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四章 藏空挪机遁法力

第二十四章 藏空挪机遁法力

  张衍把剑光分身从离衡界天中撤走之后,便遁去一处了荒界,再在十数个恶界之中转挪,最后才化散在了虚空元海之中。

  尽管事先有气机遮蔽,不怕那些先天妖魔寻到,不过此辈既有许多至宝,那么多做一层防备总是无错的。

  他把意识转回来后,继续是揣摩倾觉山祖师留下的玉简。

  在这些记载之中,皆是谈得如何修持,如何熬磨法力气机,而并没有如以往所见到的功法秘录一般,有境界划分之说,只有驾驭元气的高下。

  其实从那些同辈论道之言来看,这里面也可以笼统分为三个不同的层次,此也为诸多真阳修士所承认。

  其中第一个,便是就是如今他所身处的阶段,入得真阳境中未久,气机法力暴涨,元气强盛无比,难作收束。

  而第二个阶段,就是他先前所认识到的降伏之法了,这看似是降伏气机,实则是降伏自身,但这一步不是你做到了便就得以功成了。这非是攀登境界,不会有蜕变生出,而真阳气机因为始终再增长,故需修士时时磨练,不可松懈,不过这好比逆水行舟,你一旦不再使力,那就可能再度降伏不住。

  到了第三个阶段,则是语焉不详,只提了几句话而已。但至少可以从中推断,到了此般层次,修士早是应该把自身气机驾驭的完满自如,再无任何牵累,甚至可能再不往后退转。不仅如此,他还隐隐看到了这里面似乎还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变化,可简上毕竟提及甚少,没法再往下深入。

  只是有一个可以确定,真阳修士在前两个阶段其实相差并不是不大,哪怕双方交手,不将一方元气大海斩灭,那是无论如何也分不出胜负的。至于最后一个阶段在斗战之中是何模样,现还无从判断,与倾觉山祖师谈玄论道的修士,似也无有一人臻至这等境地。

  他心下思忖道:“也不知那些妖魔之中有无这般好手,来日倒可找旦易道友问上一问。”

  实则而言,因为先天妖魔掌握了当初人道修士未曾携走的至宝,那么无论其等功行如何,都已是差别不大了。

  所幸他这里也不是没有优势,他有祖师所传下的秘法,便是没有宝物,也一样可以设法斩杀对手。

  不过寻到对手气机还好说,要想磨尽对方元气大海,那势必要能自如驾驭元气不可。是以接下来,他需得尽量到得那第二个层次中。

  对于如何做到这一点,倾觉山祖师所留玉简之中里面没有什么秘法要诀,只用一句用心磨便算交代了。

  虽不知其中要用去多少岁月,可能其中还要走不少歪路,本来真阳修士寿数无尽,似也不用在乎这些,可那是在以往,而今却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他耗磨。

  他转念到此,便遁入神意之中,观望那玉碟。

  过得一会儿,便见此物悄然发生了变化,却是逐渐化作了一张无限远张的膜胎,好似水银铺地,又似月下镜湖。

  在去过离衡界天一回之后,他已是知晓,此宝名为“藏空玉胎”,其能可以把任何外来之力转挪到其他去处,同样也可把自身之力送去意注之所在。

  当然,这不是没有代价的,视那力量大小,所付出的的元气也自有相应增减。

  此宝要是化入禁阵,那威能更是不凡。

  譬如布置在布须天外的那座禁阵,那些先天妖魔若是一意强闯,一旦陷入此间,那就休想再出去了,此阵每时每刻都会牵引来无穷伟力围困他们。

  他们若是不动,那么就会被镇压在此,无法出去,但要是反抗,那么自身之力便会被牵引而走,继而被倒转过来用来对付他们自身,是以越是挣扎,压力便越大,元气也是会被不断损耗。

  按照倾觉山祖师与那些同辈的约定,等到此辈实力大损之时,就是其等出手之时,那的确有一定机会握夺回布须天,可惜后来那些妖魔不曾上当。

  至于此宝分成两块,并非有意如此,而是因为其先天就是两分格局,于那分合之际,还各有不同妙用。

  当年布须天倾天巨变之时,倾觉山祖师恰在虚空元海访道,将此宝携在了一半身上,后来以气机相召,而另一半便主动来投,故是未曾失去,此物也算是唯一一个不曾落到妖魔手中的至宝了。

