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心染邪秽恶人间

第三百三十六章 心染邪秽恶人间

  张衍背后那魔相如今显化极快,心意转动间,就已是出来,随后在他催运下,便对着前方一吸。

  然而这一运法,却发现此女躯壳之内早是空空荡荡,根本有无任何神魂存在。

  这般说其实也不确切,此女神魂当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段寄存到了别处,以此刻形势推断,当是就在那些邪魔手中了。

  如此做是有好处的,那就是遇上攻袭神魂之法,几乎都是可以避过,不过弊端也有,就是这神魂随时随地都会被人收走,到时受术之人便是不亡,也差不多是一个牵线木偶了。

  换言之,他现在是从那些邪魔手中抢夺神魂,而已非是与这面前对手较劲了。

  可这一吸下来,他却发现对方非但未觉对面抗拒,反还似顺水推舟一般,将那神魂送了过来。

  随即又发现,这并非是那女道人的神魂,而是一缕缕支离破碎残魂,看得出这是来自不同之人身上,且在源源不断过来。

  他心下一转念,立时明白对过的用意了。

  要是平常那些吸扯神魂的手段,那不管收来多少,终归是要自家炼化的,若是一下做得太过,非但自己无法承受,一个不巧,很可能把自己都会陷入进去,反过来成为对方口中食粮。

  看对面手段这般熟稔,当非是第一次做这等事了。

  他目光陡然幽深了几分,可惜那些邪魔这回却要料错了,与其余人不同,他吸扯神魂依靠的是呼唤凝聚出来的魔相,根本不用经过自身,也不用去考虑这些,如今既然自己送上门来,那他根本不用客气。

  心意一转,背后魔相愈发凝实,吞吸之势比先前又是大了几分。

  敖勺与邵闻朝此刻都无法看见魔相,但却能感觉到双方在进行某种极为凶险的交锋,极可能涉及神魂层面,这便不是外人能窥测得了。

  张衍驭动吞吸魔相有十个呼吸之后,对面似终于发现了不对,似在设法摆脱此事,且挣扎之力越来越大。

  他本可坚持下去,不过魔相这一通鲸吞,算是真真正正的饱食了一顿,还产生了某种不可言喻的变化,他考虑了一下,也就没有再穷追不舍。

  此时此刻,那女道人法身已是完全被那些邪魔虚影了瓜分了,代替其立在原处的,乃是一团说不出模样的影子,时时在扭动之中,浑身上下充满了一股狞恶意味,发出一声厉啸,狞恶虚影冲着他扑了过来。

  同一时刻,一道乌光又在原地绽开,那女道人又一次现身出来,这回却是将那避过一劫的法身降了下来,不过她只是一劫修士,故是这个法身若也被毁了,那她也就彻底性命不存了。其把身向前微微倾,却是化得遁虹,跟在那虚影后面冲了上来。

  张衍立着未动,心神一催,背后剑光纷纷腾起,如漫天繁星,随后纷纷一道道射落下来,清鸿剑丸与他心神相同,可以说彼此为一体,这每一道剑光之中皆是有他神意灌注,若是斩中敌手,同样也可斩杀未来之影。

  那冲在最前面的邪怪虚影身躯一扭。陡然就不见了影踪,只余下女道人一人,后者面对无穷剑光没有选择硬驾,而后往稍稍一退,只退去这一步,就有无数个一模一样之人层层叠叠冒了出来,仿佛每一个都是本人。

  当这无数身影在一起时,也分辨不出她是在往前还是往后了,剑光落下,每一道斩去一个人影,又变化出一个来,似永无休止,但如此却也被滞限在了原地。

  张衍这时目光一凝,他能感觉到,那女道人祭献出来的邪魔并非消失,而居然是与自身神意产生了碰撞。

  修士神意是可以彼此沟通的,但这却需得修士自身允许,但这些邪魔却似根本不经由这一关,直接就可闯入进来。

  神意所在,他自不会容许有外物进来搅扰,立刻设法将之消杀驱逐。只是如此做后,却发现神意在对抗之中不停消耗。

  而这个时候,女人那诸多身影之中突然冲出一道,对着他这里一扬手,一道遮天蔽日的法力洪潮顿时轰将过来。

  与此同时,张衍分明觉得神意之中压力一重,显是自身未来之影被此女盯住了。

  他目光微闪了一下,从战术上来说,对方这是很简单也很有用的策略,一方面借用邪魔最大可能的扰乱他神意,使得他无法顺利推演根果,另一面则是以避劫法身全力以赴发动攻袭,这双管齐下,威力可谓倍增。

  从这等算计来看,此女一点也不似方才表现出来的那般疯狂。

  若不是他,今朝随便找一个斩得过去未来的修士到此,在猝不及防下,恐怕都会手忙脚乱一阵,至少会被逼落下风。

  他把手一抬,只是对空一抓,那团乌光就生生被阻在外间,身上本元精气又不断运炼,弥补神意消耗,同时将两方面攻势都是挡下。

  女道人不由大吃一惊,她万万没想到,以自己渡觉法身之能,这轮攻势居然会被轻易抵住。需知她此刻也是被那飞剑牵扯着,方才那番出手乃是她短时间所能发出的最为有力的一击,几乎是调动了全身法力,这一顿之下,气机便不可抑制的往下跌落。

