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半界结契换善功

第三百六十九章 半界结契换善功

  张衍与彭长老别过后,才只修持一月,底下就有侍从来报,说那灵璧上有动静,似青碧宫又有消息传来。

  他将侍从挥退,离了洞室,来至灵璧之前,打出一道灵光,霎时璧上光芒荡动,便见执事道人身影浮现出来,对着他恭敬一揖,道:“张上真,下月初一,长老邀尊驾前来云陆之上一叙。”

  张衍一转念,这是当是商议决战事宜了,下月初一,那就是还有半月时日,他颌首道:“请回去转告彭长老,贫道会如时赴约。”

  执事道人再是一拜,璧上光芒收敛,再无动静。

  张衍回至殿中,把曲滂唤来,道:“你去传告何真人,命他遣得一具分身出来,十日之后,与我去往一处地界。”

  曲滂应命而去。

  张衍思忖此番云陆一会之后,或许很快就会动手,也有些事也当稍作安排,于是把底下之人喊来一一关照,待吩咐完毕,就又是入定持坐。

  十天时间很快过去。

  他仍是端坐不动,但身上却是飘出一道清气,瞬时化聚为一具分身,自洞府之中出来,踏出殿门,到了外间,目光一转,见何仙隐此时已是在此等候,便对他点点头,道:“何真人,随我来。”

  言毕,便当先而走。不多时,两人就来至封敕金殿之外。

  到了这里,他却是脚步不停,径直往万空界环而去,何仙隐也是迈步跟来,待从此中穿过,两人却已是出现在了青碧宫云陆之上。

  那位执事道人一直候在这处,见两人到来,忙打个一道揖,道:“张上真有礼,何真人有礼,两位请随小道来。”他拿一个法诀,前方就出现一道阵门。

  张衍踏步过去,眼前微微一晃,就身处在一座浮天殿宫之内。

  此间呈现出周圆之形,可感其在,但却广去无限,难知方圆,周外则是无垠虚空,十数座法坛如犹如星辰浮动,忽远忽近,围着中庭飘旋。

  他目光一扫,鉴治、积赢、环渡、奕胥四天天主已是先一步到了,此刻正在那里说话。四人此时有感,回首一望,见是他与何仙隐到来,相互对视一眼,就主动过来问礼。

  待见礼过后,鉴治天天主看了一眼何仙隐,笑着道:“我听彭长老言,得道友允准,玄洪天中已是设布了封敕金殿?”

  张衍微微一笑,道:“贫道向来以为,善功之法,虽是无情,但亦无私,只消守得正举正行,则当可恩泽众生,更可为修行之辈开得方便之门。”

  奕胥天天主在旁言道:“天宇浑然,一体而存,然有所得则必有其失,于一处是善行,于一处便是恶果。”

  何仙隐这时开口道:“以我之善自为善,以我之恶自为恶,道友以为呢?”

  奕胥天天主皱了下眉,正要再开口,外间有又有两股气机到来,众人转首看去,却见页海天天主敖勺与一名女道人走了进来,心下一转念,立知这位当就是新近靠拢过来的定星天天主梅若晴。

  两人到来之后,就上来与众人见礼。

  梅若晴与张衍见礼时,却是目光微凝,眼中既有审视又是忌惮。这是因为站于此间之人,唯有张衍非是渡觉修为,但偏偏却有正面斩杀渡觉修士的战绩,而且那一身渊深难测的气机,让她根本看不到底。

  这时殿宇内有磬钟一响,便见殿台之上开得一扇阵门,彭长老现身出来,他神情肃然,对众人打一个稽首,道:“诸位道友有礼,既是都来了,便请入座吧。”

  此言一出,周围飘空法坛上,这时亮起一道道璀璨光华,落至众人身上。

  张衍只觉身上多了一股轻微牵扯之力,知是无碍,便由得其接引而去,下一刻,已然立在法坛之内,处于此间,与众人似隔遥远,又如近在咫尺,立知是到了一处半界之内,他微微点头,看来彭长老倒很是谨慎,这里类似虚空元海,在这里说话,不怕任何人窥觊,也不会被天机算到。

  彭长老此刻也是转挪到了一处法坛上。

  他看了一眼四周,这里除了页海天天主敖勺到了四劫之境,只有鉴治天天主叶宏图到了三劫之境,而其余人多是在一、二劫境关之中。

  至于另一边,据他所知,觉元天杨佑功是四劫之境,亦是一十九天之中屈指可数的大修士之一,而另三人中,除了朱柱天天主巨驭实力难明外,余下那二人皆在二劫之境,表面看来,之前称得上是势均力敌。

