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四十一章 盘珠镇禁画空图

第三百四十一章 盘珠镇禁画空图

  彭长老走上前去,将两枚晶玉收好,并抬头道:“这二人一去,那便还有三人,只要将之拿下,则大局可定,只这其中,万不能走脱一个。”

  如今主事这五人俱是金符在身,在遇到外敌侵袭时,都有资格请动秘殿长老,故是只要将其等都是拿下,那拥有金符的便只剩他一人了,下面只需把被便贬去诸天各派的门人弟子都是唤来,就可将青碧宫大权重新拿在手中。

  邵闻朝道:“彭长老以前有说,那几人都分驻在不同地界,有无可能将之引到一处?”

  彭长老摇摇头,道:“这三人平时联络都是用灵璧飞书,就算遇得什么大事,也通常是派遣分身外出,特别是王知空、祁知远二人,在千余年前,正身便不如何露面了,此次能一次擒住二人,已实属侥幸了。”

  敖勺道:“若都聚在一起,反还不易对付。”

  邵闻朝也是随口一问,见事不可为,也便不再多言。

  彭长老沉声道:“如今剩下这几人还不知我等到来,彭某会去拜访其中一人,与诸位合力将之拿下,事成后,再去得一下处。”

  他这番谋划可以说是最为简单不过,表面看来,好似极有可能出纰漏,但真正情况却正好相反。作为修道人,只一个闭关,就是几十上百载,是以除了为必要之事会面,平日五人之间也并不怎么往来,而且云陆广大,其各自洞府俱散落在不同地界,只要在动手之时不走漏消息,就可将之逐个击破,机会实则极大。

  他看了看张衍和敖勺,“两位可有不同之见?”

  敖勺道:“就按道友安排行事。”

  张衍亦是无有异议。该说得之前都已说了,也做好了应对各种意外情形的准备,自不用事到临头再去想。

  彭长老道:“那彭某便先前往王知空那处,有那兜罗在,只要能入得洞府,事机便就成了一半。”

  他殿内禁制抚平,就把执事道人唤来,关照道:“自此刻起,不管何人来过来拜见,都给我挡了出去,到必要之时,我允你动用此间禁阵”

  执事道人打个躬,道:“弟子记下了、”

  彭长老吩咐过后,便拿上了那那副阳罗兜,出得洞府,借助殿中阵门往别处跃渡,只是片刻后,就到得王知空修炼所在之地,在山脚下与知客道人说了一句,自有人上去通禀。

  王知空那正身此刻正在殿内修持,听得彭长老忽然前来拜访,不觉奇怪,之前他才派遣了一具分身到彭长老那处去,怎么此刻反而过来了?

  他感应了一下,却发现分身那里似断了音讯,又试着沟通蒙、兰二人神意,却也无法做到,没有任何回应,不觉心下起疑,“莫非是出了什么事不成?”

  他起袖一拂,面前灵璧之上就现出彭长老身影,发现后者竟然是正身到来,这倒不似出了变故的,否则后者绝不敢以身犯险,亲自到得自己这处。

  他沉吟一下,忖道:“不管是何情形,把此人唤了进来一问,自然就清楚了。”于是吩咐了一声,殿外知客道人得了谕令,就放开关门,引得彭长老上山,并请他在客殿之内相候。

  彭长老在殿中等了许久,却迟迟不见王知空出来,心下微沉,知晓王知空恐怕在等分身那处的消息,由此再决定该如何对待自己,而对方等得起,他却等不起,且时间拖得越长破绽越多,是以需得逼其一逼了。

  他冷哼一声,一言不发就朝外走去。

  知客道人忙是跟上来道:“彭长老这是要去何处?”

  彭长老做出一副不满模样,道:“我没闲情和王知空在此白耗,他既无暇见我,那我自去寻秘殿长老去,到那里自能寻个公道,再不济,我请金符,唤得宫中众位同门过来评理、”

  王知空此刻仍是站在灵璧,他把彭长老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有那么一瞬间,他想用禁阵将后者阻住,然而再派人去查探消息。

  但是考虑了片刻,却还是放弃了这么做,宫中禁阵可挡不住金符,彭长老那一派打压的被打压,贬斥的被贬斥,余下人也都是闭了死关,要是被金符都唤了出来,反而凭空生出了许多事端。

  下一刻,他踏开阵门,行至大殿之内,笑道:“彭长老,还请留步,方才我正在修行紧要关头,故是无法移步,真是怠慢了,还落座说话。”

  彭长老见他出来,哼了一声,回了席上坐下。同时心中一定,他来此之前曾设想过,最糟糕的情况无外是王知空自身不出面,只是遣分身前来招呼自己,那就又多了一桩麻烦了、

  王知空待他落座,便开口问道:“彭长老,你今番来寻我,到底为了何事?我先前不是遣了一具分身去你那处了么?”

