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海流尽处是潜龙

第三百三十一章 海流尽处是潜龙

  朱柱天,扶石洞。

  女道人猝然从定中觉醒过来,掐诀一算,双目之中顿时泛起一股凶戾之色,浑身乌气腾腾,其所在洞府竟是随之晃动不已。

  外间有一个美少年战战兢兢走了进来,问道:“棠上真,邓真人求见。”

  女道人横过一眼,什么话都未说,只是一扫袖,一团乌气涌过,这少年的身躯顿时化为一张薄纸,飘飘而起,最后被正正贴在了洞壁之上,成为了一张人像。

  可以看见,在其旁边,还有密密麻麻的挂像,不下千数之多,只是诡异的是,壁上之人似都未曾死去,仍是在那里挣扎不停,且一个个都是脸孔朝外,将各种惊恐愤怒的神情显露出来。

  脚步声由远及近,那侏儒修士自洞门外走了进来,他往洞壁上看有一眼,便忽略过去,似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他笑道:“又是何人惹棠上真不快了”

  女道人冷声言道:“我何时让你进来的?”

  侏儒修士打个稽首,道:“邓某给棠上真赔个礼,只是方才感应的我那分身坏去,却不得不来上一趟。不知上真这里如何?”

  女道人阴沉着脸言道:“我分身亦被坏去,那张道人倒是有几分本事。”

  侏儒修士想了一想,却道:“未必。”

  女道人看着他,诧异道:“怎么,莫非不是此人下得手?“随即她暴怒起来,“可是有人从中作梗么?”

  侏儒修士摇头道:“那可是页海天,龙府向来在两边摇摆不定,若是这回想靠上这位冥祖师直传弟子,那也是可能出手的。”

  女道人一挥手,道:“我不管页海天如何,日后自可以再去算账,现下我只要那张道人的性命。”她起目看来,“前次是你的主意,既然不成,那下来便要听我的。”

  侏儒修士倒是极为爽快,道:“好,邓某早已说过,此番谋划若有不妥,那下来就由得棠上真差遣。”

  女道人露出满意之色,道:“那张道人现在可还在阴神灵窟中么?”

  侏儒修士道:“尚在那处,只是阴神灵窟直通封敕金殿,看守严密无比,乃是青碧宫三处首要戒备的地界之一,就是去到那里,不过闯过禁阵,也找不到那张道人,棠上真可要想清楚了。”

  女道人哼了一声,言道:“那便在外等他,你去替我盯着,什么时候他出了青华天,我们什么时候去寻他。”

  侏儒修士点点头,总算这一位还不曾彻底疯了,知道在青华天与那张道人对上没有什么胜算,但在外候着,说来容易,其实也难,否则先前他们也不会通过那分身想办法了。不说那诸天界域广大,就算侥幸找到了此人,一名凡蜕上真若执意要走,他们也很难将留下,短时内看来是不会有什么结果了。

  不过这对族主而言,却这反而是一件好事,这棠真人有些时候神智不清,偏偏法力又是高强,被此事牵绊住后,那界中便可有好一阵安稳了。

  与此同时,张衍分身受得邵闻朝之邀,欣然前往其洞府作客,便在页海天七景之一的寒炉眉山游览了半日。

  但他看来,所谓美景也只是如此而已,乃是占据了地气灵脉极为丰沛的一处所在,才得以这般繁盛。

  此一处界天既是丰饶,又是贫瘠,之所以如此说,那是因为大半天材地宝及修道外物都掌握在众多水族部族手中。

  但是水族并不懂得如何利用这些东西,只能将其中大部分上贡给龙府,少部分拿去界外交换,而龙府也不知有意还是不愿去做,并没有将炼化外药的手段和祭器之法传授给各方部族,故是此辈明明都是坐拥宝山,可却没有一家能真正强盛起来。

  可也是如此,这里才有人修容纳之地,不然页海天早便成了妖修界域了。

  张衍看了下来,认为龙府这一点做得极好,余寰诸天毕竟是人修之天下,要是一界之中只有妖魔异类,而无人修,那必遭人疑忌,轻则被同道排挤在外,重则被诸界所敌视。

  现在一十九天之中,除去页海天,就是朱柱天中容纳异类最多,此界天主巨驭一直在千方百计打压人修,可就算如此,其也不敢把一界之地都变作本族私产,其中一个缘由,就是顾忌诸天修道人的看法。

  游览过洞府之后,邵闻朝又摆下饮宴,请了张衍到了正堂之上叙话,彼此都是修道人,自是先论各种修炼之上的心得体悟,一番交流之后,才切入了正题。

  “张上真去青华天,以为那善功之制如何?”

