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八章 阴阳动静见妙悟

第二十八章 阴阳动静见妙悟

  这处界天的确有些玄异,若是那几位同辈无所动作,凭着这里布置的障碍,张衍二人原是发现不了他们行迹的,但此刻其一出声,那双方便就有了接触,可以互为感应,于是立刻就顺着脉络追寻到源头之上,

  在循气而去时,却发现那里面有许多玄妙变化,好似层层关隘,但这对他们并没有什么用处,只一瞬间,就窥破外象,直指本来,不但找到了那发声之人,还感应到另外四股渺不可测的气机。

  张衍清楚,此辈倒也不是刻意制造难关,否则其就不会主动现身了,而是心中有所拒,又照应到现实中,自然而然就生出了变化。

  他转首望去,见一个身着复襦,坦胸露臂的道人走了出来,其人脸颊丰满,额头圆鼓,顶上扣着一枚搭肩幅巾,体躯甚为宽胖,手中持着一柄半人高的羽扇,笑呵呵而来,迈步之时一摇一摆,自有一股不羁豪放之态。

  然而这一切只是外象罢了,不过其自身一个拓照,或许是此人往日一个过影,也可能是其心念印象,乃至喜好性情的表露。

  在他感应之中,这道人气机绵绵泊泊,偏又浩瀚无尽,好似能包容大千,这无疑已是达至降伏自身之境了。

  此可当得一语:明神洞万物,心纯晓天机!

  在那气机感应之下,此时他不觉有所触动,却又是有所领悟。

  真阳修士因是前方无人指引,又无具体功法可以参鉴,只是一味闭门清修,进展其实不大,还需同道之间相互切磋交流,,

  张衍方成真阳未久,如焕新生,诸多窍门外法皆是不曾见过,对他来说,可谓处处皆是功行增进之机。这里一有所得,元气大海之上的正身立刻便是获益,进而再反照到化身之上,隐隐然又有了些许变化。心下不禁暗暗点头,看来借鉴同辈,印证自身这条路是对的。

  然而他却不知,那道人在见到他时,心下也同样颇是吃惊,因他元气渊深无尽,莫可测度,根本见不到底,试着感应去时,居然有沉陷入内的错觉,似能轻易能将其自身所有元气容纳进去。

  真阳修士之间在驾驭元气上虽有高低之分,可真要争斗起来,除非修炼到了最后一个层次,否则元气深厚之人显然更占胜势,张衍无疑就是如此,面对这般人物,此人心下也不由郑重了几分。

  旦易言道:“张道友,这位乃是摩苍老祖。”

  摩苍把手一摆,连连摇晃脑袋,道:“什么老祖,那只是下面不晓事的弟子给得名头,在两位面前,岂敢做如此之称?没得让同道笑话。”

  张衍之前听旦易大致说过这几人的身份来历,明白这位就是其中之一,他抬手一礼,道:“摩苍道友有礼。”

  摩苍也是容色一正,把大扇收起,肃然还得一礼。

  张衍把手放下,笑言道:“贫道望见的那丹炉,正是道友方才言模样,摩苍道友可是曾有见过么?”

  摩苍笑呵呵道:“那便无错了,此是‘象龙金炉’,我确然见过一次,不过这个宝贝可是有意思的很,脾性如顽童一般,最喜欢的便找低辈弟子玩耍,还时常祭炼出一些颇为有趣的法宝来,早年我便就听闻其跑出布须天,难觅下落了,未想到被道友瞧见了。”

  张衍听旦易提起过,至宝不似真器一般孕有真灵,不过若因缘际会之下,也可能有自身意识诞出,有一些不愿意被人驾驭的,便会跑了出去,四处漂游,有时候也会落定在某处。似这个象龙金炉大抵就是如此。

  而摩苍口中所谓有趣法宝也是对真阳大能而言,对低辈弟子可便不同了,譬如那白石就是一桩,那根本不是寻常修士能够摆弄得出来的。

  摩苍说起这个,似是来了兴致,又把羽扇拿了出来,摇了两摇,“我听闻有一次,有一名道友抓了这丹炉回来,强迫其炼丹,这象龙金炉开头也是乖顺,然而宝成之日,一炉宝丹俱是变成一只只癞蛤蟆……”

  正说话时,忽听得一个沉稳声音道:“摩苍道友,既然来客,为何在外说话,何不迎了进来?”

