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五十二章 缘法成就自还落

第三百五十二章 缘法成就自还落

  玄洪上人交代好后,立刻带领着余下之人回去主持大阵,洛山观覆灭几成定局,此刻他能做得也只能是尽力拖延了。

  观中百万年经营,禁阵也是十分牢固,只是之前龚真人这些人碍于法力,并无法尽数调用起来,而他作为掌门,并无这些限碍,在他一番全力施为下,终是堪堪稳了下来。

  张衍分身察觉到那大阵比之前稳固了许多,一时也是破不开,便不去耗费法力,停了下来,只等正身到来。

  而另一边,彭长老见得玄水退去,因忌惮玄洪上人口中那宝物,故安排一些功行稍差的修士先行退回界环之外,准备等到局势稳住之后再唤了回来。

  这时一个法宝真灵跃遁了出来,化作一个十四五岁的双丫少女,她明眸一眨,道:“长老,方才有人遁破虚空,离了此界。”

  彭长老冷笑道:“由得他们去。”

  要是有人通过界环去到其他界天,青碧宫第一时间便能知晓,倒也是不怕,可要是遁去虚空元海,既阻拦不住,也不必去阻拦,因为那里并非是什么好去处。若没有修持外药,就是三重境大修士,等元气耗尽,也一样要亡,何况还有极大可能撞上虚空生灵,若不寻得界天躲避,存生下来的机会并不大。

  只是这时他却是想起一事,以神意传言至张衍处,道:“张真人,洛山观似有人破空遁走了,若是万一带着神物走了,却也难以追到。”

  张衍此刻还半途中,闻听后笑了笑,道:“多谢彭长老传告,不过祖师传下的神物,若是此辈可以左右,那早不在此界之中了。”

  祖师令洛山观在这里看守,要是可以随意带走,那他来此也无意义了。

  他乘玄武往前遁走,大约半刻之后,前方云雾一开,却已是到得洛山观山门之前,那分身一晃,化一道清光合入他躯体之内。

  等不多时,彭长老法舟也是到来,带着通广道人与郭举赢二位与他汇合到一处,同时天中亦是传来一声长长龙吟。

  紧跟着四道光华从天宇降下,各自显化出身形来,却是那四位天主又一次将分身落至此界。相对于他们一身庞大法力来说,这几乎算不得什么损折,

  彭长老问询了一下张衍,便转过来道:“几位道友,玄洪上人已是躲回了山门,我等不妨先合力将这大阵坏去。”

  其余人对此自无异议。

  张衍言道:“贫道方才攻打此阵,见其转合如意,如流水过庭,气散不聚,则留之不住,故要打破,需得诸位道友合力施为。”

  这阵法每时每刻都在转动弥合之中,接连不断的攻袭对其几乎无用,上一击落下,下一刻阵势又会回至原来模样。也即是说,哪怕人数再多,攻势再是猛烈,只要无法一次将之彻底破开,那就不会有任何战果。

  但既然知晓了这里玄妙,对付起来便就容易许多了,众人商量片刻后,便就分开,各是去往一处地界,随后起得神意结连一处,便于同一时刻发动法力,对着前方大阵轰落下来。

  实则不管如何,因众人之力非自一处而来,终归是有先后的,但大阵流转也不可能完全没有间隙,这便要看攻守双方的本事了。

  玄洪上人只是守持了一刻时间,便就感觉有些吃不消了,阵势转运越快,越是消耗他的法力神意,只他此刻已无法停下来了,否则只需要几个呼吸,外间之人就可破阵而入,心下略显焦灼:“但愿龚真人此行能说服鲲真人,否则只能早早退去神藏洞退避了。”

  此时玄洪天外,龚、管二嗯很快找到云鲲落身之地,待见得这头虚空生灵后,两人赶忙行上前去,对其躬身一拜。

  龚真人道:“鲲真人,我洛山观遇得危难,有外界之人来攻,如今已是抵挡不住,还望真人能看在过往情分上,救我等一救!”

  玉鲲声音传来,问道:“我知道此事,你们为何要占据玄石,不交给祖师定下的有缘人呢?”

  面对这等质问,龚真人顿时说不出话。

  管真人也是上来一礼,苦求道:“也怪我等一时迷心,生了贪念,做错了事,可如今我便愿将玄石拿出,怕也换不来安稳了,鲲真人,洛山观百万年传承,终归还是祖师所传,你便忍心看着就此断绝么?”

  玉鲲想了一想,不解道:“既是因物而生,那也该因物而断,又为何不忍?”

  管真人顿时心中一片冰凉。

  龚真人知是无法说动这一位了,实则他来此之前便就不抱什么希望,若是玉鲲肯帮助他们,那也不会将人放进来了,他打个稽首,道:“打搅了。”

  言毕,便就带着管真人退了出去。

  管真人道:“我如今该往何处去?”

