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九章 常循天道转机变 引来落身吞元气

第九章 常循天道转机变 引来落身吞元气

  那妖人眼见剑光落下,却是动也不动,只见剑气一激,霎时将之撕扯成无数碎片,可俄而之间,其如方才一般,又是变化了回来。天籁小说Ww』W.』⒉

  张衍把一切看在眼中,这一剑可非那么好借的,若是落在余寰诸天之内,那足以破灭一界。

  要是这样也还罢了,似一些凶妖魔怪,便是身躯几度残破,也一样可以还了回来。

  但这不代表其等没有任何损耗,似如灵机变动,气血之用,总有一样要少失,这是天人之缺,不缺则不变,不变则无转。

  可这妖人恢复之时,竟是连些许气机都不曾折损,半分不多,半分不少,原来如何,现在还是如何,看去很是违反天地常理。

  那妖人在挨过这一剑后,却是站在那里并不还手,只是在那里打个稽。

  张衍淡笑一下,哪还不明白这是对方刻意给自己出题。

  他方才试探了这一下,大致已是知道对方出的是什么手段。

  这妖人之所以无损无伤,是因为那背后正身认定这化身已然脱离了生死轮转,早已亘古永存,故才得以如此。

  因为这是真阳大能意念所赋予的,只要其认为是真实的,那么这一定就会转化为现实。

  在不遇到任何一个同辈之前,无有任何人可以将之杀死,因为所谓“死”或者“生”这两者已不在其身上存在了,早已被抽离了出去,故是无论被破灭了多少次,都没有任何用处。

  这妖人现下只是随意凝化,现下还无有自主之识,要是事后被放走,一旦觉醒自我,绝然能给背后正身惹来极大麻烦。

  当然,由于层次不动,对于可在下境修士引起大恐怖的凶物,在张衍眼中也不过是蝼蚁而已,弹指可破,但此刻他若亲身下场,那便是输了一局。

  而同样以化身上去对敌,也有碍难之处,化身存意愈多,则越不容易被损毁,要想做到,就势必要灌注更多神意,而同样对手却也可以在背后力支撑,所以说到底,最终还是元气多寡的比拼,要是元气足够强横,无有什么问题不可以解决,表面上还可以赢得非常漂亮,可这同样是最为笨拙的方式,此刻要真是这么破解,无疑就是落了下乘。

  张衍能够感觉,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在看他如何出手,好从中观察出他的底细。

  他一转念,霎时便就有了计较。

  心意一动,那化身对着天中一祭剑,光华一纵,仿佛斩断了什么,而后那妖人便诡异的消失不见。

  这是斩断界空,将之逐入了虚界之中,要是找不到回来之路,那么就永远只能在里徘徊,哪怕再是不生不死也是无用了。

  不过看去对面那人似乎早是有所防备了,就在下一刻,那化身又是遁了回来。

  因这两下动静很是短促,是以那妖人看去只是闪了一下,好在在原地未动。

  但接下来的变化却是出人意料,其方才回来,好似受了什么重击,顷刻间轰然崩塌,下来也再未如方才一般复合。

  那对面之人一阵沉默,显然事先没有想到。

  张衍淡淡看着,方才他敏锐察觉到,因为存意过多的缘故,对方维持那妖人所用元气要比自己化身多上些许,他就是利用了这一点做了个文章。

  方才他总共做了两个动作,一个便是如场中所见,先将那妖人逐去了虚界之中。

  而第二个动作,却是命那分身转运灵机,起得剑光,于神意之中将周围一片半界空域斩断,并瞬间挪转至不知多少年之后,或许是千载,或许是万载,也或许无以计量。

  虚界变化和半界是不同的,半界之内光阴如常而转,虚界却是一片混沌,两者本不相融,出入内外,就要减损灵机,当然妖人因是不死不灭,所以其气机是不会少的,减损得是背后正主的元气。

  假设一瞬间过去万千载,那么就是耗去万千载的元气。

  张衍这般施为,无疑同样要耗损元气,可莫忘了,每时每刻,对方所用元气总是比他要多上一点,再加上两界穿渡,那耗用更多,一载两载过去尚可支撑得起,可要是千载万载,乃至无穷,那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去到越久,则耗损越多,这一点是很要命的。

  当然,张衍这只是神意观想,还并没有照入现世,只是抛了个因由给对方去接,对手若是应招,甚至舍得为此损耗元气,那么因果即立,一切就都会立刻变化为真实。

  可问题对面那人也不知准张衍到底会照落到多少年后,哪里敢冒这个险,是以并不敢动。

  这样一来,那化身的下场便就决定了。

  其实就算真阳大能万劫不磨,永寿不坏,也一样可被同辈杀死,这就是一线天机变化,而其居然脱其上,不受生死轮转,那么自然无法存于世间了。

  这不是那化身未来之影被斩杀,而是其所有未来变化都被自己堵死。

  简而言之,连天都要变,你又岂能不变?你不变,那自有天地来杀你!

