道人过来,上来恭谨一礼,道:“凤真人,彭长老已在殿内相候了。”

  凤览关切问道:“彭长老醒来了?”

  那执事道人带着些许担忧之色,道:“彭长老服了一块明脂玉膏,今日当是不怕那魔意再出来了。”

  凤览稍稍放心,回头道:“张道友,请随在下来。”

  张衍跟着他往山谷深处去,却见这里布置与那阴神灵窟有几分相似,旁处刻满了符箓,处处皆是禁制,到了尽头处,那山壁之上凿有一座洞府,此时两扇石门开启,可见背后廊道两侧有明珠照亮通道,一直往里端延伸。

  执事道人当先往里走,张衍与凤览也是跟来,洞窟廊道极是复杂,又有无数禁制附着,显然修筑时是真正花了心思的。足足行有半个时辰,三人方才见得彭长老真容。

  这位老道人盘膝坐在金铜殿璧之前,手足之上套着锁链,另一端紧扣殿柱之上,其人浑身干瘪,眼窝深陷,乍一看好似一具枯骨。

  彭长老似是神智昏沉,听得有声音来,勉强抬头看了一眼,虚弱道:“这一位可便是张道友么?恕彭某无法起身待礼了。”

  执事道人解释道:“长老因神智半昏半醒,有时化魔,有是为人,为免那魔物利用自己做得什么伤害同道之事,故是每当可以作主之时,就主动将精气耗去大半,这般就可令那魔气无法兴风作浪了。”

  张衍微微点头,也就是这位长老本来就精元充实,根基尤其牢固,否则这般亏耗,纵能救了回来,也永无复原之可能了。

  凤览这时略显着紧,看着张衍,道:“张道友,可是有办法么?”

  张衍没有回答,他把法力一运,眸中有光华生出,待看罢下来,心中已有了计较,道:“贫道需先为彭长老驱逐魔气,两位可否先行回避。”

  凤览郑重对他一拱手,道:“那一切便拜托道友了。”

  执事道人则是递过一枚牌符,道:“上真托见不妥,可用此符避去安稳之处。”

  张衍并未回绝这份好意,谢过之后便拿了过来。

  待两人都是出去,他身后府门隆隆关合,连禁制也是一同发动起来,这是不为了防备外敌,而是怕万一事机不成,彭长老控制不住,那魔头又再暴起作乱。

  彭长老勉力言道:“道友需老道如何做?”

  张衍言道:“彭长老如往日一般便可。”

  彭长老努力一笑,随后闭起双目,甚至连自身感应也是一同蔽绝。

  张衍不觉点头,这位长老是表示不去窥探他的神通手段,不过他逐魔之法,且不说除他之外无人可以察觉,就算真是见着了,也无论如何是学不去的。

  心下一起意,一尊魔影便从背后显现了出来,停顿片刻,便对着前方用力一吸,只见一道黑气从膨胀老身上扯了出来,随后往落入魔相口中,眼见那黑线越来越细,最后还化至无。

  张衍见此,就将法力散去,魔相也是隐去不见,可他知晓,彭长老法身之内有一丝浊气始终不曾出来,且与其精气紧密联系在了一处,若是强行吞夺,便可能将之一起杀死,是以这只是解决了眼前麻烦,并未能治得根本,不过他对此已是有所准备的,也知该如何解决,至于今次,只要到得这一步便可。

  而这等时候,彭长老原本干瘪身躯却是渐渐充盈起来,很快从一个干瘪瘦小的老者变作一个红光满面,黑发黑须的中年道人,他大笑了一声,声极宏亮,看了看自己周身上下,很是满意,坐于蒲团之上拱了拱手,道:“多谢道友为彭某去了这魔气。”

  张衍淡笑摇头道:“贫道只是暂时压制住你身躯之中的魔气,但这至多只能维持十数载,届时还需施法一次。”

  彭长老深深看他一眼,道:“不错,那秽浊已然扎根在彭某体内,但道友既然到此,想必当是有办法的,不知可否道出?”

  张衍微微一笑,道:“这无有不可,只要这将这种下浊气的魔头杀死,那便就彻底根除。”

  彭长老一皱眉,道:“这么说来,要遣人往阴神灵窟去了?”

  张衍笑了一笑,道:“贫道方才自那处回来。”

  彭长老不由露眼瞳一凝,他先前一直是半昏半醒,只隐约知道凤览会请一名高人前往来为自己除去魔气,却并不知晓张衍具体身份,可能自在出入魔窟,这就大不简单了,当年他也是进入过其中的,知道那处地界的可怖之处。

  他不再似之前漫不经心,露出了几分慎重之色,他直言不讳道:“彭某不管凤真人用了何物请得道友来此,只要道友能诛除这魔头,彭某另有谢礼送上。”

  张衍笑了笑,道:“听闻贵派补益外药很是不错。”

  彭长老一怔,随即明白了,张衍这是看中了寿芝茶和明脂玉膏,他没有犹豫,当即点头道:“好,只要道友做成此事,我可做主赠了道友。”

  他之所以如此轻易答应下来,那是因为这两物的栽种及培炼之法也并不是什么不传之秘,便是给了出去也无妨,这些外药唯有与青碧宫的功法相合,才能臻至最大功用,派外修士也得了,也只能当做寻常补壮元气的外丹来用。

  不过他却不知,张衍有九数真经在,在与凤览一番谈玄之后,已是知晓了一些粗浅门道,再加上方才为他清理魔毒,对其中窍要也是摸到了一点头绪。若是再摸索一段时日,不难也推导出一门补壮本元的法门来。虽不见得能比过青碧宫法门,可张衍功行修为还在提升之中,现下或许还有所不及,但未来可就难说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