  张衍眼中光芒乍起,斗战之中岂容任何破绽出现,他斗战经验丰富无比,此时立便抓住了机会,只一挥袖,使了一个“凌空雷震”,顿有无数雷光压凭空在女道人周围炸开,顿将她法身撕扯的粉碎,同时一个催运,天中剑芒一分,无数剑光杀落,将似要聚合的法身再度搅乱。

  斗战到此,已无任何悬念。

  女道人法力并不及他,此刻被他压住后,若想不被反复摧残,直至耗尽本元而亡,那么唯有祭根果躲避,而只要此女敢如此,他立刻可算定那根果落处,下来只需一击就可送其归去。

  事实对方比他料想的还要沉不住气,仅仅是法身被打散五回之后,就祭起根果躲避,如此他也是毫不客气,轻起一指,朝着那团破散乌光点落下去。

  轰然一声,那团光华本是在拼命聚合,滚动不休,可经此一指,却是骤然失去了所有生机活力,缓缓向外飘散了去。

  张衍把手收了回来,负袖站在那里。

  光华一闪,那女道人浮现出来,扭头含恨看了他一眼,而后跌跌撞撞,转头向着界外遁走,

  张衍淡然看着,并未阻止。

  这女道人实则已是被杀死了,方才脱去的只是他有意放过的一缕过去之影,这是他向巨驭提前下得一封战书,此人既然此人纵容族人和道侣过来寻他麻烦,那他迟早也会找上门去的。

  而且不单是巨驭,当初招惹他之人,他已是记下了,待得玄洪天之事解决之后,自会一个个寻去算账。

  倒是那些邪魔有些古怪,他本打算杀死女道人后再回来解决,没想到其人一死,这些东西就自行消失了。

  由此看来,此物与女道人可谓息息相关,只眼前还无法看得出来,其究竟是女道人利用功法由自身心中孕养出来的,还是本来有这等邪魔,亦或是两者兼而有之。

  正思索时,他有所察觉般,转身往一处看去,却见有两道光虹过来,其中一个还有些熟悉,

  光华到他面前后,相继散开,邵闻朝与敖勺自里走了出来。前者略略上前半步,打个稽首,道:“张道友有礼了。”

  张衍上回只是分身到来,但是识忆入身,便等若亲见一般,回有一礼,笑道:“原来是邵真人。”

  邵闻朝侧过一步,对着敖勺一拱,道:“道友,这一位便是我页海天敖天主。”

  张衍抬首看了过去,稽首道:“原来是熬天主,贫道有礼了。”

  敖勺也是抬手还有一礼,神情和善道:“张道友,前次你来我界中,我未曾好好招待,倒是怠慢了。”

  三人在这里客套了几句后,又言及方才之战,敖勺道:“道友之前可是未见过那等邪魔?”

  张衍点头道:“确实未曾见识过,贫道来得余寰诸天未久,此前斩杀的多是魔头妖物,且那青碧宫玉璧之上也似无此物记述。”

  敖勺沉声道:“这等邪魔实则早已在余寰诸天之内有过现身,在一些被其侵害颇重的界天,其一出现,常常会被引为怪谈。”

  邵闻朝接口道:“在那些地界,有诸多看似荒诞的传闻,譬如有人出门在外,把头颅忘在了家中,而其自身却是不知,等到旁人惊喊出来,方才醒悟,登时暴毙;又有凭空变作牛羊,过得几年又变了回来,但行止已如牛羊一般,早忘却本身为人;再有明明在水中潜游,可却是火焚而死,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只多是现在凡人身上,修士中少有见得,可每一次出现,都是大害,因其来得莫名,又身存域外,故也难以剿杀。”

  张衍方才接触过邪魔,微微一思,道:“此应是把神意之能照入现世之中。”

  邪魔方才手段以神意侵略,对凡蜕修士来说,因本是自成一天,外劫难染,邪魔过来,至多也只是消耗神意,可要是落倒那些低辈修士或是凡人身上,那就不同了,由于这是从神意之中脱出,涌入现世,人心之中出现什么,其就会展现出来什么,所以一切看似不合情由的事都有可能发生。

  敖勺点首赞道:“张道友看得极准,邪魔也有强弱之分,通常现出的多是弱小,虽有些麻烦,但也不至于闹出什么大乱子,而强横者便是道友方才所见,乃是由某些修士用特殊手段引来的,这便是大害了。”

  邵闻朝哼了一声,道:“那位棠上真身为青碧宫弟子,不但勾结邪魔,反还堂皇正大在外行走,他日上得青碧宫,我倒要好好问一问,为何要把这等人放出来?

  这时天中一声宏亮声音传来道:“不错,这班蠢虫,尸位素餐,纵容邪毒,也是时候下手收拾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