  他先前认为杨佑功等人应该有不少后手,甚至可能还有未曾露头的天主还站在其等那一边,是以十分小心。不过在正式交锋过后,发现局面并没有想象中得那般险恶,终究青碧宫的名头还在那里,诸多天主还是极为谨慎,不敢轻易卷入进来。

  此番成功拿下了著常天,尽管失却了戊觉天,可鉴治、积赢、环渡、奕胥这四家同样也看到了他的手段本事,已不再似之前那般以推脱观望,而是真正愿意下力气了。在察觉到了这里面的变化后,他便不再拖延,果断决定推动这一战。

  他沉声言道:“闲话就不多提了,今请诸位来此,便是为平灭杨佑功等辈。此一战非同小可,需得于此间再度立契定约。”

  说话之间,他一挥袖,一道道金光飞去各人所在之地,连何仙隐那处也未落下。

  张衍看着金光过来,到他近前之后,便化为一张契书,他取来一看,上面浮现出一行行文字,却是此间言明了此战必需为之举和事后可得之利益,

  每人手中契书显然是不同的,而他这一份,上面承诺,此战胜后,玄洪天便可归拨到他名下,任何人不得觊觎染指,未来禁制便散,如有人无故进犯,不但可以随意打杀,也可邀得友盟助战,而被请到之人,也不得无故推脱。

  他心下一转念,相信青碧宫当是对其余人也做下了相似承诺,这等于是给了在座所有人一个保证,用以交换其等维护善功之制。

  他猜得并不错,包括敖勺在内,所有人对此很是满意,尤其是青碧宫还言承,便是界主交托替继,也只有经由上任天主点头方可,任何外人,包括青碧宫在内都不可往里插手。

  彭长老此时毕竟是青碧宫执殿长老,此契一签,哪怕将来他被推翻下去,上来人之人也必须承认,无法再推翻了。

  实则青碧宫也不在乎底下界天究竟是由谁来统御,只要诸界俱是奉行善功之法,那么一切都好商量。

  张衍此时继续往下看,下面牵涉的,同样战后利益,不过却不是必然能得到的了。

  法契上写着,与杨佑功等人交手,若获取了战果,青碧宫不会另外报以酬偿,只会用以善功的方式载录,斩杀的敌手越多,获得的善功自也越多。

  不过这一点相信也无人会有异议,因为只要此战得胜,那么善功同样可以换得一切想要之物,甚至还可先积攒了起来,等到必要之时再用。

  张衍看罢之后,见上面无有什么问题,就一弹指,一道气机既然落入法契之中。

  与此同时,在场所有人也是陆续把自身气机着落下来。

  契成之后,那契书顿化金光化散,一部落入众人法身之中,一半则飞去上空,眨眼消失不见。

  而在此刻,除张衍之外,众人神情再非方才那般轻松,而是一个个变得凝重起来。

  他们都是明白,哪怕青碧宫真的战败,也只是彭长老这一派被推倒,不会涉及根本,因为那真阳大能传言只是离去,而非亡了,是以不管是不是在余寰诸天内,都无人敢彻底灭绝青碧宫,只不过影响力暂被削减到最低罢了。但他们就不同了,一旦失败,那就是真正覆亡了。

  正也是如此,到了这个时候,也无人再想着如先前一般留力了,而是想思考如何打赢打手。

  敖勺抬头看来,言道:“彭长老,对于这一战,青碧宫是如何计议的?”

  彭长老沉声道:“我与宫中众长老商议了一阵,已是书于玉简之中,现请诸位道友参详。”他一拂袖,身前桌案上的玉简浮起,分往各人所在投去。

  张衍目光一落,飞至他身前的那枚玉简自便停下,起识意入内一转,便把此中内容看遍。

  这里策略着实不少,都是青碧宫诸真推演出来的可行之策,但总得来说,只是两个路数。

  一个是起全力猛攻一界,逼得敌方其余界天来救,并在那处一决胜负,如此好处是可以把所有力量聚集起来,犹如握拳起来,损伤可以减少到最低,而且主动进攻,也是掌握了先机,但是如此大的动作,必会引发敌方注意,几乎不可能做到突袭。

  再是一策,则分头进击,以少数人手拖住朱柱、惑安、御安三界天主,余下之人围攻杨佑功,若能将其击杀,那么对付其他人也便容易许多了,甚至等于是提前底定大局了。

  但这么做难免会有所损伤,尤其各人分散开来之后,就难以再行联络,很难知晓战局变化,而且变数也实在太多,只能算是一个奇招。

  彭长老等有许久之后,见众人一个个把意识退出,便问道:“诸位以为,此回该如何选择?”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