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章 神游外界觅宝踪

第三十章 神游外界觅宝踪

  张衍在这处无名界空留了下来后,转眼就过去两载岁月。天籁小说Ww『W.』⒉

  自成得真阳之后,因少有同辈可做交流,故修持也只是一人摸索,难免磕磕绊绊,如今却有前人经验可以借鉴,与四人一番论道下来,着实是大有收获。

  不止是他获益,四人也同样从他这里得到了不少启。

  能修到真阳境的,个个都不简单,但因为出身来历不同,对外在天地乃至自身认知都是不同,是以吕霖等四人尽管修为相近,路数却各有差异,而每多一个同辈可以交流,便多一条道途可以借鉴,对他们来说也是不无好处。

  这也是在布须天时,那些先天妖魔成就真阳后,有许多修士不赞成将此辈铲除的原因之一。

  细论起来,那时人道修士终究势胜一筹,倒也不怕其等能如何,可是神通不敌天数,谁人又能够料到,一场大变下来,居然便是乾坤倒转。

  吕霖等四人看去的确是要想保留人道香火,在这处界天之内还收藏了许多玉简,多是关于以往人道大修的言语行止记载。

  张衍对这些也颇是有兴趣,这些往往需细细揣摩,方能看到背后的深藏的隐意,那便需要不少时间了,他眼下无暇,故俱是记了下来,准备日后再做整理。

  他身处此间虽不长久,可四人对他态度友善,许多事并不作遮瞒,所以他也是渐渐知道了,那一处可供给避劫的地界其实还未能完全祭炼成功,不过已是快了,也就在这数十年间。

  因对此处有兴趣,他曾试着问过,能否容自己进去一观,但被摩苍告知,此地要斩断与一切现世的因果牵扯,乃至过往留影,否则仍有可能被妖魔寻到,除非他愿意一同入界,自此不再出来,否则无法让外人入内,故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又是过得几月,张衍因见与旦易约定时期将近,自忖也需回去准备一二,便就提出告辞。

  摩苍言得知后却是出言挽留,“道友何必急着走,留在此修行,时时与我辈印证,岂不妙哉?”

  这里四人之中,吕霖为人深沉,平时不爱说话,陈蟾只是孩童心性,含霄性喜幽静,唯有摩苍常常与他攀谈,彼此算是有几分交情了。

  张衍笑道:“若是无事,贫道亦愿留在这里与诸位论道,只是外间妖魔不靖,委实难以安心修持,哪一日挽回人道危局,当会再来拜访诸位。”

  摩苍叹了一声,道:“我知张道友与旦易道友一般,俱是心志坚定,不是言语以可动摇之人,也就不再多劝了,只是要说一句,道友元气之雄浑深厚,乃我前所未见,但在驾驭之道上却略有欠缺,而似那些妖魔,却是精通此道,再有至宝在手,寻常之法难以匹敌,可退得一步,等功行有成,再作大谋。”

  张衍认为这话说得也有几分道理,想要完全驾驭元气,这并不容易,在正常情形下,这的确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不过他有残玉在握,却是有所不同,正身如今已是在试着降伏法力,相信百来年内就可有所精进,而且事实也不是他不想多些时间沉淀,而是妖魔随时可能祭炼成那宝物,也不容得他们继续等待了。他笑了一笑,道:“无论如何,贫道该当离去了,便在这里与道友别过了。”

  摩苍见他去意已定,也便不再挽留,打个稽,道:“祝愿道友此去如愿。”

  张衍还得一礼,就转身往外走去,瞬息间便又回到了来时那空空之地,他出去之前,回头看了一眼,等这四位避去那处地界后,将来再见之日,却不知是在何时了。

  他心中隐隐觉得四人祭炼恐怕布置不是表面那么简单,但不管如何,这一切与他已经无关了,把袖一摆,洒然离去。

  因距离与旦易的约期还有一段时日,他并没有立刻回去山海界,而是决定先去把象龙金炉寻到手,此物或许对斩杀那妖物有些帮助。

  到了虚空元海之中,他便将陈蟾给赠予的那枚法符拿了出来,闭目稍作感应,却觉那气机所向,时时处在变动之中,很是难以捉摸,这可能是那金炉一直居无定所,游走不定,要不是有此符可做指引,还真难找寻觅到其踪迹。

  许久之后,他抓到了一点灵机,双目一睁,便随着那法符遁去,顷刻间,已是入至一方界天之内,目光四下一扫,见所落之地一处人流往来如梭的渡口,大河壮阔,奔涌甚疾,可无论是过往旅人,还是此间船夫小贩,都是对他视而不见。

