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天外玄身终化散

第三百五十五章 天外玄身终化散

  就在洞府之外,张衍正身与彭长老等人正一同立在法舟之上,忽然他目闪了一下,开口言道:“玄洪上人分身已是为我所斩杀,余者皆殁,只是此人在躲避我辈等,迟迟不愿落下分身。”

  风览讽言道:“这般行止,大失一派掌门之人的气度。”

  郭举赢沉吟道:“这人不会做没有目的之事,不定是在等什么机会。”

  彭长老考虑了一下,冷笑一声,肯定言道:“此人是在拖延时间,指望外间有所变局。”

  张衍微微点头,这与他判断一般,只是玄洪上人是支撑不了许久的,若在月余时日内还不降下法身,那么也就不必去理会了,因为如许长时间,此人定是找不到现世所在了,那与败亡也无甚区别了。

  几人在此等有两日之后,天中有五道清盛光华自远空飞来,却是敖勺等五位天主又自回来了。

  张衍看得分明,这几位无人把第二层法身降下,依旧如先前一般,仅只是化聚出第一层法身,这也可能理解,这般法身所藏纳的法力精气并不多,就算损失得几次,也动摇不了根本,日后稍作用功,就可补还了回来。

  这等办法玄洪上人其实亦能用,尤其是用来拖延时间,不过这里有个问题,在天外天中是无法吞炼外药的,而且在明知不敌的情形下,遣得这般分身下来只能是白白耗送法力精气,很可能那所谓外援还未到来,自己便先耗空本元了。

  其实就算真有人来救,也不可能在短时内击败在场这许多大能修士,是以到了眼前局面,此人无论做何选择,最终都是难逃败亡。

  过来五位天主在问明眼下情形后,都是愿意留了下来等候。

  环渡天天主道:“不将此人灭去,我与诸位道友又岂会放心回去,他这算盘算是打错了。”

  玄洪上人怎么说也是一名渡觉修士,要是今回放过,那需时时刻刻防备此人前来寻仇,既然得罪了,又定是要追杀到底的。

  敖勺问这时道:“张真人,方才将我等法身杀去之物,莫非就是玄洪先前口中所言那杀招么?”

  张衍点首道:“应便是此物了。”

  敖勺感叹道:“当真是威能不凡。”

  张衍笑道:“我若未猜错,那物当是祖师所留,其实此辈尚不能完全运使出其中威能,不然可不止方才那般动静了。”

  敖勺更是惊叹,他想了一想,道:“玄洪天还有几处下界,并有不少洛山观辖下洞府,此回事了之后,道友准备如何处置?”

  张衍对此早有考量,言道:“玄洪天终归是祖师昔年驻留之地,不可轻弃之,页海天中有不少与祖师有所牵扯宗门,敖府主若是允许,贫道欲将他们迁入此间。”

  敖勺笑道:“此是好事,我又怎会阻拦。”

  众人在此大约等了有十来日后,忽然心中升起一股感应,转眼往西南方向看去,就见有一道通天光柱撕开天穹,轰然一声落至界中。

  彭长老哼了一声,冷嘲道:“终是肯露面了。”

  凤览道:“千万莫让他逃去别处。”

  张衍心意一动,一道剑光已是杀了过去。万空界环已被青碧宫令符禁住,无人可以穿渡,那其要是逃去天外,也是一个不小麻烦。

  那剑光瞬息跨空而至,与那处气机遥遥击撞了一下,就将之拖住了。

  他当即脚下迈出一步,霎时遁破虚空,于刹那间出现在那处地界上。

  随着场中光华闪烁,法力波荡,此回参与斗战的修士也都是一个个先后赶至。

  众人望了过去,便见不远处正一道千丈光华的清气巨影,有一圈圈涟漪由首至足泛动下来,其正不断放出水波烟云,抗拒来回劈斩的飞剑,看去正是那玄洪上人的模样,不过此人如今这身法力,却远比之前所见强盛。

  敖勺瞧得他这番形貌,道:“哦,此人当是将所有法力分身汇合一处了,洛山观功法倒的确不简单。”

  玄洪上人乃是渡觉二劫修士,天外天中便藏有两道法身,但是此刻却是相融一处,通常这等修为之人可是只能将法身分开驾驭,是绝做不到似他这般的。

  鉴治天天主抚须道:“此人虽只过去二劫,但看此刻手段,倒是可以和三劫修士做一番周旋了。”

  另几名天主也是相继点头,露出慎重之色。

  玄洪上人这时见得众人到来,却也未有回避,而是环望一圈,最后目光落定在张衍身上。

  张衍知他何意,这是邀他上去一战,不由淡笑一下,眼下并非是斗法切磋,他大可拒绝,来个以众凌寡。不过考虑这人要是亡在他界修士手中,今后可能牵扯出其余事来,由他亲自了结,倒也算是给祖师一个交代了。于是心念一转,将那飞剑扯开,站了出来,道:“玄洪真人,请吧。”

  凤览认为有些不妥,道:“彭长老?”