  这件法宝若是运用的好,那确实威能非凡,不过到了他手里后,却可有另一个用处,那就是用来辅助修行。

  如今他已是确定,哪怕放缓气机扩展,也必须设法收束法力元气,跨过这一步,才能真正破而后立,但这里限碍他的,就是调拨运法之时,万空万界灵机都在发生变动,此中生灵必受影响,若无所顾忌,那事后说不定会全数死绝。

  如今有这宝物却就不同了,他可以将自身之伟力转挪去莫名之地,那就不必再如先前一般小心试探,可以放开手脚施为。

  在“藏空玉胎”与残缺出去的一块气机相接之后,虽仍是不全,但因法已生,果自落下,其未来有极大可能再度合二为一,故他已可以望去那一线未来之影,借用那未来已得完满之宝来相助自己。

  只是要观望去那未来,甚至维系住这法宝之能,那并不是没有代价,这里需要耗费大量元气,何况这法宝他还未曾祭炼过,真要用来,那损折当是更多,所幸他成就远迈先人,如今最不缺的元气。他现下最缺的就是时间,要是只付出这点代价就能达到目的的话,那还是十分值得的。

  等到熟稔之后,不再会伤及生灵,届时就无需再借用此物,可以以残玉继续推演,如此就能在最短时日内有所成就。

  有了决定后,他当即起神意一观,随后祭动这法宝一转,便试着收拾气机,顿觉无边气机都被其所遮掩,那可撼动诸界的伟力落去一去空空化无之地,不曾扰得现世半分,立知是此法可行。

  于是他振奋精神,把心神全数投入进去。

  因是一边观照神意,维系那“藏空玉胎”,一边还要收拾气机,消耗极大,期间无法一直坐观下去,当中会稍有停歇,待得气机再度回复,才会继续。

  这般有百来天之后,他已是渐渐摸到了一些门径,行功愈发顺畅了起来,照这么下去,或许用不了十来载,就可抛开此宝,转用残玉修持了,那时当会进境更快。

  他这里每日运法不辍,直至某一天,忽有一阵感应自心底生出,便双目睁开,把神意退出,只一转念,就来到一处空冥界天之内。

  旦易正站在一块浮陆之上,见他到来,拱了拱手,道:“打搅张道友了。”

  他看了张衍一眼,却是有些讶异,早前离去之时,后者气机宏烈滂湃,怎么也压抑不住,其浩大之势也是前所未见,他也不觉奇怪,初入真阳,都是这等模样。

  然而才数月不见,却已是收敛了许多,这可大不简单。

  虽是真阳修士有用心修持,都可达到这等地步,可大多数需用漫长时日,这是因为修行之时杂思杂念影响颇多,稍有不慎,不知哪里就会有分身诞出,需得随时斩杀。

  要是走无情道的修士,自无此虑,可张衍分明不是如此,进境却是这般快,这说明其道心纯粹,念头极正,方能得以如此,他心下不觉高兴,毕竟己方阵中之人越强,那与妖魔争斗越有胜算。

  张衍此时于天中身落下来,还得一礼,笑言道:“看道友这模样,似是此行有所收获?”

  旦易笑道:“本来以为要说服这一位需得用上一段时日,未曾想此回事机很是顺利。乙道友也是看出若给妖魔坐大,则势必难制,此前是唯一机会,故已是应允下来,愿与我等联手对抗妖魔。”顿了顿,他又道:“我三人本当聚首一议,只是乙道友为抗衡妖魔,此前也一直在暗暗准备手段,如今尚未能全功,不便抽身出来,暂无法与道友相见,故要在下向道友告声歉。望道友勿要怪罪。”

  张衍微笑道:“乙道友却是客气了,对敌妖魔方才头等大事,与此相比,余者皆属小节,何须在意。”

  旦易想了一想,道:“既是这里顺利,道友若是方便,不妨与我同往那几位同道处一行,再试着劝言一二。”

  张衍点点头,这是一定要去的,便不能说服此辈,也能相互交流切磋,许能从中获益。

  不过眼下不是合适时候,一是他功行还在紧要关头,这时停下,未免不妥,二是两人同往,总不及三人乃至四人同往,这里面分量绝不一样。

  稍作考虑后,他道:“那位乙道友不知何时可以功成?”

  旦易道:“乙道友未说具体时日,只那大阵在一二百载之内也当崩灭,在下推断,功成之日应当差不多也落在那时。”

  张衍点首道:“我所言那位道友,若得还生回来,也当是这等时候,道友不妨再等上一等,到时我等一并前去,说不定能有所转机。”

  旦易一思,这般做许还真有可能成功,于是欣然道:“这主意甚好,便依道友之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