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九十二章 界落灵天两气融

第三百九十二章 界落灵天两气融

  并灵天,地渊之下,彭向在这里不断在吸纳浊阴灵机,缓缓壮大魔身。天籁小说

  玄阴天魔可化身无数,正身分身之间并没有太过严格的区别,哪怕被消杀了九成九后,哪怕只留一缕气机尚在,只要有浊气或是修士神魂可供吞吸,那就有机会再复还回来。

  为免穿渡入界时现,他依附在菡素身上的那缕气机其实并不强横,好在这里浊气却并不像余寰诸天那般被聚汇到了一处,在地底深处之下仍可寻得,故是他沉入这处之后,很快就回复了一些实力。

  此时他其余分身都在地表游荡,此回并灵天修道人远攻余寰诸天,屈、梁二人几乎把绝大多数战力都是带走,看守本界的只有一名凡蜕上真和三名洞天真人。而在他反复探查之下,确认此界修士口中那位“君上”也是一齐消失不见了,这就给了他渗透机会,四处种下魔毒。

  只那位“君上”的行宫他没敢贸然闯入,非止如此,每次他一旦兴起进去一探的念头,就会有一股莫大危机感应涌上来,好似自己已被察觉,再深入一步有被灭杀之可能,唯有及时断绝这念头,这般感觉方会消失。

  在得知对方不好招惹后,他不再去白费力气,转而去对付其余人,这些寻常修士便逃不过他手段了,随着魔毒魔气越传越光,数十年下来,几乎此界八成以上的修道人都被他所侵染,到时若有必要,只需他一个念头,就可将并灵天根基彻底挖断。

  要是余寰败北,那么自不用说,可若是屈、梁二人败北,那么没有个数万载时日,是怎么也恢复不了元气的。

  余寰诸天,一转眼,又是十五载过去。

  击石天内,敖勺与成笠衣站在一座云筏之上,神色沉凝地望着眼前那一道仿若光虹筑就的宏伟关门。

  这些年来,并灵天先后向七八处界天动攻势,青碧宫虽猜出其目的,可不得不救,导致人手处处分散。

  五天前,屈、梁二人却是借助法符趁隙攻入击石天,并在短短半日之内筑起了这一座神关。

  等青碧宫长老赶来时,已是来不及阻止了,而且他们现此物与那万空界环一般,根本无法被坏去,不止这般,数日前,其还只是百丈高下,如今已是长至千丈,并还在不断扩张,照这个度,到得万丈用不了多少时日。

  敖勺道:“这关口一立,并灵天想进来多少人就可进来多少人,不过这等关门此辈应是造了不了几座,而那随时可突入界的手段当也不能随意使用,否则也不用各处界天弄出那等动静了。”

  成笠衣却是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道:“看来并灵天那背后之人也不简单,这些人不但不惧善功之法的压制,还能布置出类似万空界环的手段。”

  敖勺道:‘确实如此,不过有青碧宫宫主在,显然那人也不敢如何放肆,否则又何须在这里与我纠缠?”

  成笠衣沉思一下,点了点头,尽管这番话很有道理,可他心中却有一股挥之不去的不安感,非要比较,那就好似头顶之上青天随时可能垮塌下来。

  敖勺道:“并灵天修士不知什么时候动攻袭,看来只能堵在这关门前了。”

  成笠衣道:“就怕彼辈再来一个声东击西。”

  敖勺道:“彭长老已是有了妥善安排,我二人只要看好此处便成。”

  击石天被攻破的消息传回去后,彭长老已是提高了警惕,秘殿之中余下两名四劫修士随时守候在界环之旁,要是并灵天之人再一次突入界中,他们随时会出去支援。

  只是两人不曾知晓,就在那神关之外,此时已是立起了一处半界,本来分头佯攻各界的修士已全都是汇聚到了这里。

  屈长老乘在法舟上看向击石天中,道:“梁长老,按照你的意思,上回先不封堵万空界环,看能否把青碧宫前来驻守的修士一并围歼,只是你这次钓上来鱼怕是有些大了,我等可未必能吃下。”

  梁惊龙道:“屈长老,不试一试又如何知道,若能把这两人留在这里,我等往后行事可就方便许多了。”

  屈长老唔了一声,随后一晃身,就往下方那神关落去,口中则言道:“随我来。”

  梁惊龙一笑,也是遁光一纵,往下投去,而此回所有到来的渡觉修士也是纷纷跟上。

  与此同时,守在界内的敖勺与成笠衣二人立便被惊动了。

  敖勺神情一凛,道:“来者甚多,还有两人不在我等之下,来人,给界内传书。”

  屈长老此刻已是第一个自神关内冲了出来,他并未立刻动攻势,而是甩出来一张符箓,此符一到外间,就化灵射去,竟然穿透层层禁阵,径直落在那万空界环之上,只见此环一闪,居然凭空消失不见了。

  “什么?”