  彭长老冷声道:“放心,你那分身如今安好,只是被我困在禁阵内,一时不得出来罢了。”

  “嗯?”王知空眉头一皱,道:“彭长老为何要如此做?”

  彭长老沉声道:“我正是要来和你说此事。”他自袖中将一物取出,递了过去,“王长老,你拿去看吧。”

  王知空看他一眼,起法力一摄,就将那物拿了过来,“咦,这当是件法宝,倒是有些古怪之处……”

  彭长老这时道:“王长老可曾知晓,你等放了出去的棠昕已是被人打杀在外了么?”

  王知空本在低头察看那件宝物,闻言也是心下一震,正要抬首说话时,那手中之物忽然迸发出一道光亮,就有数股气机跨空而来,猛然盯在了他身上,同一时刻,有一股莫大危机笼罩下来。他反应也是极快,心意起时,此处内外禁阵便一起发动,想将他来人阻挡在外,可这并无任何用处,万罗兜连青碧宫云陆大阵都可绕了过去,又怎会被这里的洞府禁制所阻挡?

  敖勺、张衍、邵闻朝三人早已准备多时,一从兜罗之内借道遁出,便就立刻动手。

  敖勺身上飞出四枚金光灿灿的盘珠,一时光芒大放,恰如那拨海分浪一般,竟将周围此起彼伏的阵禁给生生压了下去。

  张衍则是一指点出,霎时轰入王知空未来之影中,若是后者不用心应付,便是斩得未来的修士,也有可能在他一击之下身死魂消。

  邵闻朝则是立时打开一张画卷,那画上却是一片虚无,只是对着前方一照,场中之人,除了彭长老之外,都是霎时消失不见。

  三人都是不约而同使出了全力,并非是王知空太过了得,而这里乃是此人洞府,除禁制之外,还有法宝护持,还有善功可用,其人可谓占据了绝对优势,一旦给了其发挥余地,虽未必能把他们如何,可却定然可以将消息传了出去,这便功归一篑了,是以无论如何,也要一举竟得全功!

  王知空感觉自己好似身处一片惊涛骇浪之中,本来想起得神意遁去莫名之地,好仔细寻思一番对策,然而这刻却分明感到,自身未来之影正被不断破碎,这逼得他不得不起全力变化未来,将那一缕生机从中遁出。

  虽然这一处交战未曾失利,可场中却是遭遇了绝对劣势,他只一个恍惚,便发现自己被挪到了一处古怪空域之内,周围禁制顿时与他是去了勾连,再下一刻,轰然一声,他法身已是被一道庞**力生生轰散!

  他并没有祭出根果回避,对面乃是三位大能修士,三人联手之下,可以轻而易举算出他根果落处。是以他根本不敢如此做。

  敖勺先是祭出一枚晶石,而后挥袖打出一团奔涌清光,顿将其已是溃散的法身又搅去了一截。

  张衍心意一起,无数剑光飞腾而出,斩将下来,也是不断削夺此人精气,与此同时,他仍在追逐剿杀那未来之影,迫使对手无法做出任何有利于自身的回应。

  王知空此时已被逼到了绝境,他分明能够察觉到,此刻自己唯一能够躲避之地,就是方才敖勺扔了出来的那枚晶石,可他明白,自己一入其中,那就只能任人生杀予夺了,但至少还有一线生机,这里若再坚持下去,定然是神魂俱灭的下场。

  可他并没有迟疑多久,只片刻之间就做出了选择,散布在外精气一阵涌动,都是往那晶石之中钻了进去,须臾尽数没入其中。

  敖勺一把将晶石拿入手中,对着张衍和邵闻朝二人点了点头。

  轰!

  仿佛琉璃破碎,这一片虚空霎时崩散,三人重又回了大殿之内。

  彭长老此刻殿中,看着三人出来,道:“三位道友?”

  敖勺将手掌摊开,露出那枚晶石,道:“我等已是将此人镇压在此,并未取他性命。”又转首看向张衍,道:“此回若非张道友,恐是难以这般顺利。”

  张衍笑着摇头道:“敖府主言过了,我三人只要少得一人,都难以有此战果。”

  彭长老长舒了一口气,且心下不禁有些惊喜,虽然知晓争斗起来难免有所死伤,可若能不夺性命,事后处理起来也简单许多。他抖擞精神道:“如此,下来还有两人!”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