  彭长老却是一抬手,道:“无妨,张真人可以应付,我等退开便好。”

  玄洪上人见众人退后,场中很快只剩下了他与张衍二人,便不再客气,起手往前一推,轰隆一声,天地晃荡,顿有狂暴巨潮横推过来。

  张衍则是一拳打出,霎时震塌虚空,轰然将那大浪砸碎,目光一闪,发动数个锁身神通,着落在对方身上,而在同一时刻,天中剑光一化,变作亿万之术,如骤雨惊电,自四面八方疾射而来。

  这一回,玄洪上人却是任凭剑光从自己身躯之上穿过。

  张衍一挑眉,不想此人上来便就祭动根果。不过玄洪上人虽是两具法身相融,可根果仍是折转,也就是说,至少也推算两回,方能杀灭此人,但问题来了,想找到对手根果,那一定是会消耗海量神意的,而想在短时间接连做到两次,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心下道:“原来此人打的是这个主意。”

  要是他此刻推算到此人根果落处,在正常情形下,那必会元气大损,非但不能将之杀死,还有可能在气竭之后被对方抓住机会反攻回来。

  只是可惜,自从修成力道六转和斩去未来时吞尽天地本元后,他已是不能按照通常意义上的三重境凡蜕修士来看了。

  他目光一注,神意不断运转,立时找准了根果所在,无数剑光来回一绞,顿将其法身杀散为一团清波,但不可避免的,气机猛烈往下跌落。

  而那场中清波却是骤然一聚,玄洪上人再度从里显化而出,此时其已是身高万丈,气势滔天,而他更是一刻也未耽搁,伸手就朝张衍所在之地一拍,浑然不理那些在身上来回穿梭的剑光。

  轰!

  仿佛天倾覆地摇,似乎什么事物都可在这一掌之下不复存在。

  然而这等时候,张衍却是抬袖而起,伸出两指,轻轻点在了那巨掌之上,与此同时,原本衰去气机却是猛然高涨攀升,仿若方才那低谷只是为之后掀起大的浪潮。

  天地仿佛凝固了一瞬。

  玄洪上人面上多出了一个错愕神色,还夹杂一丝不可思议,下一刻,其仿佛如山一般大小的身躯坍塌崩碎,片刻间化为无数飞灰。

  张衍把手收了回来,静静等有一会儿,一个虚空冥洞展开,将所有一切吞入进去,再彻底消失不见。

  此刻外间观战之人万万没有料到,这场斗战竟是结束的如此之快,一名凡蜕三重境之人正面轰杀渡觉二劫修士,这着实超乎寻常人想象之外。可即便如此,张衍身上气机竟也不见弱去多少,这令几位天主都是微微色变,心中都是明白,此人所表现出来的斗战之能恐怕还远未到极限。

  彭长老目光一撇左右,却是呵呵一笑,他对张衍实力比他人了解得更是清楚,方才果断退开,就是要让众人看一看其真正实力,而有这么一位实力强横的修士站在自己这边,足以威慑一些原本心思摇摆之人。

  他想了想,飘身上前,来至张衍身侧,笑道:“道友得了玄石,又推到了洛山观,此事也算是圆满了。”

  张衍微微一笑,意有所指道:“我虽得了此物,但事情未必了结。”

  彭长老神情一动,随后点了点头,他转首看去别处,思量一会儿,才道:“道友这里当再无事了,青碧宫中尚有一些琐碎之事,彭某便先走一步了。”

  张衍微一点头,打个稽首,道:“今日多谢道友相助了。”

  彭长老笑道:“哪里话,要说帮忙,也是道友助我在前,道友若有暇,莫忘来我青碧宫一坐。”言罢,他也是一个稽首,随后就招呼了青碧之人,回了法舟,便往万空界环处行去。

  而敖勺和那四位天主见大事已定,也是一一上来与他道别,便先后离去了。唯有通广道人和郭举赢二人被他劝留下了。

  两人因先前也耗去法力虽不算多,但也折去了一具分身,因洛山观之人毕竟没有完全杀灭,还不知会出什么事。是以二人打个稽首,就先去摩空法舟之内持坐调息了,尽快回复法力了。

  张衍待众人俱是离开后,就往那原来摆放玄石的洞府看去,他沉思了一会儿,就一挥袖,道袍飘飘,往其中落去。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