  张衍这一手,只是轻轻拨动天机,就令其崩塌,这比之驱动化身直接上前斩杀更是技高一筹。不过也需看到,他是顺天而为,对方是反天而行,所以不能由此判断两人功行高低。

  这一番过招之后,那人却不再动,但气机也不曾退去,似在静静等待。

  张衍知道,下来该是轮到自己出题了。

  出题之人其实也同样会显露出来一部分底细,做得越多,则展示给人的越多,很是考量一个名修士的底蕴水准。

  要是他所立题目也被对手轻松破去,那么今朝至多只是打一个平手,

  他略一沉吟,顿便有了想法,心下一催,那意念所化分身,只个转挪,霎时就自行遁去了赤6之中。

  他还记得当初为成就真阳,刻意躲入此间避那恶气,结果是恶气被吞,甚至又反追回去。

  此刻这番施为,假设对方追去,那么可以试一试赤6到底可以做到何等地步,日后也好有个数,不但如此,还可用心感应一下对方手段。

  这并非是他不重视这个后路,而是因为之前已是用过,故也用不着藏藏掖掖。不过这里因为前次傅青名的表现,他还有另外另一个猜想,只是尚不能完全确定。

  不管如何,对方要能破,那终归能破,要此刻破不了,那么以后也同样破不了。

  对面之人见那化身陡然遁去他处,也是理解他的意思,若是无法将之找了出来,那么这一局仍是其输了。

  此人没有直接下场,而是照着默认规矩再是化聚出一个化身出来,由得其去推算下落。

  可是半天之后,这化身仍是立在那里不动,显然是无法找寻到具体踪迹。

  张衍只是在那里静静等待,在赤6之外时,他同样没法看到内里情形,不过他清楚,仅凭那化身,是绝然找不到那里的,其背后正身若不想再输上一局,那么势必会加以相助,若是如此,倒是他乐意看到的。

  又等了许久之后,那化身终是动了,可这个时候,张衍猛然觉得心头一跳,感觉到赤6之中似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同一时刻,那对面一直停留不去的气机急骤退去,仿佛什么都顾不上一般,霎时就消失无影无踪,看这模样,倒好似是吃了什么亏。

  张衍心微动,起意一转,就遁入赤6之中,立刻收了那化身上来,顿便明白了一切,对面那人见化身久耗无功,果然灌入元气,以助其力,这一次倒是追准了方向,然而却遭遇了与上一次一样的结果,所投来的元气不但都被吞了下去,且又被追逐回去,最后似还蔓延到了那正身之上。

  只是此人的确有些本事,现不对,立刻收束法力,及时脱身而去,是以并没有被牵累太深。

  这里他还有一个现,这回所吞灵机比前次多了许多,转了下心思,认为这可能是自己肉身功行进境的缘故。

  他思忖许久,方才虽只是短短一回合的切磋,可却从对手身上看到了许多东西,收获不小,对自身下来修行大有帮助。

  先是如他所想一般,如今要想往前更进一步,不外乎就是那“降伏”二字,降伏法力,降伏气机,乃至降伏自身。

  那人显然已是做到了这一点,否则最后不会如此容易走脱。

  另一个,那人意念所聚以化身对阵,看去很是平常,但说不定已是不惧化身作反,也或是能够靠着什么手段将之镇压住。

  这里真正原由无法看透,不过他在意的是,那降伏化身是否也是其中必由一步?要是这般,那么他其实在成就之时就已是跳过了这一关了。

  除了这些之外,这里还有一些地方值得思量,不过却需回去慢慢整理。

  只是他已是意识到,要提升识见果然是要与同辈交手切磋,闭门造车不是无用,但显然进境较缓。这刻他却是现祖师所传秘法的厉害之处了,只要接触到同辈气机,就能找上门去,换言之,主动权在他这一边。

  念头转过之后,他已是有了下一个目标,只眼下未到时候,再是思量了片刻,心下一动,意念便就自赤6之中撤出,重又回去山海界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