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十三章 真识非是醒来时 外神暗潜两界池

第十三章 真识非是醒来时 外神暗潜两界池

  张衍到外间,负袖御空而立,放目看去山海天地,此番意识回到山海之后,他还有一事需做。

  真阳修士已是可以点醒弟子及他人忆识,诸其等觉悟本来。

  当然,这里“本来”并非真正本我,而是他所认识之我。

  众生转生千世万世,每一世经历出身不同,自我也都是各不相同,唯有那一点真灵才是真正本来,可谓至纯至净,先天之精,不染后天垢秽。

  生而为人,不可能将所有承载下来,只有择一而存。他若点开过往识觉,自是彼此结下因果,或是师徒缘分那一世。

  不过转生之人因每一世机缘都是不同,上一世为神通大能,下一世未必见得便就有资质机缘入道。

  这等情形,就需耐心等待了,只要山门仍在,又有人接引,那么万千载下来,那终能等到合适机缘。

  只是张衍看了下,在有意点醒的人中,却暂无一个有那合适入道的缘法。

  当然,这是以他真阳大能的目光来看。

  寻常修士转生,因元灵强盛之故,多数天生不凡,若是放在寻常门派之中,说不定已足够引入门中了,可在他眼中,如此匆匆入道,未来成就极是有限,说不得还未求到长生之前就要再转一世,那还不如等待更为合适的时机。

  虽他可改换弟子资质,之前也曾如此做过,可如今却是认识到,比举可能是有后患在的,在此点之上,还是遵循天道自然为好。

  而有他气机落在此界之中,只要缘法出现,自是会有所感应的,到时自可前去点醒前世,引渡入门。

  他再是扫了一眼,正准备回去天青殿坐镇,可这时却是一挑眉,目光往龙渊海泽落去。

  却见一行修士去正往他开辟出来的界门中行进,然而有数道杂秽气机夹杂其中,众人却不曾察觉,连禁阵也未曾示警。

  他观望了一下此辈过去,立刻便知其来历,正准备顺手将之清扫了,但一转念,却是微微一笑,道:“罢了,那里本是无甚妖魔凶怪,修道人长久在那处,定会少了奋进之心,有这班人在,也可当作一块磨刀石,倒这未必全是坏事,就由得其去吧。”

  凌空天。

  此处正是张衍当日发现那玉球所在界空,而在某一处山原之上,一座万丈界门正矗立在那里,这里人迹罕至,又位于高原绝顶,故是除了偶尔飞空而过的大禽之外,四周外并没有生灵活动的迹象。

  这时界门之内却有道道光芒闪过,而后便见一个个宝光罩身之人自里穿渡出来,这一行人大约有千余个,其中修道人只占了十分之一,不过为首之人,却是三名元婴修士,在其等后面,还跟着十余名目露惊异之色的玄士。

  一名梳着堕马髻女修士稍作吐纳,惊叹道:“好生丰盛的灵机,这方天地竟没有修道人和妖魔凶怪,倒是奇特的紧。”

  她旁边站着一名长相粗豪的道人,大笑言道:“若不是如此,怎么轮得到我等过来?燕师妹,说来这可是美差呢,不用打生打死,只要逛上一圈便可积一小功。”

  燕师妹眼波流转,轻轻抚弄了一下抱在怀中的一头小妖龙,轻笑道:“高师兄说得是呢,若在门中,整日不是诛杀妖邪,就是清剿异类,也真是烦腻了,到了这里,也可舒心几日。”

  他们在这里说话,站在最前方一名英挺道人却是回过身来,以告诫语气言道:“燕师妹,高师弟,我等方至此地,情形未明,莫要大意。”

  燕师妹嗔道:“唐师兄,门中早说这里无有妖魔,那是断然不会错的,何必这般小心翼翼。”

  唐道人沉声言道:“可师长也曾言说,要我等小心为上,这即是说不能全无提防,我既为此行之首,就当为所有弟子安危着想,哪怕有一丝可能,亦不能放松警惕,你等可是明白?”

  高师兄见他说得严肃,连忙收起笑容,正色道:“唐师兄说得是。”

  燕师妹无奈,只得道:“是,师兄。

  唐道人嗯了一声,容色稍霁,道:“那你等便按此前吩咐行事吧,莫要耽搁了。”言毕,他不再多说,转头把门下低辈弟子招呼过来,安排具体事宜。

  燕师妹撇了撇嘴,传音抱怨道:“唐师兄太过刻板正经了,一点也无趣。”

  高师兄哈哈一笑,道:“若不如此,门中怎么会令他做那主事之人呢?燕师妹,还是照着唐师兄嘱咐下去行事吧,否则他回去记我一过,损折些外物是没什么,可就怕被同门耻笑。”

  燕师妹唉声一叹,转而迎着那些东荒百国的玄士走了过去,来至东荒百国一众玄士面前,万福一礼,道:“各有道友请了。”

  这里为首之人亦是东荒公氏弟子,名唤公擅,他修为不高,只因为是公氏族人,才被派遣来此地,面对一位元婴真人,他可不敢托大,赶忙带领众人回得一礼,道:“不敢,燕真人可有什么吩咐么?”

