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六十四章 邪祟秽毒乱古洲

第三百六十四章 邪祟秽毒乱古洲

  朱柱天,一个无比庞大的巨人坐于一座山脉上端,其上半截身躯超出云海,似只一仰头,就可碰触天穹,此刻其双目紧闭,一手持颅,一手摊开,呈于膝上,似在酣睡之中,

  而在摊开的手掌之上,却是建有一座巍峨宫城,出入此间的皆是一个个身躯雄伟,犹如小山般的巨人,迈步皆是轰轰作响,不但人是如此,连这处禽鸟走兽、草木植株都是异常巨大,除了这些生灵,亦有修道人和妖物络绎往来,其似早对这等景象见怪不怪了。

  宫城最高一处殿宇之内,巨驭一身金青宽袍,头系云带,站在玉阁之中,凭栏眺望外间景物,他面容清秀,身躯挺健,眼神深邃,若是未曾见过他,或是不知他底细之人,绝然不会想到,外间那具巨躯就是他成就凡蜕之后所留下肉身。

  此时一道光华自外遁来,飞快融入到他身中,顷刻之间,他便知晓了分身从外间带来的消息。

  他沉吟良久,返身往殿内深处走,在通过数十道森严无比的禁制后,来至一座毫不起眼的石室中,这里除了当中竖着的一面石板外,别无他物。

  他眼神复杂地望了那石板许久,走上前去,自腰间解下了一枚玉坠,将之放在了石板之上,少顷,这玉坠融化为如银汞一般的水液,缓缓渗透下去。

  过得片刻,面前这石板陡然活了过来,缓缓蠕动着,化为一张丈许来高妖魔面孔,其两眼睁开,望向巨驭,露出一个奇诡狞恶的笑容,道:“巨天主,何事寻本尊?”

  巨驭道:“我只是告诉你等一声,杨佑功筹谋得当,眼前这一局看来赢下不难,彭辛壶此回很可能过不了关。”

  那脸孔嘿嘿一笑,道:“是个好消息,可巨天主,你是知晓的,本尊要得不仅仅是这些。”

  巨驭沉声道:“我自不会让他们停了下来的,只是我还要问你讨得一门避劫功法。”

  那脸孔眯起眼,笑容之中多出了几分狰狞,道:“怎么,之前给予你的那些还不够么?”

  巨驭丝毫不惧,道:“我要做到你等所言之事,至少修为可以力镇一方,如今我不过过去三劫,不说页海天那头老龙,只觉元天主杨佑功法力就在我之上,这叫我如何做到那些事?”

  那脸孔阴森森一笑,道:“这却容易,只要你修炼了我传于你的功法,又何惧此辈?”

  巨驭冷声道:“棠昕修炼了你所传下的功法,但却被那张道人所杀,这张道人甚至还非是渡觉修士,这叫我又如何去信你等?”

  那脸孔面皮一抽,但也找不到反驳之词,随即其沉寂下来,似在考虑此事,半晌过后,其眼皮一抬,道:“好,功法可以给你,但事情必须做成。”

  巨驭点头道:“只要功法一到,我便会去尽力去为。”

  那脸孔道:“稍候你可得见功法,”说到这里,他语锋一转道:“巨天主,你是否在图谋那玄石?”看着巨驭皱起眉头,他嘿嘿笑了起来,半是威吓半是提醒道:“余寰诸天之中,可不止巨天主一人与我有过往来。”

  巨驭语气平淡道:“尊驾想说什么?”

  那脸孔玩味道:“我若是巨天主,就绝不会动那打玄石的主意,此物非是随随便便来一人都可用上的,便你拿到手,非但无有益处,反会惹来麻烦。”

  巨驭神情不变,道:“尊驾可是说完了?”

  那脸孔低低一笑,又再度提醒了一句,“巨天主,莫忘了答应我等之事。”言毕,整张脸就又一次化作了那块石板,而后其上渐渐现出来一篇避劫功法,看去皆是以蚀文书就。

  巨驭再上前半步,目光一扫,便是记了下来,不过几个呼吸之后,那些蚀文便消没不见,再无丝毫踪迹。

  他再不逗留此间,自内走了出来,跨过阵门,出现在殿外一处高台之上,此刻已是入夜,无数璀璨明珠却将整座宫城点缀的如同星空烟火,沉默一阵,把目光投向了那深广夜空。

  他是巨灵族出身,除了较常人身躯更为高大外,感应也是胜过同辈一筹,可自成得渡觉后,却总觉有一股莫名之力在影响着自身,但若追寻,却又是了无痕迹。

  随着功行长进,渐渐知晓,这是自己尚无法接触到的层次,后又通过各方印证猜测,终是明白,这根源恐是在那位青碧宫宫主身上,自此再不敢深入去想,生怕惊动这位大能。

  但修道人求得是超脱,如此感觉,好似自身被困束在笼中,便是心境在某些方面也是受了影响。

  他本来以为只能这般忍耐下去,可却在无意之中得到了这块石板,其上有邪魔显化,告知了他一些隐秘之事不说,又言只要他愿意答应其所提出的条件,就可助他摆脱这等制束。

  只是他对此辈并不能完全不放心,故是最开始的时候让道侣棠昕修炼驾驭邪魔之法,便有不测,他也可施法救了回来,可是随着棠昕被囚,只能暂且搁置,后来棠昕虽是被放了出来,可随着其被张衍所斩,使得这一切都是落空。

