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五十四章 神藏剑斩渡冥空

第三百五十四章 神藏剑斩渡冥空

  张衍这一道水行真光放了出来,那涌了过来的滔滔水流仿若进入一个无底深渊之中,原本来势顿被削弱几分。紧跟着,又是一道黄芒升起,好若厚壁大坝,起伏群山,一声巨响之后,那滔滔水流便被阻遏下来。

  场上攻势被他一人接住,彭长老等人却也未曾闲着,各是起得神意,找寻玄洪上人的未来之影。

  此刻双方都是神意结连,但张衍这边人多势众不说,多数人修为功行也高过对面,立时压得洛山观一方只能拼命变化神意,寻觅那一线生机,而做不出其他多余动作。

  张衍待那一重重高浪过去,对面气势为之一竭时,立刻转守为攻,一挥袖,前方雷霆阵阵,霹雳疾电乱窜,无数雷光爆震开来,霎时横扫狂波,对面原本高涨气机被削去了一大截。

  玄洪上人为这最后一搏,早是将洛山观所有家当都是拿了出来,这刻见攻势被阻,立刻动用门中祭炼的一瓶宝露,全数倒了下来后,磨去法力灵机不但补回,本已是低落下去浪潮又一次抬了起来,且比原来还势大三分。

  他十分明白,他们这里人少力弱,若是堂堂正战,对面之人一旦全部发挥出实力,那么他们立刻会被碾了回来。是以打算一鼓作气将所有人拖入乱战之中,再设法将之全数杀灭,虽外间那些修士还可遣出分身入内,但有这片刻间隙恢复法力,就仍可维持一个不胜不败局面。

  他早已是将门中所有补充本元法力的大药都是带了此间,足可支撑他带着余下之人长久对抗下去。虽是希望渺茫,可要是真能挺到界外援手到来,那么一切就又不同了。

  张衍对眼前局势洞若观火,先前洛山观有人遁去天外,他便料到那几人不是逃生,而十有八九是去请援了,不管是否会有人来,他既是攻到了这里,就绝不能让此辈翻身,于是心意一动,玄身上气顿化大手,一掌拍落,顿将方才升起的水流又是压了下去。

  但是这个时候,汹涛之中却有数件法宝骤然飞起,往众人所在之地落来,其中一柄法剑与一枚大印十分显眼,这里有几人曾是吃过亏的,不敢让其沾上,都是把法力稍稍撤回一些,小心戒备起来。

  张衍心下一催,立时飞出十数张法符飞出,将面前打来法宝稍稍阻挡了一下。而有了这个空隙,身后诸真也是立刻做好了应对,同样一件件光华灿灿,形制各异的法宝祭起天中,往那洪潮落去。

  玄洪上人一观,顿觉不好,若是以寻常手段相迎,那下来就是双方进行比斗消耗了,他这里才几个人,哪里可能拼得过对面?

  他暗忖道:“那物已是到了不得不用之时了。”

  他心意一转,大浪之内立时多出了一滴金色水液,并融入水势之中,才方做完此事,气机就于顷刻间暴涨起来,且越攀越高,几如无又止境一般。

  张衍此时心中浮起一阵警兆,立刻撑起一道“玄转天罗璧”,刹那间人隔两界,天地中分,而与此同时,面前爆出了一道白光,随后便是一阵塌裂天地的震响,前方水浪于一瞬之间挣脱了所有束缚,携带着一股前所未见的强猛力量,往前狂涌而来。

  尽管有天罗壁遮挡,可他身上法力精气在以一个极快速度消耗,仅仅只是一瞬间,便就耗去了大半,所幸这具分身乃是气力相合,法力精厚不说,又有莫名之物跨空而来,填补损耗,才未被一冲而垮。

  那水势来得快,去得也快,只几个呼吸而已,就退了下去。

  张衍把法力一撤,发现此刻唯有自己尚还在站在此间,而身后众真分身,都已是消失无踪,应是在方才一轮冲击之中被灭去了。

  他抬首往前看去,见玄洪上人等五人此刻已是退去那大台之上,只每一人气机都是异常衰微,立知方才那等手段恐也是耗去了此辈大部分法力精气。而要是自己这具分身方才也被杀了去,纵然可以再次遣分身到来,可这段时间也足够此辈再做一次布置了。

  玄洪上人见张衍仍是好端端立在那里,不禁心往下沉,本来他还想灭尽诸人之后,再吞服炼化大药,及时回复元气法力,现在这个打算却是落空了,因为张衍是绝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他恨恨看了前方一眼,于神意中言道:“诸位真人随我退入洞府!”