  敖勺与成笠衣一见,都是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对方还有这等手段,要是界关不存在,那便意味着他们的支援已然断绝,只能靠界中之人对抗并灵天修士了。

  可谁又能想到敌手竟有这等能耐?而且上回明明有机会这么做,却偏偏放过了,说明此是一个陷阱,为得就是今日。

  敖勺很快就看清了局势,在没有后续援手的情形,此界是怎么样也无可能守住了,就算青碧宫长老破界而来,至少也要十数载,他们是不可能在并灵天修士下围攻坚持这么长时间的。

  他于神意之中传声道:“成天主,事不可为,此处界天只能先丢给此辈了,我等先撑得片刻,让击石天主先带人撤走,免得白白在此送命。”

  成笠衣明白这是眼前最好选择,沉声道:“就如熬天主所言行事。”

  两人于神意之中告知击石天主此事后,便自里退出,随后朝着神光之中射出的遁光迎了上去。

  屈长老本在冲在最前,见敖勺过来,亦是毫不示弱冲了过去,霎时两道气机撞在了一处,梁惊龙随后而来,他方到界内,就被成笠衣盯上了,两人都立便动上了手。

  只是片刻之后,来自并灵天的渡觉修士一个个出得神关。

  敖勺与成笠衣二人怕被众人围上,稍候无法脱身,便连连遁破虚空,且战且走,不过百息之后,在感觉击石天主已是带人走脱,他们再不耽搁,一闪身,遁入原来万空界环所在禁阵之内,争取到了这一点时机后,两人立便遁破虚空,脱去天外了。

  一名并灵天修士有些遗憾道:“可惜未能留住这二人。”

  屈长老道:“四劫修士,真是要走,很难留住。”他也没想到两人如此果断,说走便走,他身上本是准备有禁束手段,可到最后都没能用出,却是浪费了这一次大好机会。

  梁惊龙道:“不管怎样,此界已是归我所有,而且也无伤亡。”

  屈长老转头看向封敕金殿所在,目现冷光,伸手一指,道:“众人听令,给我攻破此处禁阵,推到此殿,勿要让片瓦留存。”

  浑冥之地中,傅青名虽身处此间,把双方相争经过都是看在眼里,击石天内封敕金殿一倒,那就意味着善功之法在此地再无法维持下去。

  可他一旦出面驱逐大敌,就很可能会被那对头就会现,故是只能在外默默注视。

  只是看有片刻后,眼前忽有一段段画面闪过,却是看到了一个极为模糊的未来之影,神情顿时变得凝重异常。

  那竟然是并灵天那气机与余寰诸天邪魔融合一处的景象,此事应是未曾生,但也快了,当是双方正急于吞掉对方,彼此展开了斗战,才使得他得以有所感应。

  这两气一旦相融,那么出来之人必将比原先更强,纵还比不上他,也不是界内修士可以阻挡得。

  最重要的是,他本来加于玄石上的手段可令恶气缓上千年到来,可随着两气汇合,恶气会越来越强势,这个过程可能会大大缩减,或许是七八百载,也或许是五六百载,甚至可能更为短暂。

  要是张衍修行之地真能阻隔恶气还好,要是不成,那么再不转运功法,抓紧时机冲入真阳境中,那么下来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心下忖道:“不能再有拖延了,我需得试着提醒他一二了。”

  神意一动,便于过去未来之中追索那一缕气机,只是这番观望下来,却在玉鲲瀛昭那里断了线索,心下道:“看来他果是借用了太冥祖师留下的手段。”当即把念头一转,霎时一缕分光化影下来,来至那大鲲瀛昭面前,打个稽,道:“瀛昭道友,许久不见了。”

  瀛昭诧异道:“傅宫主,你怎来了?”

  傅青名道:“张道友可你在这里?”

  瀛昭如实回道:“张上真倒是曾来过,不过我亦感觉不到他在何处了

  傅青名听出它没有隐瞒,考虑一会儿,郑重言道:“若是再见得张道友,请瀛道友转告他一声,事机有变,时日已然不多了,望他能抓住时机,莫要耽搁太久,切记,切记!”

  瀛昭道:“我若再见得张上真,会将傅宫主之言转告与他。”

  傅青名颌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整个化影忽然散去,似若从未来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