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十六章 不识五色称殊途 而今定言倾天事

第十六章 不识五色称殊途 而今定言倾天事

  严度等人抬头望去,见那五色光华如气如烟,看似混融一处,但又彼此独立分明,看有一会儿,只觉头晕目眩,不感再直视上方。

  他凝神思考片刻,躬身告歉一声,回头便与余符等人小声讨论几句。

  过得片刻,他再是一拜,道:“回禀上尊,这门功法似与我倾觉山有几分相近,但只表面如此,当非是同一路数,在下等人从未有见。”

  张衍眼神微动,“未曾见过么……”

  他方才展现的乃是“五方五行太玄真光”,而非是自家所推演出来的太玄真功,自然,以他今日之修为,便是再简单的一个功法神通,施展出来亦有毁天灭地之能,不过功法本质其实并没有什么变化。

  当年周崇举将此法交给他时,曾言此是从上古太玄门中得来,随着后来修为渐深,他却并没有打听到这个门派的下落,后来见到左弘所化金身,以及其所留下的功法神通,猜测相互之间或许有所渊源,故才在此发问。

  可看得出来,严度等人并未隐瞒掩藏,是当真认为此门功法与其等所学非是一个路数。

  他不由思索起来,这般来看,此间或有三个可能,一是此辈与传闻之中的太玄有所牵连,但只继承了门中的些许神通功法,而并不是全部。第二个,自是两者之间真的毫无半点关系。

  最后一个,则是其等在某种伟力影响之下,识忆发生了变动,在机缘未来之前,永远无法回到正路上来,要是如此,那么连他暂也无法看到真正内情。

  不过此番他也只是试着一问,并未指望能得到答案,既然眼前无有结果,那就留待以后再解。

  他念头转过之后,就把这探究心思暂且压下。

  而见他沉吟不语,严度等人却是在神意之中商量了起来。

  鲁间平道:“山主,也不知这位上尊是何意思,”

  严度很是沉稳道:“莫急,与先天妖魔斗战,此事太大,换了任何一人,恐怕都要好好思量一二,上尊此时不作回应,也不奇怪。”

  余符道:“我等既然携来了门中至宝,不妨就交了上去。”

  鲁间平急道:“上尊既未答应,又怎可拿了出来?”

  严度考虑一下,道:“我赞同余长老之见,这位上尊虽未答应,可看得出来,其与我先前所了解的元尊大为不同,至少愿意听我言说,那就有应下之可能,而且此物放在我等这里毫无用处,还不如让这位知道我等诚意。”

  鲁间平还想说什么,余符却道:“鲁长老莫非忘了先前之言,此物不是那么好拿的,我只怕这位不愿收。”

  鲁间平一怔,再想了想,也便不在反对。

  严度这时向骞和问道:“骞长老,你如何看?”

  骞和道:“此事全凭山主决定。”

  四人商量稳妥之后,便从神意之中退出。

  严度打个道躬,道:“上尊,我此回出来,还带着倾觉山中一件至宝,此是本门祖师从布须天内携了出来,那些妖魔亦是觊觎,只是无人能用,此番愿献给上尊。”

  张衍笑了一笑,他看得出来其等用意,不过他却没有去问那宝物之事,而是道:“这么说来,那些先天妖魔还在盯着你等?”

  严度回道:“不敢隐瞒上遵,那些妖魔便不为这至宝,恐也不会放过我辈。”

  张衍再言:“你等能瞒过那些先天妖魔的窥测,不知靠得是什么?”

  严度等人回道:“本门祖师曾赐下一枚玄晶,此物可用来排距真阳大能的杂念气机,更可阻隔窥探,保我身神不失,只是此物已用了将近百万年,如今只剩下了些许,或许再过个一二百载,便将消散了。”

  张衍目光闪了一下,这个时期也恰恰是本来洛山观护卫玄石终了之日,看来如他此前推测一般,那时许将有事发生。他转念过后,又道:“你等方才有言,穿渡来此,便为寻一人抵挡妖魔,卫护人道,但我想你等真正目的当还不止这些,或许还想着夺回布须天。”

  严度连忙言道:“我等不敢做此奢望,只想能不令侵害人道,便就足矣。”

  张衍淡笑一下,道:“你等不必否认,实则这是一回事,布须天是那些先天妖魔自人修手中夺来,此辈也会提防人修有朝一日将此地夺了回去,两者间终须要分出一个胜负的,若不夺回此界,只想着如何抵挡此辈,那永无了结可能,此是你死我活之争,没有退路可言,彼辈如此,我亦如此。”

  严度听他这么说,隐隐多了几分期待,压着声音,把头微抬,缓缓问道:“那……不知上尊作何考量。”

  张衍目光下落,道:“严山主,你方才曾言拜访,无人肯于出手,我现下可以告知你等,”稍稍一顿,他清声言道:“他人不助,我当助之,他人不为,我当为之!”