  摩苍笑着道:“也罢,今朝既然有贵客到来,我就不碎嘴了,”他对张衍二人招呼一声,“两位随我来。”说着,身形一摆,就是朝着某处跨了过去,却是瞬息不见。

  张衍从容跟随那一缕气机而去,几步之下,原本空空荡荡的景象再也不见,转而是一处玄石平台之上,头顶四周皆是渺茫虚空,有兆数星辰在那里闪烁生辉,而每一点光亮似便是一处界天,而在台座,则有三人,或坐或立,神情各异,此刻则俱是把目光投来,凝定在他身上。

  无怪乎他们如此,张衍是百万年来唯一一位得攀上境的人道元尊,若是悲观一些,或许也有可能是最后一位了。

  张衍此刻也是同样抬眼打量着几位。

  从万事万物有源头数起到如今,所有真阳成就的修士算在一处也数目也是不多。如今除开他们二人之外,包括摩苍在内这四人当是人道硕果仅存的真阳大修了,已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月了。

  摩苍这时哈哈一笑,道:“张道友,你怕是未曾见过这几位,我来与你引见,”他上来一步,拿着羽扇指着中间那个神采出众的道人,“这位乃是吕霖吕道友。”

  张衍望去,见此人身长朗健,眸蕴神精,静如虚空。

  虽到了真阳修士这等境地,彼此更为看重的乃是本质,不过法身之显也是其本是人道修士身份的一个印证。若抛开这些不谈,在他眼里,此人气机仿若亘古长存,苍茫空远,似可见照古往今来一切天地变演。若以言说,当曰:象初此一气,可鉴天地寿!

  吕霖感受了他气机,也是略有动容,他并没有说话,而是主动打了一个稽首。

  张衍当即还得一礼。

  摩苍笑一声,又指向上面一名八九岁的孩童,道:“这位是陈蟾道友。”

  陈蟾看去年岁不大,坐在一块高起的台石之上,双手在两边撑着,脚下空悬,轻轻踢动,他短衣轻衫,眼眸清亮,内中透着一派天真好奇。

  张衍却能感觉,其气机格外与众不同,活泼跳脱,自如自在,无拘无束,好似极为放纵,没有一点收敛。但他明白,这不是其不去降伏自身元气,而是这里能耐已然到了随意来去,任凭行往的境地。

  若说英玄台是一种收,其便是一种放,不过不深入比较,却也难以看出谁人更是高明,此可称之:信马由缰去,泼墨任挥毫。

  他微微一笑,打一个稽首,道:“陈道友有礼。”

  陈蟾挠了挠头,自台上跳了下来,小脸一板,像模像样对着他一礼,以清脆童音道:“道友有礼。”

  张衍点点头,此时出现在他面前的陈蟾,或许是其从自家某个过影之中截取出来的,故是还保留着孩童天性,不过只要气机本来不变,是长是幼,是老是少则都无关系。

  摩苍走到右侧,把羽扇贴往胸口一贴,指着那里一名女子道:“此位含霄上尊,乃是我四人之中唯一位女元尊。”

  张衍转目看去,这位女元尊留着惊鹄髻,彩衣长裙,朱唇一点,肤白凝脂,柳叶弯眉,照理说,其面向本是娇柔怯弱,然而她那一双美眸却是英气外露,望来反而神秀无双,光采夺人。

  此女此时端容一个万福,启唇言道:“道友有礼。”

  张衍亦是抬手见礼,微做感应,发现其气机既是饱满丰润,却又不流溢而出,而且纯净异常,自可成就完满,没有一丝一缕外气可增,更无一丝一缕元气可减。

  这不是其当真不用气机流转,而是每时每刻都把握住了变化之机,不动即动,不静又静,这是很不容易的,也是表明其元气驾驭同样到了一个高深层次。

  这里可用一赞:圆转如珠玉,无暇亦无垢!

  旦易这时也是上来拱手致礼,只他与四人都是彼此熟识,故是随意了许多。

  摩苍笑眯眯望着陈蟾,道:“方才我与张道友说起那象龙金炉,吕道友却出声打断了话头,陈蛤蟆,你老实说,这可是你怂使的?”说到这里,他忽然面露恍然,惊道:“莫不是那事便你犯的不成?”

  陈蟾小脸一慌,随即一梗脖子,叫道:“胡说,胡说!那非是我!”

  摩苍哈哈大笑。

  旦易也是笑着摇头,此般场景他也是见多了,不过今来此间,他可不是来叙旧的,心念一定,就了站出来,对着众人打一个道揖,正色道:“诸位,这回我与张道友到来,是有要事语诸位商量。”

  摩苍把羽扇急扇两次,摇头感叹道:“旦易道友,有什么话你上回都是说尽了,又何必再言呢?”

  旦易声音提高了一些,道:“这次与上回大有不同,望请诸位容我一言!”

  摩苍等人互相看了看,都是望向站在中间的吕霖,其人沉默一会儿,便沉声言道:“道友为我人道存续奔走百万载,我四人看在眼中,心里也很是佩服,有什么话,便请说来,我等在此恭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