  他于神意之中把那篇又过了一遍,暗忖道:“有了这篇功法,我便可尝试步入四劫之中,虽是弄险了一点,但为取得那神物,却也顾不得这些了。”

  渡觉修士几乎无人是追求功行的,若不是法力久不见长就会出现气机减损的情况,那人人恨不得压低修为,免得劫数过快到来,这一来是因为过劫不易,二来是劫数经历越多,离着道消之日也便越近,是以不熬到时限,万不会去主动破关。而有了这魔所传法诀之后,却就大不一样了,可以很是顺利便能过去劫关。

  可他知道,即便自己法力再高,只要用了这法诀,那就离不开此辈的控制了,这才是方才那邪魔如此痛快给他的原因。

  想到这里,他目中猛然透出一股光芒,有如炽热火焰,但若能取得玄石,再斩去了此身,就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要是不曾做成,不过是粉身碎骨,身死道消罢了,身为渡觉修士,迟早也要面对这一日,可要是成了,那不但可摆脱邪魔,更有可能在未来某一日踏入那大道之门,值得去放手一搏!

  古昌洲中,又是一月过去。

  古昌洲某一处洞穴之中,忽有一道污黑灵光飘起,纵起了半空之中,原本天空晴明,此时却是陡然一黯,好似被薄纱遮掩,使得数个州城生灵为之惊恐。

  江河岸畔,一个渔翁正在垂钓,这时水中起得动静,精神一振,扬杆钓了上来,见是一条肥鱼,正要解了下来,可伸手上去,见其却忽然变作一个人头,对他一瞪眼,不悦道:“睡梦未足,为何扰我?无礼!”

  渔翁瞪大眼,怔怔看了一会儿,大叫一声,往后载倒。而此刻那河水之中,所有鱼儿都是变作一个个人头,在那里互相追逐,嬉笑不停。

  净传观,青碧宫在古昌洲的下宗之一,观主本在持坐,忽觉一阵心悸,自蒲团上起来,推门而起,却是见得门外站有一披头散发的女子。但他却丝毫未曾察觉到生人气机,心下警惕,道:“你是何人?”

  那女子未曾说话,只是拿出了一把剪子和一个剪纸小人,忽见这小人一动,嚷道道:“饶命,饶命。”

  这声音远远传开,按理说早便惊动诸多弟子了,可古怪的是,四下却毫无反应,观主一看,原本雕栏画栋的宫观,居然蛛网尘封,好似经历数百上千载岁月,他冷笑一声,道:“原来又是邪魔作祟!”

  他是知道的,邪魔一来,功行不高之人,什么神通法术都是无用,故是立刻运转功法,准备镇压下去,可念头才起,那女子下手一剪,那小人两脚齐断,他膝下一疼,蓦然发现双腿俱是不见,那女子再是几剪,他手臂,身躯也是逐个掉落,最后只余头颅悬在半空,那那女子咯咯一笑,上来将他捧起,白影一晃,就飘去不见了。

  而此时此刻,不止这几处,种种奇诡怪诞之事在古昌州各地不断发生,显是先前已然沉寂下去的邪魔又一次死灰复燃了。

  同一时刻,张衍神意之中也是察觉到这些异动,并感觉有数处法坛陡然消失不见,他双目一睁,感应了片刻,冷哂一声,神情之中丝毫不见意外。

  因他所传下的功法和丹丸极能克制邪魔,这些时日来,四方各是安稳,那邪魔背后之人若此时不再跳出来,那么再过数十天,可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外间脚步声起,江蝉匆匆上得殿来,不及行礼,便急道:“上真,方才外间有飞书来报,说是……”

  张衍一摆手,止住他说话,道:“此事我已是知晓了,江真人,愈到此时愈不能乱,今朝所引动的邪魔远胜以往,贫道会去将之铲除,你与三位道友在此坐镇,不管外间有何变化,见得何等情形,都不可外出。”

  江蝉肃容一揖,道:“在下遵令。”

  张衍足下一点,纵身而上,轰隆一声,霎时清气腾空,一道宏盛光华就奔着就最浓之处去了。

  …………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