  张衍笑了笑,这非是第一个问他此话之人,余寰诸天的矛盾所在,怕就在此,善功之制侵夺的是各界天主的权威,以往恪于青碧宫那位大能,诸天只是暗地里抗拒,现在青碧宫似有变故,那便各起心思了,

  他道:“贫道乃是局外人,道友若要让贫道来言语,那只有一句,下者看利,上者看弊。”

  邵闻朝听罢,琢磨片刻,点头道:“道友却是一语道出了此中玄妙,他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叹一声,道:“是啊,世上难得两全之法。”

  感慨过后,他便不再提此事,反而频频劝酒。

  张衍这分身存世本是有时日所限的,若不与人斗法交手,正身又不收回,那么数百年就会自行散去,而此刻饮下这龙府美酒,却是感觉身躯更固,灵机更足,如此当又可延续了不少时候。他立时明白,此酒亦当是一种大药,当是对方为自己刻意挑选的,

  一番畅饮过后,两人谈及了方才来犯之人,说到此处,邵闻朝搁下了酒杯,道:“道友可是知晓朱柱天中过往么?”

  张衍道:“略有耳闻,只是来得诸天未久,有许多事也不甚了然。”

  邵闻朝道:“朱柱天上一任天主本乃是人修,当年其收留了一个余寰诸天之外而来的异类部族,此族虽是天生力大无穷,可并非妖物,而且甚少惹是生非,故是颇得这位天主看重,其后又从中挑选了一个巨灵少年收做弟子,用以安抚此族人心,可谁料想,这少年天赋秀异,很快就从众多同辈之中脱颖而出,后来几番变故,便承接了天主之位,此人性情残忍,只看重自家族人,上位之后,就杀戮众多同门,最后只有几人逃去了天外,本来此事令许多同道不满,准备联手讨伐,可这等时候,其却与青碧宫一位女弟子结为道侣,令外间之人投鼠忌器,轻而易举就化解了危局。”

  张衍微微一思,道:“此人手段颇高。”

  邵闻朝也是赞同,他又道:“那巨融乃是巨驭之子,本是最为合适的下一任天主,前番却被道友杀死,以其人性情,定不会轻易罢休,如之前那事,日后还当会有,道友当要小心了。”

  张衍微微一笑,道:“多谢道友提醒。”

  龙府先前来书告知,邵闻朝又亲自出手接下善功,如今又说给他听这番话,显然是想与他交好,照理说页海天也多是异类,该当高兴看到巨驭所为,可其似对此辈抱有敌意,其中扮演角色很是耐人寻味,他心下联想到龙君原来身份,猜其其或许还知晓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

  邵闻朝这时从袖中送上一枚贝符,道:“翌日我页海天将摆下洒珠宴,评点各派俊秀,只是各家多怀私心,难免都会捧一捧自家弟子,道友乃是界外之人,言语当更是公允,还往到时能再与道友把酒言欢。”

  张衍笑着接了过来,道:“贫道若届时有暇,当会前来赴宴。”

  再言谈几句,他便起身告辞,邵闻朝亲自将他送了出来。

  在门前道别之后,他就往冺觉派而来,很快到了那处高崖所在,目光往周围一扫,见海上残留有不少污浊血液,还有浓浊妖气残留,而山门大阵也是有所破损,显是不久前方才经历过一场大战,他思索了一下,没有入内,打一道法符出去,

  少时,秋仲献驾光而出,来至天中,躬身一拜,欣喜道:“上真回来了。”

  张衍问道:“崖外遍布恶浊血腥,可是先前有妖魔来犯么?”

  秋仲献回道:“是有不少水族部族来犯,可不知为何,方才龙府派了一人,将之又都呵斥回去了。”

  张衍微微点头,知晓这当是邵闻朝的手笔,此举是向他表示会照拂这些宗派。

  他道:“我到此已久,也该是离去了,此一卷丹书,你拿去丹堂之中,此为我用蚀文所著,若能明悟其理,自能观之。”

  说着,他托出一卷玉册,秋仲献起双手,恭敬接过,又抬起头,本想劝说张衍多留几日,但最终还是忍住未言,只道:“弟子祝上真行途顺风。”

  张衍点了下头,意念一转,便一道通天彻地的清光,往天中遁走。

  他此番入得禁地,获得了两头大妖的修士识忆,此回正可送去正身那处,按他推断,这几十年下来,正身也差不多该是功行蓄满,到了将要斩却未来之身的关键之时了。只是正身此刻尚当在赤陆之中,他一具乃是气道分身,到不了那处,故需先寻到那力道分身,与之相融之后,再遁去赤陆。至于那封禁之中的诸多隐秘,大可等功行有成之后,再来慢慢探究,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