  他一令发出,六道清光立自台上遁起,立刻往后方巨壁投去,瞬时没入其中,再在背后洞窟中显身出来。

  这是原先摆放玄石所在,大约有千丈方圆,虽对寻常人而言也是宽大,可放在修士身上,就是一个逼仄洞室,根本无有转挪余地,且入口也是一条狭长甬道,可谓易守难攻,但也不是没有弊端,因为这里禁阵最为严密,他们也无法遁破虚空出去,可以说,到了此间,除玄洪上人之外,所有人的后路都被彻底断了。

  玄洪上人关照道:“百真人,胡真人,你二位守在洞口,其余尽快调息,此辈是绝不会让我有多少喘息之机的。”

  百真人与另一个位老道人应了下来,两人简单服下几枚事先准备丹丸,就候在了门关之前。

  玄洪上人则是去到一边,加紧炼化大药,以期快些恢复法力。

  然而这等时候,外间一声大响,百、胡两人法身轰然爆开,下一刻,一道道剑光汇成银光长河,往洞府内杀入进来。

  张衍岂会容得他们慢慢恢复实力,他这分身在外只是片刻,就差不多已是恢复了大半,当即毫无畏惧冲入此间。

  无数剑光在千丈方圆之内来回穿梭斩杀,几若编成一张细密织网,玄洪上人等六人身疲力竭,哪里能够抵挡,法身纷纷被杀散,其中有一人感觉本元精气在被不断消逝,顿时忍熬不住,赶忙祭动根果回避。

  张衍目光一闪,于顷刻间算定了其根果所在,无数剑光涌了上来,立便将此人斩爆成一团清气,随后被那落下剑潮淹没了去。

  下来很快又有人忍不住祭了根果躲避,同样是被他祭剑上去杀了,不过几息之内,他就连斩数人,最后只余下玄洪上人一个,但其也不过是多支撑了十来呼吸,就在不甘之中被杀去了法身。

  张衍悬空而立,负手看着那一个个虚空冥洞在面前现出,这些人是当真亡了,只不过玄洪上人还有第二层法身尚在,故还算不得败亡,只是等了一会儿,却迟迟不见其现身,心念一转,便知其是蛰藏起来了。

  修士行上渡觉之途,固不知何时会毁在劫数之上,但若天外天法身不肯降下,他人也找不到其之所在,这也算是一个优势。

  不过他却是不急,因是此辈若迟迟不至现世,那便会迷失在虚界之内,再也无法在人前显化法身,故其迟早也是会出来的,而且只能是落在此界之中,正如彭长老所言,这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而此时此刻,余寰诸天另一边,某一处隐秘洞窟之中,三道宏光落下落在法座之上,露出三名面目难辨的身影,从气机上来看,俱是渡觉修士分光化影。

  东角之上那人朝着北角看去,道:“觉元天主,何事如此着急唤我与惑安天主前来?”

  觉元天主道:“方才我收得信报,那张道人联合青碧宫及五界天主共伐玄洪天,不知诸位可是知晓了?”

  东角那人言道:“原来是此事,我等也是收到了,看来这神物是要落到那张道人与青碧宫手中了。”

  觉元天主道:“却也未必。”

  西角之上的惑安天主望过来道:“这话如何说?”

  觉元天主深沉一笑,道:“方才有洛山观修士自持妄天中发来书信,说是愿将那神物与我共享。”

  “哦?”

  在场两名天主自能听出这里面的意思,这是洛山观走投无论之下,想拖得他们一起到这潭浑水里来。可就算知道是这样,他们也不想回绝,因为那玄石的确有莫大吸引力。

  觉元天主见两人久久不开口,道:“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东角之上那人道:“我以为此事好事,两位,我等若不想受那青碧宫辖制,那终归是要与其做上一场的,今番有人主动送上借口,不妨就咬定此事,要求此辈将神物拿了出来。”

  惑安天主点头道:“以那玄石为理由,说来说去就都是玄洪天之事,纵然有与青碧宫之人有所冲突,也是事出有因,算不得彻底撕破脸皮,还可借此机会试一试其如今到底还剩了几分实力。”

  至于那玄石本来并非洛山观所有,三人却是主动忽略了此事。归根到底,他们此刻只是需要一个可以插手此事名分罢了,玄洪上人也正是看透了此点,才有了先前那番布置。

  东角之上那人言道:“既然如此,那玄洪天可是要救么?”

  觉元天主呵呵一笑,道:“何必去救,其如被青碧宫灭去,必是人人自危,深怕自家落到同样下场,我等可大大宣扬此事,便还可令更多人站到我等这边,而洛山观之人,只要有一二人活着便好,反是利于我等拿捏。”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