  到了这里之后,那法符就再没有任何动静了,他立时明白,此物只能指明一个大概,下来就要靠自己去找了。

  但这并不难为,此宝只要沉浸在人世之中,那么终归是蛛丝马迹可寻的,于是将之收了起来,随后把意念一转,瞬息就笼罩在方天地苍生生灵身上,下来只要有人提及或者牵扯到玄异之事,那立刻会被他所注意。

  同时也是留意到,这里亦有不少修道人,但因此界灵机低弱,故是大多修为也只是寻常,功行最高之人,大约也只是与元婴相仿佛,或许缺乏正传的缘故,还略微有所不如。心下不禁思忖道:“看来摩苍道友所言不虚,这象龙金炉的确喜欢与低辈弟子厮混,不然不会来这处地界。”

  正考虑之时,却忽有所觉,目光一闪,意念便一下投注到千万里之外的一座州城之内,一处高阁之内,正有两名腰悬宝剑,身着锦袍的年轻男女正在说话。

  其中那名年轻男子道:“今次选来的弟子不差,足足有四人可入清册,往年可都是只能往花册里送,甄老都怨了几回,总算可有个交代了。”

  那女子也是一派欢欣之色,道:“听闻这次是此地武塾蔡师谕教化之功,区区几年,就有这般气象,着实难得,回去之后,可与堂中节官提一声,这等人才,不该被埋没在此。”

  年轻男子笑道:“那我去走一趟吧,免得他到时不愿,反是我等难做。”

  那女子想了想,也是同意道:“也好。”

  年轻男子与她商量过后,就转身出门了。

  张衍此时不仅听到了两人说话,还窥见了这男子心中所思。

  其人无意中知晓了一事,那蔡师谕有这般能耐,其实不是自己本事,而全是因为得到了一件奇物,能够为人开启灵慧,便原来是一个庸人,也可变为良才美玉。他有意暗中谋夺了过来,占为己有,故并没有将这件事上报门中知晓。

  对此人心思他不感兴趣,但是从那种种迹象乃来看,所谓奇物,很可能就是那只金炉了。

  于是立刻观望过影,很快找到了那男子所言物事所在,却见一座青瓦大屋之内,有一只齐腰高的大炉,通体作金铜之色,单足而立,炉盖横平,正是那日神意之中所见之宝。

  不过他并没有立刻有所动作,这东西要是这么容易找到,恐怕早就被陈蟾他们取走了,根本不会轮到他来动手。

  他此前曾有做有一番推断,或许在自己感应到其气机所在时,其当也会有所察觉,而此刻目标这么明显,要说没有问题,他却不信。

  这金炉既能祭炼出诸多宝物,又在诸天万界活跃了这么长时日,当不难祭炼出一些用来遮蔽自身行迹的物事来。

  在稍作观察后,他微微一笑,道:“有些意思。”

  这东西毕竟只是法宝,而非是修士,再是如何变化,也不可能完全将他瞒过,是以不难让他窥见到其中隐秘。

  象龙金炉只是将自身一个照影留在这里,一如真阳修士之化身,不过一样具备炼就奇宝的能耐,只是这化影之上却有个印契,假设不知究里之人贸然上去接触,那么就会在无所察觉的情形下与之结立法契,

  契定到底是何内容无从知晓,但大抵是让人不再去寻它,或者可将化身借去一用,但可不扰其真身,因为不涉及生死灾劫,此宝又有搅扰真阳感应之能,所以一不留心,就有可能上当的。

  了解了其中原委,他便不再在外间停留,心意一动,已经是出现在了金炉边,再是感应片刻,能够确定此宝化身当是不在少数,说不准还分落在许多界天之内。

  这也难怪此前一直无人能拿住此宝,真阳修士虽然可一念感应万界,可那是在自身部宿之内,要是气机未曾涵布的界天,便就无处去寻了。

  如此看来,这个破绽还可能是其自己故意卖出的,这实际就是让那些意图抓它的人知道,便是捉到了它气机,一样寻不到它踪迹。

  他笑了一笑,可是这宝物或许从未遇到能捉到自己之人,可他与别人不同,是有太冥祖师所传秘法在身的,其法凭借一缕气机可以窥破虚妄,找寻到同辈正身所在,而今要找一个宝物真身,也不是什么难事。

  对他来说,原来难觅此宝,只是没有最初那一点气机,可眼下却就不同了,已是摆在了眼前,又怎会错过?当下一运法诀,就循着那气机源头而去。

  …………

  …………