  这声音落下后,顿在大殿之内回荡起来,久久不绝。

  严度四人俱是身躯一震,抬头看来,目中满是惊喜激动之色。

  来此之前,他们心中其实并不抱有太大希望,就是此刻亲耳听闻,仍是有些不敢相信,他们待彼此看了看,便一齐俯对着台上重重一拜。

  张衍道:“先天妖魔亦是身具伟力,与之一战,需得从长计议,眼下时机未至,几位道友可在这里修持,无需惧怕有他人来寻,且我还有许多事要询问诸位。”

  对于布须天,他如今所知尚还有限,傅青名先前虽言有一些,但因其为防备敌手追来,将自是识意刻意割裂了,有些地方也是说得模糊不清,而这倾觉山本来就是布须天内宗派,想来对此了解当更是详细一些。

  还有他对那些元尊也十分感兴趣,而今他只是一个人修行摸索之中,许多地方有些模糊,如有必要,却可去交流切磋一番。

  严度回道:“上尊但有所问,我等知无不言。此回我等把门中记述典籍也是一并带来了,愿都是献于上尊。”

  简牍之上所记载的,他其实都已是记在了心中,只是他明白,有一些东西不同之人看来便有不同意思,尤其是祖师手录的一些玉简,下面弟子看来平平无奇,但落在同辈眼中,许能见得更多。

  张衍颌首道:“严山主,此处名唤山海界,有我元气寄托,处处灵机兴盛,既然你倾觉山弟子此回也是一并到此,那不妨在诸多天星之中择取一处居住。”

  严度感激言道:“多谢上尊挂心。”他想了一想,“方才我等去过得那处地界便就不差,若是可以,便就去得那里吧。”

  张衍微微一笑,只是片刻之间,周围景物顿时发生了变幻,居然又一次了方才所来那地星之上。

  严度看了看四周,不觉目露惊叹,顷刻间转换界空,这等手段,比方才带他们到此的神通不知高明了多少。他对着张衍一揖,道:“上真请稍待,那些祖师传下的秘册典籍还在法舟之中,容我等取拿了出来。”

  他转身对余长老关照一声,后者打个稽首,回到法舟之中,过得片刻,便又转了出来,并将两只玉匣递了上来。

  严度接过,走前两步,将两只玉匣往上一托,道:“上尊,此两只玉匣,一个摆放典籍,一个便是祖师传下的至宝,上代山主曾经交代过,需将此宝交托与那愿意对抗妖魔之人,如今上尊应下此事,自当一并呈上。”

  张衍点了点头,既已决定要对抗先天妖魔,那么一切能够提升自己实力的东西都不必推辞,他把袖一拂,便将之收下了,准备回去之后再作细观。

  他心下一唤,便见天穹之上一道灵光射下,转而化身为一个七八岁的童子,对着他一拜,道:“小人拜见殿主。”

  张衍对严度言道:“此是此处地星阵灵,严山主如是有事,可与其言说。”

  严度忙道:“我等多谢上尊照拂,着实感激不尽。”

  张衍交代过后,便不再多言,意念一转,身影便就消失不见。

  严度站在那处,看着茫茫虚天,心下感叹不已,半晌,他方才转过身来,言道:“余长老,既我等又有立足之地,那便把弟子身上的禁制解了吧,不想虚空元海之中还有肯接纳我辈之人,我倾觉山终得传承不断了。”

  余符道声是,自去了舟中安排门下弟子。

  鲁间平走了过来,见严度一脸沉思,道:“山主在想什么?”

  严度抬头看了看他,道:“说来可能有所不敬,在思索这位元尊来历。”

  鲁间平道:“山主是在想那枚周还元玉出处吧?”

  严度点头道:“如今看来,这一位与其余那些元尊当无什么牵扯,不过能得周还元玉修炼,不定亦是传自布须天能某位大能先辈。”

  鲁间平不以为然道:“或许如此,可那又如何呢?祖师那些交好同道,不仅是往日熟识,且还都是布须天出身,可事到临头,却俱是不闻不问,只保自身之平安,反是这位,与我倾觉山一脉素无瓜葛,却愿意出手相援,卫护我人道,而有这位上尊,何须再去理会此辈?”

  严度摇了摇头,先天妖魔势大,他以为只要愿意一同对抗,不管往日是何作为,都可以放下成见的,他这刻不觉想起指点自己等人来到山海界的那个少年人,也不知此人到底是何身份,会否也来到此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