  此刻他们若回界中,那至也需数载时日,就算那时战局还未定,也不见得能顺利回到山门内,是以这不是一个好选择。

  龚真人道:“出来之前,掌门暗中曾有过交代,要我二人去往持妄天,到了那里,还有言向涵天主传告。”

  管真人道:“愿遵从掌门安排。”

  此时藏神洞中,万真人与百真人合力,已是将观中所有弟子撤到了此间,可他们都是知道,要是山门大阵被破,那么这里迟早也是一样结果。

  百真人望着四下景物,道:“我在观中修行这许多年,尚是第一次到得这里。”

  万真人叹道:“愿这非是最后一次吧。”

  百真人看了看他,劝言道:“万真人何苦如此愁眉苦脸,掌门既然叫我等到这里,那定是有办法的。”

  万真人却是摇了摇头,他默默坐到主位之上,将这里阵势转动起来。

  玄洪上人说这里禁制更为牢固,这不是虚语,严格来说,这与界外那阵势本是连在一处的,洛山观又以此为基,在上做了许多布置,可他明白,外间那阵法既然没有挡住来人,那这里也难说能维系多久。

  又过去有半个时辰,听得外间一声好似山岳崩塌的大响,连神藏洞也摇晃了几下,灵机一下变得散乱起来。

  百真人怔了一怔,涩声道:“山门大阵被攻破了。”

  纵然嘴上说得安然,可事到眼前,他仍有大难临头之感,站起朝外看了一眼,见有数道清光朝着这里飞来,急忙回身言道:“是掌门与几位真人来了,快快开了阵门。”

  万真人赶忙施为,放了其等进来,那些清光入得洞府中后,往地上一落,就各是聚显出身形来。

  玄洪上人吩咐了一下,所有人各是去了阵位之上坐好,随后他目光落在万真人身上,道:“带我去神物摆放之地。”

  万真人打个稽首,就在前引路。

  玄洪上人则是带着百真人在后跟来。

  不多时,三人便来至洞府最深处。

  玄洪上人看了眼那悬浮在半空之中的玄石,言道:“万真人,你去把这神物拿了下来。”

  万真人道了声是,先是拜了一拜,随后走上前去,取了一只琉璃玉匣,起法力隔空将玄石取下,摆在里间,然后小心走了下来。

  玄洪上人目光始终一瞬不瞬的盯着,见当中无有任何波折,也是松了一口气,那玄水无缘无故退去,他生怕玄石也是生出什么变故,要真是这样,那么下来一切谋划也无从谈起了。

  万真人小心问道:“掌门欲拿这神物如何?可是要交了出去么?”

  玄洪上人哼了一声,冷声道:“我虽无法持拿此物,但也不愿就这么交了出去,倒是可以与他人共享。”

  万真人一怔,道:“与他人共享?”

  玄洪上人负手言道:“我知如今有几处界天也是在觊觎此物,其等与青碧宫也是不对付,我要答应拿玄石出来与他们一同参研,当可引得此辈来救。”

  百真人犹疑道:“而今青碧宫和五界天主在这里,便是掌门愿意与他们分享,他们当真会来么?

  玄洪上人肯定道:“定然会的,青碧宫早就大不如前了,那位大能传闻早便不在了,而成就真阳之秘,余寰诸天之内人人欲得,只是以往过不来那天外禁阵罢了,但如今我若给其一个插手进来的机会,他们绝然是忍不住的。”

  万真人一惊,不忍道:“若真是如此,那诸界之内,恐将会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多少生灵要受此牵连,到时恐怕连那天外邪魔凶怪也会趁隙而入。”

  玄洪上人神情漠然道:“既然逼我到这一步,那谁也休想安稳,而且不如此,我等又怎能保住门庭?”

  此时外间有隆隆震动之声传来,他感应了一下,发现这般下去,这里也至多能撑个半日时间,知道来不及了,吩咐道:“百真人,你去搬得一驾两界仪晷过来,如今宋真人在外,我正可让他去那几家界天传信。”同时又对万真人道:“万真人,神物不宜留在此处,你速速携其去往界外,若无我令,不得回来。”

  万真人迟疑半晌,最后默默打个稽首,将那盛放玄石的琉璃玉匣收好,再运法破空一遁,就去到了界外,却发现自己落在了那天外阵禁之内,他试图找寻出路,但转了半天,却完全无法出去,仿佛那禁阵在针对自己一般。

  到了这等时候,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看了看手中玉匣,叹道:“你既不愿离开此处,我又何必勉强?今便成全于你,还是送你去那该去之地吧。”他一转身,往那万空界环所在走去,这一次却再无任何阻拦,很快到的门前,一脚踏步过去,霎时又回到了玄洪天内。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