  燕师妹笑盈盈道:“这里地陆广阔,虽也有如我一般生灵,但尚在蒙昧之中,尚不适合收来做弟子,需为其开慧指引,教授文字,建庙立国了,这些就要劳烦诸位了。”

  公擅当即道:“哪里哪里,这本是我等该为之事。”

  他们这些来自东荒百国来的玄士明面上与溟沧派友盟,并无上下之属,不过谁都知道此行是以这些修道人为主,更何况这些玄门弟子之中本就有不少是他们百国的贵戚子弟,故他姿态放得很低。

  燕师妹再是一个万福,道:“那就拜托了,若有什么不妥,诸位道友可来寻我。”

  待她走后,公擅把此回带来之人唤到一处,因来此之前就有安排,只稍作吩咐,就一个个放出飞舟,往四面八飞去。

  但是谁都不曾发现,此时有数道晦涩气机往远处窜去,并不在一处山坳之中潜匿了下来。

  公擅自己也是乘上了一艘法舟,选择一处方向飞去,望着这里壮阔山河,他兴奋言道:“如此一片上好界地,这般兴盛的灵机,不知可蕴养多少天材地宝,偏又没有妖魔异类,此回当真是来对了。”

  他身边一侍从不解道:“公子,溟沧派当真不禁我辈在此传下气血修持之法么?莫非不怕我等把此间变作另一个东荒么?那时他们岂不白白忙活了一场?”

  公擅摆摆手,不以为然道:“这些事自有各国大宫师决断,我等做好眼前事便好,想这等做什么。”

  那侍从赶忙道:“是,是小人多言了。”

  唐道人把所有事安排下去后,期间又不厌其烦,反复一一检视,行事可谓一丝不苟。

  他为人端肃严谨,在他督促之下,众弟子无人敢有懈怠,不过半天时间,就在界门周围建立起了一座阵坛,又围绕着大界环粗粗布下了一圈禁制。

  远处山丘之中,有数道气机飘起,各自化为同形貌,只是其看来多是奇形怪状,半人半妖,但身上却偏偏没有半丝邪气。

  其中一名鹰喙人脸的女子道:“这个唐天阐,半点破绽不露,乙阳君,看来你的主意是不成了,这刻我等只要挨近禁阵,他可一定能够发现。”

  被称作“乙阳君”男子高有十丈,犀足人身蟒臂,体躯雄壮,威武不凡,他沉思许久,才言道:“不管如何,我等总算是跑出来了,这里生灵孱弱,无有修道人,也无妖魔鬼怪,不正是我等用功之地么?这地界如此之大,只要跑得远一些,不让此辈察觉就好,只要我等动作够快,将此地生灵教导为我之信众,真正成就此界神明,那时谁又会知道我等本是自山海界而来的呢?”

  此时若是有山海界土著在这里,便能认了出来,这些人与传说之中的神明形貌有诸多相似之处,实则此辈也的确与之渊源不浅。

  因为天中多了伯白、伯玄两兄弟缘故,传说之中司掌日月的神明现于世间,故是莽荒之上的异类部族多是疯狂膜拜,但无论如何祭祀呼唤,却总也得不到回应。

  不过山海界自生灵以来,神明绝不止这两个,伯氏兄弟只是地位最高,故而有一些部族深信还有其余神明存在,

  当年陨星天降,落至山海界中时,将不少杂气都是抛却了,这些气机徘徊于现世,此回在各出生灵祭拜之下却是一个个借此生诞出来,一时居然有上百之数。

  可其等比之伯氏兄弟却是天差地远,虽有一些神异之能,其中最为强横者,至多也就能和元婴修士比肩。

  需要知晓,山海界灵机兴盛,不说如今九洲修士和东荒玄士,便是一些荒僻之地,也多是异类部族,拥有神通法力之辈可谓数不胜数,此辈本来还想利用自己身份作威作福,可没想到一出来,就被一些认为其等冒充的土著生灵斩杀了大半,余者哪敢放肆,吓得都是躲入了深山之中,再不敢出来,可仍是惶惶不可终日。

  乙阳君在山海界传说乃是执掌每日星辰排列之人,在此辈之中算是有些智慧的,正巧东荒国中有少数王公贵戚信奉于他,不经意间知晓了有一些玄士要前往一方无甚危险的界空,他顿便认为这是个机会,伯氏兄弟对自己这些人不闻不问,想是早早就被抛弃了,山海界大能太多,他们在此根本无存身希望,于是说服了几人,借用天生神通,得以成功潜渡到了此片天地之中。

  只是他们势力太弱,本来还准备回去接引更多同为神明之人到此,可现在发现这些修士防备严密,却是做不成此事了,于是再又商量一会儿,就放弃了此念,转而各自往地陆深处散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